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张恨水作品系列:金粉世家(上中下3册)
QQ咨询:

张恨水作品系列:金粉世家(上中下3册)

  • 作者:张恨水
  •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1354215
  •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01日
  • 页数:1360
  • 定价:¥88.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国务总理之子金燕西在去颐和园郊游的路上,对平民之女冷清秋一见钟情。为了追求冷清秋,金燕西借办诗社的名义租住在冷家隔壁,并以和邻居认识为借口多次赠送冷家礼物。朝夕相处中,冷清秋对他产生了好感并*终步入婚姻**。冷清秋嫁到金家后,因金燕西曾和三嫂的表妹白秀珠有过一段恋情,加上金燕西父母对她的偏爱,引起了妯娌间的妒忌。后来,金铨突然中风去世,金家彻底分崩离析。此时,金燕西仍不时地和白秀珠见面,还迷恋上了戏子白莲花姐妹。冷清秋彻底凉了心,于是向金燕西提出离婚。恰巧家里突然起了一场大火,混乱中冷清秋不知去向……
    文章节选
    却说北京西直门外的颐和园,为逊清一代留下来的胜迹。相传那个园子的建筑费,原是办理海军的款项。用办海军的款子,来盖一个园子,自然显得伟大了。在前清的时候,只是供皇帝、皇太后一两个人在那里快乐。到了现在,不过是刘石故宫,所谓亡国莺花。不但是大家可以去游玩,而且去游览的人,夕阳芳草,还少不得有一番凭吊呢。北地春迟,榆杨晚叶,到三月之尾,四月之初,百花方才盛开。那个时候,万寿山是重嶂叠翠,昆明湖是春水绿波,颐和园和邻近的西山,便都入了黄金时代。北京人从来是讲究老三点的,所谓吃一点,喝一点,乐一点,像这种地方,岂能不去游览?所以到了三四月间,每值风和日丽,那西直门外,香山和八大处去的两条大路,真个车水马龙,说不尽的衣香鬓影。 这一年三月下旬,正值天气晴和,每日出西直门的游人,络绎于途。什么汽车马车人力车驴子,来来往往,极是热闹。但是有些阔公子,马车人力车当然是不爱坐。汽车又坐得腻了。驴子呢,嫌它瘦小。先有一项不愿受的,就是驴夫送来的那条鞭子太脏,教人不敢接着。有班公子哥儿,家里喂了几头好马,偶然高兴出城来跑上一趟马。在这种春光明媚的时候,轻衫侧帽,扬鞭花间柳下,目击马嘶芳草的景况,那是多么快活呢!在这班公子哥儿里头,有位姓金的少爷,却是极出风头。他单名一个华字,取号燕西,现在只有一十八岁。兄弟排行,他是老四,若是姐妹兄弟一齐论起来,他又排行是第七,因此他的仆从,都称呼他一声七爷。他的父亲,是现任国务总理,而且还是一家银行里的总董。家里的银钱,每天像流水般地进来出去。所以他除了读书而外,没有一桩事是不顺心的。这天他因天气很好,起了一个早,九点多钟就起来了。在家中吃了一些点心,叫了李福、张顺、金荣、��贵四个听差,备了五匹马,主仆五人,簇拥着出了西直门,向颐和园而来。燕西将身上堆花青缎马褂脱下,扔给了听差,身上单穿一件宝蓝色细丝驼绒长袍,将两只衫袖,微微卷起一点,露出里面豆绿春绸的短夹袄。右手勒着马缰绳,左手拿着一根湘竹湖丝洒雪鞭。两只漆皮鞋,踏着马镫子,将马肚皮一夹,一扬鞭子,骑下的那匹玉龙白马,在大道之上,掀开四蹄,飞也似的往西驰去。后面的金荣,打着马赶了上来,口里嚷道:“我的小爷,别跑了。这一摔下来,可不是玩的。”说时,那后面的三匹马,也都追了上来。路上尘土,被马蹄掀起来,卷过人头去。燕西这一跑,足有五里路。自己觉得也有些吃力,便把马勒住。那四匹马已是抄过马头,回转身来,挡了去路。燕西在驼绒袍子底下,抽出一条雪花绸手绢,揩着脸上的汗,笑道:“你们这是做什么?”金荣道:“今天路上人多,实在跑不得。摔了自己不好,碰了别人也不好,你看是不是?”燕西笑道:“你们都是好人?前天你学着开汽车,差一点把巡警都碰了。”金荣笑道:“可不是!你骑马的本领,和我开车的本领差不多,还是小心点吧。高高兴兴出来玩一趟,若是惹了事,就是不怕,也扫兴得很啦。”燕西道:“这倒像句话。”李福道:“那么,我们在头里走。”说着,他们四匹马,掉转头,在前面走去。燕西松着马缰绳,慢慢在后面跟着。 这里正是两三丈宽的大道,两旁的柳树,垂着长条,直披到人身上马背上来。燕西跑马跑得正有些热,柳树底下吹来一两阵东风,带些清香,吹到脸上,不由得浑身爽快一阵。他们的马,正是在下风头走,清香之间,又觉得上风头时有一阵兰麝之香送来。燕西在马背上目睹陌头春色,就不住领略这种香味。燕西很是奇怪,心想,这倒不像是到了野外,好像是进了人家梳头室里去了呢。一面骑着马慢慢走,一面在马上出神。**阵香气,却越发浓厚了。偶然一回头,只见上风头,一列四辆胶皮车,坐着四个十七八岁的女学生,追了上来。燕西恍然大悟,原来这脂粉浓香,就是她们那里散出来的。在这一刹那间,四辆胶皮车已经有三辆跑过马头去。*后一辆,正与燕西的马并排走着。燕西的眼光,不知不觉地就向那边看去。只见那女子绾着如意双髻,髻发里面,盘着一根鹅黄绒绳,越发显得发光可鉴。身上穿着一套青色的衣裙,用细条白辫周身来滚了。项脖上披着一条西湖水色的蒙头纱,被风吹得翩翩飞舞。燕西生长金粉丛中,虽然把倚红偎翠的事情看惯了,但是这样素净的妆饰,却是百无一有。他不看犹可,这看了之后,不觉得又看了过去。只见那雪白的面孔上,微微放出红色,疏疏的一道黑刘海披到眉尖,配着一双灵活的眼睛,一望而知,是个玉雪聪明的女郎。燕西看了又看,又怕人家知觉,把那马催着走快几步,又走慢几步,前前后后,总不让车子离得太远了。车子快快地走,马儿慢慢行,这样左右不离,燕西也忘记到了哪里。前面的车子,因为让汽车过去,忽然停住,后面跟的车子,也都停住了。燕西见人家车子停住,他的马也不知不觉地停住。那个漂亮女子,偏着头,正看这边的风景。她猛然间低头一笑,也来不及抽着手绢了,就用临风飘飘的蒙头纱,捂着嘴。在这一笑时,她那一双电光也似的眼睛,又向这边瞧了一瞧。燕西一路之上,追看人家,人家都不知觉。这时人家看他,他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忽然低头一看,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手上拿的那条马鞭子,不知何时脱手而去,已经落在地下了。大概人家之所以笑,就是为了这个。自己要下去拾起马鞭子来吧,真有些不好意思。不捡起来吧,那条马鞭子又是自己心爱之物,实在舍不得丢了。不免在马上踌躇起来。金荣一行四匹马,在他前面,哪里知道,只管走去。金荣一回头,不见了燕西,倒吓了一跳,勒转马头,脚踏着马镫,昂首一看,只见他勒住马,停在一棵柳树荫下。金荣加起一马鞭,连忙催着马跑回来。便问道:“七爷,你这是做什么?”燕西笑了一笑,说道:“你来了很好,我马鞭子掉在地下,你替我捡起来吧。”金荣当真跳下马去,将马鞭捡了起来交给燕西。他一接马鞭子,好像想起一桩事似的,也不等金荣上马,打了马当先就跑。金荣在后面追了上来,口里叫道:“我的七爷,你这是做什么?疯了吗?”燕西的马,约莫跑了小半里路,便停住了,又慢慢地走起来。 …………
    目录
    作者原序 楔 子 燕市书春奇才惊客过 朱门忆旧热泪向人弹 **回 陌上闲游坠鞭惊素女 阶前小谑策杖戏娇嬛 第二回 月夜访情俦重来永巷 绮宴招腻友双款幽斋 第三回 遣使接芳邻巧言善诱 通幽羡老屋重价相求 第四回 屋自穴东墙暗惊乍见 人来尽乡礼共感隆情 第五回 春服为亲筹来供锦盒 歌台得小聚同坐归车 第六回 倩影不能描枣花帘底 清歌何处起杨柳楼前 第七回 空弄娇嗔看山散游伴 故藏机巧赠婢戏青年 第八回 大会无遮艳情市芍药 春装可念新饰配珍珠 第九回 题扇通情别号夸高雅 修书祝寿隆仪慰寂寥 第十回 一队诗人解诗兼颂祷 半天韵事斗韵极酸麻 第十一回 独具慧心诗媛疑醉悟 别饶兴趣闺秀有欧风 第十二回 花月四围尽情吐心事 竹城一战有意作调人 第十三回 约指勾金名山结誓后 撩人杯酒小宴定情时 第十四回 隔户听闺嘲漏传消息 登堂难客问怒起风波 第十五回 盛会伴名姝夫人学得 令仪夸上客吉士诱之 第十六回 种玉问侯门尺书求友 系绳烦情使杯酒联欢 第十七回 歌院重逢自惭真面目 绣花独赏暗寓爱根苗 第十八回 谨谢主人怜不为绿叶 难明女儿意终惜明珠 第十九回 初议佳期快谈银幕下 又蒙厚惠释虑白镪中 第二十回 传字粉奁会心还密柬 藏身花架得意听娇声 第二十一回 爱海独航依人逃小鸟 情场别悟结伴看闲花 第二十二回 眷眷初逢寻芳过夜半 沉沉晚醉踏月到天明 第二十三回 芳影突生疑细君兴妒 闲身频作乐公子呼穷 第二十四回 远交近攻一家连竹阵 上和下睦三婢闹书斋 第二十五回 一扇想遮藏良人道苦 两宵疑阻隔少女情痴 第二十六回 屡泄春光偕行露秀色 别翻花样说古听乡音 第二十七回 玉趾暗来会心情脉脉 高轩乍过握手话绵绵 第二十八回 携妓消愁是非都不白 醵金献寿授受各相宜 第二十九回 小集腾欢举家生笑谑 隆仪敬领满目喜琳琅 第三十回 粉墨登场难为贤伉俪 黄金论价欲组小家庭 第三十一回 藕断丝连挥金营外室 夜阑人静倚枕泣空房 第三十二回 妇令夫从笑煞终归鹤 弟为兄隐瞒将善吼狮 第三十三回 笔语欺智囊歌场秘史 馈肴成画饼醋海微波 第三十四回 纨绔聚豪家灭灯醉月 艳姬伴夜宴和索当歌 第三十五回 佳节动襟怀补游郊外 秋光扑眉宇更人山中 第三十六回 山馆留宾归途行不得 月窗寻梦旅舍夜如何 第三十七回 兄弟各多情丛生韵事 友朋何独妒忽绝游踪 第三十八回 拥翠依红无人不含笑 勾心斗角有女乞垂怜 第三十九回 情电逐踪来争笑甜蜜 小星含泪问故示宽宏 第四十回 胜负不分斗牌酬密令 老少咸集把酒闹新居 第四十一回 当面作醉容明施巧计 隔屏说闲话暗泄情关 第四十二回 云破月来良人避冢妇 莺嗔燕咤娇妾屈家翁 第四十三回 绿暗红愁娇羞说秘事 水落石出惆怅卜婚期 第四十四回 水乳樽前各增心上喜 参商局外偏向局中愁 第四十五回 瓜蔓内援时狂施舌辩 椿萱淡视处忽起禅机 第四十六回 手足情深芸篇诳老父 夫妻道苦莲舌弄良人 第四十七回 屡数奇珍量珠羡求凤 一谈信物解佩快乘龙 第四十八回 谐谑有余情笑生别墅 咄嗟成盛典喜溢朱门 第四十九回 吉日集群英众星拱月 华堂成大礼美眷如仙 第五十回 新妇见家人一堂沆瀣 少年避众客十目驰骋 第五十一回 顷刻千金诗吟花烛夜 中西一贯礼别缙绅家 第五十二回 有约期来畅谈分小惠 过门不人辣语启微嫌 第五十三回 永夜涌心潮新婚味苦 暇居生口角多室情难 第五十四回 珍品分输付资则老母 债台暗筑济款是夫人 第五十五回 出入一人钱皱眉有自 奔忙两家事慰醉无由 第五十六回 授柬示高情分金解困 登堂瞻盛泽除夕承欢 第五十七回 暗访寒家追恩原不忝 遣怀舞榭相见若为情 第五十八回 情种恨风波醉真拚命 严父嗤豚犬忿欲分居 第五十九回 绝路转佳音上官筹策 深闺成秘画浪子登程 第六十回 渴慕未忘通媒烦说客 坠欢可拾补过走情邮 第六十一回 利舌似联珠诛求无厌 名花成断絮浪漫堪疑 第六十二回 叩户喜重逢谁能遣此 登门求独见人何以堪 第六十三回 席卷香巢美人何处去 躬参盛会知己有因来 第六十四回 若不经心清谈销永日 何曾有恨闲话种深仇 第六十五回 鹰犬亦工谗含沙射影 芝兰能独秀饮泣吞声 第六十六回 含笑看蛮花可怜模样 吟诗问止水无限情怀 第六十七回 一客远归来落花早谢 合家都忭悦玉树双辉 第六十八回 堂上说狂欢召优志庆 车前惊乍过仰伴留痕 第六十九回 野草闲花突来空引怨 翠帘绣幕静坐暗生愁 第七十回 救友肯驰驱弥缝黑幕 释囚何慷慨接受黄金 第七十一回 四座惊奇引觞成眷属 两厢默契坠帕种相思 第七十二回 苦笑道多财难中求助 逍遥为急使忙里偷闲 第七十三回 扶榻问黄金心医解困 并头嘲白发蔗境分甘 第七十四回 三戒异时微言寓深意 百花同寿断句写哀思 第七十五回 日半登楼祝嘏开小宴 酒酣谢席赴约赏浓装 第七十六回 声色无边群居春夜短 风云不测一醉泰山颓 第七十七回 百药已无灵中西杂进 一瞑终不视老幼同哀 第七十八回 不惜铺张慎终成大典 慢云长厚殉节见真情 第七十九回 苍莽前途病床谈事业 凄凉小院雨夜忆家山 第八十回 发奋笑空劳寻书未读 理财谋悉据借箸高谈 第八十一回 飞鸟投林夜窗闻愤语 杯蛇幻影晚巷走奔车 第八十二回 匣剑帷灯是非身外事 素车白马冷热个中人 第八十三回 对簿理家财群雏失望 当堂争遗产一母伤心 第八十四回 得失爱何曾愤来逐鹿 逍遥咬自己丧后游园 第八十五回 衰服近优怜不亏好友 红颜计柴米贻笑方家 第八十六回 白玉锡佳名二花争艳 黄金供滥用一客无愁 第八十七回 私念故乡偏房兴去意 忽翻陈案记室背崇恩 第八十八回 故主宣言群奴半日散 旁人屈指一子八月生 第八十九回 临榻看新孙难言此隐 怀金窥上客愿为谁容 第九十回 露影太荒唐封金预告 怀诗忽解脱对月长嗟 第九十一回 泉水出山残文留旧迹 衣衫刺目烈火火余痕 第九十二回 伏枕染重疴母怀戚戚 传笺盼一顾郎趾匆匆 第九十三回 半夜驰车娓娓谈浮海 清晨破镜凄凉卜下场 第九十四回 病榻起疑团乍惊惨色 情场增裂缝名动离怀 第九十五回 强夺球针病狂怀璧遁 永离鸳帐封步闭楼居 第九十六回 风景不殊游踪增感慨 情怀莫逆闲话自缠绵 第九十七回 冰炭人情失官求内助 泥云身世访主忆前情 第九十八回 院宇出榛芜大家中落 主翁成骨肉小婢高攀 第九十九回 谈笑弄娇嗔新装十索 言行失常态情局孤忙 **百回 惨语断生平小楼伴佛 狂呼惊夜半烈焰冲霄 **百一回 两走恸慈怀共看瓦砾 同胞作愤语全没心肝 **百二回 对客道烦忧初尝苦境 替人流急泪重见残装 **百三回 对坐无卿愁城生怨色 远来有意情海起新澜 **百四回 上室迎宾故谈风土好 大庭训子严斥羽毛丰 **百五回 得意让花骄权门夜叩 失踪惊屋闭旧巷空来 **百六回 亦假亦真旧邻传噩耗 疑非疑是胜地觅芳踪 **百七回 决绝一书旧家成隔世 模糊双影盛事忆当年 **百八回 寄爱写小诗投邮有意 对亲作快语析产何惭 **百九回 巨室瓜分*怜孺子去 情场球戏难受美人狂 **百十回 航海倚英雌更谋捷径 弃家付儿辈独隐名山 **百十一回 驴背遇穷途昙花一现 禅心伤晚节珠泪双垂 **百十二回 金粉各飘零情场永别 轮蹄相驰逐旧事重提 尾声 消息索哀词人悲秋扇 生涯寄幻影梦老春婆
    编辑推荐语
    全本无删节 二十世纪的《红楼梦》 文学大师张恨水传世之作 热播剧《金粉世家》原著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