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飞特族爱上轻舞飞扬
QQ咨询:
有路璐璐:

飞特族爱上轻舞飞扬

  • 作者:夏果果
  • 出版社:内蒙古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802285330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212
  • 定价:¥20.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旭晴喜欢音乐盒上跳舞的瓷美人,随着优美的华尔兹乐声,握着男舞伴的手,轻快的旋转着,白纱裙优雅地扬起—— 希望有**,旭晴也可以轻搭着舞伴的臂膀,在灿烂的舞台上,随风起飞……
    文章节选
    **章 风彦安
    天空是一片晴朗,无风亦无云,酷热的天气连地面都微冒着轻烟,碧绿高翠的庭树遮不住热风侵袭,叶心向内卷了数层,好似吐丝结蛹的蚕茧。
    华岳艺术学校的植物以矮丛花卉较多,然后是藤木科紫红色系团花,再来是庭园草木,假山、流霆通荷花地,蔚成一片水色碧光。
    芭蕾舞《天鹅湖》即将开演,银蓉、政宇和致棠在学校礼堂前面等着好朋友韦旭晴和蓝希辰的到来,这两人快要迟到了。听说旭晴自创了新的舞步急着要跳给他们看,三个人闲磕牙起来。
    “这丫头太活泼了,固执得让人头疼!”
    “真羡慕她的自在。”
    “自在?”银蓉不赞同地轻哼,“我看是没人管疯过头了。”
    政宇说:“无可否认地,她很有天分,注定要吃舞蹈这一行饭。”
    “可就是太胆大包天了。”致棠轻喟。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心中有着共同想法──旭晴有时的确太乱来了。
    他们五人志同道合,打算将来从华岳毕业后,就组成现代舞(见注释②)团,展翅高飞,踏上现代舞的**、到更广大的世界去,跳给更多的人看。在这条路上,他们有一大片空白的青春等着挥洒。
    韦旭晴迎风而立,张开双臂,听着风声呼呼而过,她感觉自己像在天际间翱翔——虽然她只是站在一辆从斜坡上直冲而下的自行车上。
    旭晴不好好坐在车尾却不安份地乱动,使载着她的蓝希辰头疼死了,“旭晴,别乱动!”可是,旭晴还准备���更令人心惊胆跳的高危动作呢!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一向充满胆液,从来不知道“危险”为何物,只知道尽情享受与随风起飞的快感。
    史翠柏说得好,人如果不能飞,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旭晴常说一句话就是“我能我一定能!”
    “希辰!你看!”
    后座有一种不寻常的震动,有可怕预感的希辰大声警告旭晴:“别乱动……我们不是马戏团……”
    “看!这是我新发明的舞步哦!”高度兴奋的旭晴轻巧一跃,跳上后座,用力一蹬,腾空而起。在空中,旭晴利落地翻了一个跟斗,双腿随着转身而前后劈成一字,脚尖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双臂随着身体的翻转伸展于不同方位,既保持平衡又体现了美感。随着嘴里一声呼哨,旭晴已经轻盈落地,以一个答谢公众的标准姿势结束全套动作。
    “成功!”旭晴给自己一个喝彩。她抿抿可爱的粉红唇瓣,正在得意之间,全然没发觉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而来,希辰急得大叫:“旭晴!”
    那辆摩托车一点都没有减速,向还在洋洋自得的旭晴冲去。眼看就要把旭晴撞飞,只听“吱”的一声尖利的刹车声,摩托车的车头猛然停在了旭晴后面,车头灯只差一厘米便吻上她的屁屁。这突如其来的摩托车把旭晴吓个半死,希辰急忙赶来。
    旭晴惊魂已定,对希辰说:“没事啦!”她转眼看着摩托骑士,只见对方戴着头盔,看不清脸面,虽然坐在车上,但看得出身材极为健壮高大。这个人,正叉着手看着旭晴,头盔的眼罩闪着冷冷的光。旭晴叹道:“好酷啊!哇!一身的黑!”
    摩托车慢驶到旭晴面前,旭晴看清楚了头盔后面一张极为冷峻的脸。他的眼有着野生动物般无情冷酷的森锐的狂气,如黑狼,属于掠夺者的光芒。感觉不出是否有敌意,但也没有友善的暖意。
    旭晴一愣,头盔里传来一声低沉而充满不屑的声音,“幼稚!”说罢,那人一踏油门,摩托车扬长而去,喷了旭晴一脸的废气。
    旭晴气得直跺脚,对着摩托车离去的方向喋喋骂道:“竟敢说我的舞幼稚!那家伙一定不懂舞蹈!没气质又没眼光!”
    希辰沉吟着分析:“你的舞很好……他说的可能是……”
    他说的可能是旭晴落地时,被风掀起的短裙下那条印着HELLO KITTY的内裤。
    简直是个奇耻大辱!旭晴气得向摩托车挥拳顿脚,“有种别跑!小心晚上被鬼压床!”她一定要让这家伙尝一下拳头亲下巴的味道。
    希辰拦着像烈马一样从鼻孔里喷气的旭晴,他们还要赶回华岳艺术学院观看第五届校庆日的表演呢。
    学院里。银蓉、政宇和致棠在礼堂外焦急地等着,一见希辰带着怒气冲冲的旭晴走来,大声招呼道:“希辰,旭晴!你们迟到了!快点!”
    **表演是由被誉为“华岳之光”的杨吉娜表演芭蕾舞《天鹅湖》。旭晴一想起这场精彩的表演,摩托车骑士所给她带来的不快,早就抛诸脑后了。
    陆续有校外校内的人聚集在礼堂里,尚未毕业的吉娜,已经有极大的号召力,甚至引起了专业人士的注意,不少人认为,她将是未来舞台上的一个亮点。旭晴刚一入学,就奉吉娜为偶像,吉娜的每一场表演,她都不会错过。而《天鹅湖》,就是吉娜领衔表演的古典舞名作,她跳得哀婉动人、超脱尘寰,旭晴早就想一睹为快。
    虽说旭晴早就知道吉娜极受欢迎,但亲眼看见这么多人远道而来,还是大开眼界,“哇!好多人!吉娜学姐不愧是‘华岳之光’!”
    “杨吉娜”已经成为一个富有魅力的芳名。银蓉不会奉任何人为偶像,她觉得旭晴全是小孩子心性。她笑道:“你不是很崇拜吉娜学姐的吗?”她是一个瘦长的单眼皮女生,和旭晴总是吵吵闹闹的,动不动就较量嘴上功夫。有时候大家怀疑她的正职不是舞蹈而且嘲讽!
    说起吉娜,旭晴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没错!吉娜学姐美丽得像公主,她跳的《天鹅湖》既优雅又哀怨,哇!没人比得上!”
    银蓉出言相讥:“如果是你跳《天鹅湖》,那就是惨不忍睹呢!”
    面对牙齿装了钢圈的银蓉,*好练就一身钢骨,不然会被她嘴里吐出来的话气死。
    这时,人群一阵骚动,“是风彦安!快去看!!”
    吉娜的《天鹅湖》表演在即,还有什么人什么事那么令人激动?旭晴他们并不想跟着凑热闹,无奈人群正挡在礼堂的正门。人群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一个年轻的男舞者身上。旭晴刚进去,就感受到舞者一股扑面而来的野性,她定晴一看,吃惊地看到舞者正是刚才那家伙!!那个笑她幼稚又喷了她一脸废气的摩托车骑士。学校有这号人物吗?
    他换下了黑色风衣,全然以一副原住民的装束示人。头缚象征勇气的彩羽额箍,身穿无领无袖的红色麻布开襟褂衣,小足上束着绑腿,颈上的琉璃珠项链和腕上的多只铜镯随着动作叮当作响。健美的身形,古铜色的肌肉,充满力与美的线条,这种原始而野性的形象、那不可一世的霸气,眼里燃烧着的天才的火焰,都惹得在场的一大票女生尖叫不止。
    更亮眼的是,他的舞技确实**,仿佛有鬼神之工。一双修长得令每位舞者都会羡慕的手臂,一双有力且弹跳力极好的腿,那双脚厚实宽大,可以随时为心中迸发的舞姿提供应有的力量。低着头看他脚板的旋转进退,更能感到他技术的纯熟与精到。
    通过一组干净利索且张弛有致的跳跃动作和一组高低交错、刚柔相济、极限反差、转瞬即逝的快速动作,风彦安将山地原住民粗犷、骁勇的精神特质表现得****,虽是独舞,但震撼效果十足。他就像在火焰中起舞,痛苦而激越,通过肢体动作,将激情的火焰燃烧至每一个旁观者心里。旭晴的心中,也强烈地感受到了。
    一系列的动作结束以后,掌声如雷鸣般响起来,“帅呆了!”“安可!”
    政宇对风彦安的嚣张很不满,“挡在门口就跳起来了!太没礼貌了!”
    银蓉说:“他那身装扮挺帅的耶!原住民的传统服饰吧!那家伙好像也是舞蹈科的……”
    风彦安的跩样一下子把旭晴的怒火重新点燃了,“帅个头!摆个臭脸给谁看啊!这家伙……别以为衣服脱了我就认不出来!那副样子,自以为天下****!跳那个是什么舞嘛!?哗众取宠!还敢挡住吉娜学姐的大门!真可恶!”
    旭晴真想在风彦安的臭脸上量一下她的脚底印,欠踢!她觉得自己双脚正蠢蠢欲动,恨不得一脚把他踩进地狱,让他在地狱之火中狂舞去吧!
    希辰虽然对风彦安也没有好感,但对他的舞蹈才华倒是极为认同。周围的人在兴奋地起哄,喝采连连:“再来一支舞!”“安可!好棒啊!”“对!再来!”“再来!跳芭蕾!”
    在旭晴眼里,风彦安连吉娜的一个脚趾头也比不上,虽然他的舞技赢得了现场的一片尖叫。旭晴说:“别理他了!吉娜学姐的公演要开始了,从旁边过去吧!”
    这时,风彦安对着大家说:“我想找个舞伴,有没有敢上来和我一起跳?”
    顿时冷场。大家虽然同为经过严格考试才进入到华岳艺术学院的学生,但面对技高一筹的风彦安,没有人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实力和资格和风彦安配舞,倒是不少人怂恿着同伴:“你去啦!”
    “我不敢!”
    “你不是很喜欢他的吗?”
    “讨厌!”
    人之天性,闲话多,自己退在一旁看热闹。大家都在等待着别人上前献艺,却只有干等的份儿。于是,一些人散去了。片刻,还是没有人自动请缨。风彦安露出极为不屑的神色,“没有人吗?真是寂寞呀!”他一甩头发,傲气十足地说:“果然,华岳没有人跟得上我,连舞蹈科的人都是些软脚虾吗?呼,真向往纽约……”他像看着一帮低等动物似的看着周围的人。
    “啥!?什么虾?”这句话像是直冲旭晴而来,旭晴气得火冒三丈,再也憋不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蹬蹬蹬地冲上前,直指风彦安的鼻头,厉声一喝:“我可以跟得上你!你这个轻视舞蹈科的自大狂!你真不是普通的恶劣!你应该一死以谢天下!”
    她就像是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
    **注视着这个剪着一头广末凉子式短发、与其说是挑战不如说是报仇的小女生,兴奋起来,“有人单挑了!”“加油学妹!”“好剌激!”他们乐得有人出头,都兴致勃勃地等着看好戏,如果一台精彩的舞蹈就是让人开眼界,如果是丑剧那就让人开心了。希辰他们没有成功阻拦旭晴,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
    风彦安一斜眼,一抹带着笑意的眼光淡淡地扫过旭晴,微微一笑,“来吧!”他似乎存心试探这个女孩的勇气有多少似的,旭晴神色一凛,看了他一眼。对于别人丢下的战书,她从来没有拒绝过;她韦旭晴别的没有,就是胆识过人。
    风彦安一按收录机,音乐声一起,风彦安已经腾跃而起,开始了!
    “绝不输给你这自大狂!”旭晴腿一伸,肢体随着快节奏的音乐舞动起来,“输的就是乌龟!!我一定要比你更吸引**目光!”
    风彦安的舞步快速连贯得让人眼花缭乱,旭晴本来就不打算跟随风彦安,她自己随着音乐即兴地起舞,平时自己设计的许多舞步,一一熟练自如地施展开来。没有章法,有的是激情。旭晴对舞蹈深层次的热爱和敏锐的领悟力,使她有挑战风彦安的自信。
    音乐进入高潮,旭晴瞅准一个风彦安的一个停顿,打算以一个漂亮的高难度转体打倒风彦安,“你这家伙,认输下台吧!”
    旭晴集中精神,准备起这个是否能技惊**就在此一举的**动作来,不料,风彦安一个有力而优美的摆手,竟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来的开襟褂子扔了过来,正盖在旭晴的脸上。风彦安赤裸的上身惹来**女性的一片尖叫。
    旭晴拽下这条被汗水湿透、臭薰方圆十里的褂子,气得差点没吐血,“这算什么舞蹈!”
    她一跃而起,把褂子直朝风彦安套去,“穿上!”这个动作,不是舞蹈,而是跳马。
    风彦安轻巧一闪,旭晴狼狈地扑了个空。而风彦安把手一横,拦腰抱住了旭晴,旭晴才没有重重地跌倒在地。**一片哄笑:“哇哈哈哈哈!再来一个学妹!”“她的动作好好玩!”“勇气可加,不错哦!有娱乐价值!”“再跳一支舞!安可!”
    银蓉才不想让人知道她和旭晴是一伙的,“舞蹈科没这么丢脸过……”政宇和政棠也有面目无光之感,冒出了冷汗。
    旭晴汗水淋漓、喘着大气地回来了,希辰关切地上前扶她一把:“旭晴,你还好吧?”
    “你还要不要看你的吉娜学姐呀?”银蓉语带讥笑,“另外,我这里有条尼龙绳可以借你上吊。”
    周围的人向风彦安和旭晴起哄了,“喂!再来一支热情的舞!”“对呀!安可!”
    旭晴累得说不出话来,一头短发乱成鸟窝。她气鼓鼓地瞪着擦汗穿衣的风彦安。希辰和银蓉架着她往礼堂内跑去,《天鹅湖》已经开演10分钟了!风彦安看着旭晴的背影,微微一笑。
    一周后,旭晴拿着校报气冲冲进跑进练舞室,“什么嘛!你们看!校报上每张照片都是这样!”
    虽然上课时间已到,但老师还没到,大家都乐得顺便利用点时间闲嗑牙,政宇一把拿过似乎有什么有趣新闻登出来的校报,“我看!”
    致棠他们也饶有兴味,“写些什么?政宇!”
    只见一则教人捧着脸盆拾眼珠子的大八卦,白纸铅字镶在头条,随内容附上一张放大的照片,政宇念着,“台下观众上台参与,场面热烈……虽然有些凌乱,但娱乐效果十足……”
    照片上,风彦安舞姿出众而旭晴却狼狈不堪,大家不约而同“哧”地一声笑出来,“当时旭晴你也太夸张了啦!”
    “笑笑笑,看着好朋友大出洋相,你觉得很快乐是不是?什么朋友嘛!就会落井下石。”旭晴不满地大嚷。
    “这几天你的风头*健,学校里每个人都向你行注目礼,你躲在被窝里偷笑了吧。”银蓉很看不惯旭晴和风彦安这种没教养的家伙闹成一堆,,冷语相向。
    旭晴气呼呼地说:“这种变相的焦点注视,我是敬谢不敏,你喜欢的话免费奉送!”
    银蓉觉得旭晴的脑袋没豆子值钱,翻翻白眼,说:“你已经有了希辰,还招蜂引蝶!”
    旭晴大声澄清:“我和希辰只是朋友啦!银蓉你有毛病呀!发什么脾气嘛,就只有你讨厌风彦安吗?我也讨厌啦!我跟他的梁子是结定了!”
    银蓉说:“听说风彦安和我们同是二年级。但修的全都是**课程,第三级现代舞蹈音乐、舞蹈创作,还有德籍老师的专门课!”
    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修行成果与年级分班无关。希辰说:“难怪上课从没遇见过他!我现在还在修一级的课程呢!”
    如果所言所实,那确实很了不起。旭晴很不愿意承认敌对者的出色,“那家伙有那么厉害吗?”
    其他同学听到他们的谈话,也纷纷发言:“你们在说风彦安吗?”“我听说他是原住民呢!”“原住民天生就能歌善舞!”
    这时,老师进门,看到大家只顾谈天说地,拍案喝道:“干什么!!暖身不准聊天!”见严师如见魔鬼的学生们连忙各就各位,随着音乐做基本练习,“一、二、三、四!缩腹、曲膝!转身!”
    音乐间经常夹杂着老师极不客气的斥骂:“你在做什么!”“注意音乐!”“笨蛋!”
    当练习结束的时候,大家一刻都不想留在练舞室里,“受不了!”“老师真凶!累死了!”“去吃饭吧!”
    但是,希辰却不想离开练舞室,他对旭晴他们说:“我还想留下来练一会儿,你们先吃饭吧!”
    旭晴活力满满地说:“我陪你练!我还有很多体力呢!”
    见此,银蓉他们也说:“那我们也留下来!反正还不饿!”
    旭晴一边踢腿,一边问希辰:“你的创作‘雪国春响’决定女主角了吗?”
    《雪国春响》是希辰编的舞码,内容厚重,抒发的都是有关生与死,人与世俗、人与大自然等更具有哲理性问题的看法、感慨。希辰说:“我还在伤脑筋,我需要一个有深厚芭蕾基础的人……”他看着旭晴和银蓉,问:“旭晴、银蓉。你们要试试吗?”
    银蓉做梦也想当希辰所编舞剧的女主角,正想顺势说“好”,偏偏心直口快的旭晴在这时说:“我还不行啊!我的芭蕾很烂。还是跳原来群舞的部份就好了……”
    银蓉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她还想扭转被旭晴搞砸了的大好形势,“我……”
    才刚一出声,这时候旭晴兴奋地一跃而起,“我想到了!不如请吉娜学姐当女主角!她虽然主修芭蕾舞,但她也跳现代舞哦!”
    此话一出,纷纷赢得政宇他们的赞同,“对呀!吉娜可是我们华岳之光啊!”“对嘛!她的舞技是**的!��
    希辰点头沉吟:“我也觉得不错。 主角是故事核心人物,舞者需有一定水准以上的技巧与体力,*重要是要有高超舞蹈素养及品格,才能诠释剧中的人物。吉娜非常适合,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旭晴为自己的高明主意沾沾自喜,“我们去拜托看看!”在她的鼓动下,大家决定试一下邀请“华岳之光”吉娜出演女主角。没有人察觉银蓉的不悦。
    旭晴给大家鼓劲,“《雪国春响》是希辰**个编舞作品,大家加油啊!一定要在下个月演出成功!”
    政宇一拍累得有气没力的致棠,“到时候就可以庆功啦!对不对?致棠!”致棠被政宇大力一拍,一个趔趄。
    希辰建议现在就开始排练,“那么,旭晴先代替吉娜的双人舞部分。政宇、致棠、银蓉先练群舞部分。”
    大家边练边提意见,旭晴很喜欢大家在一起练舞的感觉,“这样子,*快乐了!”
    希辰提醒道:“好了!专心一点。”
    很快地,一次完整的排练结束了,正当大家准备练第二次的时候,“卟轰轰”地一串发动机声和一团废气冲进了练舞室,大家吃惊地看到风彦安骑着摩托车直开进了练舞室。依然是那一身黑衣和一个闪着冷光的头盔。主人够跩,连头盔也看起来跩跩的。
    大家都感到胸中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旭晴更是暴烈地发作了,“喂!”
    早就看风彦安不顺眼的政宇也发作了,“你这人怎么搞的!”
    风彦安取下头盔,跨下摩托车,走到希辰面前。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会,有几分较劲的意味。风彦安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对希辰说:“我可以和你跳一次刚才的舞吗?你们的舞,看起来很有趣……让我的身体充满舞动的欲望!”
    政宇对风彦安的态度极为反感,上前不卑不亢地说:“很抱歉,我们不缺男舞者,请不要打扰我们练习!”
    说得好!旭晴向政宇竖起了大姆指以示夸奖。又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少了风彦安不行。
    希辰像往日一样温和,微笑道:“没关系,政宇。我和风彦安跳!”
    旭晴和银蓉皆是一怔,对希辰如此包容风彦安大为不解。希辰有时太过内敛,任何情绪波动都不表露在脸上,把自己的情绪细细隐藏。但旭晴是一个暴炭,气得直跳,“希辰你忘了,那家伙说我们舞蹈科是软脚虾吗?”
    银蓉听不得旭晴嘴里的“我们”包括希辰,冷冷地说:“希辰才不会像你一样,在校庆上丢脸!”
    希辰仍然彬彬有礼,“那么我先示范一次……”
    风彦安一摆手,“不用,我刚才看过了!音乐是马勒的《大地之歌》吧!”
    众人闻言,一怔之后又是十分恼怒:“自大狂!”
    致棠开启录音机,还是不十分相信,“只看一遍记得起来?”
    音乐即将响起,风彦安和希辰再次对视,风彦安的目光中带有自信、挑战、审视,而希辰眼底有包容与纯善,似乎没有东西可以摧毁他的平和。
    目录
    **章 风彦安
    第二章 搭档
    第三章 破坏
    第四章 心灵的互视
    第五章 危险地带
    第六章 风之子
    第七章 变奏曲
    第八章 心苗
    第九章 我变了
    第十章 短暂的快乐
    第十一章 罪恶感
    第十二章 沙耶
    第十三章 *后的舞
    第十四章 尾声
    编辑推荐语
    风彦安,总是一副冷酷的样子,除了舞蹈,他什么也不在乎;旭晴喜欢音乐盒上跳舞的瓷美人,她从小的梦想就是有**轻搭着舞伴的臂膀,在灿烂的舞台上,随风起飞……当旭晴遇上风彦安,他们之间会发生怎样有趣的故事呢?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