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蓝花
QQ咨询:

蓝花

  • 作者:[英] 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
  •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ISBN:9787521701296
  • 出版日期:2019年06月01日
  • 页数:0
  • 定价:¥55.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时间来到1794年,22岁的弗里茨一直在写一首关于蓝花的诗,他常把开头读给别人听: “我并不渴望富有,但是我渴望看到蓝花。蓝花不断地出现在我心里,我无法想象,也无法思考其他事情了。因为在我曾经生活的世界里,谁会为花朵而烦恼呢?” 一次偶然的拜访,他爱上了年仅12岁的少女索菲。她并不美丽,甚*算不上漂亮,不虔诚,喜欢大笑。早慧又热忱的诗人、熟读费希特哲学的他,怎么会陷入这种脱胎换骨的迷恋? 仅仅十五分钟,她像一种神秘而**的力量降临,成为他的智慧,他的精神向导,他的蓝花。因为爱情,一个普通女孩可能成为一个男人心中永恒的星星,开启他**浪漫主义的一生。
    文章节选
    第十七章 意义是什么?  现在高卢在尤斯特家的马厩里,弗里茨就能够陪着长官巡视了。按照父亲的吩咐,他应该履行法律书记员的职责,学习商业法则。 弗里茨穿着二手的朴素衣服,虽然如此,他看上去总是不对劲,根本就不像什么书记员,高卢也是个不和谐的音符。但是长官从**眼看到弗里茨开始,就真心喜欢这个小伙子。他们就要出去处理公务了,有件事情尤斯特觉得必须问一问,那就是关于弗里茨对法国一系列事件的看法,他想要知道弗里茨的看法是不是跟以前一样。 “法国大革命没有产生希望中的效果,”他对弗里茨这样说道,“没有产生黄金时代。” “是的,他们把它搞成了屠宰场,我承认这一点,”弗里茨说道,“但是法国大革命的精神,我们*初听说的那种精神,*初传过来的那种精神,应该在德意志保留下来。这种精神可以转移到想象的世界,由诗人掌管的世界。” “我觉得,”尤斯特说道,“你的职业一旦安顿下来,你就应该去从政,很有前途。” “我们*不需要的就是政治了。在诺伊迪腾多夫的兄弟会,我*少学到了这一点。国家应该是由爱联系在一起的大家庭。” “这听起来不太像普鲁士人。”尤斯特说道。 在给冯·哈登贝格男爵的信中,他写道,这个年轻人交到他手里,他俩的关系非常融洽。弗里德里希非常努力。谁能想得到呢,他,一个诗人,正在竭尽全力地把自己转变为商人。一件工作,他要反复做上两三次,报纸上关于商业事务的文章,他要过上几遍,比较其中用词的异同,确保自己判断正确。他做这些事情跟他阅读诗歌、科学和哲学的态度一样勤勉。“当然了,你的儿子学习起来��比普通人要快上两倍。” “真是很有意思,虽然我应该是教导他的那个人,”尤斯特在信中继续写道,“我也的确是在教导他,但是在我从来没有注意过的方面,他教给了我更多的东西,在这一过程中,我慢慢地丢掉了一个老人的偏执狭隘。他建议我阅读《鲁滨孙漂流记》和《威廉·麦斯特的学生时代》。我告诉他说,之前我一点都不想读虚构的作品。” “你之前从未注意到的事情是哪些呢?”男爵回信道,“拜托请给我一个例子。”尤斯特回信说,弗里茨·哈登贝格给他讲过一个寓言,尤斯特记得弗里茨说是在荷兰哲学家弗朗茨·赫姆斯特赫斯的作品中看到的——讲的是共同语言,曾经,所有的植物、星星、石头、动物都与人一样,都能平等地交谈。比如说,太阳把石头晒热,就是在跟石头交流。我们曾经懂得这门语言,我们可以再次办到的,历史总是会重演。“我对他说,总是有可能的,上帝说了算。” 男爵回信说,他的儿子不需要什么别的语言,今后他的职责就是盐矿的督察,他只需要德语。 冬天的时候,因为天气恶劣,道路往往不能通行,塞莱斯廷·尤斯特和他的实习书记员尽可能在早冬结束之前多走一些地方。“但是,我还写了些其他东西,趁着还有时间,想要读给你听。”弗里茨对卡罗利妮说道。“只有你听了,它才会真实地存在。” “是诗歌吗?” “是诗歌,但不是诗。” “那就是故事?”卡罗利妮问道,她真是害怕弗里茨又拿出费希特的三元论。 “是一个故事的开头。” “嗯,我们等拉埃尔婶婶做完晚祷告回来吧。” “不,只读给你听的。”弗里茨说道。 “他的父母已经睡下,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单调乏味,窗外风声呼啸,玻璃窗户哗哗直响。月光照了进来,房间越发明亮。年轻人烦躁地躺在床上,回忆起那个陌生人和他的故事。‘我并不是因为想到财宝,心里才翻腾着如此无法言说的渴望。’他自言自语道。‘我并不渴望富有,但是我渴望看到蓝花。蓝花不断地出现在我心里,我无法想象,也无法思考其他事情了。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仿佛之前的我都在做梦,又仿佛睡梦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因为在我曾经生活的世界里,谁会为花朵而烦恼呢?在那个世界里,就从未听说过对一朵花儿有这样疯狂的激情。但是,这个陌生人是从哪里来的呢?之前,我们从未见过这个人。然而只有我真正被他讲的故事迷住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听到的,其他人也听到了,然而都没有真正在意他说的话。” “哈登贝格,你有给别人读过这个吗?” “从来没有。我怎么会呢?才写好的,但是有什么关系吗?” 他又说道:“蓝花的意义是什么?” 卡罗利妮看出来了,他不会自己回答这个问题。她说:“这个年轻人必须离开家去寻找蓝花。他只是想看一看蓝花,并不想拥有它。它不可能是诗歌,他已经知道诗歌是什么了。也不是幸福,他不需要陌生人来告诉他幸福是什么。在我看来,他在家里挺幸福。” 卡罗利妮并没有要求弗里茨为她诵读,现在这种特别待遇的魅力渐渐消失了。表面上,卡罗利妮依然平静苍白,心里却因为焦虑而感到寒冷。她宁愿切下自己的一只手,也不愿意让弗里茨失望,弗里茨就坐在那里看着她,大大的棕色眼睛,信任而专注,焦急地期盼她能理解。 *让卡罗利妮痛苦的是,等了一会儿后,他没有表现出一丝怨恨,甚*也没有惊奇,只是轻轻地关上了笔记本。“亲爱的尤斯滕,没关系的。”
    目录
    **章 洗衣日 第二章 书房 第三章 伯恩哈德 第四章 伯恩哈德的红帽子 第五章 海因里希·冯·哈登贝格男爵的个人史 第六章 威廉叔父 第七章 男爵和法国大革命 第八章 在耶拿 第九章 学生生活的一件事 第十章 钱的问题 第十一章 意见不同 第十二章 不朽之感 第十三章 尤斯特一家 第十四章 在滕施泰特的弗里茨 第十五章 尤斯滕 第十六章 耶拿圈子 第十七章 意义是什么? 第十八章 洛肯提恩一家 第十九章 十五分钟 第二十章 欲望的本质 第二十一章 下雪了 第二十二章 现在,让我来了解她吧 第二十三章 我无法理解她 第二十四章 兄弟 第二十五章 魏森费尔斯的圣诞节 第二十六章 曼德尔斯洛夫人 第二十七章 伊拉斯谟拜访卡罗利妮·尤斯特 第二十八章 索菲的日记,1795 第二十九章 读第二遍 第三十章索 菲的画像 第三十一章 我画不了她 第三十二章 通往内心的路 第三十三章 在耶拿 第三十四章 花园别墅 第三十五章 索菲冷到了骨子里 第三十六章 霍夫特·埃布德医生 第三十七章 疼痛是什么? 第三十八章 卡罗利妮在格吕宁根 第三十九章 争吵 第四十章 如何管理盐矿 第四十一章 十四岁的索菲 第四十二章 花园里的男爵夫人 第四十三章 订婚宴 第四十四章 未婚妻 第四十五章 她必须去耶拿 第四十六章 客人 第四十七章 施塔克教授的治疗 第四十八章 去施洛本 第四十九章 罗泽客栈 第五十章 一场梦 第五十一章 1796年秋天 第五十二章 伊拉斯谟来帮忙 第五十三章 拜访克格尔老师 第五十四章 代数和鸦片酊一样,都能镇痛 第五十五章 克格尔老师上课 后记 附录
    编辑推荐语
    四次入围布克奖,被《泰晤士报》选入“二战后*伟大的五十位英国作家”的传奇女作家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写作生涯*高杰作。《蓝花》是作家的*后一部小说,入选“史上*伟大的十部历史小说”,成为*位获得美国国家图书评论奖的英国作家。 《蓝花》以德国浪漫派诗人诺瓦利斯的早年经历为蓝本,想象了从弗里茨到""蓝花诗人""的传奇一生。他与索菲的相遇,成为他人生及创作的转折点。在他短暂的29年生命中,他始终追寻着那朵不朽而瞬逝的蓝花。 悲喜剧圣手,文风简约,力透纸背。作家擅长在很少的篇幅内,绘尽人生百态。朱利安·巴恩斯、乔纳森·弗兰岑的文学偶像。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