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清宫绝恋之醉清风
QQ咨询��
有路璐璐:

清宫绝恋之醉清风

  • 作者:叶紫
  •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 ISBN:9787801737083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283
  • 定价:¥24.8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十岁那年的匆匆一瞥,造就了一生的情缘,一世的纠葛。
    傅恒,犹如天上的星辰,有时触手可及,有时又若即若离,从不轻言爱意,却始终把她放在心底的*深处。
    纪昀,大清国有名的才子,热情如火,敢爱敢恨,深知真爱可遇而不可求,碰上了便再也不放手。
    她,金枝玉叶,流落民间,迷失于他的似水柔情,但当繁花落尽,才明白一切只是水中月,镜中花。不甘心放弃一段刻骨铭心,不想,平淡朴实才是真真正正的幸福。
    文章节选
    **章 若祸受罚
    乾隆八年的春天,春意盎然,百花齐放,空气中犹带着一股湿润,清新的甜味。
    我悠闲的坐在秋千上,手执书卷,随意的翻阅,喳喳的喜鹊声和屋子里朗朗的读书声不绝于耳,给春意增添了柔美的意境。
    感觉一只温润的大手遮住我的双眼,秋千被缓缓的推动,我惬意的随着迎风摆动的秋千飘忽。
    “如风哥哥,别闹了,”我伸手去掰开犹盖在我眼睛上的手,“你又逃回来了,小心先生来告状,你一会又挨爹爹的板子。”
    穆如风,我的兄长,笑着拿开了手,“胡说,**先生家中有事,提前放我们下学,你这个小鬼头,义父罚我你就幸灾乐祸。”他轻轻的刮了下我的鼻尖,“雅儿,你说义父自己开着学堂,为什么非赶我去别的学堂进学呢?”
    “不许在背后编排爹爹,”我嗔道,“爹的心思哪是我们能猜透的,不过我估摸着他是想让你集百家之所长吧。”
    “也是,义父做事总有打算的,”如风点了点头,潇洒的挥了挥袖子。
    我莞然微笑,我的如风哥哥已从从前的青涩蜕变成如今举止洒脱,仪表堂堂的男子,每次同他一起出门,总有些姑娘家或直白或羞涩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
    “如风哥哥,你还记得我们**次见面的情形吗?”我的手支撑在秋千架上,轻盈的跳了下来,如风稍稍扶了我一把,��稳稳的落地。
    “自然记得,那时你才八岁吧,”如风递给我一块帕子,“一晃都六年了。”
    我擦了擦手,见到雪白的帕子被我的脏手沾上了个黑手印,我笑的弯下了腰,“如风哥哥,要是被送你帕子的姐姐瞧见,该多伤心啊。”
    他的手抚上了我的脸颊,低声说道,“雅儿,我的心意我以为你会明白。”
    我的脸上顿时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心跳的厉害,我移开了身子,避过了如风炽热的眼神,假意咳嗽了一声,转了话题,“哼,那时我好心送你个包子吃,你倒好,索性把我另一个也抢了。”
    如风先是愣了下,随后回忆起往事和我相视一笑,他扯了下我的发辫,“我那时实在是太饿了,在我眼里,你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还没有你手中的包子吸引我。”
    我做势生气的推了他下,嘟起了小嘴,如风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发,低语道:“幸好有义父收养了我,还让我进学,你也从不嫌弃我,一直都对我很好。”他在提到爹的时候,脸上是崇敬之情。
    “嗯,我把你当作自己的亲生哥哥般看待,”我乘机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如风深邃的眼眸瞬时暗淡了下来,这些年来,每当他言及这个话题,我总是选择了逃避,如风不是不好,只是我对他的感情纯粹是停留在哥哥的阶段。我对他是如同对兄长般的尊敬,爱戴,但是,没有男女之间心灵相通的契合。
    屋内的读书声渐渐轻了下来,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几个孩子,“雅姐姐,风哥哥,”他们看到我和如风,都亲热的凑了过来。
    “小豪乖,”我抱起了其中一个,“告诉雅姐姐今天有没有好好听先生讲学?”
    “当然喽,”小豪自豪的拍着胸脯,“今天先生还夸奖我了呢。”
    “真的?嗯,小豪好棒,那明日姐姐买好吃的犒劳你。”我拉了拉小豪胖嘟嘟的脸蛋。
    “雅姐姐,我也要,今天先生说我的对子对的工整。”插话的是小熙,年龄比小豪长了一岁,每次我夸奖小豪的时候,他总是不服气。
    “雅姐姐,先生今天也夸赞我了……”
    “雅姐姐……”
    “好了,好了,都有,姐姐不偏心,每个人都有,”我摸摸这个的头发,又扯扯那个的小手,尽力的安抚他们。
    如风笑呵呵的看我手忙脚乱,也不帮我的忙,我朝他直翻白眼。
    屋子里传来了清亮的丝竹声,曲调凄婉缠绵,哀怨苍凉,如泣如诉,每逢春风拂面,柳丝初长之时,爹就会弹奏这首不知名的曲子,听的我的心也如同轻云般飘浮。
    我微微叹了口气,拍了拍孩子们的肩头,“都先回去吧,明儿别来迟了。”
    “嘣,”屋里传来了琴弦崩断的声音,如风和我对视一眼,我们都了然于心。他朝我努了努嘴,我点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爹颓唐的斜靠在卧榻上,鬓边华发早生,皱纹过早的爬上了他的额头。留在我记忆中的他,一袭白衣飘飘,有*明亮的眼睛,举手投足,无不自信,可是现在,岁月不饶人,曾经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如今也甘愿隐埋于烦俗的尘世中了。
    一如既往,如风上前把琴收好,我倒了一盅茶递到爹的手中,柔柔的说道:“爹,您喝杯水吧。”
    爹接过茶盅轻啜一口,搁在了桌上,两眼直直的看着我,我摸了摸双颊,“怎么了爹,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爹摇了摇头,还是瞧着我半晌不说话,正在我纳闷的时候,爹开了口,“雅儿,你今年十四了吧?”
    我点头,爹长叹一口气,“我的雅儿是大姑娘了。”说完,他的视线转到了如风的身上,朝他招了招手,爱怜的说道:“如风也有十八了吧?”
    如风看看我,又瞅瞅爹爹,我们谁都不知道爹今天为什么会发出如此感叹。
    爹突然起身,往门外走去,在快要走出门的时候,他转身对我说道:“雅儿,你随爹来。”
    “嗯,”我应了一声,如风拍了拍我的肩头,我回了他一个笑容。
    爹走的很慢,我也只能一步一步的缓慢跟着他。
    爹带我去的是他的书房,这里是处禁地,还记得我十岁的时候和如风曾偷偷的溜进来过一回,被爹发现以后还被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从此以后,我便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了。
    **爹主动带我来这,又是为哪般?
    书房的墙头上挂着一副半人高的画像,画中的女子樱唇含笑,美目流盼,美的像天上的仙子,让人不敢直视。
    “雅儿,她便是你的娘亲,”爹指着画像,沉声道。
    我有些许的诧异,自我懂事起,我便没有见过我的母亲,爹也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她的事,为了不让他伤心,我也没有问过,**爹的举动,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我仔细瞧了瞧画像,和我印象中娘亲的形象重合了,我的容貌也有大半皆出自于她,特别是眼睛,和她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爹,我想知道我娘的事情,”我明白爹把娘深深的藏在心里,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今天我突然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了爹对她仍是念念不忘。
    “雅儿,你长大了,有些事情确实是到时候让你知道了。”爹看着我,可是目光却透过我,望向了更远处。
    “老爷,您在里面吗?”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爹的话。
    “是老高啊,我在,你进来吧,”爹在书桌前坐下,又示意我也坐下,我找了张离他*近的椅子挨着爹坐好。
    “小姐也在啊,”老高跟着爹多年,好像从我记事起他便跟在爹的身边了,说来也算是我的长辈。
    “高伯伯,”我亲切的叫他,我们都没把他当作下人看待,可是他一直自顾身份从来没有逾越半分。
    老高急忙挥手,诚惶诚恐的说道:“我的小姐啊,您这不是折杀老高头嘛,伯伯这称呼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你是她长辈,一声伯伯有何受不起,老高,我说了可不止一回了,咱们都是自家人,什么礼数尊卑,在这个屋子里通通可以不去理会。”爹开了口,老高才连声称是,我冲他眨了眨眼睛,扮了个鬼脸。
    爹端起手边的茶盅,撇了撇茶沫子,捧到嘴边,我一把夺了下来,“爹,茶是昨天的。”
    “哦,哦,瞧我这记性,”爹放下茶盅,老高殷勤的说道:“老爷,我这就给您去换一杯。”
    “不用了,”爹摆了摆手,“老高,你急匆匆的找我有什么事?”
    老高看了我一眼,吞吞吐吐的说道:“是隔壁的三婶气冲冲的带了诗琴来,一定要老爷给她个理。”
    我听了心里一沉,该来的总要来,状告到了爹这里,我一顿皮肉之苦是免不了了。
    爹皱了皱眉头,“是什么事你知道吗?”
    “是,是关于小姐的,”老高咽了口唾沫说道,“三婶说小姐打了诗琴姑娘,只要让她也同样扇上一巴掌,此事就一笔勾销,否则他们就不走了。”
    爹的视线转到了我身上,略带谴责的目光让我难过的低下了头。
    他一声不响的朝前厅走去,我叫了他几下,他也不回头。
    “小姐,你不去吗,”老高用胳膊撞了撞我。
    我一下省悟过来,跟着走了出去。
    “听莲,上茶,”爹爹吩咐,然后堆上满脸的笑容,“三婶,诗琴姑娘,快请坐。”
    “哼,沈老爷,我们可不是专程来喝茶的,”三婶一屁股坐了下来,她身体肥胖,几乎把椅子压瘫,我不禁为可怜的凳子默哀。她长的很粗壮,有结实的手臂和大腿,可能力气比一般的男人都大,说实话我心里也有些打鼓,要是被她甩上一巴掌,我的脸可就不是肿个三五天的事儿了。
    爹唇边是迷煞人的微笑,颇见年轻时候的风采,“三婶,您别急,有话慢慢说。”
    “我能不急吗?你自己来看看。”她把诗琴拽到了爹身边,指着她的脸说道,“好好的姑娘家被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巴掌,你说我这当娘的能不心疼吗?”她气乎乎的瞪了我一眼又说道:“久违沈家家规严厉,沈老爷您又是饱读圣贤之书,**要不给个说法怕是说不过去吧。”
    爹的眼睛有意无意的扫过诗琴的脸,她原本白皙晶莹的脸蛋上现在有明显的红红的五道手印,甚是可笑,我想笑又不敢笑,毕竟祸是我闯出来的。
    “三婶,这孩子的娘亲去的早,都怪我平日里没教好她,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同小女一般见识了,”爹小心翼翼的陪笑着。
    “爹,女儿一人做事一人当,她要报仇让她冲着我来好了,您何必对她低声下气。”我忿忿然道。
    “住口,大人说话岂容的你插嘴,给我进书房面壁去,”他向我使了个眼色,偏偏我就是不领会他的好意,还嘟囔着,“爹,您不用怕她们,要不是她骂……”
    “出什么事了?”一个干净的男声,如风斜倚在门上,神采焕发,似笑非笑,诗琴的脸上立刻飞起朵朵娇媚的红晕,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
    呵呵,这下有好戏看了。
    “呦,是沈家大公子啊,”三婶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她低哼一声,诗琴走到她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角,特意压低了声音:“娘,算了,”边说着还瞅了如风一眼。
    “你这孩子,早上哭的跟泪人似的,有娘给你作主你怕什么?”三婶不屑的推开她,索性站起身,双手叉腰,一副泼妇状,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如风不动声色的挡在我面前,双手抱拳道:“三婶,诗琴姑娘,雅儿她年纪尚轻,行事不当之处还请见谅。”
    “你这个做哥哥的还真是护着妹妹啊,”三婶轻蔑的说道:“都说沈家大小姐知书达理,秀外慧中,我看并不见得。”
    我本来就不是所谓的大家闺秀,只不过琴棋书画爹希望我每样都会,我不忍拂他的美意也尽力去学,可惜我资质不佳都只学到了皮毛,但是爹的才情是公认的数一数二,也正是因为这样,有其父必有其女的名声便传开了。
    如风促狭的朝我做鬼脸,被我恶狠狠的瞪了回去,这个家伙 ,都这会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他展现了一个甜的腻死人的微笑,“三婶,这其中怕是有误会吧,您看我们家雅儿柔柔弱弱的模样,哪里会打架了,再说了,这可是泼妇的行径,雅儿断断不会做这事的。”
    气死我了,如风这是故意骂我呢,哼,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他。
    “诗琴,你过来说,也叫他好好的认清自己的妹妹做下的好事。”三婶情急之下,扯起诗琴的胳膊把她推到了我们面前。
    诗琴的眼珠子乌溜溜的从我身上转到了我爹身上,再移到她娘那,*后停在了如风的身上,娇滴滴的说道:“沈大哥,雅儿还小,我自不会与她计较,只要沈大哥肯赏脸诗琴的生日筵席,那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我肚子里笑的快抽筋了,她一口一个沈大哥,又说不和我计较,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她的目标是如风而不是我,如风哥哥,您自求多福吧。
    如风挠了挠头皮,努力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行,诗琴姑娘的芳辰如风一定预备薄礼亲自送到。”
    诗琴和三婶的嘴都快乐歪了,还装出一副看在如风的面子上就放过我的嘴脸,我鼻子里哼了一声侧过脸去。
    “那到时就恭候沈公子的大驾了,”三婶脸上的肉笑的快抖下来了,她们母女俩倒好,连顺便邀请我和爹一同参加的客套话都给省了。
    “好说好说,”如风只能答应下来,我惹出的事端还要靠他的美男计来救场,说来也真惭愧。
    三婶和诗琴满意的离去后,一直都没再出声的爹猛的站了起来,他快步走到我面前,脸涨的通红,他扬起手向我挥来,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闭上眼睛准备默默的承受这一巴掌,“义父,不要啊,”是如风焦急的喊声。
    巴掌迟迟未落下,我睁眼一看,爹的手高高的举在半空中,“雅儿,爹从来没打过你,你自己说你今天错在哪里?”
    “我没错,”我倔强的摇头。
    “你去书房跪到你娘亲的画像前思过,想清楚了再来答,”爹叹了口气,闭上双目不再看我。
    第二章 往事随风
    我咬着嘴唇往书房走去,耳边还隐约传来如风正在劝慰爹的言语,“义父,雅儿不是个任性妄为的姑娘,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是我太宠着她了,她的性子该改改,老高你记着,她要是不认错,不准她吃晚饭,”爹吩咐了下去。
    我苦笑着,墙上画像中娘亲的笑容依旧,我看着那对和我相似的眼眸,仿佛飞到了她的身边,与她做着某种心灵上的交流。
    我儿时的记忆随着年龄的增大早已淡忘,但是今天跪在娘的画像前,记忆深处模糊的印象慢慢的被释放出来,依稀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娘亲温柔的抱着我,轻轻哼着好听的曲子,软声软气的呼唤我“宝贝儿”,会给我扎很多个小辫,给我讲各种各样有趣的故事。
    我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想着娘亲对我的疼爱,更是不后悔**的举动。
    书房里的光线渐渐黯淡下来,我抬头朝窗外望去,庭院静悄悄的,一轮弯月悬挂在当空,原来已是掌灯时分。
    肚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开始还不觉着什么,可是越跪越饿,这可是我生平**次挨饿,腹里空的难受,偏偏我的性格决定了我认为不对的事就**不会去妥协。
    独自一人关在乌漆抹黑的屋子里,*让我难以忍受的倒不是饥饿的困扰,而是不断在脑海里跳出的一个个的鬼故事,这全是平日里如风用来吓唬我时说的,从前没觉得有多可怕,可是**不知怎的全部跑来骚扰我,我感到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人闪身而入,“雅儿,你没事吧?”烛台被点亮,如风放大的笑脸出现在我面前。
    “没事,就是饿的慌,”有了光亮,刚才的恐惧被赶到了九霄云外。
    如风像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摸了几块糕点出来,“给,就知道你捱不住饿。”
    我摇了摇头,“爹说了不让我吃饭的。”
    “傻丫头,义父说不让你吃饭,没说不让吃糕点啊,”如风笑的贼贼的,把点心塞到我手中。
    “绿豆糕,”我大叫一声,“穆如风,你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我*讨厌吃绿豆了,”我气坏了,美食当前,却发现是自己平日里趋之唯恐不及的东西,怎不让我气愤。
    “嘘,别叫那么大声,小心惊动了义父,”他懊恼的挠了挠头皮,“我一时情急拿错了嘛,我这就给你换去。”
    看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也猜不透他究竟是存心的还是无意的了,我丢了个白眼给他,他笑眯眯的走了出去,“别急,等着我,我很快回来。”
    我朝着他离去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没想到他又折了回来,“雅儿,你得先告诉我你怎么就动手打人了呢?”
    我没好气得回道:“怎么?你心疼了?”
    他摸摸我的头发,“瞎说什么呢,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去参加什么劳神子的生日宴呢。”他用手指在我脑门上弹了下,“看你以后还胡说不。”
    “不敢了,不敢了,”我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再不说了还不行吗?”我委曲的揉着自己的脑袋。
    “嗯,那你把今天的事从头到尾给我说一遍,”如风替我揉着脑门。
    “诗琴她出口侮辱我娘亲,我口齿没她伶俐,争辩不过,一气之下我就打了她一巴掌,事实的始末就是这样,”我一口气讲完,心里也轻松了不少。
    “原来是这样,”如风点着头,“弄明白了缘由事情就好办了,我给你向义父求情去,”说完,他一溜烟的跑了。
    我还来不及叫他,他早跑没影了,我摇着头,摸了摸肚子,空腹罚跪的滋味还真不好受。
    又一个黑影缓缓跎步进来,“如风哥哥,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欣喜的仰头,我饥肠辘辘的肠胃总算可以解放了。“爹,是您,”我心虚的又低下了头。
    “傻孩子,为什么刚才不说?要不是我听见了你和如风的对话,你准备瞒��到什么时候?”爹叹着气拉我,“起来吧。”
    跪了半日我的脚麻木的几乎站不住,爹扶我到书桌前坐下,“是爹错怪你了。”
    过了好一会,双腿才逐渐恢复了知觉,我拍了拍衣裳,又跳了几下,“爹,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爹捏了捏我的脸,“雅儿,爹知道你一直想知道你娘亲的事情,今天我便遂了你的心愿。”他看看我后走到墙角,小心的取下了画像放在一边,伸手在墙上推了一下,此时墙上出现了一道四方的暗门,我低呼一声,没想到这画像后面还另有玄机。
    他打开暗门,摸出了个一个精致的锦盒,用衣袖掸落灰尘,交到我手中,“这是你娘留给你的,拿回房慢慢看吧。”
    我的手指轻抚着盒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那个爹爹隐瞒了那么多年很严实的秘密,现在就轻易的躺在我的手中。“爹,我娘,她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犹豫了一会,还是问了这个我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爹迟疑了一下,目光扫过了画像,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但是迟迟没有开口。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终于吐出了一句话,“你娘很美,样子虽然柔弱,但性子非常倔强,她认准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对于感情也是如此,飞蛾扑火,在所不惜。”爹叹息道:“她是一个至情至性的女子,无论是谁失去她都会是一生的遗憾。”
    爹垂下了头,痴痴的盯着画像,我不敢再惊扰他,默默的走出了书房。
    回到自己的屋子,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锦盒,锦盒里是一封信和一块通透的玉佩,玉佩是用丝帕包裹着的。我深吸了口气,将信贴在胸前,胸口因紧张而剧烈起伏。我用略微颤抖的手指缓缓的打开了信纸,娟秀的字体展现在我眼前:
    雅儿,
    我的女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相信你已经快乐的长大了。你的童年,我没有陪你一起渡过,在这里,我想向你道声对不起。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因为我自私的选择了逃避而不是面对。或许你会怪我,甚至会因此恨我,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平平安安的生活在百姓之家,才是*幸福的,这点我深信不疑。所以,不要怪我擅自为你安排了你的人生,不要质疑一个母亲对你的爱。雅儿,无论我身在何处,你始终是我心底*深的牵挂。答应我,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在这封简短的书信下面另附有纸张,洋洋洒洒的写满了娘年轻时候的事情,包括她与我亲生父亲的相识相恋,相知相爱,这是一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娘亲用了整整几十页来叙述,但是提及她*终的决定时却是匆匆一笔代过,尽管笔墨不多,我也能看出她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坚决但又是多么的不舍,*后几页字迹较为潦草,而且上面泪迹斑斑,可以相像她写这封信的时候心里已经悲痛到了极点。信中还强调了玉佩是一件信物,轻易不可示人,实在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请人送入宫里,一切便可逢凶化吉。
    视线渐渐模糊,泪水无声的滴落在了信纸上,在没见这封信之前,我固执的认为娘亲只是躲在了某个地方,总有**会再出现在我面前,而现在我终于明白这是我的一个梦想。早在八年前,她就跟着我亲身父亲去了,我叫了那么多年的爹其实只是我的养父。如果不是娘的亲笔书信,我**不会相信自己的身世是这般的离奇。
    我更不明白的是世间情为何物,竟叫人生死相许。
    我独自关在屋子里三天,任谁来都没有开门,常常是我倚靠在门楣的时候,听得门外有长长的叹息声。这些年因不敢轻易触碰而被我刻意尘封的记忆也随着娘亲信里的描述慢慢的清晰起来,原来那个皇宫里的人与事离我是那么远又那么近。娘她费尽心思把我送出了宫,很难不去想象皇宫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
    收起了那些沉重的险些让我抗不住的信笺,我将它们重新塞进了锦盒中,又藏入了檀木箱的*底层,做完了这一切,我深吸了口气打开了房门。
    一打开门,便看到爹担忧的神情和布满血丝的双目,“雅儿,”他轻声的唤我,我偎进他的怀里,“爹,”我小声叫着,一遍又一遍,他抚摸着我柔软的发丝,“孩子,爹很担心你。”
    我轻轻的靠在爹的身上,那些浓的似乎化不开的烦恼就这样伴着他温柔的怀抱而随风飘逝了。
    一个月后便是清明,像是要映衬那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有名诗句那样,霏霏雨丝飘飘洒洒,打在人们的脸上,头发上和心上。
    我左手垮着竹篮,右手边是爹和如风,我们走在出城的小路上,迎面而来的男女老少脸上多多少少都带着点忧伤。
    这条小路其实并不陌生,几年前爹也曾经牵着我的手,踏过这块荒芜的沙丘。也就是在这条小路的尽头,他要我对着那座看似简陋但时刻保持着洁净的墓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那里埋的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在这片杂草丛生,前前后后都是累累荒冢的区域中,娘亲的石碑格外的显眼,墓上长满翠柏,参天耸立,周围有花墙围护,坟墓和树木之间还罗列着一些石碑和石桌。
    爹上前几步蹲下身体拔去了坟头上的几茎枯草,用衣袖抹了抹碑文。如风帮着我在墓碑前铺上一层厚厚的油纸,我把竹篮里的果品取出,依次放好。
    再次站在娘亲的坟前,心潮起伏不定,她的一生都系在了她所挚爱的那人身上,可是死却不能同穴,很想亲口问上一句,明知这样的结果,她是否后悔,又是否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值得。虽然她不会给我任何答案,但是血脉相连的心灵相通,可以预见即便是再来一次,这仍然是她无悔的选择。
    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咳嗽声,我诧异的回头,那人右手握着拳头抵在嘴边,左手捧着一束淡紫色的五瓣花朵,奇怪的是他竟然是个上了年纪的金发碧眼的洋人。
    “沈先生是来祭拜若涵姑娘的?”他说的一口流利的汉语,若不是他正对着我们说话,根本想象不到是出自他之口。
    爹爹微一颔首,“想必艾伦先生也是。”
    那被称作艾伦的洋人没答话,而是把那束花儿搁到了娘亲的碑前,再虔诚的鞠了个躬,随后他的目光缓缓的落在了我身上。“这是?”他奇道,“是若涵姑娘的女儿?”
    爹点了点头,艾伦释然道:“当年我**次见到若涵姑娘的时候她也是这般神情。
    我忽的来了兴致,这位白皮肤高鼻子的洋人居然还是娘亲的旧识,从他那里是不是可以知道更多娘亲的事情呢?
    爹朝艾伦走近一步,尽管压低了声音,仍是有几句话飘进了我的耳朵里,隐隐约约听到爹询问艾伦皇宫里的事情,而艾伦一一作答,皇上,皇后,娴妃,谦妃……甚至我还听到了弘瞻的名字,乾隆三年三月,皇帝将皇六弟弘瞻过继给了果亲王允礼。心头微微一震,弘瞻,是我那个可怜的弟弟吗?我离开他的时候他还未满两周岁,如今也是个十来岁的英俊少年了吧。
    对于宫中的事儿艾伦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后他还给爹留了他现在的住址,城西的洋学堂,我也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便鬼使神差的将这个地址牢牢的记了下来。
    他们又寒暄了几句,艾伦才告辞离去。
    忽然间就沉默了下来,一时间让我很不习惯,爹的静默里含着犹豫,怀念和悲苦,他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对我说道:“雅儿,你同如风先回去吧,爹还想独自待一会。”
    我刚想说要留下来陪着他,如风抢先应了一声,拉起我就走,直到拐上了大道他才松开了手。
    “如风哥哥,你为何要拉我离开?”我有些不悦的问道。
    “雅儿,义父有心事。他想一个人静一静,我们不该打扰他。”如风好脾气的回道。
    我回想着刚才的情形,边想边点头。毕竟还是孩子心境,在如风提议去逛集市时我便全然忘了之前的担心。
    目录
    **序一
    椎荐序二
    楔子
    **章 惹祸受罚
    第二章 往事随风
    第三章 缘错
    第四章 缘来如此
    第五章 许愿
    第六章 缘分
    第七章 震撼
    第八章 失落
    第九章 巧遇
    第十章 婚约
    第十一章 定情
    第十二章 南下寻医
    第十三章 坦白
    第十四章 入园
    第十五章 惆怅
    第十六章 惊变
    第十七章 决定
    第十八章 遇险
    第十九章 逃避
    第二十章 试探
    第二十一章 不欢而散
    第二十二章 情关难过
    第二十三章 圈套
    舔外之听莲篇
    番外之如风篇
    番外之潇湘篇
    番外之馨语篇
    番外之傅恒篇
    番外之纪昀铺
    编辑推荐语
    《鸾》作者天夕、《怡殇》作者凛冽联袂作序倾情**。
    他是大清王朝的风流才子,她是流落民间的金枝玉叶,且看一对才子佳人演绎出的清宫绝恋。
    一个是大清朝有名的才子;一个是遗落在民间的明珠;一个是意气风发的才俊。这样的三个人相遇,会进射出怎样的火花?
    雅儿与傅恒,虽然认识在先,交心在先,但无奈碍于世俗纷争,扰扰攘攘中,那剩下的一点温存也消失殆尽,空留一段让人嗟叹的孽缘。
    唯有纪昀,站在雅儿回首就能望见的地方,时刻守候,给予温暖,让雅儿快要冰冷的心回暖,用自己的宽宏包容一切,这样的男子才是雅儿真正值得托付的吧。
    ——瑾玉
    傅恒的光辉温暖犹如春阳,他笑,雅儿便沐浴在万丈阳光中。雅儿的温婉可人,*是那不胜娇羞的俏丽纯真,宛若月宫仙子。那么纪昀就是那片璀璨的星华。月儿的光芒得于太阳,而他们永远摆脱不了轮回不得相见相守的命运。雅儿的唯美月光旁,一直都是纪昀的熠熠星辉寸步不离的呵护。他,一直在那个*近的地方,等她蓦然回首,看到阑珊处的他的微笑。还好,雅儿侧头望见了纪昀率性的笑容。
    ——三月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