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冷月如霜
QQ咨询:

冷月如霜

  • 作者:匪我思存
  • 出版社:内蒙古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802284623
  • 出版日期:2007年10月01日
  • 页数:238
  • 定价:¥22.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十六岁前,她,是首辅的掌上明珠,满门权贵。十六岁后,她,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凭借帝**后一丝悯爱,慕如霜终于站在了六宫之上。阴谋、猜忌、离间,她除去后宫朝野之中一个一个的敌人。机关算尽,却没有*后的赢家。
    悲情天后匪我思存变装古代,煽情热浪再度来袭。错误的时光,错误的地点,错误地爱上那个他;青梅竹马,家仇国恨,阴谋与爱情的纷繁纠葛……本年度*诡谲复杂、*冷酷绝情的宫廷复仇爱情。
    前来传旨的内官声音并不大,尖细的喉咙,仿佛含着极利的一根尖刺,把每一个字都凿到人耳膜上去:“十四岁以上男丁处斩,十四岁以下男丁流徙三千里,十六岁以上女眷赐自缢,十六岁以下女眷官卖为奴……”
    狱中只是死一般的寂静,乌压压跪满了人,左侧监中关押的是男丁,右侧监中则关押的是女眷,大都活不了了。狭窄阴暗的过道里不知为何竟有“嗖嗖”的冷风回旋,女眷中终于有人哭起来,压抑着,低声地抽泣,这声音如同水面冰层的破裂,带着一种冷彻心腑的寒意。而慕大钧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隔着铁栅怒喝:“哭什么7我慕家的女儿,难道怕死么?”
    如霜紧紧抓住那粗疏的铁栅,仿佛用尽了力气才可以抑制住那眼泪,她终究是等不到了,从前的一切都轰然倒塌,
    文章节选
    (节选)零落成泥辗作尘

    一场雪后,挹华台的梅花疏疏的开了两三枝。远远的经过回廊,都可以闻见那幽远清冽的寒香。辜大娘手里捧着只小小的填漆盘子,盘中一只青花碗,酽酽的浓黑药汁,还冒着一缕缕热气。鹂儿见她端着药过来,忙替她掀开帘子。辜大娘本是鲁州一名医官的女儿,后来选入宫中做宫女,升平二十五年诸皇子分府时,被指派来侍候睿亲*,因为略知些药理,所以一直分在药房里管煎药。她性情随和,为人谨慎,按例二十五岁即可放出府回家,她到年纪时本也该出府去,谁知那一年正遇上鲁州大疫,她家里人全都染了时疫,相继亡故,她无依无靠,求了府中管事的将她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二十余年,如今上了年纪,所以府中仆役都叫她一声“辜大娘”。

    鹂儿一面掀开帘子,一面悄悄的说:“今天还是没有吃饭,我看这药,大娘你又是白煎了。”辜大娘走到内间屋子里去。果然看到如霜坐在那里,眼皮微垂,一动不动,就如一尊木像似的。辜大娘知道她这样常常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眼神盯着空中某个地方,没有焦点,没有生气,一双眸子空茫无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辜大娘放下盘子,端了那碗药,说道:“姑娘,吃药了,这药得趁热喝下去才不苦。”如霜亦恍若未闻,并不理睬。辜大娘这两天来已经见怪不怪,叹了口气,说:“姑娘,世上*要紧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凭它是什么天大的事,活着才有盼头。”

    如霜纹丝未动,连眼睫毛都不曾有些微颤动。曾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半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又生生被拖了回来。她的颈间已经被勒了深深一道瘀痕,*今未褪,喉间时时发作的灼痛火烧般难耐,仿佛喉管早已经生生碎掉。若不是这样时时发作的焦痛,她总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吊死鬼,偶然还魂才回到阳间。她并不明白,为何他在*后一刻改了主意,留下她这条性命。

    她苏醒后就是在这里,听说是夏公公让她在此养病。挹华台地处僻远,向来无人居住,几楹楼台馆阁尽皆锁闭。她住的地方就在后院西厢,原是使役当值的值房,三明两暗,陈设虽然简单,可是有火炕薰笼,比起她原先的住处,那自然是天壤之别。

    她不知将来会怎么样,可笑,她还有什么将来?连死都不让她痛快去死,他们还想将她怎么样?

    辜大娘见如霜仍如木胎泥塑一般,只得将药先搁下,便如闲话家常般,对她说起话来。鹂儿知道辜大娘总要劝上大半个时辰,可是每回如霜都是恍若未闻,无动于衷。起初鹂儿还帮忙劝解,这两日见百计无施,便也遂作罢,只在外头做着针指,任由辜大娘在里屋开解她。果然大半个时辰后进去一看,辜大娘已经口干舌燥,如霜仍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辜大娘见鹂儿进来,向她摇了摇头,伸手摸摸药碗已经冰冷,道:“我再给姑娘重新煎付药去。”

    她出了挹华台,回到药房里,正巧夏进侯遣了内官来寻她,她便去见了夏进侯,将如霜的情形一五一十对他讲了,见夏进侯听得若有所思,便道:“夏公公,这事您要赶紧拿个主张,这么下去,只怕那位姑娘快不成了。”

    夏进侯想了一想,答她:“你先回去,回头我自有主意。”

    辜大娘便径自去了,夏进侯回到圭壁堂,此处原是睿亲*的书斋,平日睿亲*起居亦在此处。见他进来,小厮悄悄上来告诉他:“*爷赢了孟先生的棋,正高兴呢。”

    小厮口中的孟先生,乃是睿亲*待若上宾的清客孟行之。夏进侯听小厮这样一说,念头一转,接过小厮手里的茶盘,亲自奉茶进了堂中东侧暖阁。

    果然内官正收拾棋枰上的残局,睿亲*伸手接了茶,见是夏进侯,随口问:“你往哪儿去了?”

    夏进侯躬身答:“挹华台来了人,说是慕姑娘这几日来滴水未进,怕是不大好了。”

    睿亲*眉头微微一皱,仿佛被茶烫到了,随手放下茶盏:“你这东西,真是越来越有眼色。”夏进侯吓得忙跪倒在地,连声道:“奴婢该死”。孟行之见了这情形,只是微微一哂:“这老猴儿,动辄该死该活,我瞧着都腻歪,怨不得*爷烦他。”睿亲*嘿得笑出声来,说:“咱们再下一局。”
    目录
    楔子
    **章 玉树琼枝作烟罗
    第二章 零落成泥碾作尘
    第三章 长庚入梦晓窗明
    第四章 风生玉指晚寒清
    第五章 疏香满地东风老
    第六章 犹为离人照落花
    第七章 若使当时身不遇
    第八章 同来望月人何在
    第九章 若非群玉山头见
    第十章 会向瑶台月下逢
    第十一章 人生}长罔隔沧溟
    第十二章 云鬓花颜金步摇
    第十三章 水殿荷香绰约开
    第十四章 月晓风清欲堕时
    第十五章 相逢相失两如梦
    第十六章 荷叶罗裙—色裁
    第十七章 芙蓉向脸两边开
    第十八章 谁念西风独自凉
    第十九章 清歌莫送秋声去
    第二十章 初听中夜入梧桐
    第二十一章 沈水烟消深院悄
    第二十二章 片云尽卷清漏滴
    第二十三章 玉殿无尘玉甃寒
    第二十四章 浮生只合尊前老
    第二十五章 夜寒剑光透银阙
    第二十六章 霜风雪月忍思量
    尾声浮生衮衮空头白
    番外暮成雪
    编辑推荐语
    读《冷月如霜》就如同饮下加了冰的烈酒。冰凉的感觉触动了嘴唇,但是滑下去的酒却灼烧着,一路滚烫。久久不能平息的是心中那份悸动。
    ——江南
    她投入深似海的后宫,掩没在华丽的宫殿楼宇间,迷失在复仇与情爱的漩涡中,注定一生悲凄冷漠。匪我的古代故事一如既往的带来瑰异的故事、清雅的人物,还有那浓郁挥散不去哀愁。
    ——沧月
    清艳自成风骨。
    ——萧如瑟
    亲爱的匪作为史上*强的后妈,我不得不说,这超然的江湖地位也是建树在我等无数的痛心疾首眼泪汪汪之上的。
    ——飞樱
    从质料上说,匪的文字就像在用上等蚕丝,织就彩霞一样的锦缎;从加工上说,匪的文思就像在用一双巧手,绣着雅致精细的苏绣;从流派上说,匪的文局就像在用三尺青锋,舞出飘逸招式的同时,给你温柔一刀。
    从阅读享受上说,匪的书读过之后就像是吃了烹调入味的“黯然销魂饭”,令人泪不尽,意难平!
    ——姒姜
    醇如美酒的故事,缠绵婉转的爱恨,挥散不去的清愁,自她的笔头,上了你的心头。
    ——靡宝
    匪的文字给我的感觉是地动山摇的那种震撼,没想到普普通通的中国文字,经她的妙手调理,竟能给人如此一种从视觉到思维的巨大冲击。
    ——雷池果
    软香风里,金戈铁马,喊杀震天。一场繁华落尽,旋身,眼底可有情丝缕缕,错愕难舍?曾经温情,是否终究一场空?
    ——却却
    冷月如霜,冷的是霜还是人心?千重宫阙里的恩怨,又有谁能够说得清呢?《冷月如霜》的故事里,有着匪我思存一贯的华美文采和百婉千转的感情世界,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
    ——蒋胜男
    有情皆孽,无人不痴。匪的故事总是这么婉转多情,却又难免情尽时候的凄凉,道尽情之一字的滋味。
    ——晴空
    宫廷流怨在匪的笔下,情更纤秾婉转,也更炽烈决绝。文笔依然是一贯的讲究,渗着典雅古意,将深宫里种种无望的感情描摹得****,令人忍不住一气读到*后。
    ——楚惜刀
    清艳自成风骨。
    ——萧如瑟
    亲爱的匪作为史上是强的后妈,我不得不说,这超然的江湖地位也是建树在我等无数的痛心疾首眼泪汪汪之上的。
    ——飞樱 2007年的秋天,我们誓将哭泣文学进行到底。
    这里还有《佳期如梦Ⅱ》的抢鲜悦读别册哟!超值惊喜中!!!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