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池袋西口公园
QQ咨询:
有路璐璐:

池袋西口公园

  • 作者:(日)石田衣良 千日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8075399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306
  • 定价:¥20.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池袋宁静的夏日夜晚,西口公园里隐隐有不安的气氛在空气中骚动。
    高中毕业后在家当米虫的真岛诚因为绞杀魔事件成为公园里的金田一。他为了找出绞杀魔同时解开好友理香的死谜,以及受托寻找同学猴子爱慕的黑帮公主,而化身多种角色出入黑白两道“办案”。*后他逐渐解开各个谜题,更将变调的公园回复成原有的和平,让红蓝两帮派握手言和,过程惊险万分终于智取谋成。G少年、红天使、援交妹、自闭少年……所有在世俗社会迷失坐标的青少年,都在这座公园烙印下青春颜色,并发现自己的价值。
    石田衣良具实呈现出经济高度发展又遭逢泡沫化的日本,那些边缘青少年的世界——颓废、堕落、滥交、嗑药、追求极限刺激,狂飙在犯罪界线却是*不虚伪的一群 。是一部值得细细品味的感官推理小说!
    文章节选
    导读:
    一九九七年,石田衣良以《池袋西口公园》登上日本文坛,并获得了该年的“ALL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至今,作者以及作品的发展都相当可观。石田不停地发表多部短篇、长篇作品,2003年以《4TEEN》一书赢得了第129届直木奖,乃日本*有权威的大众小说奖;有目共睹,他是当前在日本*活跃的作家之一。至于作品,《池袋西口公园》不仅化身为漫画、电视剧、畅销DVD,而且发展成系列小说,已经有四本书问世,第五部都在杂志上发表过了。
    石田衣良于1960年3月28日在东京江户川区出生,从小喜欢看书,学生时代每年看1000本书,也就是每天平均2.7本;从成蹊大学经济学系毕业以后,任职于广告公司,跟着成为独立文案家;《池袋西口公园》是他发表的**部小说。
    有一次访问中,石田说,37岁那年忽然开始写小说,是受了女性杂志《CREA》刊登的星座算命的影响。一决定要做小说家,他采取的步伐非常具体、现实:调查好各文学新人奖的投稿规定和截稿日期,并且开始埋头写作。
    虽然*初以推理作品获得了奖赏,但是从一开始,他就写各类不同性质的小说;除了“ALL读物推��小说新人奖”以外,“日本恐怖文学大奖”和以纯文学作品为对象的“朝日文学新人奖”等,石田全去投稿,而在每个地方都引起了审查人的注意。
    直木奖作品《4TEEN》是关于四个初中生的故事;他写的恋爱小说很受女性读者的欢迎;以金融界为背景的小说拍成了电视剧。石田衣良的作品世界真是五花八门。
    日本小说家,《文艺春秋》创办人菊池宽曾经说:纯文学和大众文学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作家为自己写的,后者则是为别人写的。从这角度来看,石田衣良可以说是天生的大众文学作家。什么形式的小说,他都会写,同时能够保持自己一贯的风格。
    《池袋西口公园》本来是一部短篇小说,乃池袋西口水果店的儿子,19岁的真岛诚与当地伙伴们做业余侦探的故事。
    日文原名“池袋(IKEBUKURO)WEST GATE PARK”起得非常巧妙,特有号召力。在东京人的印象中,池袋一贯是很土气的三流繁华区;没有银座的**、六本木的洋气、涩谷的时髦、新宿的次文化。连**六十层高的阳光城大楼也盖在巢鸭监狱旧址上,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战犯被关押处刑的场所,自然不会有欢乐的联想。但是,一改用英语把西口公园说成“WEST GATE PARK”,简直忽而出现了全新的年轻人活动区一般,特会刺激读者的好奇心。
    那形象,实际上是作者的创造。他在访问中说:其实对池袋并不熟悉,只是曾在上下班路上经过的地点而已;作品中,对西口一带风化店很详细的描写,也并没有根据实地采访。如果是真的,他想像力之丰富真令人为之咋舌。不过,他也承认,去哪儿都随身带有照相机,看到什么都记录下来。
    199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长期不景气,很多青年看不到希望,过着无为的日子。真岛诚和他的伙伴们,就是这么一种年轻人。他母亲开的那种水果店,也是东京人都很熟悉的,主要生意是骗醉鬼的钱。高中毕业就不上学、不上班的儿子诚,从主流社会来看是个小流氓,理应缺乏正统、健全的伦理观念。然而,一面对伙伴们或社区的危机,他却表现得非常精明、勇敢,甚至像个英雄——虽然是三流繁华区的。
    《池袋西口公园》*大的魅力,是作者以宽容、温暖的文笔描写着这批年轻人。作品中,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健康、幸福的。家庭暴力、校内暴力、神经失调、援交、乱伦、嗜毒、卖淫、非法外劳、不孕症……大家都有过不可告人的悲惨经历、精神创伤。他们之间的来往,当初只有两种:要么是同病相怜,要么是彻底对抗。但是,随着小说系列化,真岛诚他们帮助的对象也开始包括老年人、残障人、小孩子等等的社会弱者。故事一方面保持着青年黑暗小说的架构,另一方面获得了社会、人情小说的味道。石田衣良的手艺真不简单。
    他说:二十多岁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情绪低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长期没出来;后来经过自我训练,逐渐对社会适应了。我们从他作品看得出来,因为有过痛苦的经历,他是特会理解别人之苦楚的。
    自从1980年代,日本社会进入后现代阶段,纯文学等传统文艺形式对年轻一代人不再有大影响力了。反之,漫画、卡通、电脑游戏等成为年轻人共同的文化经验。在文学领域,内容、情节类似于漫画的“公仔(characte)小说”流行于年轻男女圈子;其特点是,读者认同于登场人物,像网络游戏一般地投入于故事发展中。
    虽然石田衣良是拥有多数大人读者的传统小说家,但是他的代表作《池袋西口公园》对年轻人的影响之大,倒仿佛“公仔小说”。他们以英文短称“IWGP”言及作品;认同于真岛诚、安藤崇、齐藤(猴子)富士男、森永和范、水野俊司等主要登场人物之一;从电视剧到漫画到小说,跨媒体地享受作品。
    《动物化的后现代》的作者,1971年出生的哲学家、评论家东浩纪指出:“公仔小说”拥有资料库形式;像某些卡通片一般,登场人物可以无限增大,情节也可以永远发展,但是始终在一个关闭的故事空间里。作为大都会青春推理小说出发的“IWGP”系列,似乎在走这一条路。
    例如,石田衣良的另一部小说《红·黑》的别名是“池袋西口公园外传”。在池袋发生的赌场利润抢夺案小说,不是由真岛诚讲述的,而牵涉到他老同学,缺左手无名指的黑社会成员齐藤(猴子)富士男。作者说,因为他想多写点猴子,一时离开《池袋西口公园》而另写了《红·黑》,但始终在“IWGP”世界里。
    石田衣良写的小说,除了“IWGP”之外,《4TEEN》也以月岛为背景,用巧妙的文笔写下了现代东京的都市景观。这一点非常有趣。因为他说,曾看过的几万本书当中,印象*深刻的日本小说家是永井荷风和川端康成。众所周知:荷风是酷爱东京的老一代文人,尤其对江户遗风爱得要死。川端也有一段时间热心地描写过浅草——当年东京*繁华的闹区。
    总之,关于石田衣良作品,我们可以从好多不同的角度讨论下去。不过,他毕竟刚出道不久,年纪也不很大(常带韩国明星般的笑容出现于各媒体),今后会发表好多作品;目前下任何结论都太早了。无论如何,对一代日本年轻人来说,“IWGP”无疑成为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的青春插话了。看完了这本书,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同意。


    池袋西口公园
    在我的手机背面,有一张大头照。褪色的贴纸上,我和四个死党全挤在狭窄的框框内,呲牙咧嘴、肆无忌惮地狂笑着,真是有点活宝,但那时的我们是多么地快乐啊。究竟是什么事这么好笑?我已经记不得了。头像之外,还有一圈很有意思的图案,绿色丛林中一群抢夺香蕉的泼猴们在丛林里荡来荡去,或许,猴子的世界和我们的一样,所有的乐趣都在于那荡来荡去的乐趣和争抢的过程吧。
    也有人问我,这张大头贴究竟要贴到何时?我总是默然地笑笑,其实我知道,这是我*美好的回忆,我怎么会舍得把它扔掉呢?
    我的名字叫真岛诚。去年刚从池袋高工毕业。能从我们那个池袋高工毕业,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我们学校那可是“响当当”的臭名昭著,每年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会被劝退学,所以很多人对我能从那里毕业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池袋警备署少年课的吉冈曾有一句经典的论断,他说我们学校“是黑社会的预备军,任何毒邪之物,没有不沾的,抢劫、吸毒、斗殴,什么都来。”确实如此,素质好的,马上就会被黑道大哥挖角,其中的一些狠辣角色甚至连黑帮都不敢收,比如山井。
    说到这个山井,可不是一般的人物。我和山井从小学就认识了。这家伙块头很大,方方正正的,脾气暴烈异常,奇怪的是,他连头发都硬得不得了,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个头上插着一万根金色钢丝的怪物。更要命的是,在他耳环与鼻环间还系着恶犬专用的链子。这小子酷爱打架,并且手段残忍。据我所知,他前后大概打了五百多架,只败过一次。
    山井有个奇怪的外号,叫做“杜宾犬杀手”。这个名字源于中学二年级的夏天,他和某个无聊的同学打赌,说要和经常出现在东口区立综合体育馆的杜宾犬一较高下,并且山井认为自己会赢,而班上的同学则说不可能。这可是一个充满悬念的大赌盘,于是我们这帮无所事事的家伙便把自己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下注。说老实话,那只狗可不是好惹的,**属于猛兽之列,山井显然也知道这次所对付的不是“等闲之辈”,因此也是细心准备,我在写作课时还看见山井用砂轮机磨尖他的武器,那是一截五寸钉,磨的时候**还不时喷出火花。
    星期六,山井和一大帮同学浩浩荡荡地走出校门,朝体育馆前进。那只杜宾犬果然在,正无聊地嗅着长椅下的异味,一边四处乱晃。山井左手拿着一块生牛肉,作势向狗扔了过去。杜宾犬高兴地摇着尾巴跑了过来。山井右手握着插着那根五寸钉的木棒,那武器就像廉价的葡萄酒开瓶器一样呈T字型。杜宾犬哪里知道自己面临的威胁,一心以为美味就要到口,于是便流着口水快活地奔向山井。等那杜宾犬的唇吻即将触到山井的手时,山井迅速地收回牛肉,并将右手中的武器向前奋力击出。五寸钉深深插进了杜宾犬窄小的额头。同时山井的右手歹毒地转了一圈,五寸钉完整旋入,尔后便猛地拔了出来。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在远处观望的我们连声音都没听到,狗就已经倒卧在山井脚边。额头几乎没有流一滴血,口里却吐着白沫,四肢抽搐,显然是没命了。这个过程简直是太过残忍、太过疯狂了,我的耳边传来个别胆小者干呕的声音。我们迅速逃离现场。
    等到星期一上学的时候,山井的绰号就变成了“杜宾犬杀手山井”。
    好了,回忆到此打住,我们言归正传。话说我高工毕业后,由于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又一时之间没有找工作的热乎劲,便干脆在家里吃闲饭,如果老妈骂得狠了,便装模作样地在水果行里帮忙,赚点零用钱花花。当然,我把老妈那店说成是水果行**是抬举她,这小店和银座那种光鲜亮丽的水果专卖店相比就差远了。我家的店面在池袋西一番街。当地人光听地名大概就能想象得出来我家那水果店的寒酸样。我家店旁边开的都是按摩理发院、黄色录相厅和烧烤店。在我的印象里,老妈从来就是这么守着水果店的,当然,比起死去的老爸生前留下的水果摊,这个店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产业了。
    这种水果行在每一个车站旁都会有一家,一般都会营业到*后一班电车发车为止。我那老妈很懂得经营之道,她在店门口亮堂的地方净摆着哈密瓜、西瓜、刚成熟的枇杷、桃子、樱桃这类高价水果,专门等那些喝醉了酒穷装大方的上班族来买。而那些小市民**爱买的低价水果则放在不显眼的地方,别人问起来才往外拿。
    从我家的水果行走到池袋西口公园只要五分钟,其中有半分钟是在等红绿灯。不知为什么,我对西口公园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没事就泡在公园的长椅上,就这么坐着发呆。反正无所事事,**二十四小时一晃就过去了!但即使是这样的每**,还是可以交到好朋友。
    那时,阿正是我的死党。阿正的本名叫森正弘,和我读同一所高工。他和我一样整日无所事事,*后竟也能奇迹般以*后一名的成绩挤进四流大学。天才!真是有狗屎运。但是,阿正是出了名的坏学生,他几乎从来不去学校报到,整天和我在西口公园闲逛,似乎我才是他的老师似的。他说之所以愿意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比较容易泡妞。而事实上,阿正确实对女人比较感兴趣,他老爱大大咧咧地暴露他那晒得黑亮黑亮的胸膛,还在左耳边穿了三个耳洞。
    去年六月的**,天下着大雨,我们在西口公园的丸井百货避雨。对于我们这些没钱人来说,下雨是件很伤脑筋的事,外面不能呆,室内又没地方去。当时我们两人口袋里一毛钱都没有,只好漫无目的地在店里瞎晃荡,晃到位在地下室的书店时,无意间被我们撞到一桩有趣的事。在写真集和美术书籍的高价区,居然有一个戴着眼镜、身材瘦弱的小个子家伙正偷偷地把一本很厚的书塞进单肩挎包,之后,他竟然若无其事地越过收银台,搭手扶电梯到一楼,前后侦察了一番之后,再从丸井百货的正门走了出去。我和阿正相视诡笑,好了,现在不再烦恼没事干了。我们俩便跟着他,通过十字路口,到达东京艺术剧场的广场后,我们从后面叫住他。那小家伙闻声吓得跳起老高。嘿嘿!是个胆小的家伙,应该有不少油水可捞。在我和阿正的威慑和要求下,我们三人一起走进附近的咖啡店。
    从结局说的话,我们半毛钱也没捞着,除了免费的冰咖啡。小鬼的名字叫水野俊司,他让我们叫他小俊。这个瘦小的小俊刚开始很沉默,但想不到居然也是半个话痨,话匣子一旦打开,就说个没完没了。他告诉我们他偷的是法国漫画家的书册。他三个月前刚从乡下考上设计专业学校,但在学校几乎不和任何人讲话,这样一来,他当然就很少有朋友。他不但没有朋友,而且在他眼中,学校的同学都是笨蛋,认真上课的人都是傻瓜。
    这个话痨般的水野俊司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他说话又快又急,似乎有人在跟他抢似的,而那两只眼睛却呆滞无神。他一进入这种状态,我和阿正交换了一个眼神:“这小子没搞头!”真是倒霉透了!恐吓这家伙看来也没什么好处可捞。小俊可不管我的心理感受,他从袋子里拿出素描本,洋洋得意地给我们看他的作品。说实话画得还是不错的,但又怎样?不过是张画而已,又不能让我们吃喝玩乐。
    没办法,只能放过他了,我们离开咖啡馆后就各奔东西。
    第二天,我和阿正在西口公园长椅上无聊地坐着时,小俊竟然也摸到我们身边,坐下后一句话不说就在素描本上画了起来。隔天他又来了。就这样,小俊成了我们的同伴。
    要了解池袋西口公园的真实面貌,我建议大家**深夜来(我们耍帅时都叫它West Gate Park)。喷泉周围的圆形广场几乎变成“泡妞竞技场”,美眉们坐在长椅上,而帅哥们则绕着圆圈地上前搭讪,看对眼的就一起离开公园:不管是要喝酒,唱卡拉OK,还是去宾馆,这些刚刚在公园结识的男女都能在五分钟内各得其所。在*后一班公车离去后的终点站,来自琦玉的车队将车辆排成一列慢慢移动,这些百无聊赖却又自命潇洒的车手透过车窗向路过的每一个女孩搭讪:“喂,要不要和我们去玩啊?”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到这里来找女人的,也有人来公园练习舞蹈或者搞搞音乐,喷泉前面摆着数台大型手提音响,舞蹈爱好者们随着震天价响的贝斯声练舞。喷泉的另一端则是玩音乐的地盘,洋洋得意的音乐爱好者肆无忌惮地坐在地上,抱着吉他一个劲地嘶吼高歌。
    公园旁的东京艺术剧场虽然晚上不营业,但前面的广场就成了另一个游乐场。这里聚集得*多的是滑板族和越野车爱好者,这两伙人整天都跟打擂台赛似的互相较劲。西口公园内,帮派之间表面看来风平浪静,但却有一条肉眼看不见的界线把他们区隔开来,武斗派的不良少年就像嗜血鲨鱼般在界线附近徘徊。
    公园角落的公共厕所则是众所周知的交易**,各色人等在这里各取所需。买家进入厕所五分钟后,穿着泡泡袜的辣妹也会和买家一样转眼间在男厕消失,这些穿着怪异的美少女对于厕所门口的标牌根本就不屑一顾,当然,对于她们和买家如何交易、交易的内容,外人是无从得知的。
    跟小俊认识之后的日子里,大多数的星期六夜晚我们都是窝在西口公园打发掉的。有时也向美眉搭讪,有时则有美眉主动上门。有时去找别人挑衅,有时则有别人找上门来斗殴。但是,大多数夜晚什么都不会发生。就这样无所事事地等待夏夜结束,然后看到早晨的太阳从东方升起,**班电车出发。即使如此,我们也乐此不疲,继续窝在West Gate Park里。
    因为也没有其他事可做啊。
    这种无聊的状况从**次见到小光和理香那天开始有所改变。那是在一个同样无聊的**夜晚,我们不知怎么搞的手上竟然拿着点钱,于是阿正就显得特别有雄心地去找小妞玩,可惜他的泡妞技术太差了,*后四处碰壁。整个夜��都没泡到妞,阿正变得有些着急,似乎只要对方是个女的他都会去搭讪。我呆呆地看着喷泉内不断升起落下的水柱。小俊则坐在街灯下,和平常一样心无旁骛地在素描本上画画。忽然,我们面前出现四条腿,都穿着当时*流行的白色皮制凉鞋,鞋跟很夸张地大概超过十五公分。看得出其中一个更白皙修长一些,而另一个则相对较短,但晒得很健康,看起来肉感十足。
    “嗨!你在干什么?”
    在两个美女之中,肤色较黑的那个看来比较调皮,她伸头望向小俊的素描本,霸道地问道。她穿了一身珍珠色的细肩带洋装,短发、大眼,加上猴儿似的小脸蛋。个子不高,但长得蛮可爱的。应该也就十六岁左右吧!?
    “哗,好厉害!画得太好了。”
    有没有搞错,现在这些年轻女生说话怎么听起来都这副德性?那笑声怎么听都像警铃在叫唤。
    “喂,你们两个!瞎嚷嚷什么啊?”
    我忍不住开口大吼,结果白皮肤的女生竟丝毫也不害怕,昂着头回了一句:
    “干什么那么凶,又不抢你的,不过是看看而已嘛。”
    嗬!居然敢顶嘴。我实在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大胆的女孩,居然敢在我这样的不良少年面前顶嘴。那白皮肤的女孩身材较高,一身露脐黑色紧身T恤和迷你裙。胸部丰满而高耸,好像少儿不宜的成人漫画里的性感女郎。当她的眼神与我交会时,我发现她的瞳孔竟然是淡棕色的。这小妞难道是混血儿?
    “哎呀,两位尊贵的小姐~,放轻松点,别紧张。小俊,你就帮这两位小姐画张画,当做咱们的见面礼呗。反正你的画也只有这种时候能派上用场嘛!”
    这个阿正,真是要命,他在别的地方泡妞失败,回头发现我在和女生说话,竟然马上跑回来凑热闹了。听他话里的意思,肯定是看上她们两个了,尤其是对白皮肤的那一个,竟不顾脸面地不断拍她马屁,那些话连我听了都觉得害燥,真是个不要脸的家伙。
    不一会儿,小俊已经画好了。画纸下方有一个黑皮肤的女生站在西口公园的石砖上。居然还给她配了一对猫耳和一条小尾巴。玉腿则性感撩人地打横伸展,还摆着招财猫的姿势,甜甜地笑着。而画纸上方的女生则完全是另一副模样,她背上长着天使的翅膀,在空中飞翔,却用一种悲伤的神情望向远方。看了小俊的素描,我才意识到,原来白皮肤高个的女孩居然长得那么漂亮。女孩们看了小俊的画显得欣喜若狂,显然,小俊的这幅画拉近了我们和美女之间的距离。
    只是很短暂的时间,一种宜人的默契就在我们五人之间达成,拿着小俊的画,我们又在西口公园的长椅上坐着聊了好一会儿,*后还是免不了西口公园的泡妞俗套,在阿正的张罗之下,我们接着就去附近的卡拉OK唱歌,因为天快亮了,肚子也饿了。卡拉OK既可以让我们肚子填饱,又可以让我们增进感情(这可是阿正的泡妞密笈!)。
    我们在卡拉OK里狂欢,接连唱了不少滥俗歌曲,似乎今天的卡拉OK格外好玩似的。自我介绍之后,我才知道白皮肤高个子的那个叫涉泽光子,黑皮肤矮个子那个叫中村理香。涉泽光子要求我们叫她“小光”而**不可以叫她光子,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曾经有个琦玉的丑丫头也要我叫她珍妮弗,所以当时我没再追问。等我明白小光为何厌恶自己的名字时,已经是后来的事了。
    那时一切都来不及挽回了。
    从那晚之后,小光和理香每天都会来West Gate Park。她们读的女子学校正在放暑假。我们五个人总是一起玩,非常开心。刚开始,小光每次都会送我们其中一个人礼物。首先是送小俊一套德国制造水彩铅笔,说是上次素描的谢礼。精美的木箱内整齐排列着六十四色铅笔,令人看得目不暇接。这恐怕是我见过***的水彩铅笔了。紧接着小光又把一枚镶了蓝宝石的22K金耳环送给了阿正,还说是从家里开金饰店的女同学手中买的瑕疵品。*后,连我也得了一件堪称稀有而珍贵的“Nike Air Jordan 95年第十一代纪念款”。
    目录
    导读 石田衣良的世界
    导读 作家贵公子
    1、池袋西口公园
    2、幽灵旅行车
    3、绿洲的亲密爱人
    4、太阳通内战
    编辑推荐语
    我很喜欢石田所描写的主角没有一个**,却如此真实刺激。在灰色的缺陷与充满诱惑的世界里,可以经历真实的现实挣扎后弄清楚自己想走的路。在黑暗的世界与负面思考逻辑里,击出无懈可击经得起生命考验的勇气。比起村上春树平淡典雅抑郁不透光的情结,我实在激赏石田衣良的正义世界。
    ——独立杂志《破报》
    《池袋西口公园》是您阅读当代小说的不二之选。遇刺少年、失踪少女、激斗的少年帮派……写实而生动地描写出亡命街头急驰的新新人类。融合了青春小说的清新与犯罪小说的危险,改编成日剧并引起巨大回响。日本小说的杰作!
    ——日本**文艺小说评论家 池上冬树
    对一代日本年轻人来说,“IWGP”无疑已经成为他们永不会忘记的青春标记了。看完了这本书,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同意。
    ——新井一二三
    干净冷调,是许多人读完石田衣良小说后的赞叹。即使是处理社会边缘题材,文字一点也不猥亵,反而异常透明美丽。
    ——日本文学评论家 曾志成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真岛诚就是我。
    ——石田衣良
    有别于一般青少年小说以温馨感人的说教方式,它深入现今青少年的真实世界,具体呈现一群年轻气盛,带有理想化性格的青少年,追逐和平理想并成真的故事。
    小说阅读宛如进入感官飨宴,性爱交融其间。*特别的是故事本身虽到处血腥暴力,但并非宣扬暴力,而是让所有人理解,暴力其实并非解决问题的方式。
    [池袋] 东京西北方;新宿、涉谷的后继者。**商业区和交通枢纽;青春热力旺盛的区域,遍布百货公司、电器店、时装店、电影院,以及数不尽的游艺**。
    [池袋西口] 拥有东京艺术**、大都市饭店、立教大学等文化设施,并时常兼作戏剧、小说和电视的背景舞台。由于凝聚年轻人注意力的特性,这里吸引着众多少年帮派,频繁成为械斗新闻的发生地。
    [《池袋西口公园》]一书于1997年出版后,旋即登上日贩畅销书籍排行榜**名的宝座,此后一路攻占连续剧、漫画领域,甚至影响日本新一代的精神层面,以“IWGP”的旗帜在青少年间引起一股热潮。

    同类型书:天使之卵(纯美浪漫爱情经典) 购买点击进入>>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