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旗.80后精品文丛 散文新势力.飞扬
QQ咨询:
有路璐璐:

旗.80后精品文丛 散文新势力.飞扬

  • 作者:恭小兵 邢荣勤
  • 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 ISBN:9787539734613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246
  • 定价:¥24.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青春文学,谁领风骚?我们联合天涯社区等多家大型网站,并邀请多位**文学评论家,共同开展“首届中国80后作家实力排行榜”网络评选活动。郭敬明、韩寒、张悦然、李傻傻、春树、孙睿、步非烟、安意如等百余名“80后”作家悉数上榜。
    结合这一次声势浩大、盛况**的网络评选活动,我们精选99名上榜作家的代表作品或*新力作,隆重推出《旗?80后精品文丛》,向广大读者集中展示“80后”作家在青春文学创作方面所取得的累累硕果。它既是中国“80后”作家*具规模的一次集体亮相,也是对当代中国青春文学的一次全面检阅,**阅读和珍藏价值。
    文章节选
    飘满死鱼的天空
    大雨制造了一条浑浊的河流,它急促地向更大的河流奔去。落叶和鸭子在桥墩下的漩涡里打圈圈,沉下去,又在别处浮上来。鸭子惊声尖叫。我背负一个捞网(捞鱼的工具),没工夫理会这些,一路前行,她提着鱼篓,赤脚在泥水里提起、落下,勉强跟上我的步伐。
    在河岸内凹的河段,或者河湾,风暴**一般平静,大白泡沫和碎树枝等在水面洄游,仿佛到了这里水再也冲不走它们,就算大雨再下十天十夜,或十**,只能任它们在洄水中悠然自在,自在神游。鱼就藏在这些悠然下;在混杂着各种杂物的浑浊水流的汹涌奔驶中,鱼呆在这里寻求片刻安静。
    早到的大有人在。癞皮三爷已经把罾架好,并且我目睹他起了**罾。罾里跳着大点的草鱼,小点的鲤鱼,更小的泥鳅,长的黄鳝,短的虾子……他并不��拣,一概捉起来放进脚边那个灰黑的篓子里。然后又把罾放回水中,坐在田埂上,斗篷放在旁边,雨已停了,他卷了旱烟抽,阳光照着他的脸。他脸上很欢喜,但一言不发。这是真实的回忆吗?好象不是。其实是想象?它很鲜明,不那么空穴来风……
    我只能在河边的水草丛里,一网罩下去,捞上几只草茎上挥舞须角的小虾,几只螃蟹,几条手指粗细的白星子。或者在稻田水注入河流的端口,意外地获得几根吊水泥鳅。我们走在河边,斗笠偶尔飘落,等待夜色渐锁,鱼篓变得稍沉。她总爱把鼻子使劲伸进篓口,看,闻,那群滑溜溜的东西似乎给她很大的快感,一上午她就看了那么一千三百次。
    晴天,夏天,农闲,我们可以钓鱼。白天放白钓(为了方便如此称呼之,和夜钓相对,其实哪有这么古怪的叫法,而且动听),晚上放夜钓。所谓夜钓,大体和白钓并无二致,也是上好钓饵,也是放到水里,也是等鱼儿傻不拉叽来吃,区别在于白钓是随时有鱼随时取,夜钓却整夜垂在水里,天亮再取。我那个夏天一直等待鱼儿上我的钓钩,但也许是我的饵上得不好,也许我跟鱼有仇,基本上整个夏天一无所获。同去的小孩放十竿钓的话,再不济也能起上一条大鱼,多时甚至三四条。我很眼红;每天清早,我不得不沮丧地开始新的**,入夜,又满怀希望,把鱼钓放在少有人去的河段,深水的河湾,期望一鸣惊人……
    爷爷说:“你去放‘毫’”。这又是捕捉水产的方法之一,具体来说,是捕捉泥鳅和黄鳝之法。所谓‘毫’,是这种工具之土音音译。它的形状像个酒瓶,更像点的话,像个可乐瓶子,因为它的腰部有优美的凹陷。细竹篾片织成平行的图案,很好看。但更实用。在‘毫’的一面中部稍靠前方一点涂上用煤灰和蚯蚓捣碎搅和而成的诱饵,再用泥巴糊上(作用乃是只令诱饵散发气味,而防止水将其浸透使其脱落漂散沉潜),夜里放进稻田。放时稍微陷进湿泥,而口子和泥面持平或稍低。这样,为美味所诱,泥鳅和黄鳝不得不钻入毫中。自然,工具的巧妙使它们进去容易出去难……使它们能进不复能出。也还是清早,我去把毫取回。为了辨认位置,我只需要找前夜插上的柴棍子。那是我的标签,显示了我谨慎的一面,因此我从未丢失爷爷给我的十只毫中的任何一只,只有一次,我起来晚了,夜里下了大雨,稻田已经被夏天的一个农夫赶着一头水牛犁翻……这也说明,我从小就因为睡懒觉的坏习惯遭受过损失……
    罾,捞网,钓(无论白钓夜钓),“毫”,都不能迅速有效地获得大量的鱼。顶多够一家人吃两三顿。后来人们创造了很多办法,又由出门打工的人借鉴沿海开放城市捕鱼经验,花招迭出。我目睹诸多花招的诞生,不知哪个更好,如何是好。
    无论如何,捉鱼的绝好季节还是夏天。这里雨季长,山洪爆发量大,往往会把散布各处的池塘水库冲垮。这就意味着大批有主之鱼变成无主之鱼,顺着山涧水沟窜进河里,有的甚至流到了洞庭湖一类的大地方。水一退,割据各个河段的村子也许会不约而同地想到,毒鱼的大好机会来临了。
    据我所知,一般是用茶枯水施毒。所谓茶枯(我又不得不向你解释,说什么“所谓XX”),是指茶籽榨油后剩余的渣滓,一般压成圆饼状,可以燃烧取暖,经久不熄。小学时哪个男孩不经常用手指迅速地把别人火桶里燃得正旺的茶枯夹到自己火桶里来。也可以研磨成粉,与水相调,倒入河中,使鱼虾蟹鬼中毒晕眩,浮上水面。还可以剁碎了,用来洗衣服呢。大致就是这些,也许各地稍有不同。
    据我所知,人们用打谷机桶装了这些茶枯水,凌晨在上游倾倒。天一亮,鱼就差不多撑不住了,纷纷翻白。得知了消息发现了动静的大人小孩都聚集在河边。鱼本来聚集在河底,现在成群结队浮上水面,河里一片鱼肚白,在太阳照射下偶尔光彩夺目,好似繁星密布的天空,一会儿其中大部分会被或大或小的手提上岸去,小部分则果了鸭子腹。
    我也曾捡过几回鱼。从小到大,这样的毒鱼行动进行过不下十回,某年二十天之内甚至连搞两次,我不是瞎子,没有理由一无所获。当然,收获也并不大,都在一斤以下。有一次在坝上看牛时,我倒是看到过一尾大的。我看到它尾巴一闪。我衣衫也没脱,就扑通一下跳了下去,跟着又有几个人奋不顾身跳了下来。我除了碰了一下鱼尾巴(也许是腰肢),什么也没碰到。别人相信也不比我幸运多少。那鱼太大,一时半会晕不了,后来在下游一里左右有人捞到一条七斤多的,我怀疑它的尾巴就是我碰过的那个尾巴。
    后来,人们又懒得磨茶枯水,直接倒一桶农药,敌敌畏,杀虫净什么的,省事多了,效果也更加明显。这样搞了几回,大鱼就比较少了,还毒死过鸭子。几个女人在河边拎着死鸭大声叫骂;我吃了这种鱼之后拉了一阵肚子。拉完肚子,我有点虚弱。
    总的来说,这样倒药,除了鱼死得多点、鸭子连坐、几个肠胃不好的人拉了肚子之外,基本上没出什么事故,人们就更加放开手来干了。河里的鱼少了点,也正因为这样,丝草长得更茂盛了,用池塘养鱼的人因此减轻了很多负担。河鱼吃的丝草池塘里的鱼岂有不爱之理;有一段时间竟然有外村外乡的人开了拖拉机来这里扯丝草,一车一车地运走,河里的丝草也不见少。腊月二十几的时候,这些鱼一般已经长到两斤左右,人们就用抽水机把池塘之水抽个见底,把能看到的大鱼全部捉上来,放在水桶里卖。喂丝草的鱼很鲜,这是共识,因此往往不出半天,养了一年的鱼就各随其主,分散完毕。池塘里只剩下几个不屈不挠的小孩在寻找泥巴深处的鲫鱼和泥鳅,全身是泥,但眼睛是清洁雪亮的。
    有的人不只过年想吃鱼,平时也想增加点营养。街上卖自然有卖,贵啊。于是有人夏天就用炸药在深水处炸(我在另外一篇文章里说到这种得鱼法,各地都有,我再罗嗦两句)。先扔点米或蛆什么的到水里,把鱼骗到一块,然后再扔炸弹。就好象集中端掉四人帮那样。往往收获颇丰。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村里有几个人因此炸成了重伤。往往是一条手臂炸飞了,孤零零地躺在河滩上。这几个人,后来都被称作“一把手”。再后,电雷管传入山村,只用两节五号电池正负极轻轻一碰,事先放在水里的炸弹就听话地制造出巨大罕见的水柱。片刻之后,鱼就陆续现身,仿佛满天的繁星……也有的时候,月明星稀,而且那月亮还被一个身手敏捷异乎常人的小孩轻松夺去,拿电池的人就会仰望苍穹,或俯瞰水面,或遥看远方,骂道:“娘卖X的。”又往上游,或是下游走去……身后是水面,漂着灿烂的鱼肚白。
    炸鱼快捷、有效,而且后来也**,但是,金无足赤,炸鱼也会受季节时令限制:冬春秋不能,因为水冷,为了条鱼打摆子不值得;涨大水不能,生命诚可贵。这时候,麻鱼机亮相了。这种麻鱼机可以全天候工作,而且在目前几年,你绝不会空手而归。……好处是如此明显,很快有人以此为业,整天在河道低头工作,一手麻,一手捞。除了自己吃,多余的可换钞票,泥鳅三块五,黄鳝三块一斤(为什么城市里黄鳝比泥鳅贵),小鱼呢?大鱼呢?我记不清楚了;除了在河里逮野鱼,夜幕降临,还可到有主人的池塘转转……冬天可得小心,塘埂上埋着防贼爆弹,威力不大不小,一踩就爆,不会让你血肉横飞,但足以令你脚板血肉模糊……这些你都知道,不用提醒,我这是犯了嘴瘾。
    后来,有人买来了一条小船。船上没有什么鸬鹚之类的鸟雀打盹,只有一台小型发电机轰鸣。两条电线垂到河里,船尾拖着一个鱼网……龙王(要是有)总是透过水晶宫透明的屋顶看到闪电……也许是受这种机器的启发,一个我认识的鼻毛茂盛的长辈,笑呵呵地说:把变压站的高压线剪下来,放到水里,我就不信高桥下那八个金鲤鱼不出来——高桥下有金鲤鱼是本地的一个传说。传说鲤鱼白天很少出现,半夜在河面上高高地跃起。一个接一个。看到的人会吉祥得不得了。传说的是否可信我不敢断言,捕鱼的方法工具和鱼相比,哪个更多,哪个更少,我也不敢断言。
    1993年的马蹄
    北方夏天和南方夏天的酷热截然不同,但是无论身处何地,我对回家同样怀有莫名的恐惧,它像一阵雷阵雨,让我爽快的同时,带来了迅疾猛烈的冲击力量。
    可能在我出生不久,河滩上还没有马匹嘶叫的时候,我们村就接上了电灯,所以我记忆里没有摸黑的记录。后来竟然有两三户人买来十四寸黑白电视机,好象是金星牌的。它们无情地占据了少年和儿童的大部分夜间时光。月光被随意抛弃在收割后的稻田里,清澈的眼睛里跳动着一个个雪花一样的屏幕。万一停电的晚上,我们也许会呆在家里,一边听剁猪草的声音,一边做作业,一边想《封神榜》下一集的情节。偶尔,会听到有趣的故事。有的是纯粹有趣,有的教育着人,励志、尚俭、劝善、行侠仗义、惩恶锄奸、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让我以为世界有说不出的美好,就算暂时不那么美好的,也会被改造、剪除、扼杀,变得比美好更加美好。
    1993年,上初中之后,为数不多的几则故事,变得跟我的家族密切相关。话题主要集中在如何做一匹千里马,勤奋刻苦,光宗耀租。我是长孙,我不光宗耀租,谁光宗耀租。我爷爷总是说:你爸爸他们不能读书,是怪那个社会,你们现在可以读书了,就要攒劲,不要整天吊儿郎当。具体为什么社会不让我爸爸他们读书了,我一直不甚了了;我想,那时不照样有人考上了大学吗?社会还是让人上学的呀。
    直到有一次,我爷爷像一只老黄牛一样用目光上上下下地抚摩着我青春期的身体,说:力子,你不知道,那时你爸爸读书成绩很好,但是别人不让他读书啊。那时读高中是靠**,公社都喊了广播了,让你爸爸去,但是寅升那时是党委书记,他把你爸爸的名额给了他儿子了,还对你爸爸说公社让他到茶场里去。我听了没吭声。爷爷继续说,寅升说的那些话,你不知道有多撑人,我还记得那时是走到现在锅毛屋前,我砍柴回来,遇见他了,他说:要是你们家里以后能读到书,我就舔干净你的X!我爷爷说这些话的意思是:现在暂时没人阻挡你读书,赶快读吧。人活着为了什么?就为了争一口气。当然他的话还包含一些别的意思,但是当时,我相信他认为争气是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可惜我一点也不理解他的苦心。初中三年很快被我混了过去,我成绩平平,背了一个处分,勉强考上高中。高一有了点起色,马上又跌落谷底。高三才弄到我爷爷梦寐以求的**名,那时,我回去,真的看到他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喜气洋洋的英武之气,再说起那个古老的家仇事件,欢喜也更多地代替了愤恨。
    在初中的后半部和高中的前半部,我的青春期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过去了。不用说,我很烦。看到什么烦什么。我不愿意回家。有一次,一个老师迎面扑来,质问我:你为什么放假不回家?我如果知道就好了,其实没有什么高深的答案,一切只是因为我处在万恶的青春期。
    我变成一个怕回家的人,那是哪**?我无法回忆起这一切。在我比青春更小的时候,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八岁那年,我爸爸打工去了,我妈妈带着我和妹妹在家里。那年夏天冰棒卖五分钱一根,绿豆冰棒一毛,雪糕两毛。我唆使我妹妹嚷嚷要吃,没想到被老辣的老妈一眼识破,她撇开妹妹直接对准我高声呼喊:要吃冰棍,自己去担煤炭。
    好象我们小学时代学过一篇类似的课文,说的也是挑煤挣钱的事儿。1989年马路还没有修到深山的小煤矿,马还只能在遥远的河岸低头吃草,打着响亮的响鼻。把一百斤煤炭从煤炭山里挑到大路上,行程约三公里,可获银六角整。我那天一共得到一块四毛五分的报酬,但是当天只领到五毛钱工资,老板说财政紧。那几天我妹妹把我奉若神明,但是当时我收工的时候,就像在地狱的边缘欢天喜地地行走。我记得我那天挑得*重的一回也只有六十三斤,中途还把绳子弄断了一回。那是一截电线。我没有想到电线中看不中用。我于是跑到我奶奶家,拿了一根足够结实的尼龙绳子。那真的是一根结实的绳子,一直到天黑收工,它还没出现断裂的痕迹,倒是我出现了。我手心里攥着黑乎乎的人民币,在我奶奶的温情里洄游。那天我太累了,尤其是我的肩膀红彤彤的,煞是好看。我很快栽倒在奶奶床上。那时的风是凉快的,还是热的?我忘记了,它吹拂在我沾着湿发的前额上。天黑时奶奶试图叫醒我,让我回到我妈那里去。我真的被她弄醒了,但是我不想动,我哪一块肉,哪一跟毛都不想动。于是我继续装睡。*后奶奶动用了屡试不爽的那一招:捏鼻子!捏了一阵,我再装就不像话了。但是我*终赖在了那里,奶奶给我脱鞋,洗脚,给我洗完了她把自己的脚也洗了。整个过程她骂骂咧咧,但在此刻我的回忆中它们好象天堂的光辉。奶奶于2003年去世。我记得1989年在整个炎夏的梦里我依然有喜形于色的兴奋,手舞足蹈,意欲把自己的小收获马上告诉我奶奶,再告诉我妈妈。这比起后来我偶尔拿个什么奖却再也不愿意向家人透露半点风声一比,不能不让人怀疑我对那些一同享受过欢乐的人是否产生了无微不至的防备。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大家都眉开眼笑的。毕竟,在一个农民家庭,出一个大学生不容易。而且,在这个农业人口遍布神州大地的国度,要逃脱历史赋予我的命运,不再渔樵耕,**办法就是读,读书、考大学,等待鲤鱼跳龙门那**的一跃。因此,我的地位明显地上升了。大家的希望和爱一旦在我身上得到了实现,就继续加大他们的投资。谁也知道这并不一定就是无偿的付出,因为谁也不知道以后自己家中的人就不会因此而受益。我的家族亲戚们像我国所有农业人口那样对权力怀有崇拜、敬畏、渴望等多种错综复杂的感情。我相信很多和我一样出身农家的大学生,他们同样被家族的责任所累。高行健说:“我主张一种冷的文学。”我也想说:“我主张一种凉的关系。”大家都别太热乎了。但是现在,显然已经不行了,显然是无法实现的夙愿了,因为不但有一层浓于水的血缘关系黏糊了所有人,更有一种耀眼的**之光笼罩着大千世界。
    ……
    目录
    李傻傻
    飘满死鱼的天空
    1993年的马蹄
    闹马山
    邢荣勤
    “80后”文学的嬗变
    蔚蓝星球
    幽暗之灵
    改造铁皮屋
    安意如
    当时只道是寻常
    从此无心爱良夜
    人生若只如初见
    陈佳勇
    来自沈庄的报告
    别把盒饭不当饭
    乔洪涛
    芦苇
    雨一直下
    疼痛的肉体
    西瓜,西瓜
    屋顶上的风景
    落草火子
    我们一辈子的童话
    迷宫
    一个下午的地球仪
    一抵达幸福的盛开
    开往遥远的火车
    刘莉娜
    风里密码
    曲终人散
    马中才
    为你失去你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且让我忧伤
    曾尹郁
    出轨
    王皓舒
    我要告诉你爸爸
    天山,天山以北
    斑斓一季
    围场中的精灵
    宋静茹
    孩子
    头发与高考
    朱婧
    人生若只如初见
    *好的礼物
    云之彼端梦想之境
    奉波
    记忆中的那些人和事
    怀念我的“剑客居”
    张四和他的自行车
    肖水
    将流浪当作一种幸福
    瓦兰就要死了
    走出“海德格尔”人文咖啡馆
    经过网络到达的房子里住着谁
    刘嘉俊
    物理班
    Absolut的生活
    王越
    高三与我的交易
    有关原宿舍的气短情长
    何小明
    我创立的故乡
    一条狗的青春回忆
    陈错
    忧郁之书
    年复一年
    故事三则
    龙语
    葬红花
    月光骑士
    岑孟棒
    百年孤独
    第七种武器
    编辑推荐语
    这套丛书对于展示近年来“80后”文学创作的丰硕成果,促进渐臻成熟的“80后”追求文学理想的热潮,都是适逢其时的和大有助益的。我衷心希望在这套丛书之后,人们再来谈论“80后”时,潜台词中不再是“市场‘80后’”“文化‘80后’”,或者“网络‘80后’”“校园‘80后’”,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80后’”。
    ——白烨(**文学评论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对于汉语文学的新生代,我总是充满热切的期待。在汉语危机来临的时刻,这期待也许是我**的选择。
    ——朱大可(当代**文化学者、批评家)
    “80后”作家普遍实现了和传统文学观念之间的断裂。他们获得文学滋养的主要渠道,已从上一代人那种对经典的认真阅读变成了向一个更加多元的信息社会全面进军,甚至他们的出场方式都是截然不同的——以前的作家多半是先在杂志上发表作品,再谋求出版,如今,“80后”作家普遍和出版商直接打交道,而越过了文学期刊这一环节,这就意味着文化消费的力量在更加显著地影响他们的写作。
    ——谢有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一直不相信所谓“80后”写作有什么整体性,他们的呈现方式定是各种各样的,韩寒和郭敬明不同,张悦然和莫小邪不同,李傻傻和孙睿也不同……所以,我真的希望,集合在这里的作家,亮相给读者的,应该是一个个的“我”,而不是“我们”。文学是孤独的,我欣赏那种孤独求败的精神。在这些作家当中,寄托着我的希望。
    ——解玺璋(**书评家、同心出版社副总编辑)
    文坛新锐川流不息,淘尽黄沙始见金。江面的波澜与涟漪,或许更能吸引眼球,但真正负重致远的,却还在深层厚处。《旗·80后精品文丛》以百余个经典篇幅解读现代文学,别出心裁也别具匠心。如此看来,无论是江中操舟人,还是岸上观潮者,读来皆有收获。
    ——邢明 (**IT人士、天涯虚拟社区CEO)
    这些阔步昂首的·“80后”作家们,在文坛上早已超越了太多的对手。他们似乎更愿意在一个特定的舞台上,去优雅地旋转出难度高超的舞步。他们需要中国文学的见证,中国的文学,更需要他们的见证。
    ——慕容雪村(当代知名作家,代表作《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我国**人文社区、国内*大的论坛网站、2007*具影响力社区——天涯社区,专题**并鼎力支持;新浪、搜狐、腾讯、网易等几大门户网站联合推介;白烨、朱大可、谢有顺、解玺璋、朴素等**评论家鼎力**。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