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曹操魏武雄风
QQ咨询:
有路璐璐:

曹操魏武雄风

  • 作者:子金山
  •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 ISBN:9787801737212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358
  • 定价:¥28.8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赤壁一战,举世闻名。曹操挥师百万南下,企图一举消灭荆州刘表和江东孙权。然刘表病逝,刘备趁势而起,联手江东孙权共抗曹军。孙刘两家兵不过五万、将不过百员,却让曹操有了全军几近覆没的惨败……
    历史上的张飞是书生还是莽汉?单刀卦会的人姓关还是姓鲁?备受争议的赤壁之战遗址今在何处?多刮北风的隆冬季节,为何突起东风,是天意还是人为?黄盖以诈降计赢得了烧战船的时机,难道曹操真就没有识破黄盖的诈降计吗?孙刘联姻,为得到孙权漂亮的妹妹,刘备究竟向东吴许诺了什么,以至于孙权屡犯荆州……
    子金山诙谐的语言,使阅读变得更轻松;考究的细节,披露了更多的历史真相;灵巧的“变脸”手法,再现了恢宏的历史战争场景。
    文章节选
    一 哀氏家族的遗传怪病
    曹操在汝南袭杀刘玄德未能如愿,只得率部怏怏而回,在提军河上欲对袁绍再觅战机之前,绕了一个弯,回了趟老家谯县。
    俗话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那个被小孩揭穿了把戏的皇帝,光屁股都愿意在大街上显摆显摆新衣,又何况已经成为中国**人的曹操?
    汉高祖功成名就之后,威风还乡沛县,一曲《大风歌》流传千古,两千年后读来,仍觉豪气冲云,无尽苍凉,动人魂魄!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曹操此次回乡,却并非是为了向家乡父老显摆“皇帝的新衣”,而是为了汉高祖《大风歌》之末句: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家乡的子弟兵自随他陈留起事,历经恶战,伤亡惨重。在曹操近乎全军覆没之关头,一批批生力军开出谯县,助他东山再起,历经磨难,未见背叛,实是曹军之脊梁,曹操之后踞。
    如今趁正月春初不利征战,回乡慰问乡亲,抚恤孤弱,当然对军心士气大为有利,将来恶战再起之��,将士们肯定会更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送命也甘心。
    曹操行文慰问乡亲:我起义兵为天下铲除暴乱,我家乡的人民,死伤无数,精壮略尽,我现在沛国走上**都见不到一个认识的旧人,这怎不让人凄怆伤怀?现在我命令:自举义兵以来,将士没有后代的,可求自己的亲戚过继给后人,政府要授给他们土田,并提供耕牛,由**建学校、聘师资来教育他们。要为活着的人们建立祀庙,使他们能够祭祀自己的先人,让灵魂能得到安息,我百年之后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出了个朝廷一号大首长,地方上当然也要跟着借点风水,突击上马点基本建设大项目,哪朝哪代都免不了的事情。地方上当然也要孝敬上级点土特产什么的,向外送是为了往回要,送出去的是家乡的公款厚礼,要回去的是项目资金,天下没有做赔本生意的,这是种双赢的买卖一谁是输家?
    曹操收到的是家乡美酒“九酿春”,连同配方回去献给了皇帝,让献帝在醺醉中度过美好的时光吧!据说今天亳州的古井贡酒,就是那时流传下来的“九酿春”古方酿造的,此书一**,估计古井贡酒业“九酿春”系列美酒即将面世而供不应求也!
    但曹操确是为家乡人做了点实事:投巨资,兴水利,修缮治理了睢阳渠。工程期间,没忘了去看望故去的“伯乐”桥玄,也算不忘旧恩,只是祭奠之时,还没忘了对前桥太尉开个阴阳之间的玩笑,对其生前毕恭毕敬,死后哪能还那么严肃认真?
    曹操祭祀之文,意词优美,情深言而有据,诙谐不失庄重,不忍舍弃,原文抄录如下:
    故太尉桥公,诞敷明德,泛爱博容。国念明训,士思令谟。灵幽体翳,邈哉唏矣!吾以幼年,逮升堂室,特以顽鄙之姿,为大君子所纳。增荣益观,皆由奖助,犹仲尼称不如颜渊,李生之厚叹贾复。士死知己,怀此无忘。又承从容约誓之言:“殂逝之后,路有经由,不以斗酒只鸡过相沃酹,车过三步,腹痛勿怪!”虽临时戏笑之言,非至亲之笃好,胡肯为此辞乎?匪谓灵忿,能诒己疾,怀旧惟顾,念之凄怆。奉命东征,屯次乡里,北望贵土,乃心陵墓。裁致薄奠,公其尚飨!
    曹操荣归故里之时,袁绍愧愤冀州之日。建安七年(202年)五月庚戌,袁绍突发怪疾,大口呕血不止,暴病身亡。
    令人有些不解:怎么这袁绍、袁术兄弟俩得了一样的病呀?都是呕血而亡,莫非有什么家族遗传怪病不成?现在的袁姓朋友不要心惊,就像子金山与当家子孙悟空一样,两千多年,血缘上是八不沾边的,要沾边咱也与那前知五千年、后知五千年的袁天罡沾边,东汉时的袁家,离咱太远了。
    就算比咱早得多的中华民国大总统、洪宪皇帝袁世凯,人家归天的路子不也与这袁家怪病正相反么?东汉的袁氏兄弟是上边吐血,那民国的袁皇帝是下边不出水。
    据说袁皇帝得的是尿毒症,小便时还需要那*美的第九房小妾献忠心,用樱桃小口尽力吸裹出来,真难为这位小娘娘了!也幸亏袁皇帝预知归路,有备无患,要是只娶八房姨太,那还不得生生憋死?哦——明白为什么有句极普通的话流传那么广了:老九不能走啊!
    袁氏兄弟的同病相归,估计是心理上的原因,都是被窝囊死的,人心里窝囊极了是否会呕血不断?未学过医,不敢妄言,但弟兄俩死前的境遇有点相似:袁术是恨天不公,竞被织席小儿刘备欺负;袁绍是怨天无眼,竞被宦官的孙子羞辱,的确是殊途同归。
    袁绍暴亡,曹操运至。一直等待的机会从天而降,出兵河北的时机终于成熟了!马上兴师?且住!古人云:趁丧伐国,不义也。曹操终于忍住贪婪,没有立即兵向河北,是曹操突然又追求起那个“义”字来了?
    非也,曹操是在等待:趁袁家热丧举兵,必然会造成袁家小兄弟的同仇敌忾;袁氏所统四州官吏、军民,也必将怜弱仇强;举国骂曹操,也算有了口实与理由。若能等到袁谭、袁尚、袁熙兄弟为争遗产而内讧,那就一拖两得了。
    俗话说得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这袁氏小兄弟们是坚决继承老一辈袁家兄弟光荣的内斗传统呢,还是团结一致,枪口对外?
    家族与集团的兴亡其实就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就现在说,袁氏的军事与经济实力还是远大于曹操的东汉政府,只要别学父辈兄弟相残,效尤后世工于内斗,外敌如何能侵?
    将要到来的实战将会证明这一点。
    二 想占哀氏兄弟的便宜早了点
    上小学时就读过这样一篇课文:一位老父亲在临咽气前把自己的几个儿子叫到床边,取出了一把竹筷让儿子们逐一折断,儿子们轻而易举的完成了任务;随后又把同样数量的竹筷集成一捆让儿子们去折,这下儿子们谁也没有这个能耐了。
    老人用直观的方法教给了儿子们一个朴素的真理:团结就是力量。
    可惜袁绍没有那位父亲聪明,没让三个儿子去折竹筷,袁绍的三个儿子也就各自成了单根的竹筷,曹操现在准备逐一去折断他们。
    实际情况是:别说袁谭、袁尚、袁熙这三根竹筷合为一股能使曹操无可奈何,就是袁谭、袁尚这两根筷子能成为一双不分开,曹操在出兵河北之前也要掂量再三,那也不是曹操轻易能胜的。
    兄弟二人的矛盾还是由于争夺父亲的遗产,说白了就是争夺接班人的位置,这可是个大问题,关系到*高领导权的事情例无小事,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奴才,谁愿意做奴才?
    幽州的袁熙暂没参加抢班夺权的行动,毕竟自己的力量距冀州遥远,不具备抢班的实力;但兄弟三人他居中,正好可以坐山观虎斗,等哥弟斗个两败俱伤之时再出手不迟。
    该出手时就出手!袁尚年龄虽小但毫不含糊,在逢纪、审配的支持下,率先造了个袁大将军的临终遗嘱,宣布奉袁绍遗命,由袁尚继承袁绍的一切职务,从现在起就是四州之主兼冀州牧。
    逢纪、审配平素依仗袁绍信任一贯骄横**,袁谭早就对其不满,而袁谭手下的谋士辛评、郭图更是与逢纪、审配水火不相容。袁绍一伸腿,袁谭手下的武将、谋士便以长幼之理推举袁谭依法接位,谁知动作还是慢了,被袁尚抢先了一步。
    而袁谭的根据地却是在贫瘠的青州,自与公孙瓒在此苦战二年以来,人民大都逃散,竟出现了几百里无人烟的惨景,与富庶而人口稠密的冀州是无法相比的,手下部队的战力自然也无法与袁尚的冀州军抗衡。但被一个小弟弟骑在头上总难让人甘心。所以便积极准备进行抢班夺权的暴动,青冀二军的战势一触即发!
    关键时刻,曹操劝架来了:建安七年九月,曹操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提大军渡过黄河,欲克冀州河防之城:黎阳。
    像我们日常所见一样,你别看有的家庭窝里斗得挺凶,一旦外人插手,那正在过刀子的亲弟兄俩,就会立马把手中的刀子指向谁,一柞没有四指近,与外人打架他们又成了一家人。袁氏兄弟对曹操的进兵河北也是如此,内战的导火素立时被掐灭了,虽不同心却协力对付起了曹操。
    袁谭暂时放弃了对大将军称号的追求,低了一级,自称车骑将军,带兵出击黎阳迎战曹操。兄长率部出征御外患,做弟弟的自然要添兵助饷供军备。可是这里有个难为人之处:哥哥的军势强了,弟弟的位置还保险吗?
    所以袁尚理所当然地把*弱的部队、数量尽量压缩的增派给袁谭指挥,就这还不放心,又派出了亲信谋士逢纪随部监军;至于袁谭要求的更新军备?对不起老兄,财力所限,慢慢会好起来的,要理解上级的难处——此歌调不亚干后世人们嘴里的“南无阿弥陀佛”,小和尚“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也就照样乐呵呵了。
    袁谭部队救火般开到了黎阳,与已渡过黄河的曹军在黎阳城下顶上了牛,只是双方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曹军虽背水作战却用不着破釜沉舟。
    尤其是袁谭军破旧的装备兵器,更与曹军无法相比,曹军是从官渡之战海量缴获中精选出来的军备,而袁谭主力却使用着与公孙瓒惨斗时所用的家什,弓弩不如曹军的射程远,铁甲不如曹军的材质硬,连刀枪的钢火、战马的强健也不是一个级别,打这种仗对袁谭是个巨大考验!
    所幸袁谭自小就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历经恶仗险境,对于怎样利用自己仅有的一点优越地势,与强大的曹军缠斗非常内行,竞使曹操面对弱旅一时无法速胜,曹操兵伐河北的**仗打得异常不顺。
    双方九月开始交兵,曹操倾尽全力苦战近百日,一直到了年底,别说攻占黎阳城了,就连正儿八经的攻城还没得到过机会,对小辈袁谭,曹操开始另眼相看了。
    袁谭采取的战术极为实用:摆出一副弱者的姿态,从不与曹军在城下列阵交锋,袁尚派给的“菜鸟”兵一律上城头,自己却率宝贵的精锐骑兵不定潜伏于哪个城门,只要曹操的攻城步兵一靠近,便不时突然杀出城来,猎杀一阵即回城内,曹操的骑兵不敢过分逼近黎阳城,怕遭到城上弓弩之大量杀伤,强横的曹军竟然对此简单的守城术无可奈何。
    但总的战场态势无疑是曹军占着上风,黎阳的袁谭军毕竟是处于被围状态,现在又没有余力去切断曹军的辎重供应,这样拖下去不是个办法:看不到曹军退兵的迹象,己军胜利的希望也就基本不存在,对于没有胜利希望的战争,部队的士气极难保持。还是要向袁尚告急,请求给予加强兵力,以图万安。
    袁谭也是个聪明的狠人,派人去邺城请求增援用的手段别出心裁:早就对那监军逢纪看不顺眼了,干脆把他作为人质,明跟袁尚讲了:不发援军,逢纪无头!
    那袁尚能是受无赖勒索的人吗?况且又有审配在身边出谋划策,宁丢逢纪命,休想助强兵!逢纪被袁谭立即撕票砍头一一也算为田丰问接地报了血仇。
    又过了一个多月,还是不见那曹操退军的征候,邺城的袁尚终于沉不住气了,若把袁谭给熬败,邺城即首当其冲是曹操的下一个目标,为了自己,也不得不出兵增援黎阳了,于是袁尚便留审配率重兵留守邺城,自己亲率步骑三万,开往黎阳前线,准备兄弟一心,共破曹操!——早干吗去了?可惜了逢纪白丢一颗奇巧玲珑的脑袋。
    曹操面对坚城难克,退回河南不甘,敌人又重兵来援,看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了。
    三 一柞没有四指近
    袁尚的大军在曹操围城大军背后扎了大营,双方现在兵力相当了,态势曹军略有不利,毕竟内有坚城外有牵制,属首尾被击的两线作战局面。但曹军的战力却大大强于对方,所以也足以相持,问题在于相持可不是曹操的目的。
    双方大战打不成,小战却不断,曹军欲攻城,不但城内的袁谭出城突击攻城部队,背后的袁尚也趁机出寨骚扰曹军背后;曹军欲先拔袁尚营寨,那黎阳城中的袁谭却又不时地出城打击曹军后背。曹操只得兵分两向,被动应付,欲要同时围攻两个方向的敌军?兵力远远不足。
    而那袁家兄弟却也没有主动进攻或配合聚歼曹军的实力,这场现在说不清谁围谁的战事就只有继续相持下去了,表面上看敌我双方势均力敌,实际上各人的苦楚各人知道:
    袁氏兄弟虽相互救援,却尽量确保自己的实力不受损,虚招多,真玩命少;曹操呢?是身处敌占区的背水作战,后勤供应成了大问题,军粮俱从远方调运,士卒劳苦不说,还要分出野战部队给予沿途护路,战事的实质问题是曹操拖不起了。
    这不死不活的局势,袁谭、袁尚也清楚得很:现在到了曹操决断的时候了,是继续苦苦相持?还是黯然退军?实际上,曹操眼下正在连日召集谋士、将领们开会,决定大军的去留。
    时已早春,黄河即将解冻,到那时粮秣供给更加不易,春雨一降,沿途道路必然泥泞不堪;*为要命的是黄河的开凌期,河水必然暴涨,冰块顺流而下,横冲直撞,浮桥不能存,舟船不得渡,到时就真的欲退不能了!
    众人的意见基本倾向于及早退兵为上,时间与形势在那儿明摆着,能全师而归应该是理想的结局了。
    可是曹操却不甘心啊!劳师远征,损兵费粮,就这么灰溜溜地退回许都,竟是受挫于两个小辈之手!这个脸可算丢到家了。尤其是,冀州士气一盛,必然渡河侵扰,自己想安定也是不可能的,这河北将来更是急切不能收伏了。
    又来了更为可气的消息:今天伏路士兵捉到几名袁军散卒,据供称:二袁将军近日各自集会动员,说曹军即将败走,大破曹军就在近日,此战必能雪官渡之耻,报父帅血仇,要以曹贼之首级来祭奠被坑杀的八万冤魂!
    曹操闻听大怒:小辈安敢欺我?竟然妄想捉我曹某?且看你二人腿有多长!随即下令:全军立即准备撤营收兵,退回河南,各部可派出小分队加紧袭扰二袁城寨,掩护大军南撤黄河。
    小分队袭扰敌军,由于兵力弱势,必然难有胜机,两天的骚扰活动反而损失了不少士卒,有些分队竟然全队覆没,被袁军一网打尽,全部给活捉了过去。
    目录
    开卷奇想
    一 袁氏家族的遗传怪病
    二 想占袁氏兄弟的便宜早了点
    三 一柞没有四指近
    四 基因决定了血浓于水!
    五 “一双竹筷”搅曹营
    六 生子当如孙仲谋
    七 刘备打仗也会玩花活
    八 曹操积极主动拉偏架
    九 邺城:一只不好下口的肥刺猬
    十 地道战的另类玩法
    十一 背后捅过来的钝刀子
    十二 燕赵多悲歌之士
    十三 幽州:老袁家*后的根据地
    十四 暗火余炽更易伤手
    十五 肥肉好吃难消化
    十六 壶关下的捉田鼠游戏
    十七 郭嘉出了个馊主意
    十八 老天没有偏爱曹操
    十九 曹氏筑路掘井工程队
    二十 打出了国威的境外遭遇战
    二十一 诸葛亮:一个“草根”天才
    二十二 孔明的青少年时代
    二十三 “隆中对”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二十四 南下总动员
    二十五 让梨的好孩子也被杀了
    二十六 荆州版“战争与和平”
    二十七 如煮烂粥的长坂坡追歼战
    二十八 古今**男高音——张飞
    二十九 敲山震虎——孙权坐不住了
    三十 江东的桃子熟了
    三十一 爱好和平的江东干部
    三十二 谈判大师诸葛亮
    三十三 英雄所见略同路却异
    三十四 三家的算盘都难拨
    三十五 今天尚在继续的赤壁大战
    三十六 那轻轻走向战争的脚步
    三十七 首战赤壁,有人欢喜有人忧
    三十八 旱鸭子要变过江龙
    三十九 诺贝尔发明奖应该颁给曹操
    四十 赤壁战势:秋风秋雨愁煞人
    四十一 **水战——名将斗智不斗力
    四十二 曹军的水上作战平台
    四十三 放火的策划高手:黄盖
    四十四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四十五 借东风是个高科技难题
    四十六 狂风烈火卷乌林
    四十七 处在水深火热中的曹丞相
    四十八 败了也要笑到*后
    四十九 是趁火打劫还是见义勇为?
    五十 与曹操相比,孙权是个老实人
    五十一 赤壁之战总结报告
    五十二 周瑜成了风箱里的老鼠
    五十三 干打雷不下雨的江淮战事
    五十四 汉字×号文件:有才的人允许缺德
    五十五 高层的私下交易下级少掺和
    五十六 曹操说:俺不愿意当皇帝
    五十七 刘玄德的新婚蜜月
    五���八 西伯利亚寒流卷来马嘶声
    五十九 没料到西凉马还是那么快
    六十 皇天不负狠心人
    六十一 马超和曹操的生死对决
    六十二 新阵法:刺猬大阵
    六十三 孙子兵法有时也忽悠人
    六十四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六十五 胡说八道=绝世神功
    六十六 大西北的大决战
    六十七 国中之国的筹建工作开始了
    六十八 刘璋与**世家的恩怨情仇
    六十九 离奇的升官之路
    七十 难砸的“硬核桃”濡须坞
    七十一 羔羊与老狼同溪喝水的故事
    七十二 曹操自己的**坐胎成形了
    七十三 学习曹操好榜样
    七十四 文武两道都是行路难
    七十五 没离婚就还是亲家
    七十六 本家、亲家全成仇家
    七十七 单刀赴会的人是姓关还是姓鲁?
    七十八 关键时刻总有搅局劝架的
    七十九 巧为女儿除情敌
    八十 张天师的幸福生活
    八十一 曹军不怕远征难
    八十二 绝代风采逍遥津
    八十三 莫名其妙的汉中之战
    八十四 谁当家谁知柴米贵
    八十五 两位张家名将的对决
    八十六 王冠的诱惑
    八十七 人到高处不胜寒
    八十八 孙权宣布有条件的投降
    八十九 刀光血影话接班
    九十 让刘备流口水的汉中肥肉
    九十一 较量在看不见的战线
    九十二 魏王的处境: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九十三 巧战定军山
    九十四 将无赖进行到底
    九十五 万古英风赵子龙
    九十六 封帝封神前关羽的毛病也不少
    九十七 魏王那一段艰难的岁月
    九十八 武圣临危也玩诈降计
    九十九 千古功过一江血
    一○○ 功过自有后人评
    编辑推荐语
    考究的历史细节,披露更多的未知真相,灵活的写作手法,再现恢宏的战争场景,《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拍案叫绝,倾情作序,子金山的一支笔犹如一张好嘴,将枯燥的历史侃得让人身临其境。——董路
    其文字于诙谐中显肃穆,于史实中见人性,我是 口气读完这部书的……历史是严肃的,但并非要用严肃的方式来表达,把深刻的东西用深刻的方式解说出来,是远远不够的,唯有将阅读的快感与历史的感悟结合起来,才是理解历史的正途。而在我看来,子金山做到了。
    ——作家
    幽默诙谐,活灵活现,写人如是,写场面亦如是,子金山的特色正在于此。其实写史不过是其披上的件赶时髦的外衣,其骨子里的造化写什么都当有能力写得好看。
    ——**足球评论人
    看过子金山扒出来的曹操,才发现虽然有《三国演义》、虽然有易中天,这个家喻户晓,毁誉参半的曹操,对很多人而言,其实还是个熟悉的陌生人。
    ——网友
    子金山把沉重的战争讲得轻松诙谐,把古老的故事讲得新颖现代,一步步走进与创造了三国**人——曹操的人生。让人在快乐的阅读之后,生出许多面向自我的思索。
    ——剧作家、网络作家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