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神的孩子全跳舞
QQ咨询:
有路璐璐:

神的孩子全跳舞

  • 作者:(日)村上春树 著 林少华 译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9787532788026
  • 出版日期:2021年10月01日
  • 页数:192
  • 定价:¥48.00
  • 猜你也喜欢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村上春树短篇小说集。以1995年日本大阪、神户大地震为背景,描写经历巨变的人们对自己以往人生的重新认识。本书体现了作者对人生的深层思考,人物也富有真实感,与以往的“变形人物”不同,被认为是他从个人作家到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的转折之作。东京大学教授沼野充义称赞本书中的《青蛙君救东京》是一篇“将村上春树特有的轻快的童话笔调、文学情趣和骇人听闻的幻想巧妙熔于一炉的杰作”。
    文章节选
    大学时代一直交往的女孩称他为“青蛙君”,因为他跳舞的姿势类似青蛙。那女孩喜欢跳舞,常常领善也去跳迪斯科。“喏,你手长腿长,跳起来摇摇晃晃,活像下雨时的青蛙,好玩极了!”她说。
    善也听了,自尊心未免受损,但还是陪她跳了许多次。跳着跳着,善也渐渐喜欢上了跳舞。每次随着音乐下意识地扭动肢体,他都会涌起一股实实在在的感受,就好像自己身体里的自然律动同世界的基本律动内外呼应,彼此互动。潮涨潮落、荒野惊风、星斗运行……凡此种种,绝不是在与己无关的地方各行其是——善也想道。
    那女孩说从未见过像善也这么大的阳物,一边拿在手里一边问他这么大跳舞时是否碍事。善也说不特别碍事。的确,他的阳物是大,从小大到现在,一贯的大。记忆中从未因此占得什么便宜,倒是有几次因为太大而做爱遭拒。不说别的,仅从美学角度看也实在太大了,显得呆愣愣傻乎乎笨头笨脑。他尽可能不让人看见。“你的鸡鸡那么大,证明你是神的孩子。”母亲甚为自信地说。他虽也照信不误,但有时又觉得一切都让人哭笑不得。自己祈求好好接住外野高飞球,而神却给了一个大过任何人的阳物。世上哪里有如此荒诞的交易!
    善也摘掉眼镜放进镜盒。跳舞倒也不坏,善也想,是不坏。他闭目合眼,肌肤感受着皎洁的月光,独自跳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旋即吐出。一时想不起与心情吻合的动听音乐,于是随青草的摇曳和云絮的飘移挪动舞步。跳舞时似乎有人从哪里注视自己。善也可以真真切切地感觉出自己置身于某人的视野之内,他的身体他的肌肤他的骨骸都感受到了,但那怎么都无所谓。管他是谁,想看就看好了。神的孩子全跳舞。
    他脚踏地面,优雅地转动双臂。一个动作引发下一动作,又自动地带起另一动作。肢体描绘出若干图形,其中有模式、有变化、有即兴。节奏背后有节奏,节奏之间又有看不见的节奏。他可以不失时机地将那些纷繁多变的组合尽收眼底。各种各样的动物如变形图一样潜伏在森林里,甚至见所未见的可怕的猛兽也在其中。不久他将穿过森林,但他已无所畏惧,因为那是他自身的森林,是形成他本身的森林。野兽是他自身的野兽。
    善也不知道跳了多长时间。反正很久很久了。一直跳到腋下沁出汗来。继而,他蓦然想到自己脚下大地的深处。那里有冥冥黑暗的不吉利的低吼,有人所不知的运载欲望的暗流,有黏糊糊滑溜溜的巨虫的蠕动,有将都市变为堆堆瓦砾的地震之源,而它们又都是促使地球律动之物的一分子。他停止跳舞,调整呼吸,俯视脚下地面,一如窥看无底的深坑。
    善也想到远在毁于地震的城市的母亲。假如时间恰巧倒流,使得现在的自己邂逅灵魂仍在黑暗中彷徨的年轻时的母亲,那么将发生什么���?恐怕两人将把混沌的泥潭搅和得愈发浑融无间而又贪婪地互相吞食,受到强烈的报复。管他呢!如此说来,早该受到报复才是,自己周围的城市早该土崩瓦解才是。
    大学毕业时,恋人希望和他结婚:“想和你结婚,青蛙君。想和你一同生活,为你生孩子,生一个长着和你同样大的鸡鸡的男孩儿。”
    “我不能和你结婚,”善也说,“过去忘说了——我是神的孩子。所以和谁也不能结婚。”
    真的?
    真的,善也说,是真的,我也觉得抱歉。
    善也蹲下身,双手捧起一把沙子,又让它从指间慢慢滑下。如此反复数次。他一边用指尖感受不均匀的冷沙土,一边回想后一次握住田端细瘦的手指时的情景。
    “善也君,我已不久人世了。”田端用沙哑的声音说。
    善也想否认,田端静静地摇头。
    “可以了。今世的人生不过是稍纵即逝的苦梦,我由于神的引导总算熬到现在,但死之前有件事一定要对你说。虽然说出口叫人非常不好意思,但我还是非说不可。那就是:我对你的母亲几次怀有邪念。你也知道,我有家人,并真心爱着他们。而你母亲又是个心地纯净的人。尽管如此,我的心是那么渴望得到你母亲的肉体,欲罢不能。我要就此向你道歉。”
    不用道什么歉。怀有邪念的不单单是你。作为儿子的我也曾遭受那种不可告人的胡思乱想的折磨——善也很想这样一吐为快。问题是,即使那样说了,恐怕也只能使田端陷入不必要的困惑。善也默默地拉过田端的手,握了许久。他想把胸中的感念告诉对方:我们的心不是石头。石头也迟早会粉身碎骨,面目全非。但心不会崩毁。对于那种无形的东西——无论善还是恶——我们完全可以互相传达。神的孩子全跳舞。第二天,田端停止了呼吸。
    善也蹲在投手土墩上,委身于时间的水流。远处传来救护车低微的呼啸。阵风吹来,草叶起舞,低吟浅唱,倏尔止息。
    神哟!善也说出声来。泰国之旅泰国之旅播音员的声音传来:“本机正在气流紊乱的高空飞行,请诸位在座位上坐稳,系好**带。”此时,早月正怔怔地陷入沉思,好一会儿才弄明白泰国男乘务员用略带怪味的日语传达的信息:
    本机正在气流紊乱的高空飞行,请诸位在座位上坐稳,系好**带。
    早月正在冒汗。热得不得了,简直像闷在蒸汽中。浑身火烧火燎,丝袜和胸罩都令人不堪忍耐,恨不能一股脑儿一脱为快。她抬起头环视四周,但觉得热的似乎只她一人,商务舱里的其他乘客全都躲开空调风,把毛巾被拉到肩部缩起身子瞌睡。大概是瞬间热感。早月咬起嘴唇,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到别的方面来忘掉热。她打开刚才看过的书。但不用说,热根本忘不掉,热得非比一般,而到曼谷还有相当一些时间。她向走过来的空姐讨水喝,从手袋中掏出药瓶,吞下一片一直忘了吃的激素药片。
    她再次心想,更年期这玩意儿想必是神对人类——对活个没完没了的人类的一种带有嘲讽意味的警告(或捉弄)。也就在一百年前,人类的平均寿命连五十都不到,停经后活上二三十年的女性无论如何都属例外。什么卵巢或甲状腺不再正常分泌激素所带来的生存困扰啦,什么停经后雌激素的减少同阿尔茨海默病之间可能有必然关系啦等等,根本算不上令人头痛的问题。对大多数人来说,保证每天像样的饭食更是当务之急。如此想来,归根结蒂,医学的发达岂非将人类具有的问题更多地推出水面,并使之明细化、复杂化了?
    少顷,机舱又响起播音员的声音。这回是英语:“诸位旅客中如果有医生,恳请同乘务员联系。”
    估计飞机上出现了病人。早月想报名响应,又转念作罢。以前在同样情况下曾两次出头,但两次都和同乘一架飞机的开私人诊所的医生撞在一起。诊所医生具有指挥若定的老将风度,还好像有一种眼力,一眼就看出早月不过是没有实践经验的专业病理医生。“不要紧,我一个人处理得了,您放心休息好了。”他们冷静地微微笑道。早月于是没头没脑地嗫嚅着表白一句,返回座位,继续看不三不四的电影录像。
    问题是,说不定这架飞机上除了自己再没有具有医生资格的人,或者病人的甲状腺免疫系统出了严重问题也未可知。万一这样——概率固然不高——即使我这样的人也可能派上用场。她吸了口气,按下手边的乘务员呼叫钮。 世界甲状腺大会在曼谷万豪酒店的会议**举行,会期四天。与其说是会议,莫如说更像世界性的合家欢——与会者都是甲状腺专业医师,大家几乎全部相识,不相识的有人介绍。世界真小。白天有学术报告会,有公开讨论会。到了晚上,到处开小型私人聚会,亲朋好友聚在一起重温旧情。大家或喝澳大利亚葡萄酒,或谈论甲状腺,或低声聊天,或交换有关职业声望的信息,或从医学角度开很离谱的玩笑,或在卡拉OK酒吧唱“沙滩男孩”的《冲浪女孩》(Surfer Girl)。
    曼谷逗留期间,早月主要同过去在底特律时认识的朋友在一起。对早月来说,同他们相聚再开心不过了。她差不多在底特律一所大学附属医院工作了十年,连续十年在那里研究甲状腺免疫功能,但其间同从事证券分析的美国丈夫发生了龃龉。对方酗酒倾向一年重似一年,且存在另一个女人,是她很熟悉的女人。两人先是分居,之后带着律师唇枪舌剑吵了一年。丈夫强调说:“关键的是你不想要小孩!”
    三年前离婚好歹调解成了。几个月后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她停在医院停车场的本田车的窗玻璃和车头灯被人打破,车头盖板用白漆写道“JAP CAR”。她叫来警察。赶来的大个子黑人警察填写完事件登记表,说:“大夫,这里是底特律。下次要买福特车才行。”
    如此一来二去,早月再没心绪在美国住下去了,想回日本。工作也找到了,在东京一所大学附属医院工作。“多年的研究刚开始见成果,干嘛非要回去?”一起从事研究的印度同行挽留道,“弄得好,拿诺贝尔奖都不是白日梦!”然而早月回国的决心没有变,她身上已有什么短路了。 开完会,早月一个人留在曼谷的宾馆。她对大家说,休假顺利批下来了,准备去附近一处度假村,放松一个星期——看看书,游游泳,在游泳池畔喝冷冰冰的鸡尾酒。“不错嘛,”他们说,“人生是需要舒口气的,对甲状腺也好。”她同朋友们握手、拥抱,约定四年后再会。
    翌日一大早,一辆宽大的轿车果然停在宾馆前接她。车是深蓝色的老型号“奔驰”,车身无一污痕,擦得如宝石一般赏心悦目,比新车还漂亮,恍若从某人天花乱坠的幻想中直接开下来的。兼做导游的司机是个六十开外的瘦削的泰国男子,身穿棱角分明的雪白的半袖衫,扎一条黑色丝织领带,戴一副深色太阳镜,皮肤晒得黝黑,脖颈细细长长。来到早月跟前时,没有握手,而代之以双手整齐下垂,日本式地微微低了下头。
    “请叫我尼米**了。”他说,“往下一周时间由我陪您。”
    不知这尼米特是其姓名的开头还是后尾,反正他是尼米特。尼米特讲的英语十分优雅客气而又简明易懂。语调既非随随便便的美式,又不是拿腔作调抑扬有致的英式,或者不如说几乎听不出轻重音——以前在哪里听过,而到底是哪里却无从记起。
    “拜托了。”早月应道。
    两人在空气浑浊、嘈杂、猥琐、烈日炎炎的曼谷街头穿行。车辆挤得开不动,人们相互怒骂,喇叭声简直如空袭警报一般撕裂空气。这还不算,道路正中竟有大象走动,且不止一头两头。早月问尼米特,大象跑来市**到底干什么。
    “乡下人一头接一头把象带进曼谷市区。”尼米特耐心解释,“象原本是在林业上使用的,但光靠林业难以维持生计,他们就想出个办法:让象进城表演节目来赚外国游客的钱。结果市区大象头数猛增,市民深感不便。何况有的象受惊在街上狂奔乱跑,近来就弄坏了相当数量的车辆。当然警察也是管的,但又不能从象主那里没收象,就算没收了也没地方放。再说饲料费也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只好这么听之任之。”
    车好歹穿出市区,开上高速公路,一路向北疾驰。他从杂物箱里取出盒式磁带放进音响机,调低音量。爵士乐令人怀念的旋律。在哪里听过。
    “可以的话,音量调大点儿好么?”早月说。
    “好的。”说着,尼米特调高了音响的音量。曲名是《难以启齿》(I Cant Get Started)。同往日常听的演奏一模一样。
    “霍华德·麦吉(Howard McGhee)的小号,莱斯特·扬(Lester Young)的高音萨克斯管。”早月自言自语地低声道,“在JATP演奏的。”
    尼米特扫了一眼早月映在后视镜里的脸:“噢,大夫您也懂爵士乐嘛。喜欢么?”
    “父亲是个热心的爵士乐迷。小时候常听来着。同一演奏连放好几遍,就记住了演奏者的名字。说对名字,可以得到糖果,所以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不过全是老爵士乐,新人可就一无所知了。莱昂内尔·汉普顿(Lionel Hampton),巴德·鲍维尔(Bud Powell),厄尔·海因斯(Earl Hines),哈里·爱迪生(Harry “Sweets” Edison),巴克·克莱顿(Buck Clayton)……”
    “我也只听老爵士乐。”尼米特说,“令尊做什么工作?”
    “也是医生,小儿科。我上高中后不久就去世了。”
    “不幸。”尼米特说,“您现在也听爵士乐的?”
    她摇摇头:“已经许久没正经听了。结婚对象偏巧讨厌爵士乐,音乐除了歌剧别的几乎一概不听。家里倒是有蛮**的组合音响,但一放歌剧以外的音乐,他就满脸不快。我猜想,歌剧爱好者恐怕是世界上心胸狭隘的群体。和丈夫已经分手了,往后即使到死都不听歌剧,我也不至于感到怎么寂寞。”
    尼米特轻轻点头,再没说什么,只是静静握着“奔驰”的方向盘,视线定定地落在前方路面上。他转动方向盘的手势甚为潇洒,手准确地搭在同一位置,以同一角度转动。乐曲换成埃罗尔·加纳(Erroll Garner)的《四月的回忆》(Ill Remember April),同样撩人情怀。加纳的《海滨音乐会》(Concert by the Sea)是父亲百听不厌的唱片。早月闭起眼睛,沉浸在往日的回忆里。父亲患癌症去世之前,她周围的一切无不顺顺当当,糟糕事一件也没发生。而那以后舞台突然变暗(意识到时父亲已经不在了),一切都掉头转往坏的方向,简直就像开始了毫不相关的另外一章。父亲死后不到一个月,母亲就把一堆爵士乐唱片连同音响装置处理得一干二净。
    “您是日本什么地方人?”
    “京都。”早月说,“在那里住到十八岁,那以后几乎没回去过。”
    “大概、大概京都就在神户旁边吧?”
    “远是不远,不过也不是在旁边。至少地震没太受影响。”
    尼米特把车开上超车道,轻轻松松一连超过好几辆满载家畜的卡车,而后又转上快车道。
    “那比什么都好。上个月神户大地震死了不少人,从新闻报道上看到了,非常令人悲痛。您熟人里边没有住在神户的吗?”
    “没有。我的熟人没一个住在神户,我想。”她说。但这不是事实,神户住着那个男人。
    尼米特沉默一会儿,之后,他约略朝她这边歪了歪头,说道:“可也真是不可思议,地震这东西。我们从来都深信脚下地面是牢固不动的,甚至有‘脚踏大地’这样的说法。想不到有**事情突然变得不是那样。本应坚固的地面、岩石竟变得液体一样软软乎乎。在电视新闻上听到了,是叫‘液状化’吧?好在泰国几乎没有大的地震……”
    早月背靠座席,闭目合眼,默默倾听埃罗尔·加纳的演奏。恨不得把那个男人垫在什么又硬又重的物体下面,压成肉饼,或者被到处液状化的大地吞进去。自己长期盼望的只此一事。
    尼米特驾驶的车在下午三点到达目的地。正午曾在高速公路旁的服务点停车小憩,早月在那里的自助餐厅喝了一杯泛起粉末的咖啡,吃了半个甜甜圈。她预定逗留一个星期的是山里一处**度假村。一排建筑物坐落在可以俯视山谷溪流的地方,山坡上开满艳丽的原色花朵,鸟儿们一边尖利地叫着,一边在树间飞来飞去。为她安排的房间在一座独立小别墅里,浴室宽敞明亮,床带有雅致的华盖,二十四小时客房服务。一楼服务厅有图书室,可以借书、CD和录像带。到处一尘不染,设施齐全,不惜工本。
    “今天路上那么久,想必疲劳了,请慢慢休息,大夫。明天上午十点来接您,带您去游泳池。只要准备毛巾和游泳衣就可以了。”尼米特说。
    “游泳池?度假村里不是有个很大的么?听说是这样。”
    “度假村里人多拥挤。拉波波特先生告诉我,说您要真真正正地游泳,所以我在附近物色了一处可以正正规规游泳的游泳池。费用另付,但数额不大。保证您满意,我想。”
    约翰·拉波波特是为她安排这次旅游行程的美国朋友。此人自红色高棉掌权时起就作为报社特派员在东南亚转来转去,在泰国也有很多朋友。他把尼米特作为导游兼司机**给了早月,不无调皮地对她说:“你什么都不用想,总之一切交给尼米特那个人就是,肯定顺顺当当,那个人可不是一般人物。”
    “好的,听你安排。”早月对尼米特说。
    “那么,明天十点见。”
    早月打开行李,碾平连衣裙和西服裙的皱纹,搭上衣架,之后换上泳衣去游泳池。果然如尼米特所说,当真游泳是不成的。正中有一道漂亮的瀑布,浅水部分孩子们在扔球。她放弃了游泳,躺在阳伞下,要了一杯饮料,接着看约翰·勒卡雷新写的小说。看书看累了,便用帽子遮住脸睡一会儿。梦见了兔子。梦很短。一只兔子在铁丝笼里发抖。时值半夜,兔子似乎预感将发生什么。起初她从笼外观察兔子,可意识到时,她本身成了兔子。她在黑暗中隐约看到了什么的姿影。醒后口中仍有不快的余味。
    她知道那"
    目录
    地震所引起的或之于村上的地震 UFO飞落钏路 有熨斗的风景 神的孩子全跳舞 泰国之旅 青蛙君救东京 蜂蜜派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