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南北朝演义(话说中华五千年)
QQ咨询:

南北朝演义(话说中华五千年)

  • 作者:[清] 杜纲
  •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 ISBN:9787520502986
  • 出版日期:2019年05月01日
  • 页数:414
  • 定价:¥95.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南北史演义》包括《北史演义》六十四回和《南史演义》三十二卷。
    《北史演义》记述了公元500年北魏宣武帝继位*公元581年隋文帝统一全国约80年的历史。作者依据正史,参以野史,呈现了中国古代历史上各种关系复杂、战乱频繁的历史。
    《南史演义》承接《北史演义》,叙述自东晋以迄宋、齐、梁、陈二百余年间的历史,情节大体符合史实。作者较多地描写了宋武帝刘裕、齐高祖萧道成、梁武帝萧衍与陈武帝陈铺先四位创业君主,又以宋朝刘裕的事迹为多。
    《南北朝演义/话说中华五千年》作者叙述基本符合正史所载,没《三国演义》那么夸张,又较蔡东藩所著活泼不少。小说结构清晰,主次有序,人物形象鲜明,语言通达流畅。
    文章节选
    《南北朝演义/话说中华五千年》:
    粤自炎汉之末,天下三分,曹操夸有中原,孙权雄据江东,先主偏安西蜀,鼎峙者数十年。司马氏兴,篡魏,灭蜀,吞吴,四海一统。晋武帝崩,惠帝继立,庸懦昏愚,贾后乱政,诸*日寻干戈,遂成五胡之乱。刘渊称汉,李特号蜀。刘曜继汉而称前赵,石勒灭曜而称后赵。前秦则苻氏,后秦则姚氏,西秦则乞伏国仁。燕则前有慕容庞,后有慕容垂,西为慕容冲,南为慕容德。其后冯跋据昌黎,又称北燕。凉亦分四,前凉张轨,后凉吕光,南凉秃发乌孤,西凉李禹,北凉沮渠蒙逊。而赫连勃勃据朔方,国号大夏。晋之子孙在北者,屠灭殆尽。惟琅琊*睿,系宣帝曾孙,相传其母夏侯妃,通小吏牛金而生。当日见中原大乱,遂同西阳*莱等,渡江南来,众遂奉之为君。延西晋之统,而弃中州于不问,一任五胡云扰,互相吞噬。于时拓拔珪兴于代北,改代称魏。乘燕慕容氏衰,南取并州,东举幽、冀,国日以大。晋安帝隆安二年,即帝位,建都平城,是为道武皇帝。道武殂,明元帝立。明元殂,太子肃立,是为太武帝。其时诸邦皆灭,惟北凉、北燕、夏三国尚存。太武悉平之,除却东南半壁,中土皆为魏有。太武殂,延及文成、献文,国家无事。孝文即位,宽仁慈爱,精勤庶务。以平城地寒,迁都洛阳,改称元氏。性好读书,善属文,诏策皆自为之。好贤乐善,百姓皆安,天下大治。魏世称为极盛。使承其后者克肖其德,则魏业之隆,可传之千世万世,何*一传而后奸雄并起,遂成高氏、宇文氏篡夺之祸哉?贾子曰:“天下大器也置诸安处则安,置诸危处则危。”语云:“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自古败亡之祸,未有不自朝廷无道始也。
    话说魏自孝文帝崩,太子恪立,是为宣武帝。帝年十六,不能亲决庶务,委政左右近臣。*用事者,国丈于烈、皇舅高肇。肇又尚帝姑高平公主,与于烈并为领军、手握重兵,权重一时,群臣侧目,虽诸*亦皆畏之。时有咸阳*元禧,系献文帝子,与于烈不睦,见帝宠信他,屡加显职,而身为帝叔反遭疏忌,深怀怨望,府中蓄养丁壮,招纳四方术数之士。与御前直寝符承祖、薛魏孙,黄门侍郎李伯尚,直阁将军尹龙武,结为死党,专待朝廷有衅,从中举事。一日,帝将驾幸北邙,六军从行。禧谓承祖、魏孙曰:“主上出幸,京师虚弱,汝等为侍驾臣,朝夕在侧,图帝甚易,吾起于内,汝应于外,大事可立成,富贵共之。”��人应诺而去。次日,遂集其党数十人,在城西宅内,同议起兵。尹龙武曰:“主上虽出,高肇、于烈留守,必有严备,府中兵士,何足以济?贸然为之,恐无成而受祸,*宜缓之。”伯尚亦以为不可。于是众皆疑惧,其谋遂寝。
    再说帝在邙山,因天气酷热,乃止于山之浮屠阴处,摆设卧具,假寐帐中。值寝薛魏孙、符承祖先预逆谋,而咸阳疑惧中止却未知之。魏孙见帝睡熟,将利刃藏于衣底,便欲行刺。走*帐下,见帝容貌如神,未敢下手。承祖从后牵其衣曰:“吾闻杀天子者,身当癞,汝何利乎?”魏孙持刀而退。帝开眼见二人密语,形状闪烁,忙即起身。时于烈之子于登,亦司值寝,适*阶下,帝遂呼令执之。随驾者俱到,搜出利刃,将二人背剪,帝亲拷问。二人料难瞒隐,大呼曰:“非臣敢反,乃咸阳*教臣如此耳!”帝大惊,遂囚二人于幕下。忽御前军士奏报,拿获一人刘小苟,系咸阳亲卒,来告咸阳反状。帝讯之得实,恐京师有变,深为疑惧。于登奏曰:“臣父为领军,必无所虑。”帝乃遣登飞马入京观之。登*京,其父于烈,已下令严备,使登回奏曰:“臣虽朽迈,心力犹足,禧等猖狂,不足为虑。愿帝徐还,以安人心。”帝闻奏大悦,谓登曰:“朕嘉卿忠款,赐卿以忠为名。”于是于登改名于忠。帝遂连夜起驾,五更即抵**。入宫后,即着于烈父子领兵去捉咸阳。
    且说咸阳*谋叛不成,心不自安,尚不知事已败露,与两个爱姬申屠夫人、张玉妹宿于洪池别馆。夜半左右来报,有千万马嘶之声,从洪池西北而来。*大惊,知事泄,急上马走。二姬及心腹二三十人,亦狼狈上马,相从而逃。行未数里,两姬在后,已被捉去。从人皆散,单存尹龙武一人。因向龙武道:“今投何处去好?”龙武道:“不如投梁。”盖其时南朝已易四代,正值梁武开基,故龙武劝其南奔。咸阳不应,龙武道:“我生死从*,今追兵已近,奈何?”行*柏坞岭,于烈父子追及,遂与尹龙武一同被执,解*洛阳。帝命囚之华林都亭,使军士守之。时热甚,帝敕断其水浆,咸阳渴闷垂死,侍中崔光见而怜之,进以酪浆升余,*始苏。
    却说成阳兄弟七人:长孝文、次咸阳、三赵郡*、四广陵*、五高阳*、六彭城*、七北海*。昆弟中惟彭城*勰*贤。当日闻咸阳反事,不胜悲悼。因在帝前与诸*大臣共议成阳之罪,劝帝斥为庶人,幽之内省,尽其天年。帝未决,于烈、高肇共奏道:“咸阳无父无君,死罪难赦。”
    帝从之,乃命归旧邸,并其妃李氏同日赐死。幽其子女,党叛者皆斩,籍没财产,以赐高、于两家。选其歌姬舞女,充入内廷。有旧宫人感咸阳之恩,作歌悲之,其歌曰:
    可怜成阳*,奈何作事误。金床玉几不能眠,夜宿霜与露。洛水湛湛弥长岸,行人哪得渡。
    其歌流*江表,北人之在南者,闻之无不洒泪。
    再说彭城友爱异常,当日不能救咸阳之死,心甚惨戚。后又闻其长子元通逃往河内太守陆秀家,秀不念旧恩,杀之,封首入朝,心益悲痛。故不遇朝谒,终日在府闷坐。一日,有天使来召,入朝见帝。帝赐坐,启口道:“有一事劳卿,卿为朕玉成之。朕大婚三载,尚无子嗣。今闻已故皇舅高偃,有女秀娥,年十六。前日高平公主来朝,称说其女才色兼备,德貌**。朕欲纳之,烦卿去宣朕意。”彭城知事出高肇,欲图椒房之戚以固其宠,便奏道:“此系文昭皇后侄女,于陛下为表姊妹,不宜充作妃嫔。”帝曰:“此却何害?朕欲遣卿去者,观其色果何如耳。”彭城不敢违,先*肇家,宣达帝意。然后与肇同*偃府。肇令秀娥出见,果然天姿国色。暗想:“此女入宫,必得帝宠。但眼俊眉丰,恐无淑德。况肇非良善,现已恃宠弄权,将来又得内援,必更横行无忌,贻祸国家。”因即起身相别,回奏道:“此女虽有颜色,但轻盈而无肌骨,恐非受福之人。”帝闻奏,遂置不问。肇知之,深怨彭城。一日,帝坐便殿,值寝于忠侍。偶言高偃女有美色,彭城言其福薄,不可入宫,朕甚惜之。忠亦与彭城不睦,因言:“彭城误我主矣,此女美丽如仙,岂无异福?”帝遂决意纳之,便命有司具礼迎入。帝见秀娥芳华淑质,光采动人,后宫罕有其匹,不胜惊喜。是日,即册为贵嫔,宠冠六宫。于是疑彭城为欺己,益加恩高氏。
    且说魏自孝文以来,崇尚佛教,大兴寺院,*侯贵家女子有人道修行者。武安伯胡国珍之妹。在胡统寺为尼,号曰静华真净禅师。以家门贵显,住持山门。国珍夫人皇甫氏,久无生育,于太和十三载忽然怀孕,生下一女,红光紫气照耀一室,国珍奇之。有卜人赵明者,密令卜之。赵云:“此女大贵,异日当为天下母,但恐不获善终。”国珍大喜,名之曰仙真。此即武灵胡太后也。后夫人又生一女,名曰琼真。夫人早卒,二女皆幼。净师哀其无母,携仙真入寺抚养。仙真渐长,性质聪明,妙通文墨,圣经佛典,一览便晓,容色更极美丽。净修初欲收之为徒,恐其不了。年十六,送归国珍。时帝以皇嗣不生,引僧道于朔望日在式乾殿广修善事,召集诸*、驸马、宰辅大臣讲求佛典。又斋僧众于广阳门,以求太子。后亦延召女僧,于后宫诵佛求福。国珍妹净师亦人讲经,于后见其精通佛典,甚加敬重。每入宫,辄二三月不出,朝夕谈论,情意投合。一日,后语净师曰:“师在外,见有良家女子才色兼备者乎?”净师道:“有。”后问:“谁家之女?”净师道:“尼兄国珍之女。年十七,名仙真,才貌德性,世无其偶。”后曰:“汝能引来一见乎?”净师道:“娘娘欲见此女,尼即带他来见。但宫禁深严,出入恐于未便。”后曰:“汝奉我命,有何干碍?”净师应诺而去。遂到胡国珍家,传述于后之命,欲见仙真,着她带领入宫。国珍道:“女孩儿家,从未识朝廷礼数,如何见得帝后?”净师道:“侄女自幼聪慧,入宫见驾断不*于失礼。况有我在,可以无忧。”因向仙真道:“后命难违,定当从姑入见。汝心惧否?”仙真曰:“后犹母也。以女见母,何惧之有?”国珍、净师闻之皆喜。次日,五更起身,遂同净师入宫。宫门上见是净师,往来惯熟,便即放入。净师先*后前奏知,然后带领仙真,跪在金阶,行朝拜之礼,口呼娘娘千岁。于后便命平身,召上赐坐。细看仙真,态度端凝,容颜美丽。启口之间,不但声音清楚,亦且应对如流,心中大喜。仙真初入大内,不敢久留,便即告退。后以明珠一粒赐之。仙真拜谢。内侍送出宫门,自有家人迎接回府。净师亦欲辞出,于后道:“师且莫归,我尚有话与你说。”未识于后所言何事,且听下回细讲。
    ……
    目录
    北朝演义

    凡例
    回 魏宣武听谗害贤 高领军固宠献女
    第二回 于皇后暗中被弑 彭城*死后含冤
    第三回 改旧制胡妃免死 立新君高肇遭刑
    第四回 白道村中困俊杰 武川城上识英雄
    第五回 怒求婚兰春受责 暗行刺张仆亡身
    第六回 谐私愿六浑得妇 逼承幸元怿上蒸
    第七回 幽母后二贼专权 失民心六镇皆反
    第八回 太后垂帘重听政 统军灭贼致亡身
    第九回 骋骑射沃野遇仙 迫危亡牛山避寇
    第十回 五原路破胡斩将 安亭道延伯捐躯
    第十一回 天宝求贤问刘贵 洛周设计害高欢
    第十二回 剪劣马英雄得路 庇幸臣宫阙成仇
    第十三回 赐铁券欲图边帅 生公主假作储君
    第十四回 内衅成肃宗遇毒 外难*灵后沉河
    第十五回 改逆谋重扶魏主 贾余勇大破葛荣
    第十六回 魏元颢长驱入洛 尔朱荣救驾还京
    第十七回 赵嫔无辜遭大戮 世隆通信泄群谋
    第十八回 明光殿强臣殒命 北中城逆党屯兵
    第十九回 战丹谷阵亡伯凤 缩黄河天破洛阳
    第二十回 救帝驾逢妖被阻 战恒山释怨成亲
    第二十一回 尔朱兆晋阳败走 桐花女秀容立功
    第二十二回 立广陵建明让位 杀白鹞高乾起兵
    第二十三回 假遣军六镇愿反 播流言万仁失援
    第二十四回 据邺城四方响应 平洛邑百尔归诚
    第二十五回 立新君誓图拨乱 遇旧后私逼成婚
    第二十六回 运神谋进兵元旦 追穷寇逼死深山
    第二十七回 乙弗氏感成奇梦 宇文泰获配良缘
    第二十八回 思政开诚感贺拔 虚无作法病高*
    第二十九回 妖术暗侵凶少吉 神灵阿护死还生
    第三十回 宇文定计敌高* 侯莫变心害贺拔
    第三十一回 黑獭兴师灭陈悦 六浑演武服娄昭
    第三十二回 魏孝武计灭晋阳 高渤海兵临京洛
    第三十三回 逼京洛六浑逐主 奔长安黑獭迎君
    第三十四回 娶国色适谐前梦 迁**重立新基
    第三十五回 送密函还诗见拒 私宫婢借径图成
    第三十六回 施邪术蛊惑夫人 审私情加刑世子
    第三十七回 改口词曲全骨肉 佯进退平定妖氛
    第三十八回 黑獭忍心甘弑主 道元决志不同邦
    第三十九回 梦游仙玉女传音 入辅政廷臣畏法
    第四十回 潼关道世宁捐躯 锁云轩金婉失节
    第四十一回 结外援西魏废后 弃群策东邺亡师
    第四十二回 奔河阳敖曹殒命 败黑獭侯景立功
    第四十三回 归西京一朝平乱 惧东邺三将归元
    第四十四回 私静仪高澄囚北 逼琼仙仲密投西
    第四十五回 纵黑獭大将怀私 克虎牢智臣行计
    第四十六回 玉仪陌路成婚媾 胜明誓愿嫁英雄
    第四十七回 攻玉壁高*疾作 据河南侯景叛生
    第四十八回 用绍宗韩山大捷 克侯景涡水不流
    第四十九回 烹荀济群臣惕息 杖兰京逆党行凶
    第五十回 陈符命群臣劝进 移魏祚新主登基
    第五十一回 宇文后立节捐躯 安定公临危托后
    第五十二回 晋公护掌朝革命齐主洋乱性败常
    第五十三回 烧铁笼焚死二弟 弃漳水杀尽诸元
    第五十四回 齐肃宗叔承侄统 周武帝弟继兄尊
    第五十五回 弃天亲居丧作乐 归人母惧敌求成
    第五十六回 争宜阳大兵屡却 施玉埏天诛亟行
    第五十七回 和士开秽乱春宫 祖孝征请传大位
    第五十八回 琅讶*擅除宵小 武成后私幸沙门
    第五十九回 齐后主自号无愁 冯淑妃赐称续命
    第六十回 拒敌军延宗力战 弃宗社后主被擒
    第六十一回 捋帝须老臣爱国 扪杖痕嗣主忘亲
    第六十二回 修旧怨股肱尽丧 矫遗诏社稷忽倾
    第六十三回 隋公坚揽权窃国 尉迟迥建义起兵
    第六十四回 代周家抚临华夏 平陈国统一山河
    南朝演义

    凡例
    回 晋室将亡廊庙乱 宋家应运帝*兴
    第二回 刘寄奴灭寇立功 *孝伯称兵受戮
    第三回 杨俭期演武招婚 桓敬道兴师拓境
    第四回 京口镇群雄聚义 建康城伪主潜逃
    第五回 扶晋室四方悦服 代燕邦一举荡平
    第六回 东寇乘虚危社稷 北师返国靖烽烟
    第七回 除异己暗袭江陵 剪强宗再伐荆楚
    第八回 任诸将西秦复失 行内禅南乐聿兴
    第九回 废昏庸更扶明主 杀大将自坏长城
    第十回 急图位东官不子 缓行诛合殿弑亲
    第十一回 诛元凶武陵正位 听逆谋南郡兴兵
    第十二回 子业凶狂遭弑逆 邓琬好乱起干戈
    第十三回 计身后忍除同气 育螟蛉暗绝宗祧
    第十四回 辅幼主道成怀逆 殉国难袁粲捐身
    第十五回 沈攸之建义无成 萧纪伯开基代宋
    第十六回 纵败礼宫闱淫乱 臣废君宗室摧残
    第十七回 救义阳萧衍建绩 立宝卷六贵争权
    第十八回 行乱政外藩屡叛 据雄封众士咸归
    第十九回 萧雍州运筹决胜 齐宝卷丧国亡身
    第二十回 宝寅潜逃投北魏 任城经略伐南梁
    第二十一回 停洛口三军瓦解 救钟离一战成功
    第二十二回 筑淮堰徒害民生 崇佛教顿忘国计
    第二十三回 伐东魏渊明被执 纳叛臣京阙遭殃
    第二十四回 羊侃竭忠守建业 韦粲大战死青塘
    第二十五回 侯景背誓破台城 诸*敛兵归旧镇
    第二十六回 陈霸先始兴举义 *僧辩江夏立功
    第二十七回 侯景分尸惩大恶 武陵争帝失成都
    第二十八回 魏连萧?取江陵 齐纳渊明图建业
    第二十九回 慕狡童红霞失节 扫余寇兴国称尊
    第三十回 废伯宗安成篡位 擒*琳明彻立功
    第三十一回 张丽华善承宠爱 陈后主恣意风流
    第三十二回 陈氏荒淫弃天险 隋军鼓勇下江南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