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帝师传奇.1,帝台深
QQ咨询:

帝师传奇.1,帝台深

  • 作者:柳折眉
  •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 ISBN:9787544800631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310
  • 定价:¥2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4800631
    • 作者
    • 页数
      310
    • 出版时间
      2008年01月01日
    • 定价
      ¥2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现代青年男子君无痕,在前女友的婚礼上怅然若失。
    借酒消愁,微醺中,恍然入梦。
    在梦里,只见一只青马翔于天际。
    君无痕如醉如痴,追随青鸟飞*奇幻世界:西云大陆。
    他的灵魂寄生在一个五岁孩童之身,幻化成北洛*国位高权重的君家一员。
    自此,君无痕被卷入了此起彼伏的纷争之中,似永无解脱。
    一道“天命者”的教宗*高神谕使他摇身成为北洛*国九皇子的太傅,卷入一场皇子争权的历史洪流之中。
    腥风血雨就在眼前…… 理想美梦仍在心中…… 是否,真有平行于我们所处天地的时空? 是否,真有无数彼此独立演进发展的时空共同构成了我们的宇宙? 传奇,梦想,世界。
    世界,梦想,传奇。
    文章节选
    **章 梦中寻青鸟
    是一场梦,真实到让人信以为真的梦。
    梦中,那个被带走了全部幸福与欢笑,化身为青鸟终日悲泣的孩子。
    泪水从晶亮的眸子滑落,在白玉一般的面孔上划出的痕迹,竟是那样的动魄惊心。
    又一次从同一个梦中醒来,君无痕脸上,满是无奈的笑容。
    为什么幸福无忧如自己,会十年如一日地天天做这样一个梦呢?或者,是用梦来警醒自己,珍惜眼前一切到手的幸福?
    侧眼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不早不晚指向六点半。
    翻身起床,不意外窗外仍是幽黑一片。冬天原就是如此,还记得以前每天这个时候出门时天色还暗得仿佛深夜,要差不多到学校时才真正亮起来。每天都怀着颤栗一般的心情惊恐着路灯熄灭的那一刻,那种无尽的黑安之后黎明的亮色简直便是上帝的拯救……只是自己无法否认的是,其实自己,是在很充分享受着那被黑暗包围的一刻。
    极快极淡地笑一下:自己好回想前事的老毛病又发作起来了。君无痕又笑了一笑,随性的目光扫过不大的居室,*后落在书桌上一张烫金的请柬上。
    神思微微有些恍惚:是她的婚礼……虽然初恋的心情已经一去不回,但那一段纯粹到不含任何杂质的感情却是这一生的**了。似乎听人说过这是少年*常见不过的心态,莫名地迷恋着一个人,愿意付出一切只换得对方一个笑颜,而热情匆匆过去后却发现原来一切也不过如此,曾经惊绝的美丽便如晨雾消散再无痕迹。而如今,每次回忆之际为当时天真的努力感到不值的同时,却也深深为那曾经的单纯而感动。
    很多年没有联系,该有大半是自己刻意而为吧?而她却寄来了请柬。
    看得出是她的亲笔,措辞文雅大方得体,正是她一向的风范。然而,请柬结尾处却添着一行小字,“不期待重逢,但愿意再见。妾不敢妄居君友,但无痕君可愿再见故人?”
    不期待重逢,但愿意再见,是他在同学录上的留言。清风流水,他本不是个执着的人,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热切地约定着明天。但这一句,却造成一时的轰动,让君无痕这个名字在那一年的校友录上留下异常深刻的一笔。她记得此句,应该……
    写到这个分上,看来是不能不去了。
    君无痕笑了一下,打量着不大的衣柜,抽出一身套装换上。
    参加婚礼,总不好喧宾夺主吧?
    一束玫瑰,一句祝福。
    看着一脸错愕的新郎,君无痕绽开了笑容。从容伸出手去,“你可娶了我们的校花呢,要好好珍惜啊。”
    随后转身,向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们一一招呼。
    看着那沉静淡然一如往昔的身影,她笑,泪竟是不能自抑。
    “新娘应该笑着才是*美的。”回过身迎上一对新人,君无痕微微笑着,“我们都记得你的笑声——自信到肆无忌惮的大笑,我们*骄傲的公主。”
    并不在乎别人会说他虚伪。何况,在场所有还能记得些许故事的人都曾经见证了那一段爱恋的真诚。而这**,他们都看到了君无痕云淡风清的笑容——意味着一切都成往事如烟的笑容。
    “我……无论如何,请你幸福。”
    君无痕不由微笑起来,笑容一如他时常展现给所有人的,水一样的平和温柔。“我会幸福的——我的梦中,有那只青鸟。”
    在欢乐的宴会独自离开。远远地看了欢闹的人群一眼,君无痕微微地笑了。是啊,就像学生时代每一次聚会,*先离开的那个人,一定是自己。
    而把所有的欢乐、喧嚣、少年轻狂和意气飞扬,全部留在身后。
    没有喝酒,一个人走在水杉大道上。
    只有自己才知道那一刻的心酸吧?君无痕微微地皱起眉。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被时间磨平,就像有的伤害终究会留下无法消逝的疤痕。如果无知无觉,他倒会反而要怀疑起那一段被自己珍藏的记忆的真实性来。
    抬起头,只见水杉的枝干映在冬日明净的蓝天上,仿佛精致的画卷。
    记得学校里也有两片茂密的水杉林,相识的那**,水杉林繁茂而浓郁的绿色,却又带着三分透明,仿佛世界上*美的橄榄石……
    绿色?
    君无痕呆了一呆,定了定神再向那株高大的水杉看去。但随即僵直了身子,不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是一只青鸟。
    是与梦中一模一样的鸟儿!
    青鸟扑了扑翅膀,竟径直飞到了他面前。上下盘桓了一阵,突然向前飞去。
    着了魔一般,君无痕跟了上去。先是快走,再是小跑,*后是飞奔。
    似乎可以听见耳边风呼啸的声音,似乎可以看见两侧飞逝的景物,渐渐地气喘、渐渐地不能呼吸,但一个遥远而熟悉的声音在心里告诉着自己:不能停下来,要追上去!
    君无痕苦笑了一下——从来都知道自己可以一边跑步一边神游,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可以胡思乱想真是诡异到了极点。也许自己会成为文明时代**个因为追一只鸟而累死的家伙吧!只是没有夸父的伟大,也不会有马拉松来纪念自己……
    这是……回光返照吧?
    冬日寂静的街道,没有人注意、没有人知道,一个衣冠齐整的青年突然发疯一般冲进公园灌木林,再也没有出来。
    第二章 西云望残荷
    我怎么了?我在哪里?是谁在说话……
    昏沉沉的脑子里飞旋着无数问题,却似浮光掠影一个都抓不住。
    记得……是有一只青鸟的。
    君无痕猛然睁开眼睛,却只觉一阵天昏地暗。轻轻合上眼睛,定了定神,感到那阵眩晕渐渐过去,这才小心地再一次睁开双眼。
    头顶上青瓦木梁,侧过头是脱落了漆皮的床头柜,白色的窗纱在风中轻轻飘荡,半开着的格子窗上雕刻着*简单的花样——如果不是窗外鲜绿的植物,君无痕或许会以为自己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宅——这里,不是自己所知道的冬天。
    随着门帘的挑起,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端着一只粗瓷碗走了进来。
    奇怪!什么时候自己八百度的深度近视居然看得清离自己足足四五米处瓷器的质地?
    君无痕惊得差点跳起来。但也只是差点而已,下一个发现给了他更大的“惊喜”,让他“惊喜”到只能颓然倒在床上发呆——任一个二十四岁的人在试图撑起自己的时候骤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缩小到四岁孩童的大小,应该都会反应如此吧?
    “五少爷醒了?”少女欢喜地冲到他床前,“谢天谢地,大神保佑,您可总算是熬过来了……”说到这里,少女的眼圈竟是红了。
    少爷?君无痕微微眯起眼。确实有人这么喊过自己,但那只是老人们相互开的玩笑罢了。何况自己无论怎么算也是“大少爷”,在那个一旦涉及传统正道就异常严肃的家里,应该还没有人敢把排行弄错吧?“你……”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眼已是火烧火燎。“水……”
    少女见状顿时呆了,但随即回过神来,连忙靠坐到床边将他扶起,一手端住瓷碗凑到他嘴边,“慢慢喝,五少爷……”
    几口水下肚,顿时平复了咽管的叫嚣,君无痕混乱的思绪也渐渐平静下来。凝视着少女关切的眼,不由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谢谢你。”
    “无痕少爷会说话了?”少女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刚刚真的是少爷在说话?而且无痕少爷在和翠烟说谢谢?”
    君无痕愣了一愣。无数个问题在唇边转了又转,*终却是轻声问道,“翠烟……是姐姐的名字?”
    少女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伸手将他搂在怀中:“我的好少爷,你会说话了!你真的会说话了!夫人知道了一定开心极了!”
    君无痕安静地靠在少女的怀里。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少女的心思已经完全被“他会说话”这个事实占据了。虽然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完全不在自己所熟知的那个世界——嘲讽似的扯了扯嘴角,随后垂下了眉眼:他既没有轻生,也没有腻烦自己的生活,刚刚真正地告别一段记忆,居然就落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这也算无奇不有了吧?
    还有那只奇怪的青鸟。
    但,一切还长着呢。而且依现在看来,要顺利地生活下去应该并不*于太麻烦。
    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孩儿,不是么?
    巴掌一般大的院子,竟然还有个小小的水池。亭亭的荷花开得正好,映衬着满眼的翠绿十分娇艳。不过,院子里的植物虽然生长得繁茂,却看得出实在没有人好好的照顾,
    君无痕……
    看着翠烟在狭小的院子里奔来跑去,回想几天来自己所了解到的一切,他不由轻轻叹息。
    那个病死而被自己占用了身子的孩子,竟然也叫作君无痕!
    君无痕是这家的五少爷,但正如他的名字“无痕”一样,在这个君家,他是一个幽灵一般的存在。
    赫赫君家。
    已经听翠烟无数次骄傲地说起这个显赫的家族,说起君无痕显赫的父亲,说起这个西云大陆上传奇一般的北洛君家的故事。
    这里是西云大陆,战国一般的纷争现状。北洛可以称得上实力不弱的强国,而在国姓风氏之下,*显赫的姓氏,便是洛都君氏。自风氏称*之日起,君家便深受**倚重,累代家主均是朝廷重臣,到了这一代的家主君雾臣更是官居宰辅权倾一朝。
    而君雾臣,正是这个身体的生身父亲。
    但君雾臣几乎完全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的存在。
    其实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君无痕微微地扯起嘴角。男人总是事业为重,他是一国宰相日理万机,自然将家中一切抛开。母亲安氏是君雾臣第四房小妾,本是被君老夫人买回来的丫头,在君雾臣正妻待产时被老夫人塞给了他。这样的身份本已经让人看轻,加上他年小体弱样貌平平,年已五岁有余尚未开口,连生身母亲都难得在他身上多花费一分心思,更不用提旁人。
    不过,*少君雾臣没有完全地亏待他们母子。虽然只是一个妾,安氏还是有两个丫头使唤,平日也不需要做什么活计。碧纹只跟着安氏,而翠烟则跟着自己。翠烟天真活泼,待主子的忠心却是无可挑剔,对自己更是照顾有加。君无痕不得不承认,这段日子是翠烟的存在让自己消解了许多彷徨和寂寞。
    那个女人……或许应该称呼她为“母亲”,君无痕摇了摇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冷淡的母亲,连被认为是哑巴的儿子终于开口说话神情都没有一丝的触动。可笑的是,她走后翠烟和碧纹都拼命地安慰自己,生怕他伤心难过。
    而会为他难过的,应该只有那个世界自己真正的父母亲吧?
    摇了摇头,君无痕微微地笑了。不是说好了不去多想的吗?无论到哪里都要好好地活下去,这样才对得起他们的一番心血吧!
    无论如何,在这里,他就是君家的幽灵少爷,君无痕。
    日子就这样安静地流过。
    看着荷花凋谢,听着残荷秋雨,感受着冬日初雪。
    君无痕诧异自己竟然能够这样安分地过了近半年时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工作、没有娱乐,更没有书本的日子,竟然也能就这样平淡度过。
    不过翠烟却是异常地满意。“少爷可以和翠烟说话了呢,不是么?两个人可以说话的话,院子也就不会闷了。”她收拾起手里的针线活计,“快过年了呢,翠烟给少爷绣个福袋吧?”
    君无痕微笑了:“好。”
    “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见到老爷……往年过年老爷都会在宫里待到天黑,回来不过两个时辰就又要进宫伺候新年的祭天……可是平日老爷什么时候回来就更没准了,就算回来了也是给老夫人请安问讯,还要陪着大夫人她们,连个面都见不到。夫人每年都指望着这**呢。”翠烟发呆似的看着墙角上碧蓝的天空,“少爷病大好了,也会说话了,也许这一次大神真的会保佑夫人少爷。这样少爷就不用再住这样的破屋旧院了;过了年少爷也六岁了,府里其他的少爷主子五岁就都开始读书了……”
    君无痕心中一阵发酸。虽然自己没什么意见,但翠烟却是真真实实在为自己着想。这个如同大姐姐一样照顾着自己的人甚*远比母亲安氏更让自己亲近依恋,但自己真的是太小了,纵然有着二十五岁的头脑,却只有一个五岁孩子的身子。这样的自己,怎样才能够去保护这真正关心爱护着自己的人呢?
    “翠烟姐姐……总有**,我会带你离开的。”他轻声说道。
    翠烟微微地笑了,伸手揉了揉他的额角,“傻少爷,这里是我的家,我不会离开的。只要君家还在这里,我就不会离开。”
    君无痕低下了头,声音几不可闻:“可是……君家又能够维持多久呢?”
    半年,君无痕**次真正被人领着走出居住的小院。
    前面是母亲安夫人,后面跟着碧纹和翠烟,还有两个上了年纪的仆妇走在左右。
    花墙月亭,水榭楼台。一路上虽然并不是千门次第,但也算院落深深了。
    只是,君无痕望了望愈行愈远的主屋,突然意识到这并不是像翠烟讲的“带少爷去给老夫人、老爷拜年讨赏儿”。停下了脚步,一双漆黑的眸子凝视着身后随之停下的翠烟,却见清秀甜美的少女突然哇的一声,随即泪流满面。
    无言地看着母亲伸手向碧纹手中拿过不大的包袱,两个仆妇却抢先一步夺过,在包袱里细细地翻找。
    那一张尚显年轻和美丽的脸顿时变得惨白,失去血色的嘴唇哆嗦着,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翠烟哭着将君无痕搂在怀里,颤抖的手将一个布料粗糙却绣得极其精致的福袋挂到他身上。“可怜翠烟竟不能再陪着少爷了……”
    “告诉我姐姐,究竟是怎么了?”
    君无痕的声音虽小,却像是一记雷骤然打在众人心上。
    从“哑巴少爷居然开口说话了”这个事实回过神来的仆妇变了脸色:“谁让你娘这该死的奴婢不知天高地厚呢?竟然打碎了大夫人*心爱的琉璃盏——那可是年头上要给老爷上酒的!不过一个过了气的丫头,居然还想要老爷多看一眼么?哼哼,老爷是什么样的人,是该死的奴婢可以攀的么?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看到安氏摇晃不稳的身影,**次,君无痕动了怒。刚一动,翠烟却死死地搂住了他。“少爷,不要!”几乎是听不见的声音,“这婆子是大夫人的陪嫁,没人惹得起的!要走了也不能让她再伤了您啊!”
    深吸一口气,君无痕轻轻挣脱翠烟的怀抱。走到安氏面前,慢慢地捡起被翻散了的衣服鞋袜,翠烟忙帮着将东西重新包起。君无痕静静地打量着握住两件首饰的仆妇,目光冷冽更胜严冬冰雪,“把它们还给我娘。”
    ……
    目录
    卷一 相见欢 北洛篇
    **章 梦中寻青鸟
    第二章 西云望残荷
    第三章 山中无日月
    第四章 起坐有竹波
    第五章 林可几重碧
    第六章 天是无限高
    第七章 只影蹑空去
    第八章 世上已变迁
    第九章 星黯淡
    第十章 月沉落
    第十一章 世有沉浮曲折
    第十二章 花有俯仰开阖
    第十三章 几家心事几家度
    第十四章 且自逍遥随我性
    第十五章 杨柳晓风
    第十六章 浅歌何当天地阔
    第十七章 文纵溢才武纵勇
    第十八章 漫卷风流
    第十九章 起舞宴嘉客
    卷二 远别离西陵篇
    楔子 题解
    **章 杨柳庭院深深
    第二章 黄鹤影遥,何处天门
    第三章 素衣莫叹风尘
    第四章 寂静武陵村
    第五章 离恨幽愁怎消却
    第六章 几度黄泉几回生
    第七章 流云乱,行路难
    第八章 心安须是暂时事
    第九章 漫漫夜长
    第十章 只手翻覆,已是风云换
    第十一章 阳关依稀故人来
    第十二章 飞盏话瑶台
    第十三章 台上看得花无限
    第十四章 却道茫茫如烟
    第十五章 花为谁人开谢
    第十六章 月为何事圆缺
    第十七章 曲径难得通幽处
    第十八章 相逢不识影斜斜
    第十九章 浮光掠影空一片
    第二十章 斜阳宫阙
    第二十一章 蝴蝶不知春去,蹁跹
    第二十二章 回首几次伤流年
    第二十三章 无语亦似千言
    第二十四章 谁能度,重重深殿
    第二十五章 影摇摇瞬息变迁
    第二十六章 无道计长远
    第二十七章 一点痴心谁人怜
    第二十八章 湮灭
    第二十九章 涅槃凤凰终见
    番外卷 如梦令
    (一) 晓梦如烟
    (二) 风隐重华
    (三) 云雾深处
    (四) 此生无忌
    编辑推荐语
    架空历史读物新潮流,沉重而华美雍容的笔法,[十二国记]式的宏大世界观一位古典小女子所憧憬���,纯粹发生于旷世伟男间的[理想世界]穿越变身为少年青衣太傅,开启皇子争权新时代。
    这是一个,寄托在时空轮回里的美梦,记述一个从童年到少年到青年始终保持的理想。 架空历史读物新潮流,沉重而华美雍容的笔法,《十二国记》式的宏大世界观,一位古典小女子所憧憬的,纯粹发生于旷世伟男间的“理想世界”,穿越时空变身为少年青衣太傅,开启皇子争权新时代。
    尊重历史,改变历史,创造历史的理想和美梦。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