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人口论(英汉对照)/英语大书虫世界经典名译典藏书系
QQ咨询:

人口论(英汉对照)/英语大书虫世界经典名译典藏书系

  • 作者:[英] 马尔萨斯 张玫玫 李硕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ISBN:9787558143168
  •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01日
  • 页数:179
  • 定价:¥29.8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人文社会科学元典是人类对于自身及其社会的深刻反思和研究,不仅有对人类价值和精神的独特性、意外性、复杂性和创造性的情感性描述和目的性表达,也有对人类文化和社会的类型、模式、变迁、机制及其多样性的事实揭示、因果说明和理想设计。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塑就了我们的心灵、行为和生活,具有永恒的意义和不朽的价值。
    文章节选
    《人口论(英汉对照)/英语大书虫世界经典名译典藏书系》:
    问题的提出——敌对派别之间的憎恨使得解决这个问题的前景非常渺茫——这一基本论点否认人类及社会的可完善性,它从未得到公正的回答——人口带来的困难的本质——概括这《人口论(英汉对照)/英语大书虫世界经典名译典藏书系》的基本论点。
    近年来,在自然哲学方面,出乎人们预料的伟大发现大量涌现,印刷术的传播加速了一般知识的传播,热情而豪放的探索精神在知识界、甚*非知识界都很盛行,在政治方面抛出的新鲜而非凡的观点使人感到炫目和惊讶,特别是政治方面的惊人现象,法国大革命像一颗燃烧着的彗星,好像注定要给地球上那畏缩不前的居民注入新的生命与精力,或者烧焦和毁灭他们。所有这一切使很多有才能的人认识到,我们正接近一个有着巨大变化的重大时期,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变化将决定人类未来的命运。
    据说,现在正在争论的巨大问题是,从此以后,人类是加速向无限的未来前进,前景是现在不可想象的,还是注定要在幸福与灾难之间永远徘徊下去,在做出所有的努力之后,仍然与想要达到的目标之间存在着不可估量的距离。但是,虽然人类所有的朋友都焦急地盼望着这种痛苦的、悬而未决的状态结束,虽然爱探索的智者盼望得到每一道光亮来帮助他们观察未来,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个重大问题上,辩论双方都冷漠地远离对方。他们对对方的观点从来没有公正地考虑过,这个问题总是被不着边际地争论着,甚*在理论上似乎也不可能取得一致意见。
    现有秩序的拥护者倾向于把思辨哲学家看作是一群狡猾的、爱��阴谋诡计的流氓,认为他们称赞热心仁慈,描绘更幸福迷人的社会图像,只是想更好地摧毁目前的制度,从而迅速实现他们深埋在心底的野心,或者把他们看作是疯狂的、脑子有问题的狂热家,他们那些愚蠢的思想和荒谬的、似是而非的理论不值得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关注。
    人类和社会完善性的倡导者更加轻蔑地反击了对方,指斥现存制度的拥护者就好比是*可怜、*狭隘的偏见的奴隶,说他们之所以维护当前社会的弊端是因为他们从中得到了利益,说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自欺欺人,还说他们的脑力不够,不能领会任何伟大和高大的事物,自己面前五米以外的地方他们就看不到了,所以完全不能考虑那些开明人士的观点。
    真理在这种夹杂着谩骂的争论中只会受到损害。双方提出的真正好的观点没有得到适当的重视。每一方都坚持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热心关注对手的观点,并纠正或改进自己的观点。
    现有秩序的朋友对所有的政治思辨进行全面的谴责,他们不愿意屈尊思考一下社会可完善性理论的基础,更不愿意自技麻烦,公平而不抱偏见地揭露一下它们的错误之处。
    思辨哲学家同样也在损害着真理。他们的眼睛固定在更幸福的社会上,用*富有魅力的色彩描绘这个社会将会给人类带来的幸福,他们让自己沉溺于对现存一切制度的*恶毒的谩骂之中,没有运用自己的才能去考虑铲除弊端的*好而又*安全的办法,他们似乎并没有认识到,甚*理论上也存在着巨大的障碍,阻碍人类向**的方向发展。
    正确的理论总是要通过实践来证明,在哲学上这是一条公认的真理。但是在实践中,会出现很多阻力,发生很多细小的事情,这是连知识*广博、思想*敏锐的人也不可能预见到的。但是,在人们没有对所有的反对观点进行充分的考虑和明确的彻底的反驳之前,很少有理论能够被宣称是真理。
    我曾经很兴奋地读过一些关于人类和社会可完善性方面的理论,他们所描绘的关于未来的迷人情景,使我感到激动和欣喜。我热切地期望着这种能给人类带来幸福的改良。但是我看到也理解到,一些不可征服的困难存在于通往幸福的路上。我现在的目的是想把这些困难叙述一下,不过首先要声明,我对它们没有任何兴趣,虽然它们是击败改革派朋友的一个因素:相反,看到它们没有被完全去除,我感到不高兴,没有什么事能比这更让我不高兴的了。
    我要举出的*重要的论点肯定不是新论点。它所依赖的原理休谟已进行了部分说明,亚当·斯密博士更进一步做了解释。华莱士先生也提出过这个论点,并把它应用到我们现在的话题中,虽然没有对它进行适当的衡量,或者说,没有在*强有力的观点方面运用它。也许它还曾被很多作家提起过,那些作家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所以,如果这个论点曾经得到了公平的令人满意的回答,那我肯定不会想着再去提起它,尽管我打算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提出来,这个角度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有些不同。
    人类可完善性的倡导者忽略这一论点的原因不大容易说清楚。我不能怀疑像葛德文和孔多塞那样的人的才能,我也不愿意怀疑他们的公正。在我的理解中,也许在其他大多数人的理解中,困难似乎是不可克服的。但是这些公认的有才能又有洞察力的人几乎不屈尊去注意它,只是一味热情地信心丝毫不减地坚持着自己的思考方法。我当然没有权利说他们是有意在这样的论点前闭上眼睛。如果这些人忽视了它,那么不管它的真实性在我的脑海中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我都会怀疑它的真实性。但是在这一点上,必须承认我们所有的人都容易犯错误。如果我看到一个人再三向另一个人敬酒,而后者却没有在意,那么我倾向于认为他是个瞎子或者是个粗鲁的人。然而更公正合理的哲学有可能教会我,宁肯认为是我的眼睛欺骗了我,敬酒的事是不真实的,是我臆想出来的。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