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冬天里的小号手/翌平新阳刚主义少年成长书系
QQ咨询:

冬天里的小号手/翌平新阳刚主义少年成长书系

  • 作者:翌平
  •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 ISBN:9787555268413
  • 出版日期:2018年04月01日
  • 页数:224
  • 定价:¥20.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55268413
    • 作者
    • 页数
      224
    • 出版时间
      2018年04月01日
    • 定价
      ¥20.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翌平拥有开阔、雄浑的男性视野,笔下的文字具有光与电、铁与石的质感。作品在追求故事好看、人物个性鲜明、细节真实生动的同时,更重视带给小读者以心灵的感动、真善美的润泽和成长的启迪。
    翌平系列精选了翌平创作的近百篇童话、小说、科幻故事和散文,编为11册,其中3本注音版。
    文章节选
    《冬天里的小号手/翌平新阳刚主义少年成长书系》:
    飘扬的红领巾
    阳光为他黝黑健壮的轮廓镶了一道金边,他坐在船头,斜叼着一根用报纸卷成的纸烟,不经意地望着远处的海。
    他,是我的哥哥。我很羡慕他那一身匀称健美的肌肉,海面上炽热的阳光,为它镀上了一层古铜色。他静立的时候,很像一座雕塑。可他会时不时地转过头,对我恶声恶气地嘟囔一声:“用力划。”
    我们的小船名叫“海盗号”,船头的旗杆上挂着哥哥缝制的海盗旗。它正驶向牡蛎礁,那是我们要去打海捞的地方。那里嶙峋交错的岩石下,藏着许多海货。哥哥是有名的潜水高手。在孩子群中,大家认可的两大高人,是“海蜇”,第二就是外号叫“灯塔”的哥哥。
    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非要让我用双桨划船――家里的小木船上早已经装了马达。听妈妈说,爸爸因公殉职的补偿金三年后才发到我们手里,哥哥用其中的一小部分买了这部老掉牙的引擎。尽管如此,每次出海他依旧让我划桨。每当我将手上的水泡挑破,缠上破布时,都会向他投去乞怜的目光。而这时候,他就会拿掉嘴上的那根土烟,恶狠狠地说:“看什么看,还不快划!”我便会狠狠地咽一口吐沫,接着用力划动双桨。
    牡蛎礁离岸边不远,站在沙滩上就能看到,可是要划到那里需要一个小时。每次出海,哥哥就像个船长,而我只是海员,一个必须对他唯命是从的仆人。在这段单调的航程中,我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身穿海盗服的我,脊背上刺着八爪鱼的文身,驾驶着一艘有十张大帆的快艇。我时不时地爬到桅杆的顶部,向下面的同伙通告闯入视野的猎物。有时候我会忽然产生这样的幻觉:我领导船上的人起义,制服了那个独眼船长――我哥哥。我们将他塞进狭小的鱼货舱。他挣扎着,苦求着,我们都无动于衷。很后我狠狠地踩下那扇舱门,任凭他在又小又闷的鱼货舱里哀号。
    “啪!”我的肩膀火辣辣的,睁眼一看,刚才那个在鱼货舱哀号的屈辱的船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怒容的哥哥。他没穿那件很拉风的船长衫,相反,他身上饱满的肌肉赤裸着,上面落着一只从海边跟来的蝴蝶。他大声质问:“干吗呢?两手用力要均匀,没看见船在转圈儿吗?”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他没有在意我这愤怒的一瞥,因为他的目光已经飘向大海,他正若有所思地抽着那根又长又粗的卷烟。他身后是一片海天相接的碧蓝,那根很扎眼的卷烟像一根小烟囱一样吐着白烟。
    “如果再把我抽烟的事情告诉妈妈,小心我打断你的腿。”他看也不看地对我说。
    “嗯。”我嗫嚅着,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弟弟。他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天真地望着我笑呢。我想:要是妈妈知道哥哥把刚会跑的弟弟带来捞海货,一定会暴跳如雷。这远比一支卷烟更会引起“地震”。可这不关我的事。坐在前面的这个家伙早该��惩罚了,他高傲、自恋。每次他打我的时候我都在想,等他老得像邻居关爷爷那样没了牙,我一定找机会从他背后推他一把,让他倒在地上哭,就像他现在对待我这样。
    哥哥站上船头,把潜水镜拉到眼睛上。
    阳光灿烂。起跳前,哥哥反弓的身体弯成一条美丽的曲线,他的影子映落在船舱里,留下淡淡的一抹。然后他弯腰,身体前倾,继而双腿使劲一蹬,猛地弹直了身体,双臂同时展开,一个漂亮的鱼跃,他几乎无声无息地一头钻进了水里。
    有的时候,哥哥会系上安全绳。那是一种绑在潜水者腰上的又细又结实的尼龙绳,安全绳的另一头抓在船上接应的人的手里,一旦发现潜水者长时间没出水,接应的人就要赶紧收起安全绳,把有可能已经在海底发生意外的潜水者强行拽上船。哥哥的安全潜水时间差不多有一分钟,也就是说,一旦发现他在水下的时间超过了一分钟,我就得赶紧把他拽上来。今天他可什么也没有系。我伫立在船头焦急地等着。弟弟的大眼睛也在不停地转悠着,也许因为没有人同他讲话,他一会儿摸摸船桨,一会儿抠抠缆绳,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我只好把他抱起来放在船尾,他这才老实起来。
    ……
    目录
    飘扬的红领巾
    卡门的舞步
    冬天里的小号手
    猫*
    病毒,正在扩散
    冲在风的前面
    云水比武
    跳弹刺杀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