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进山东
QQ咨询:

进山东

  • 作者:贾平凹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 ISBN:9787020064724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417
  • 定价:¥2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中国当代文学创作获得了****的广阔空间,相继涌现出一批生活积累丰厚、艺术准备充足、善于思考、勤于探索的作家。他们的作品具有丰富的思想内涵、深刻的社会意义和鲜明的艺术风格,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标志着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轨迹和水平。这些作家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在当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和影响力,不断地推出新作,超越自己。
    丛书遴选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以来成就突出、风格鲜明、有广泛影响力的作家,对他们的作品进行全面的梳理、归纳和择取;每位作家的作品为一系列,各系列卷数不等,每卷以其中某篇作品的标题(长篇作品以书名)命名。这是一项规模较大的出版计划,我们将每年推出三*五位作家的作品系列,在五年左右的时间里完成这套丛书的编辑出版工作。
    文章节选
    商州又录

    这个冬天里,雪总是下着。雪的故乡在天上,是自由的纯洁的*国;落在地上,地也披上一件和平的外衣了。洼后的山,本来也没有长出什么大树,现在就浑圆圆的,太阳并没有出来,却似乎添了一层光的虚晕,慈慈祥祥的像一位梦中的老人。洼里的梢林全覆盖了,幻想是陡然涌满了凝固的云,偶尔的风间或使某一处承受不了压力,陷进一个黑色的坑,却也是风,又将别的地方的雪扫来补缀了。只有一直走到洼下的河沿,往里一看,云雪下是黑黝黝的树干,但立即感觉那不是黑黝黝,是蓝色的,有莹莹的青光。
    河面上没有雪,是冰。冰层好像已经裂了多次,每一次分裂又被冻住,明显着纵纵横横的银白的线。
    一棵很丑的柳树下,竞有一个冰的窟窿,望得见下面的水,是黑的,幽幽的神秘。这是山民凿的,从柳树上吊下一条绳索,系了竹筐在里边,随时来提提,里边就会收获几尾银亮亮的鱼。于是,窟窿周围的冰层被水冲击,薄亮透明,如玻璃罩儿一般。
    山民是一整天也没有来提竹筐了吧?冬天是他们享受天伦之乐的季节,任阳沟的雪一直涌到后墙的檐下去,四世同堂,只是守着那火塘。或许,火上的吊罐里,咕嘟嘟煮着熏肉,热灰里的洋芋也熟得冒起白气。那老爷子兴许喝下三碗柿子烧酒,醉了。孙子却偷偷拿了老人的猎枪,拉开了门,门外半人高的雪扑进来,然后在雪窝子里拔着腿,无声地消失了。
    一切都是安宁的。
    ……
    目录
    商州又录
    陕西小吃小识录
    一位作家
    龙柏树
    秦腔
    忙工
    河南巷小识
    这座城的墙
    关中论
    通渭人家
    荒野地
    游了一回龙门
    哭三毛
    再哭三毛
    佛事
    坐佛
    游笔架山
    招牌
    壁画
    夏河的早晨
    ��分
    陶俑
    圌山
    二胡
    江浙日记
    治病救人
    朋友
    进山东
    造一座房子住梦
    藏者
    丽江古城
    数幅木刻年画
    抚仙湖里的鱼
    吉祥的一次
    西路上
    灵山寺
    观看二○○二年***足球赛
    玉虚洞
    黄河魂
    大唐芙蓉园记
    拴马桩
    吃面
    经过豆沙关
    我有了个狮子军
    土彩罐
    看了两个展览
    食神
    大红袍茶树记
    沙家浜记
    游悟真寺记
    看***足球赛
    编辑推荐语
    商州又录

    这个冬天里,雪总是下着。雪的故乡在天上,是自由的纯洁的*国;落在地上,地也披上一件和平的外衣了。洼后的山,本来也没有长出什么大树,现在就浑圆圆的,太阳并没有出来,却似乎添了一层光的虚晕,慈慈祥祥的像一位梦中的老人。洼里的梢林全覆盖了,幻想是陡然涌满了凝固的云,偶尔的风间或使某一处承受不了压力,陷进一个黑色的坑,却也是风,又将别的地方的雪扫来补缀了。只有一直走到洼下的河沿,往里一看,云雪下是黑黝黝的树干,但立即感觉那不是黑黝黝,是蓝色的,有莹莹的青光。
    河面上没有雪,是冰。冰层好像已经裂了多次,每一次分裂又被冻住,明显着纵纵横横的银白的线。
    一棵很丑的柳树下,竞有一个冰的窟窿,望得见下面的水,是黑的,幽幽的神秘。这是山民凿的,从柳树上吊下一条绳索,系了竹筐在里边,随时来提提,里边就会收获几尾银亮亮的鱼。于是,窟窿周围的冰层被水冲击,薄亮透明,如玻璃罩儿一般。
    山民是一整天也没有来提竹筐了吧?冬天是他们享受天伦之乐的季节,任阳沟的雪一直涌到后墙的檐下去,四世同堂,只是守着那火塘。或许,火上的吊罐里,咕嘟嘟煮着熏肉,热灰里的洋芋也熟得冒起白气。那老爷子兴许喝下三碗柿子烧酒,醉了。孙子却偷偷拿了老人的猎枪,拉开了门,门外半人高的雪扑进来,然后在雪窝子里拔着腿,无声地消失了。
    一切都是安宁的。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