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SWEET糖(第03辑):谁让你再劫逃亡
QQ咨询:
有路璐璐:

SWEET糖(第03辑):谁让你再劫逃亡

  • 作者:陈麒凌
  • 出版社:远方出版社
  • ISBN:9787807232872
  • 出版日期:2007年12月01日
  • 页数:221
  • 定价:¥9.8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807232872
    • 作者
    • 页数
      221
    • 出版时间
      2007年12月01日
    • 定价
      ¥9.8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2008年新年特辑震撼上市,众多名家带您一起追逐理想! 言情圣手陈麒凌主打登场,宁子、坏蓝眼睛、络绎、呢喃的火花、南在南方、雪小禅、苏枕书等大腕级写手为您描述放逐爱情的地方。
    本书为2008年第三辑。收录了《当时无心》、《碧玉的仲夏夜之梦》、《谁曾给过你温暖的记忆》、《谁都有秘密》、《射手*爱自由心》等文章。
    文章节选
    01
    老实说,对于爱情,他本没有多大的野心。
    方戬想到这句,微微侧头看看肩畔的李玉琢,她正双手捧着个烤红薯,龇牙咧嘴地咬着。
    他笑了,收回视线,装作没看见,即使她吃得这样不雅,他也喜欢,加上这次,他们也不过约会了三次,三次都淡淡的,不是越淡越冷那种,是那种慢慢地,慢慢地浮上来的茶香,连用力吸一口气都舍不得。
    他是在同乡会的闸坡一日游上见到她的,当然还有别的女孩。得说实话,开始他一连注意了几个,他是现实主义者,专业是经济学,擅长根据实际的需要来预测成本。他要找的女孩,必定能胜任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不必太美,太美容易自恋,不必太有才,有才难免自以为是,不必太有性格,但也别太矫情世故,这两种,都让人费心招架,公司的事儿已经够烦了,他宁愿她是道简答题。
    闸坡的海滩真美,穿着泳衣的女孩子像热带鱼似的从他身边游过,那时他开始紧盯着李玉琢,只她敢叫这个名字,她的肌肤白得那样美好无瑕,当她上岸,边踢着沙子边拨着头发上的水珠从他身边走过时,他感觉那些水珠都是洁白的,像新鲜的牛乳。
    她友善、自然,年轻清秀使她另有一种温良的美,个子固然不高,但身材是典型的���型,都说这样的女人好生养,他连这个都想到了。
    坐大巴回去的时候,他使尽办法换了个她前面的座位,一路上又是说笑又是买水果,偶尔也装作漫不经心地提到自己就职的公司,靠近湖边的房子,新换的奥迪A4,玉琢是个好听众,说什么她都不嫌烦,但也没多大艳羡,她看着你说:“哦,是这样。”平平的语气,有一点点迟钝,好像不明白奥迪A4和一部山地车的区别,这使他低调的炫耀没什么意思,但话说回来,这份朴拙是做贤妻的好品质,不是吗?
    正式提出约会的时候他竟有些紧张,几个字含混地重复两次,他懊恼自己认了真,要是她拒绝,就太丢脸了。玉琢等他说完,偏着头看看他,笑眯眯地像表扬一个孩子:“你呀,**都忙活,又使劲地表现,我哪里还好意思说不去。”然后笑一笑,有些奖励的意思,而他已经是一头汗了。
    不到半个月,约会三次,吃饭,看戏,打球,这样的进程还算正常吧,放眼周围,全世界的男女也不过如此,试探、逢迎、接近,他喜欢这样有条不紊的频率,未来稳稳地攥在掌里,只等你慢慢靠近,如果顺利,快的话半年就可以结婚了,当然了,首先得等她大学毕业。
    再看一眼玉琢,白皙的后颈绕一根拴玉佩的红线,那样的柔弱稚气。
    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02
    因为心情不错,早上方戬是一路笑着来公司的。
    他的笑在车库入口处倏然而止。
    这一点他分得很清楚,为了薪水房子,他可以为公司卖力气乃至卖命,但是不卖感情。
    他神色冷峻地步向电梯,在那里等待的同事也是如一的表情,大家只是公式化地问好。
    大厦有两部电梯,但是上班的员工都云集在二号梯,人太多,电梯发出滴滴声,几个人只得出来,打卡时间即将进入倒数,搭不上电梯的人宁愿去跑楼梯。
    一号梯是专线,只有蔡总和夫人才有钥匙,他们是业内***的夫妻档,男的色,女的泼,无论做人还是做生意,因其准、狠、辣、绝被誉为黑风双煞,公司里面规则严苛,进入各个鸽笼般办公间的人,自动成为高速运转的庞大工作机器中的部件某某,只要干活,不要感情,因此C公司又被人称绝情谷。
    方戬是习惯了,从业务员到部门经理,一路上就是这么谨小慎微地拼出来,在C公司,没有不可以代替的人,你要掉以轻心行差踏错,第二天就有人坐你的位置,正如蔡总说的,没有人愿意和钱过不去。是啊,到哪儿都是打一份工,想拿人家的高薪,就得把棱角削齐整了再说。
    所以,你要赚黑风双煞的钱,忍辱负重是必修课。
    中午玉琢打电话来,甜甜地说:“我买了杏仁豆腐花,是你下来吃,还是我拿上去?”
    方戬蒙了:“你在哪里?”
    玉琢道:“我在等电梯,在你公司楼下。”
    方戬忙说:“你就站在那儿别动,我马上下来。”
    他急急地带上办公室的门,迎头却见蔡夫人,她抬起粗腕看看时间哼出一句:“嗬,方经理,不是还有两分钟才下班吗?”
    方戬只得逼出一句:“我拉肚子。”才如蒙大赦。
    玉琢穿了紫红的裙,人越发显得洁白,她笑吟吟地说:“你这一身汗啊,怎么还把领带系到喉咙上去了。”
    “走,我们出去找个地方。”方戬拉她。
    “也不带我去你办公室玩玩,不是说那里可以看到护城河的吗?”她娇憨地要求。
    “办公室有什么好玩,一点都不好玩。”他敷衍道。
    “好玩不好玩我明天就知道。”
    “啊?”
    “是啊,明天开始我要到行政科实习三个月啊。”
    方戬这下吃惊不小:“你怎么会到这里实习,我一点也不知道!”
    玉琢看着他笑:“不好吗?我还以为你会高兴呢,系里面联系的,我都不相信这么顺利。”方戬脑子飞快地转了一圈,行政科,10个人,8个女的,至少有一半是蔡总宠幸过的,还有一半在争宠中,他再次忧心忡忡地看一眼她无邪的笑容,不算漂亮,也不风骚,不是蔡总喜欢的那型,而且现在蔡夫人监管得紧,谅他也未必有机会。
    “我当然高兴,可以天天见你。”方戬舒缓地笑一下,“但你要记住送文件给老总的活儿让别人干。”
    “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人人都抢着去啊,如果你也抢,就会……”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玉琢叫了一声:“哎呀,还说呢,豆腐花都融成豆浆了!”
    03
    看来自己是有些过虑了,方戬想。
    这几天上班总煞费苦心地找事儿去行政科一趟,表面是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眼角却四下觑着玉琢,那女孩乖巧得很,坐在角落里,低着头整理文件,动作轻捷安静,你要是不认真找,还真注意不到她。
    她感觉到他看过来,真是一种秘而不宣的感应,稍稍抬起头,花儿似的,一笑。
    他正跟人说着公事呢,忙绷紧嘴角,锁紧眉头,铁面无私。
    只有回到家才可享受自然放松,晚上在他家的大阳台上喝茶,夜风凉,城市的灯火像一条河,玉琢的身影忙进忙出,多么温暖的家常生活。
    “这房子还行吧?”他仰躺在白色的凉椅上,把身体伸展开来。
    玉琢随意道:“比我家宽敞,不过打扫卫生就多费点时间。”
    方戬继续兴致勃勃道:“你不懂,这个地段,这个楼层,这个面积,这个设计,这个朝向都是**的,今后这房子是坐升其值啊!”
    玉琢应:“哦,是这样。”
    “供30年,我算是把自己卖给公司了。”方戬半笑半叹。
    “你又不是货,怎么用卖字啊。”玉琢打趣道,边给他的茶杯续上滚水。
    “不是货,是机械人。”方戬吸了口茶香。
    “你们公司就这点不好,大家都不爱笑,像机械人。”茶气蒸腾中,玉琢说。
    “忙着干活呗,哪有时间笑。”
    “不忙的时候也不笑,连你也是,你也不笑。”
    “现在补给你好不好,呵呵呵呵。”方戬龇牙咧嘴傻笑了一气,惹得玉琢几乎呛了口茶。
    “还有,大家也没抢着送文件给老总啊,你净是哄我不是?”
    “啊?没抢吗?”
    “可不是,让我去,开始我还想要不要推托一下。”
    “你送文件给蔡总?怎么样?”
    “没怎么样啊,送了好几次呢,他还好,会笑。”
    “会笑你才要小心,他是个老色鬼,公司里面长得像样点的他都要占便宜!”
    玉琢笑:“你就爱这么紧张,光天化日的,我堂堂正正干活儿,有什么好怕,就算他要欺负我,不是还有你吗,你还不过来救我啊?”
    方戬抬抬眉毛:“你,没和谁说咱俩的关系吧?”
    玉琢故意温吞吞地道:“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方戬笑,趁势拉过她的一只手臂,真是雪藕般的手臂,忍不住深深地吻了一下。
    “玉琢,玉琢,你真是粉雕玉琢,天生的冰雪肌肤。”
    玉琢咯咯地笑,带了一点自矜地:“今天蔡总还问我用了什么面霜,他要介绍给夫人,我不好意思说是天生的,就随便说了个牌子。”
    方戬怔了一下,他总觉得,自己的担心并非毫无理由。
    04
    眼见秋天就来,街上都是纷纷落的黄色叶子。
    “看那些叶子,像蝴蝶飞呢!”下班的路上,玉琢突然把车窗摇下。
    要不是玉琢提醒,方戬还没注意到,办公室里每天开着空调,玻璃窗永远密闭,天天都是西装领带的行头,四季轮转是多远的事情啊。
    “一到秋天我就想去山里,去海边。”她孩子似地兴致勃勃。
    “秋天公司是*忙的,好几个展销会。”方戬扫兴地,怕她不高兴,便道,“那你一个人去好吧?玩得开心点才回来。”
    她不语,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以后啊,咱们到哪儿都一块儿去,好不好,我等你啊。”
    侧头看她,那么温暖安静的笑容。
    那一瞬真让人有安定和沉淀的想望,当天下班回家,方戬干脆把车开到珠宝行,牵着玉琢的手看钻石。
    “你不是现在就要向我求婚吧?”玉琢睁大温柔的眼睛,“可是我还没准备好,要是我说不行,你会不会很尴尬?”
    方戬噗哧笑出声了:“你真是个没心眼儿的姑娘,一定要求婚才送戒指吗,我求爱不行吗?”
    “求爱送花就好了呀。”
    “谁说戒指不行,我要把戒指套在你手上,告诉别的家伙生人勿近,你是我定下的女人!”
    玉琢忽然笑了:“哎我想起我姑家的小狗,总在自己的地盘上撒尿,不让别的小狗靠近,真有意思,像人一样哦。”
    方戬翻白眼:“你可真聪明。”
    买戒指的时候,玉琢执意不要钻石,只挑了个极普通的金指环,他知道她为他省钱,供楼一个月要花掉三分之一的薪水,她*不高兴听他说把自己卖给公司。
    好像让他放心似的,她戴上金指环,笑眯眯地在他面前闪一闪:“瞧我的手,能把金的戴得比钻石还漂亮!”
    那一刻,方戬的心一动,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她了。那种感觉真美好,这样好的一个女人,这样好地陪在他的生命里,活着真幸福,幸福得让他有点掉以轻心。
    05
    那是个再平常不过的黄昏,因为展销会的事务多,公司*近都在加班加点,蔡夫人特意从香港提前赶回来指导监督,她叫上方戬和另外三个经理,拿了货单去找蔡总商议。
    总经理办公室在15层,大得像一个足球场,走廊很静,落日的余晖抹在墙上,有点沉沉的味道。
    突然隐约地听到有人叫了一声,然后是闷闷的纷乱的脚步声,蔡夫人反应*快,已经小跑着去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门锁着,声音是从这儿传出来的,蔡夫人厉声叫:“老蔡,里面怎么了,开门!”她等不及,从包里取出钥匙,狠狠地拧几下,猛地把门撞开。
    门里门外的人都愣住了。
    蔡总的光脑门都是汗,那**一绺用来遮掩秃顶的头发搭散在一边,他用巴掌去寻摸那绺头发,好像用来遮掩自己的窘迫:“想让小李帮我搬张桌子,女孩子就是没力气,看弄得这一塌糊涂。”
    真是一塌糊涂,地上散着文件、笔筒、夹子、摔倒的椅子,女孩白净的小腿在裙子下面微微颤抖,她的手死死拉紧衣襟,衣襟被扯掉了两个扣子,红线拴着的玉佩被甩了出来,无辜地荡在右肩上。
    谁也没看清蔡夫人是怎么冲过去的,谁也没看清她那一巴掌是怎么打在玉琢脸上的。
    “小贱货,不要脸,个个都要骚上来!”她摆出要生要死的架势,自己先嚎了出来,“可怜我在外面拼死拼活帮你打江山啊,你好好的怎么惹了这么多狐狸骚啊!”
    大家上去把她们拉开,方戬半搂半抱地把玉琢带走,她是吓坏了,脸是一张白纸,连哭都不会了,那婆娘下手真狠,玉琢的一边脸生生的几条指印,眼瞅着红肿起来。
    几个保安已经跑上来,更多的脚步跟在后面,公司这么大,这么一点事就惊动了这么多人。
    玉琢软软地瘫在他臂上,一直到了楼下车库,她才凉凉地吐出一句:“我去死了吧。”
    06
    那天回来后玉琢整整**一夜都不吃东西,人像丢了魂似的,无声无息得像个影子。
    方戬把房间收拾出来,让她先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自己则在旁边的客房将就一下,夜里他把门打开着,时刻留心着她的动静。
    她睡得不好,总是起床,听见她开灯又关灯,在屋里走来走去的声音。
    睡下了大概又做了梦,他听到她哭,嘤嘤地忍着声,有一阵没一阵地。推开门亮了灯,玉琢蜷缩在地上,抱着枕头,眼睛受不了光线避开了,他走过去,看见她一脸都是泪水。
    方戬蹲下来拉她到怀里。
    她哆哆嗦嗦地啜泣着:“方戬啊,从小到大,我没被人这么欺负过啊。”
    他的心又疼起来:“他妈的,我要杀了他们!”
    他没骗她,开始的时候,方戬是杀人的心思都有了,那天他带玉琢回家,脑子里一阵一阵地隆隆响,他记得后备箱里有一把大扳手,他已经想好返回公司的路线,想好怎样拎着那把扳手敲碎那色鬼的脑壳。
    要不是得知老色鬼只是拉扯几下,并没占到便宜,说不定他真的去了。
    冷静下来想想,事情尽管可气,幸好没什么损失,这口气是难咽,但是君子报仇,什么时候都不迟。这样安慰自己还勉强可以,只是玉琢不会这样想。白纸一样单纯的女孩,这份羞辱要如何才能刷得去啊。
    第二天他起床的时候,玉琢已经坐在客厅等他了,她梳洗清爽,尽管脸庞有些憔悴,但是神色很温和。
    “我煮了白粥和咸菜,你吃一碗再去上班吧。”
    方戬松了口气:“你也别在家闷着,出去逛逛街,我把信用卡给你。”
    玉琢摇摇头:“方戬,我不要你为我杀人。”
    方戬一怔。
    “杀人是要坐牢的,我不要你冒险,但是你肯为我这样,我死也心甘了。”她说得很认真,认真得让他愧疚起来。
    “玉琢,一切都会过去的,不开心的东西都忘掉吧。”
    “我知道,但我要讨个公道,不然没法给自己一个交代。”玉琢的语气很平静。
    方戬有点头疼,这世界什么都太多,就是公道太少,尤其是弱者向强者讨的公道,但你怎么跟她说得明白。
    “等一下我就去找那个蔡夫人,我得清楚地告诉她事情的真相是怎样,她要向我道歉。”她坚定地喃喃道,“她必须向我道歉,还有蔡总,作为一个长辈一个上司,他更要为他这样的失态和无礼道歉!”
    方戬**个念头就是千万不能让她去,那只是羊再入虎口,他抚着她的肩,才几天,她就瘦了这么多,肩上的骨头都尖了,这屈辱着实把她折磨坏了,他又一阵心疼:“玉琢,答应我留在家里,这些事交给我,不是说过,你是我定下的女人,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玉琢感动地点点头,露出些笑容。
    目录
    景色
    2008我们在路上
    主题
    谁让你在劫难遵
    怎样让他在劫难选
    主打
    破浪
    城市月光
    当时无心
    遗憾
    碧玉的仲夏夜之梦
    隐形人
    樱兰街的歌声
    精品品读
    谁曾给过你温暖的记忆
    琉璃瓦
    爱别离(下)
    秣陵歌
    专栏
    关于爱的Something
    关于糖
    彼岸花
    陪你演出一场戏
    文艺青年
    我们一起等车
    倾城之恋
    一场离散(上)
    读书夜话
    与灵魂一起奔跑
    爱情星象阵
    射手*爱自由心
    糖果铺子
    谁都有秘密
    编辑推荐语
    2008新年特辑震憾上市,众多名家带您一起追逐理想。
    言情圣手陈麒凌主打登场,��子、坏蓝眼睛、络绎、呢喃的火花、南在南方、雪小禅、苏枕书等大腕级写手为您描绘放逐爱情的地方。
    新年大礼名家名篇,陪你过大年。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