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五根日记(陈村著·签名珍藏本)——中年客丛书
QQ咨询:
有路璐璐:

五根日记(陈村著·签名珍藏本)——中年客丛书

  • 作者:陈村
  •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 ISBN:9787806768747
  • 出版日期:2006年01月01日
  • 页数:332
  • 定价:¥23.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806768747
    • 作者
    • 页数
      332
    • 出版时间
      2006年01月01日
    • 定价
      ¥23.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世界上那些伟大的事情查中外新闻可见,人何其烦琐,人间何其花哨!我记录下来的多小事,把大事留给别人去说。人只能活在小事之中……总之,这些记录是不全的、局限的、个人化的、本能的。无数这样的记录跟传媒新闻比照着读就读出那个当下。
    书名中的“五根”是上海俚语。十岁一根,五根就是五十岁了。这说法比硬说自己“知天命”好玩。它早先是指钞票,十元作一根,不知何时转称岁数。我还没混到六根,所以还不清静。
    文章节选
    2004.1.1-1.10
    1.1四晴
    上午九点多起床,洗澡。又是一年。
    天天下午出去,和友一起回家。吴斐送胖崽到外婆家,去上班。
    整理照片未完。腾出床边被占用的那格书架。那些旧资料,不整理难找,整理起来是个陷阱,一两个月都做不完。于是,留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呢?
    夏雨清要读书的猩猩送我《民国时期总书目》文学部分那套书。成都的季风要送我有童谣、民谣图画的那套好玩书,谢谢他们但还是寄钱吧。不能老打秋风。
    今年的**个问题是:是否换关节?
    1.2五晴
    看书。《老头子汪曾祺》和张爱玲弟弟回忆姐姐《我的姊姊张爱玲》。写得都不错,前一本热烈,后一本凄然。我跟汪老会议上见过一面,那时他已大名鼎鼎,被许多人追围。老头挺可爱。张爱玲今天被那么多人议论,没人真去体会她的心。就像人们见面只说衣裳和气色。
    1.3六晴
    答《上海星期三》陈军的提问,关于保姆的。提出是否能采访一下保姆,我说就免了。
    看书。
    答陈军问保姆事情
    我回答如下:
    问:���说“万科”不久前搞了一场保姆评选*佳雇主的活动,结果您家得票*高。不知您是否知道此事,有何感想?
    答:我偶然听说此事,谢谢她们的宽容。我们家对保姆并没什么“先进事迹”,听到这消息,我也有点悲哀,可间接猜想当保姆女性的境遇。由衷感谢她们对我家的帮助。家里我不在或我太太不在都混得下去,保姆不在就乱套了。
    问:陈老师,您家*早是什么时候开始雇佣保姆的,先后换过多少保姆?挑选保姆,您们是否有标准?比如是同乡,要会做饭,年长些或年轻读过些书的,会带孩子等等等等?
    保姆在您家主要工作是什么?她(她们)是八小时工作制还是吃住在您家?保姆和您们同桌吃饭吗?您会出资让年轻的保姆去读书吗?
    答:我们家从女儿出生之后就开始请保姆,已有十余年。换过的保姆很多,大多是她们因各种理由要走。例如有一阿姨和丈夫吵架,出来打工,到我家两三天,自己想通了,说丈夫其实还是不错的。我劝她几句,和丈夫好好过日子,送她回去。换保姆是很麻烦的,能不换尽量不换。
    我家请保姆更多是为照顾孩子,所以基本都是住家里的。我家不是大户人家,厨师、收拾家务和领孩子都是一个人。我家没有老人,不打麻将,大人基本不看电视,想必较枯燥,要能坐得住,所以找的保姆都不很年轻。她们没有文化或只有很少的文化。我家和保姆一向同桌吃饭。从我的要求说,*好能做家务,能和孩子玩玩,甚至能帮我做点简单的资料整理,我可为此付高点的工资。但这想法太**了。到我家的保姆,从没有人提出要去读书进修;有人曾提出空余时间外出做钟点,我一般也答应,让她多挣点钱。
    她要读书当然很好,但原则上是她自己的事情,有特殊困难我可帮点忙,仅此而已。我不喜欢一弄就弄得亲戚一样,想着有恩于人,到头来大家很累。
    问:在和保姆相处的过程中,总会有烦恼、不满意或不称心的事情。比如不会使用家电,不会烧菜,做事马虎,常丢东西,老请假回家……您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在您家工作过的保姆中,有没有给您们留下印象特别深的?
    答:我遇见的保姆,主要问题是对城市生活不熟悉不适应,基本没经过培训。例如我家的洗衣机,一通电显示的是洗12分钟,一般衣服用不着那么恶狠狠地洗,有位保姆我教多次,她就是学不会在一个钮上按几下。我只好苦笑一下。我想说的是,这个家毕竟不是她自己的家,别人丢下自己的家自己丈夫孩子来照顾你的家和你的孩子,她们很无奈,这样的关系天然不健康。那些家务,连我们自己都逃避。所以,我一般过得去就不多指摘。有些事情办得实在不好看,比如我还没起床,将客人直接领到我床边,我就告诉她一下。烧饭烧菜关系生活质量,但她们不是专业厨师,没接受过培训,我太太会教她们一点,实在教不会,只要不是过于难吃,一般也就随她去了。我对菜烧得好的阿姨心存感激。保姆一般不会老请假,她如果让东家的日子过不下去了,势必失去这个工作;东家偏不同意她请假,她也不会安心。如果她在上海有家,每周可回去**多些,我让饭店送外卖;临时有急事跟我说,也都同意离开,过年请假更没理由反对。
    另外,我要特别说明一点,我请过的保姆有十多个,短至两三天,长至五六年,从来没发现丢失钱物。她们虽穷了点,但很自爱,其操行比某些官吏好得多。阿姨走时,有人要我查一下她的包,我觉得很好笑,哪能做这样的事情。
    问:我周围有不少朋友和同事都请了保姆,每每提及自家保姆,总有这样或那样的烦恼,难得有称心满意的。电视连续剧《田教授家的廿八个保姆》也许有些夸张,可生活里这样的例子还是不少。陈老师,您和家人是如何与保姆相处的?请详细说说好吗?
    答:实话实说,我至今没见到非常满意的保姆,可以帮我解决这样那样的问题。烦恼总是有的,我自己的儿女都叫我头疼呢。但将心比心,她们也一定没找到非常满意的雇主。她们没有自己单独的房间,没有上下班时间,没得到较高的报酬和应有的尊重。我想这就是“初级阶段”吧。中国农村有许多劳动力在找雇主,城市的家庭有自己日常的困难,大家算是互相帮助,只能彼此别太挑剔。等到**阶段了,像美国那样,我这样的家庭也是请不起保姆的。
    对保姆,真正做到跟家人一样大概是不可能的。彼此只是临时的关系。但尊重别人,说话和气,多商量少命令,不污辱别人的人格,不要为打破碗这类小事生气还是容易做到的。我女儿提一个热水瓶爆裂,被严重烫伤,保姆正在打她的毛线。这毕竟是意外,也没去责备她。一个家庭日常就那些事情,做完之后,她看电视也好,躺一会也好都没关系。保姆干活,我不去看她。我本来是为省事省时间,自己的工作都来不及做,再去看着她,还不如自己来做的。人应该将心比心,我住到别人的家里也会有压抑,成天来的都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电话绝大多数找的也都不是她。这样的生活一定非常无趣。
    她不忧郁,把活儿做了,把自己安顿好了,就是帮我的忙了。我有时夸夸保姆,吃饭时聊一下天,逢年过节多给点工资,辞工时候送她一点小钱,感谢她对我家的帮助。我妻子有时开车送她去车站。彼此共同生活那么长时间,按古老的说法,算是缘分。
    问:保姆偷窃,拐卖孩子,与男主人关系暧昧的事情时有报道。网上甚至出现过“如何防范保姆十大宝典”的帖子。保姆和雇主之间,好像一直是处于一种对立的状态。陈老师,假如您家新来了一位阿姨,您会多留意多观察多长一只眼吗?在处理雇主和保姆的关系问题上?您们有什么经验可以和我们一起分享吗?
    答:拐卖孩子就太可恶了,大概是极少的吧。坏人难免心虚,不正常是可看出来的。她们丢下自己的孩子出来打工,是为挣钱养家,会有种种小烦恼,这很正常,否则就不正常。我一般并不特意观察新来的保姆,她做她的,我做我的,监视人家既不人道也是没用的。我这个男主人,不上班,在家和保姆接触的时间*长。一个男人,如果不是自暴自弃,或被太太逼到走投无路,大概不会与保姆发展那种暧昧关系。说得再俗一点,什么事情都有代价,想捡便宜是不可能的,假如彼此真有爱情那自然另当别论--可惜我从未见过。再说,活动在我们身边的并非简·爱那样的姑娘。
    我跟保姆并不对立。她为了挣钱,我为了不做家务,这很容易达成一致。我希望她做长一点,她希望不老换东家,这也很一致。
    问:*新媒体上有两则关于保姆的报道。一是说上海将出现“跪式”保姆,保姆**次见雇主时,要行下跪礼,以后的动作中,也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保姆身份。据说此项服务在台湾很受欢迎。二是说春节过后,将有十二名外地籍的大学毕业生来沪从事**家政服务。所谓**,就是他(她)们根据所学专业,从事家教、秘书、管家等工作,而非简单的体力劳动。对这两类“保姆”,您觉得有没有市场?您个人能接受“跪式服务”的保姆来您家服务吗?
    答:要人家朝自己下跪,真是疯了。
    那些**家政当然很好,大概会有市场,但也很有限。问题在于,大多数请保姆的人家,不可能请了**家政,再请做粗活的,再请厨师,再雇司机。我没见过中国的大学生有那么强烈的打工意识,愿一身而兼任。一个家庭日常的主要问题,毕竟不是秘书和家教,那都可以分别解决,不必特意让保姆兼做。至于管家,我们这些家庭都很简单,不是英国**,不必设专职来管。
    问:陈老师,我原计划是与您和您的家人面对面作采访,采访您们,也顺便和您家保姆聊聊。这样的采访,见面要比书面可能效果更好些,且所提的问题实在是琐碎得很。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直接采访您,电话也行。冒昧之处,恳请谅解。
    答:问题答完了。从理智讲,我不该接受采访。保姆是**能进入别人内室的外人,了解许多隐私,大家尽可能不谈。国外也有《保姆日记》一类书籍。因我太太也是记者,知道采访的不易,再说想为保姆们说几句话,就破例回答于此。
    谢谢采访!
    1.4日雨
    林白原说下午来,打电话不来了。吴洪森和吴俊过来,晚上没饭,叫披萨吃。吴俊的孩子一岁半。请他在《上海五十年批评集》上签名。要是作者们都签名,这书就好看了。
    我气管痒着,咳嗽,又要发作了。赶快吃抗生素。我的呼吸道以后也麻烦。
    周克希发来一段译文让我看看,称自己“常有使不上劲之感”。我觉得他已很不错了。
    1.5一雨
    上海辞书社张良一先生快递给我两册《陈村碎语》。出得倒快,多谢了。如不是张先生两年的耐心等待、催促,这书不会出世。但书亦草草,这些闲言碎语拼凑起来总不是办法,应该另写的,至少自己整合一下。委托他人自然不如自己来弄,但我*怕的是太费时间。
    下午张献来取笔记本电脑,借去一用,我教他几个*简单的用法。送他一册《碎语》加一本《我们拿爱情没办法》。
    备忘:上午到宣传部开会。下午作协专业作家年度汇报。两个会都没去,请病假。
    今天感觉十分难受。我以后大概和妈妈一样的病,咳嗽,多痰,嗓子嘶哑。这几天的小便奇怪地鲜红。出血?
    吴斐回来,带回五**购的旧书。见书就高兴。读书。
    收到余云邮件,要我有文章还是传给她。
    1.6二
    晚上把那本江青和维特克的书看了。有点变形夸张。
    小姐姐的脚崴了,被一条狗吓的。
    1.7三晴
    今天好一点,少咳几声了。
    晚上在天涯回帖,关于超星。这个网站真是岂有此理,未经授权将许多书籍做到网上,网民买他的卡可看。只有中国才有这样的网站吧。
    北岛来电话问候。他来不了上海。
    天天脸上又过敏了。她的身体令人担心。
    和吴斐说起《萌芽》出书事情,吴斐说要和傅星谈谈。对他们的工作感兴趣。说现在只有和小孩子有关的事情才有兴趣。
    胖崽要我写首跟骂人有关的诗,从命,如下:
    骂人骂人*不好,
    你会骂人我也会,
    要是大家都骂人,
    这个世界太见鬼。
    胖崽说了句英语:我的奶奶去天上了。
    Mygrandmatosky.
    1.8四雨
    小姐姐的脚是骨折,被绑了起来,要休息一个月。她辛苦一辈子,骨折才总算休息了。
    1.9五雨
    上午吴斐和傅星打电话。晚上跟我谈谈。人眼见得一生如日下沉,想要做出点事情。
    1.10六雨
    下午政协十届二次的预备会。没去。
    下午三点张献和O奔来,我还没起床。取买来的有关江青的旧书。他看民国图书总目的戏剧,不断想要能看到剧本就好了。他们父子后天去美国。
    给王安忆打电话,说北岛找过她。她刚去过马来西亚。
    给史铁生打电话。他说血压也平了,不知是好是坏。他多灾多难。
    李劼半夜来电话,要找德培,让张献把他新书带去美国。
    晚饭后跟小姐姐打电话,说到过年去哪里。她说大哥那里怕是不行。我说还是上我家吧。跟吴斐商量,她一口同意。
    刚才把周克希发我的三段译文看了发回。信里说了一些话:
    我看《译文》上谈普鲁斯特,在想一个事情。他写作的原因动力。他为什么在父母身后才开始创作?是因为父母在时的羞涩或不便,还是作为一种纪念?我更多觉得他在回忆中找寻母亲,重温永不可能回复的时光。想用自己的笔留住那些场景和感觉。
    失去的并不仅仅是时光,还是跟他共度时光的亲人。偏执地看,以后的时光是没有意义的,除非用来重温过去。他的笔下才那么绵密,一点一滴地珍惜着。
    目录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后记
    编辑推荐语
    本书是中年客丛书之一。这是一本写给中年男人的好看读物。做一个桥梁或中介,让洛丽塔们和其他更多的读者看他们的视角,看他们的境界,看他们的做派,看他们的趣味,看他们的玩法,从中享受,认识或进一步认识绅士玩家,并积累审美经验,先从本书读起。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