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九州志25
QQ咨询:

九州志25

  • 作者:江南
  •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
  • ISBN:9787549220021
  • 出版日期:2013年07月01日
  • 页数:165
  • 定价:¥1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9220021
    • 作者
    • 页数
      165
    • 出版时间
      2013年07月01日
    • 定价
      ¥1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飞天的龙柱,冰玉的断桥
    江南领衔地理传说专题
    地理志?异魅怪谭Ⅸ 精彩参上!
    她穿行过去,冷蓝的光束滑过白皙肌肤,像是无数排列整齐的极薄锋刃……却毫发无伤。
    锈蚀天使|萧如瑟
    “你做得没错,”雪怀青轻声说,“坚持自己内心的信念,那才是我喜欢的你。”
    无尽长门Ⅱ?亡歌|唐缺
    我要活到亲自杀掉他的那天,在此之前,我要一直活着,
    淬炼我的剑,拉满我的弓,固化我的执念,直到他死去,灵魂也不再复生。
    予舍银号|宁醉
    命运在轮回中留下刻痕,她换张面孔,变了个身份,复又转圜。
    带着她取之不尽的帽子,和无限的温暖,再次走进他的生命。
    长夜幻歌?倾国雪|多多
    龙——真的存在么?
    龙屋静静地立在沙漠与大山的交界处,它存在,所以龙存在。
    龙屋|钻咖
    他又梦见刺骨的雨滴落下来,女人的影子摇晃。恐惧日日夜夜灼烧着他的心脏,永不停息。
    荆棘花|饮韶
    雷碧城的静终之道。死或生,终于幻象。
    “这一日,神死了。”
    星空秘藏?静终之道|帝陆狮 九州志25_江南_长江出版社_
    文章节选
    《无尽长门Ⅱ ?亡歌》书摘
    第三章 人们总会在意外的地点重逢

    时隔三个月之后,终于可以再次见到雪怀青了,安星眠觉得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他禁不住要去想,雪怀青现在看起来什么模样,她的身体好些没有,见到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他又想,真蠢,马上就要见面了,哪还需要这样的空想。
    如他之前所料,须弥子的威名——或者说恶名——的确具有相当的震慑能力。在三天之后,风余帆并未找到须弥子和风奕鸣的下落,而他也绝不敢用风奕鸣的性命去冒险,毕竟一方面会招致领主的愤怒,另一方面也会让雪怀青的重要性被他人发现。所以他只能把雪怀青的表面身份拿出来做文章:这不过是一个“可能帮助找到当年凶手”的线索人物,绝不值当牺牲领主的孙儿去留住她。
    所以风余帆妥协了。虽然雪怀青并没有在**时间被释放,但她在三天后被送出了*宫,软禁在一处民居里。接着双方各显神通,用隐蔽的方式进行了暗号沟通,*终确定了互换人质的方式。按照约定,这**下午,羽族方面将先释放雪怀青,等安星眠带走雪怀青,须弥子再释放风奕鸣。这是因为须弥子虽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但听过这个名字的人却都知道,他一向言出如山,绝无反悔。
    “不过师父,你真的不打算带我走吗?”风奕鸣问,“我好歹也是个*族,要避人耳目传授我功夫可不容易。”
    “你不必用言语激将我,”须弥子说,“你这一套,在我面前毫不新鲜。不过如你所愿,我确实不打算把你带走,决定就在宁南城教授你。我也不需要编造谎言去欺骗你,我留在这里,当然有我的目的。”
    “我也不需要编造谎言欺骗你,”风奕鸣微笑着说,“我会想办法打探出你的目的的。”
    “你们这对师徒简直是绝配,”安星眠喃喃地说,“我都禁不住要想象以后你们师徒在一起会有多热闹。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你已经是*受领主喜欢的后辈了,以后本来就很有希望坐上领主宝座,为什么偏偏要一门心思地拜须弥子先生为师,学习尸舞术呢?”
    “因为我需要一些别人无法掌握的独门秘技,”风奕鸣说,“宁南城人才济济,我想要学习弓术或者学习秘术都不难,但这些功夫都有办法克制。而尸舞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非常陌生,学会了尸舞术,我就有希望在未来的竞争中压过别人一头。”
    “你首先需要好好跟我学习一下撒谎,”须弥子冷冷地说,“有你这样的头脑,就算手无缚鸡之力,一样可以轻易解决掉宁南城的那群废物羽人。你根本就是另有目的。”
    “既然这样,也把它算做我的秘密吧,”风奕鸣笑容不变,虽然谎话被当场拆穿,却半点也不显露尴尬,“我们师徒可以比拼一下,谁先揭穿对方的秘密。”
    这对师徒针尖对麦芒,虽然须弥子还是占了上风,但风奕鸣能应对自如,已经十分难得。安星眠不禁想,这个孩子以后长大了,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以他的头脑和野心,区区城邦领主之位恐怕并不能满足他。在未来的岁月里,他甚*有可能成为改变九州格局的关键人物,而且,**不会是向好的方向去改变。
    算了,别去为这些久远的事情头疼了,还是想想当前*开心的好事吧,安星眠想着,忽然间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虽然他身上并没有带着较为精确的洛族计时钟,但从太阳的位置来判断,时候已经到了。可是雪怀青并没有出现。
    “你们羽人……都是这么不守时吗?”他有些不安地问风奕鸣。
    风奕鸣摇摇头:“别人或许会,风余帆不会,守时是他十分看重的品质。在他手下,敢于迟到哪怕半刻的属下,通常都会不问情由直接解职。”
    “那就不太对劲了。”安星眠说着,心里却越来越安定。当不祥之兆已经被确定后,反而没必要担心了。假如他和雪怀青之间注定要一次次地饱受折磨,一次次地难以如愿,那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去承受这一切。大不了再闯一次宁南,再闯一次*宫。
    倒是须弥子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些羽人胆子不小,在我面前也敢耍花招。”
    “师父,您不会打算撕票去报复他们吧?”风奕鸣摆出一张恰如他年龄的天真面孔。
    “如果没有收你做徒弟,我真会那么干,”须弥子说,“不过现在么,我大概会考虑多杀几个领主喜欢的人,儿子也行,孙子也行,妻妾也行。”
    “别杀到我父亲身上就行,*好能把我二伯干掉,那我就省事多了。”风奕鸣笑得很灿烂。
    “我收的徒弟是你,别人在我眼里没有任何区别,”须弥子冷冰冰地说,“不过如果你再想撺掇我为了你们那些无聊的*位之争出力的话,我会先把你老头子干掉。”
    风奕鸣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多说。他转向安星眠,语气里也充满了疑惑:“安大哥,我觉得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以我对风余帆的了解,他固然非常想得到……他所寻求的东西,但眼下的身家性命是他不会轻易舍弃的。如果我死了,他的处境会十分不妙,他不会拿这个冒险。”
    “风余帆不会,难保别的**也不会,”安星眠思索着,“也许有什么权势更大、胆子也更大的人知道了你所说的这个什么秘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她留下来?”
    “这倒很难说,这个秘密,对某些人来说吸引力还是挺大的……啊,有人来了!奇怪!”风奕鸣说到一半,忽然叫了起来,视线看向天空。
    安星眠也抬起头,看到几个白色的影子从远方的空中划过,向着这边飞来,不觉也有些诧异。飞行是羽族区别于其他种族的*显著特征,但一般而言,羽人不愿意在人类面前飞行,假如有人羽之间的约会,羽人一般都会选择车马或者干脆步行。更何况是释放人质这种事,羽族吃了亏,更加会在表面上摆足架子,而绝不会这样急匆匆地飞来。
    “不管怎么说,我们俩先避开,看看情况再说。”须弥子对风奕鸣说。
    约定地点是一处郊外的野地,旁边有一片小树林。须弥子带着徒弟先躲了进去,安星眠留在原地。不久后,几个白点逐渐靠近,落在了地上。那是三个羽人,有两个安星眠不认识,当先的一个他却熟得不能再熟——就是教授他关节技法,又一直阴魂不散地跟着他的风秋客。
    风秋客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落地后收起羽翼,快步走向安星眠。安星眠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发问:“出什么事了?”
    “是我们的疏忽,”风秋客说,“我们原本以为,这场交易只涉及到城邦与你们这两方,但是没有想到,还有第三方的势力插了进来。”
    “先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安星眠不觉火起,把刚才一直在心里念叨的“镇静”“平和”扔到了九霄云外。
    “她失踪了,”风秋客说,“我们原本把她放在城西的一座宅子里,有九十名守卫分三班轮流看护。但是她就在这些守卫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怎么可能?她只是个尸舞者,而且身上还有伤!”安星眠觉得不可思议,“你不会是编造谎言来骗我吧?”
    “我的确骗过你很多次,”风秋客苦笑着,“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没有骗你。事实上,之所以这件事由我来通知你,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派别人来告知,你一定不会相信,换了我,*少你还愿意听我说几句话。”
    安星眠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愤怒和惊惶。“好吧,你说得对,*少我应该把你的话听完,你说吧。”
    “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计划,”风秋客的语气很严肃,“我们的内部出现了奸细,那座宅院之所以被挑中,是有奸细在其中运作。我们都没有发现,她所居住的卧室里面隐藏有一条地道。对手就是通过那条地道把她带走的。”
    “会不会是她自己发现了地道,然后偷偷溜走了?”安星眠还存着一丝侥幸。
    “不会,现场发现了其他人的脚印,而且她的随身物品都没有带,显然走得很匆忙,”风秋客说,“现在我们只能希望,带走她的人不怀恶意,甚*是她的朋友。”
    “我们可能并没有这样神通广大的朋友,”安星眠面色阴沉,“那你所说的奸细呢?抓起来没有?”
    “那个人,已经被灭口了。”风秋客叹了口气。

    《予舍银号》书摘
    海州岛*漂亮的时节是夏天。传说,在海州和远方的大陆贴得很近、像是母亲的手和婴孩只隔肚皮那么近的时候,一年中有两个夏天,没有冬天。夏天的海州岛是洛兰花的季节,大街小巷都在卖,*大的洛兰一掌难握,可以在里面盛酸梅汤,鹅黄色的细细花蕊像面条一样浸入琥珀色的汤汁,花粉浮起,入口浓香,就连呼出的气都带着海州岛的味道。
    舒同啜了一口酸梅汤,把花粉招来的喷嚏强忍回去,泪眼汪汪地抬起眼皮:“您说的是,郁公主?”
    海州岛上*富足的土地——焉郡的*在高位上虚弱地招手:“是,带过来。”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姑娘在奶娘的引导下,摇摇晃晃走来,她衣着简洁,头上也没有繁复的饰品,不过只瞧了一眼那玉镯和耳垂上血滴般明亮的龙泪珠,舒同就决定接下这笔生意。他伸手触碰了一下郁公主凉而光滑的脸,却火烧般缩回来。宫殿外天色转阴,忽然起风,舒同已听到了瓢泼大雨声。
    “请三思,”舒同递上一张玄色的纸,“您果真愿意用十万金团整存、抵押郁公主的性命?”
    *伸出一根手指:“为父尽孝,她就算……她会明白。”
    舒同翻腕,指缝里已多了一枚银针,他刺破*的指腹,血滴在纸面,上面显示出嫣红的字迹,大意是说,焉郡*与予舍银号立约,整存十万金团,以一个女儿的性命为抵押,换取焉郡*头痛消失。十万金团三日前已经支付,今日践约。舒同收起合约,左手立拳轻摇,再张开时,掌心有一团明火,右拳提起,压上火焰就变掌,雨水从指缝绵绵而落,大片烟尘模糊了*的视线。海州岛上*富有的*颤声问:“这……这就是易术吗?你师从何人?”
    舒同轻笑:“无师自通。”
    说着,他趁着烟雾未散去,在*的头发里仔细摸索,不多时就扯下了几条细细的黑丝。“这是什么?不是头发吗?”*问。
    “非也。”舒同将黑丝放在洛兰花上,只感觉花在手中一震,色泽香气并没有太多变化。*要伸手去摸,指尖刚刚碰到,那洛兰花便当即碎成粉末,酸梅汤洒了一地。宫女惶急地过来擦,*制止了她们,望着舒同,“这是什么?”
    舒同展开便条写了几行字,塞进*手中,“此物是从外面进来的,您应该让猎苑的人好好查查。”说完便一把抱起小女孩大步离开,直到门口才回头一欠身:“郁公主我就带走了。”
    *坐在那里动也没动,目光落在手中字条上。
    舒同用简单的易术封住了郁公主的声音,一路背回银号去。这段路程一共一千八百九十四步,通向七泫城内*值钱的商业地皮,“予舍银号”就开在这里。两个月之前,舒同刚盘下一间大房,搬来之后第二天就把左右两家铺子统统挤走了。对此,其他商户颇有微词,被挤走的两家却笑逐颜开:“没有啦,那个灰眼睛的年轻人很客气啦,来了以后问我多少钱,我说八千个金团你看着办啦,他就放下一万个,我怎么可能不卖嘛,你说啦?”在四千个金团子能盘下*少一排房间的价值观对比下,其他商户的微词纷纷变成了嫉妒,予舍银号门前地砖上很快就被贴满了“转让商铺”的小广告,却没有人关心愿意出重金的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
    舒同在第九百二十三步的时候停下,把郁公主从背上放了下来。
    “你真的很聪明。”有人在屋顶上说,和着细雨声,听起来甚是温和从容。舒同的余光看到了宝蓝色的衣衫,一道明晃的箭影,甚*感觉到太阳穴一紧,于是在察觉到杀气之后多走了七步,箭影精准地跟了他七步,分毫不差。
    他逃不掉了,所以他想看看这个高手,可惜高手说:“闭上眼睛,往前走,我指的是你自己,不含那个小丫头。”
    舒同松手,背在身后,开始往前走:“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闭眼?”
    “如果没有,我会射瞎你。”声音依旧在屋顶。
    四下已经无人,这是一条仅容一人穿行的捷径,可见来人胸有成竹。奇怪的是,无论舒同走得多快或者多慢,总能感觉对方的目光像箭一般盯住了他这枚靶心,直到他踏进银号大门。
    银号做的是诡谲生意,来客**,有的甚*不愿意白天出现,因此,空荡荡的大厅里静得能听到灰尘落地的声音,只有一个衣着朴素过时的年轻人正在柜子面前摸索,舒同吼道:“秦寿你来自暗界,能不能不要像人类一样拿钱去花?而且,”他脱去湿透的外衣,“我知道合约快到期了,但你不用每天来提醒我一次。”
    秦寿正色道:“**,禽兽是骂人的话,只有你这样叫我。”
    舒同“哼”了一声:“如果你同意把我的名字从寿名册里划掉我保证不这样叫你。”
    “那不行。”秦寿神秘地摇摇头:“这有违职业操守。”他是地府里的秦广*,掌管万物寿名册,在他外出公干、意外遇上舒同的那年,舒同七岁,并没有认识太多好听的字,于是给了对方一个如此丑陋的人类的名字。
    “第二?”
    “离七月十五还有十天了。要么你跟我续一个更刺激的约,要么你的铺子就只能关门了。没有易术的老板怎么开这样的黑店?”因为平时工作不许微笑的缘故,秦寿来到阳间发自内心想笑的时候,脸上的肌肉就会纠结成一种凶残的图案。他看着舒同长大,一点一点变成今天这样,因此微笑里又多了三分嘲讽。
    舒同脸上的表情十分微妙,起身上楼,“还有十天,我什么也不想,我的雁鸟回来了,我要上去看看。”
    秦寿看着舒同,舒同的鞋尖磕在楼梯上,扑扑的脚步声并没有直通阁楼。他站在转角昏暗的空间里,从楼板缝中向下看。秦寿的目光像极了那宝蓝色衣衫的年轻人的目光,竟透过细小的空间扎进舒同的七窍。
    “你不敢。”秦寿笑着离开,“你连想都不敢想。”
    舒同深呼吸,一口气奔上阁楼,却发现惯常喜欢大吃大喝的雁鸟并没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已经死掉的鸽子,一只针形利器从左胸扎进右胸刺出,上面挂着招摇的旗帜。根据舒同听到了鸽子扑棱翅膀的声音这点来看,是有人在鸽子落定之后,才精确地暗杀了它,并且捎来了另一份信息。
    想都不用想,舒同把鸽子的脚环拆下,连信带暗器丢进垃圾桶。两个月来,表面上微笑拍肩暗地里你死我活的逆风馆和猎苑两方已经在银号内外互相缠斗屠杀了很多动植物、毁坏了不少制作精美的通信器材,为的不过是邀请这位会易术的银号老板加入自己的阵营。
    算来,舒同作为焉郡人,应该义不容辞地为猎苑效力——这沿袭几百年的称呼代表的是整个海州岛上*具有实力的力量,从暗杀到术道,从护卫到保密,猎苑四十八位主人做得滴水不漏,深得焉郡**欢心。**能与他们抗衡的,就是隔壁卓郡的逆风馆。馆内十九位被称做“金刀子”的精英,在*近几十年焉郡与卓郡的争斗里出尽风头、惹尽麻烦,在说书先生嘴里,逆风馆和猎苑那些有能力占据数字席位的青年俊杰们互相砍来砍去的同时,也没忘记在不适合打架的时间里惺惺相惜。
    ……
    目录
    地理志 ·异魅怪谭Ⅸ ISOTONE/TRYLEA
    地理志 ·箭及的瞭望塔 青筝/TRYLEA
    地理志 ·夏阳的冰玉断桥 青筝/TRYLEA
    卷首语 ISOTONE
    九州之星 ·三强接龙 零一一
    星空秘藏 ·静终之道 帝陆狮
    锈蚀天使 萧如瑟/白树
    水道|审判|议会
    无尽长门Ⅱ ·亡歌【连载二】 唐缺/子虚郎
    海盗|天驱|迷雾
    长夜幻歌 ·倾国雪 多多/官鬼
    帽子|难忘|倾国
    予舍银号 宁醉/五子析
    勇气|猎苑|契约
    龙屋 钻咖/非邑
    屠龙|舞女|自由
    荆棘花 饮韶/阿飘
    妒火|咎魂|赤莲
    九州之星 叶明珰
    托梦人 锦忆之/薄绿/小铁
    轶事界 ·画帅萌心 帝陆狮
    绘画课 紫澜羽/阿琉
    皇极经天 ISOTONE
    胤周刊 麦茬
    九州同学会 阿淳
    编辑推荐语
    东方青春幻想**刊《九州志》,邀你共同见证中国幻想黄金时代的降临!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