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柯云路文集-龙年档案
QQ咨询:

柯云路文集-龙年档案

  • 作者:柯云路
  •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 ISBN:9787505960619
  • 出版日期:2008年11月01日
  • 页数:453
  • 定价:¥46.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龙年档案》是继《新星》十八年之后作者又推出的一部政治小说,被视为柯云路的重返江湖之作。作品一出版就引起了广泛关注。评论家林为进称《龙年档案》是中国当代新英雄主义小说中*棒的一部。评论家孟繁华称该书结构之缜密、叙述之流畅、文字之明快都显示出作家重出江湖之后武功依旧的风采,其对中国政治生活的熟悉在许多小说之上。书评家李冬则称作者回归《新星》同类题材,绝非简单的重复,演示着醇厚积累的释放和裂解,渗透着卷土重来的霸气。评论家陈晓明则称该书充分显示了权力赋予人性的活力,在叙述中将场景的奇观性推到了极端,甚*可以说造成了一个后现代奇观。
    如果说《新星》是以一个县的政治斗争缩影中国社会政治生活的话,那么《龙年档案》就是以一个市的政治斗争缩影中国当代社会生活。比《新星》斗争的规模更大,情节更曲折,其中充斥的政治斗争与处事为人的玄机和箴言,透过种种粉墨登场的人物和故事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文章节选
    **章

    罗成在农历正月初五天寒地冻的清晨出发,去天州走马上任时,想到“女娲补天”在天州,“炎黄相博”也在天州。
    女娲补天的故事国人大多知道,炎黄逐鹿中原也是历史常识。只不过关于黄帝轩辕氏与炎帝神农氏在兵戈相交前,曾在天州*高峰上一对一较量过一番,却是鲜为人知的传说。两个人并未用拳脚,也未用武器,而是“博”了一局。据说“博”这样古代斗输赢的局戏,就是炎黄二帝发明的。用六箸,加上六个棋子,斗输赢。这种称为博的局戏直到春秋战国都很流行,后来失传了。博了一局,结果炎帝输了。他不服气,说再弈一局。弈就是下围棋。又是炎帝输了。按协议,炎帝要撤退自己的人马,让出中国广大地方。但是炎帝依然不认输。于是两军大战。炎帝败退天州山区,黄帝又围了天州五百年,算是给炎帝留下勉强可以“做活”的棋盘一角。天州*高峰天台山上,*今留有炎黄二帝下过棋的棋盘石。
    罗成看着车窗外掠过的黑魃魃的省城街道,想到他曾对女儿罗小倩讲过这个故事。
    那天,他正在看经济学书籍,在有关“博弈论”的章节旁批了两个大字:博弈!罗小倩在一旁问:“博弈是什么意思?”他告诉女儿博弈的典故,又告诉女儿博弈论是对英文Game Theory的翻译,也译做对策论。女儿说:“Game Theory不是游戏的理论吗?”罗成笑着说:“天下的游戏都在斗输赢,打扑克、下象棋、打篮球、踢足球,甚*包括石头剪子布,都是在斗输赢。”他说��还伸出手,和女儿石头剪子布玩耍了几下。告诉女儿:“斗输赢就要比反应、比智力、比策略,所以游戏论就是博弈论。自古以来,不仅在战场、官场、商场、外交场、交际场上博输赢,也在牌桌棋局里博输赢。”
    罗成知道自己此次是去做一篇天州博弈的文章。
    他博过。十多年前,他在一个县里当县委书记,博了一把。结果,一个县的财政收入超过周围十几个县的财政收入总和。在他治下这盘棋里,大获全胜。全县老百姓说他好。但是在一盘更大的棋里,他却算输了。管着十几个县的地区容不下他,他被出局了。好在他当时还没有危及到省里,凭着七分能够摆到桌面上的政绩,他又被调到一个市里当市长。他以为自己官升了是对前一段励精图治的善报。于是,出手更利索了。他不知道,这次在地级市干成一个球形闪电,芒刺就扎着了省里的一些父母官。如果把这个被大山和秦始皇筑下的长城围起来的省份看做一个*国,他这是又犯了“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的为官大忌。他那些新举措,为他赢得了超越省份的声誉,也为他“赢”来了在省里的败局。市委书记将一堆恶话捅到省里,省里也便对这个已经多少扎了他们的铁刺猬安排了。调到省里管一问三五个人的办公室,闲了十年。
    这十年,把一个三十多岁前途无量的年轻干将磨成了四十多岁。
    他成了一只笼中猛虎徒有其威猛,恰恰可供观赏。
    被观赏了十来年,省里的主要领导不知怎么搞的阴差阳错成了锒铛入狱的贪污受贿犯。新上任的省委书记要重新整治全省局面。这位省委书记叫夏光远,原来是省委副书记。他把笼子打开了,还说了一句:“我这是放虎归山。”
    罗成当时对着夏光远笑了。
    罗成知道自己人高马大,平时黑着一张国字脸威严有余,和善不足。但他知道自己面对省委书记笑得很和善,很开心,还很有些小心。十年的修炼,多少让他学会了眼前一盘棋、对上一盘棋同时博弈。这次再也不能“勇略震主者身危”了。
    夏光远说:“我这放虎归山也不是没争议的,往下全凭你自己为自己创造条件。”
    罗成掂出了这句话的全部含义。
    夏光远原本想要提名罗成到天州市当市委书记,**把手,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被通过。夏光远刚上台,对局面控制力有限。天州现在的市委书记叫龙福海,在天州从政几十年。干了多年的市委副书记兼市长,熬走了三任市委书记,于一年前升任市委书记。罗成知道龙福海在天州根深叶茂,在省里也盘根错节。他知道,自己去天州不那么好干。当第二把手难。到天州当第二把手更难。除非披上羊皮装和顺,熬上几年,或许能把龙福海熬走,再接任**把手放开干。他一想这套博弈策略就皱眉头。这不符合他本性,放虎归山,再不呼啸一番真是太窝囊。而且委曲求全*终可能一无所就。
    他这一次博弈要博得超奇的大胆果断。
    十多年的磨炼使他对社会大棋局里的博弈有了深谋远虑。
    他要做一个漂亮活儿,放在天底下。
    看着车窗外掠过的黎明景象,罗成想到了有关龙福海的一些传闻,不禁露出一丝讽刺微笑。

    专程从天州市来省城接罗成走马上任的,是天州市政府办公厅主任洪平安。
    这是一个和罗成个子差不多高,但是比他瘦两号的年轻人。圆脸上长着点络腮胡,炯炯有神的笑眯眯眼显出对任何人都见面熟的热乎。他昨天晚上就到了省城,到罗成家里看望,告诉罗成他带来两辆车,想带的行李尽可以带上。他指了指跟随的司机和办公厅秘书对罗成说:“您要收拾什么行李,我们可以帮忙。”他双手握住罗成的手,很热情地叫罗市长。罗成说:“现在还不能这么叫吧。”洪平安笑着说:“早晚得叫。”罗成摆了摆手:“总还有程序。”程序是:省委任命他到天州市任市委副书记,而后,天州市委向市人大**他出任市长,人大通过后,他这市长才算正式走马上任。
    洪平安大学毕业后到天州市机关上班,因为办事周到很被龙福海赏识。知道罗成想沿途看看天州市所辖二十个县的大概面貌,便立刻和罗成商定清晨六点出发。
    他对罗成说:“龙书记已经通知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下午五点钟开碰头会,专门迎接您。”他还告诉罗成:“天气预报今天有雪,特意开来两辆三菱吉普,走山路万无一失。”清晨出发时,又把一件军大衣递给罗成说:“车上不用穿,下车您想走走看看,穿上挡寒。”
    洪平安对罗成的女儿罗小倩也极为亲热。他一定是看到了墙上罗成夫妇的合影镜框,也注意了桌上罗成妻子镶黑边的遗照,再三让罗小倩放心:“你爸爸就交给我了,出了问题找我算账。”他笑呵呵的说法,逗得十三四岁的罗小倩也开心笑了。
    上了车,洪平安又将两页纸递到罗成手中,开亮了车内灯,说:“这是今天下午碰头会上两套班子的名单。”罗成看了看,人名、职务、分管工作都很清楚。他其实对天州这两套班子的名单早已看过,现在重温一下,对下午五点的会见添了一分从容。
    罗成很舒服地往后坐了坐,问:“小洪什么时候到的市政府?”又问:“什么时候开始当办公厅主任?”听完洪平安的回答,罗成说:“是老龙把你提到办公厅当主任的?”洪平安回答:“是。”罗成又很闲地问了一句:“小洪办事很周到,老龙去市委,怎么没把你带过去?”洪平安回答:“龙书记那儿有更得用的人选。”
    罗成显得很不经意:“现在市委那边办公厅主任是谁呀?”
    洪平安回答:“是马立凤。”
    罗成问:“是女的?”
    洪平安问:“罗市长听说过这个人?”罗成看着车灯照亮的黑暗街道没做回答。他不过是似乎听到一些传闻。洪平安解释说:“天州驻省城办事处也是马立凤亲自兼管。龙书记来省里开会活动,她张罗联络得多。你在省里可能见过她。”
    罗成却指着一辆超到前面去的摩托车说:“一个妮子开的摩托车,比咱们汽车跑得还快。”
    众人便都看前面雪亮灯光中急驰的红色摩托车,上边是个穿红袄的女孩。
    罗成不过借此说明自己注意力已不在刚才的话题上。
    洪平安拿出一份天州市地图,展开递给罗成:“前边再有三十多公里就进天州地界了,您看看图,沿途想停哪儿看哪儿,也有个宏观。”说着,他在地图上指画了行车路线,指明现在的行车位置。罗成一边看一边表示满意:“我到什么地方,想要的**件东西就是地图。”洪平安笑着说:“我知道。”罗成奇怪:“你怎么知道?”洪平安说:“您在咱们省算是知名人物哇。”罗成说:“知名是十年前的事,这些年没什么名了吧。”洪平安说:“反正听说您要来,市委市政府大院上下震动。”
    罗成一笑:“是不是说来者不善?”
    洪平安笑了笑:“我刚才说的震动是中性词。细分,当然反应不一。”罗成问:“都什么反应?”洪平安说:“我这是理论上的估计,没做实际调查。”
    洪平安拍了拍司机肩膀:“能坚持吧?前边进天州地界,咱们就休息一下。”司机小李是个方脸小伙子,正打哈欠,揉了揉眼,摇头说:“没事。”罗成问:“是不是没睡好觉?”小伙子连忙摇头:“不是。”洪平安扭头解释道:“年轻人是烟瘾上来了。我和他们打过招呼,您不抽烟,也讨厌别人抽烟,让他们开车时忍住。”罗成一挥手:“你怎么知道我不抽烟?我是上班不抽,下班抽。我讨厌机关干部在我面
    前抽烟,从不讨厌老百姓在我面前抽烟。”他拍了拍小李后背:“你算老百姓,照抽不误。”
    罗成对这位办公厅主任添了一分警惕。还没见面就对你如此熟悉,总有些特别。
    这样办事周到的办公厅主任,龙福海当了市委书记怎么没带过去?倒是带过去了那个叫做马立凤的女人。那又是个如何“更得用”的角色?

    进天州地界时,天飘开了雪花。洪平安正指着天州路牌对罗成介绍,一个穿红棉袄的女孩骑着红色摩托车从后边追了过来。罗成疑惑了:“怎么又来一辆?”司机小李说:“还是早晨那辆,后来被我们超过去了。”女孩大声问:“这雪会下大吗?”小李摁下车窗回答:“难说。”女孩问:“你们是去天州吗?”洪平安和小李共同回答:“是。”女孩似乎放心了,拉下头盔,又急速开到前面去了。
    小李说了一句:“下雪天一个姑娘家开这么快,真不要命。”
    一进天州地界,洪平安就负起对罗成沿途介绍的责任。他指着两座巨人般对峙的大山说:“这就是天州山门。炎帝黄帝大战到这里,炎帝在山门里画了一条线,表示退到此为止。黄帝在山门外画了一条线,表示永远不许炎帝再出山门一步。”
    罗成笑着跟了一句:“炎帝神农氏从此就闭关自守,专尝百草了。”
    洪平安又指着这一段劈山修出来的高速公路说:“这是咱们天州的门面工程,还是龙书记当市长时修下的。”小李跟了一句:“龙书记给天州办了不少实事。”
    罗成看着两边千沟万壑的山岭沉默不语。门面工程修得很气派。路两边陡峭的斜坡上,一个个用石块垒起的鱼鳞坑种着树,也颇装点地方官的政绩。当两边群山更加陡峭巉岩时,洪平安介绍说:“曹操曾经领兵作战到这里,他的《苦寒行》一诗‘北上太行山,艰者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就是写这里。”罗成说:“史籍记载不是在山西壶关吗?”洪平安说:“另一种传说,就是在天州。”
    听说路边山上就是有传说的神农村,罗成让停车。
    车拐下高速公路,进了一条伸向沟谷的岔路。洪平安指着一旁上山的崎岖小路说:“往上走半个多小时,能到神农村。”又指着柏油岔路说:“沿路往前可以到神农乡。”罗成点点头四处张望。路下河滩里,一个老农驼着背走过来,后面一颠一颠跟着一头毛驴。毛驴停住,啃起路边一棵小树的树皮来。老农转身拉过毛驴的缰绳,用手中的树枝抽它,一边抽一边说:“你当你是干部,想吃啥就吃啥?”
    罗成听了讽刺地一笑,走过去:“大爷,你这几下抽得好。”
    老农抬眼看到了汽车旁站的这伙人,说道:“你们也是记者吧?”
    罗成笑了笑:“你怎么知道?”老农说:“刚才有个记者姑娘家,骑的摩托坏了。”老农指了指掏出手机的洪平安:“打那电话,和你们联系来着。”罗成问:“女记者呢?”老农指了指旁边:“那不是,坏的摩托车停在这儿,她人上神农村去了。”罗成一伙人看到河滩低凹处一辆摔坏的红摩托车掩在树丛后。
    罗成与左右相视了一下,又问老农村里乡里干部怎么样。
    老农说:“养鸡为了下蛋,养牛为了犁田,养干部为了啥?说是为了致富,可我们没富。”罗成接过话说:“您的意思是,养干部没用。”老农说:“可不是没用。”说着,拉上毛驴往前走了。
    罗成一指上山的路说:“走马看一片,不如下马看一点,咱们上山去神农村看看。”洪平安又一指岔路:“是不是连神农乡也一同看看?让车开到神农乡等着,我们连村带乡看完顶多两个多小时。”罗成点头。洪平安吩咐两个司机开车去乡镇等,又叮嘱:“先不要进镇,不要惊动,我们下了山,你们和我们一起进。”罗成对洪平安的妥当安排十分满意。这种“微服出行”,威风全在突来乍到。
    沿着山路往上走了没一会儿,罗成就发现了什么。
    高速公路两边山坡上的鱼鳞坑被石块垒着,还刷着白,里边种的树很好看。翁路山谷口两侧山坡上,从高速路一掠而过也能望见一些鱼鳞坑。但是,越高,离主路越远,鱼鳞坑就越不成样子。很快就变成在山坡上垒几块石头,刷一道白。远看是鱼鳞,近看没有坑。罗成指着说:“这是在山上画鱼鳞坑。这门面装点得好。”洪平安耸肩笑了笑:“官样文章到处都是。”跟在洪平安身后的秘书小张说了一句:“漫山遍野真的都搞鱼鳞坑,工程太浩大。”罗成瞪了眼:“要搞就不要嫌大,嫌大就不要搞。”
    罗成一路黑着脸来到山上神农村,看到的是一村穷困。
    几棵老槐树盘在村口,守着一些令人半信不信的神农传说。村里是一片破屋烂房。正是正月初五,家家户户门口都贴着春联和倒福字,也有一些出村进村的人走亲串友。但这点单薄的节日喜气遮不住各家各院的穷困。村里有所小学校。推开破篱笆门进去,一间教室一间办公室,也都四壁透风地冷清在那里。推门进教室,光线不足,里面很暗,桌椅板凳更是粗糙简陋。秘书小张扶了扶眼镜说:“现在正放着寒假。”
    罗成又瞪眼了:“我还不知道放寒假?”
    罗成发现,一进入天州地界,他就进入了角色。
    出了学校,他们看见有放羊娃赶羊出村,拦住问。
    小放羊娃叫栓柱,今年十岁,放着家里七八只羊。问他上学没有,他说不上学。问为什么不上学,他说家里没钱,还要放羊。问他为什么家里没钱,栓柱裹了裹破棉袄,赶着羊低下头往村外走,说:“我刚才都说过了。”罗成问:“你刚才和谁说了?”而后俯身拍了拍栓柱瘦小的肩膀:“你家在哪儿?先领我们去看看。”
    ……
    编辑推荐语
    《龙年档案》是继《新星》十八年之后作者又推出的一部政治小说,被视为柯云路的重返江湖之作。作品一出版就引起了广泛关注。评论家林为进称《龙年档案》是中国当代新英雄主义小说中*棒的一部。评论家孟繁华称该书结构之缜密、叙述之流畅……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