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母鼠——格拉斯文集 (新版)
QQ咨询:

母鼠——格拉斯文集 (新版)

  • 作者:(德)格拉斯 魏育青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9787532744930
  • 出版日期:2008年04月01日
  • 页数:467
  • 定价:¥33.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母鼠》1986年出版,评论界对它褒贬不一,赞之者称它开创了一种“未来型的叙述方式”,集作者所有作品之大成,贬之者认为它不啻为一场“灾难”。在斯德哥尔摩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仪式上提及《母鼠》时说:“是它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小说以“我”想要一只老鼠作圣诞礼物并如愿以偿开始,这老鼠能说会道,不断与“我”唇枪舌剑,使“我”先是在家里,后孤悬太空与地球断绝联系,在梦境中目睹了世界发生的悲剧,体验了人类自我毁灭的过程。情节之二的主角是奥斯卡,这个《铁皮鼓》的主人公摇身一变成了传媒大亨,踏上归途,回到阔别多年的但泽,他对媒体的潜能极感兴趣,懂得如何用图像展现未来,以或实或幻、真伪难辨的画面来控制公众。另两条情节是以两部影片的形式展开的,其中《格林兄弟的森林》反映童话人物在濒死森林的背景下的逃亡和反抗;另一部《造假的50年代》叙述的是以修复艺术品为业的马尔斯卡特的故事,影射当年两个德国的领导人阿登纳、乌布利希上世纪50年代的造假史。第五条情节则叙述五个女人登上考察船出海考察水母密度,研究生态失衡、环境污染问题,历经艰险,但*后也未能逃脱灭顶之灾。
    文章节选
    **章 愿望实现了——诺亚方舟上无老鼠一席之地——人类只留下垃圾——一艘屡屡易名的船——恐龙灭绝——老熟人露面了——邀请去波兰的明信片——练习直立行走——织针咯哒咯哒响个不停
    今年圣诞节我想要只老鼠,我不是想为一首关于人类教育的诗找些有刺激性词语吗。原本打算以海为题,以我的波罗的海为题,但*终还是动物占了上风。我如愿以偿了,圣诞树下的老鼠给我带来了惊喜。
    那只铁丝笼并非随意搁在一边,而是在冷杉枝叶掩隐下,和圣诞树上低垂的饰物融为一体,把树下本来属于马槽和那几个名人的位置给占了。铁丝笼漆得白白的,内置一间袖珍木屋,木屋里放着奶瓶和食盆。老鼠就这么作为礼物放在圣诞树下,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是再正常自然不过的事情,不会有人说什么。
    对沙沙作响的纸张,老鼠并不感到怎么好奇。它在笼底铺的木刨花里窜来窜去,又轻轻一蹦,蹲在它的小木屋顶上了,圣诞树上一只装饰用的金球上映出它抖动的胡须。从一开始就让人吃惊的是,它的长尾巴竟然光溜溜的,爪子酷似人的五指。
    这畜生不脏,只是偶尔留下几块小指甲般大小的鼠屎。蜡烛味、冷杉香,再加上几分尴尬状,几块蜂蜜饼,这样按传统配方营造的圣诞夜气息盖住了小老鼠发出的气味。这件礼物是从一个养蛇人那��买来的,他住在吉森,养老鼠作蛇食。
    当然也少不了别的惊喜,鼠笼左右摆着些或实用或多余的礼物。如今送礼是越来越难了。哪有地方搁啊。真糟糕,我们都不知道该要什么了。要什么就有什么,所有愿望全得到了满足。不如这样说吧,我们缺的就是“缺些什么”,看来是得缺些什么才好。但大家还是无情地继续送礼。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什么好心人那儿得到什么礼物。我是既富又穷,在此情况下问我圣诞节有何愿望,我就说想要只老鼠。
    我当然成了嘲讽的对象。问题接踵而来:你这把年纪了还要老鼠?非要老鼠不行吗?就因为眼下时兴这个?干吗不要乌鸦?或者像去年那样来些嘴吹出来的玻璃器皿?——这不,想要什么就是什么。
    必须是只母老鼠,但不要那种红眼睛的小白鼠,不要舍林公司和位于勒弗库森的拜耳公司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
    不过灰褐色的老鼠,说得难听点就是下水道里的老鼠,商店里会进货、有出售吗?
    宠物商店一般只出售没坏名声、无不良记录、不在成语里以反面形象出现的啮齿目动物。
    据说快到基督降临节期间第四个星期日,吉森方面才有音信传来。有个只卖常规宠物的女贩子,他的儿子反正要经伊策霍到北方去看未婚妻,顺便帮忙捎来了我想要的老鼠。那笼子本来完全可以用来关金仓鼠。
    圣诞夜,这关在笼子里的母鼠给我带来了惊喜,而我差不多已把自己的愿望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和它说话,傻乎乎的。然后放别人送的唱片。礼物中有一把剃须刷,惹人发笑。书成堆,其中有本写乌泽多姆岛的。孩子们心满意足。轧碎核桃,礼物包装纸折好,猩红和锌绿的丝带两端捻好,然后卷起放好——什么都别扔!——以便后用。
    软衬里的拖鞋。还有别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太赠我老鼠,怎能来而不往。送她的礼物包在薄薄的棉纸里:手工着色的地图上标着维纳塔,这座沉没海底的城市与波莫瑞海岸遥遥相对。一幅漂亮的版画,尽管霉点斑斑,旁边还有一道裂痕。
    蜡烛越燃越短,家人围坐在一起。压抑的气氛,节日的盛宴。次日来的**批客人夸这老鼠好不可爱。
    我的圣诞鼠。想不出别的称呼。它有五只粉红色小脚趾,捧着核桃仁、杏仁或者专用的压缩饲料。起先我还担心自己的指甲,但不久就开始款待它:葡萄干、饼干屑、蛋黄。
    它紧靠在我身边。它用胡须能感到我的存在,玩弄着我对它来说近在咫尺的恐惧。于是叫它别烦我。暂且计划里还没老鼠,似乎将来没老鼠也会发生一些事情,似乎只要海里掀起小浪,森林毁于人类,甚*还会有一个小驼背踏上旅途,那么缺了老鼠也没什么妨碍。
    近来老鼠闯入了我的梦境。诸如学校的琐碎事,肉体的不满足,反正睡梦强加给我的、甚*我醒时也会被卷入的一切里都会有它的身影。无论白天黑夜,我的梦境都是它圈定的势力范围。任何乱糟糟的画面里都有它尾巴光溜溜的形象。到处都留下它的气味。无论用什么来抵挡——比如用满满一橱谎言,那橱还是双层底——它都能咬穿。它不停啮咬,它自以为是。我再也没说话的分,它开始教训我。
    住嘴!它说。你们风光过了,如今已是明日黄花,成了虚幻的记忆。你们再也不能说三道四,不会再有什么前景。你们算玩完了,而且是彻底玩完了。早该这样了。
    将来只有鼠类独领风骚。开始时老鼠也****,因为几乎所有生命都完结了。但那母鼠已经在繁衍了,边繁衍边谈论我们的下场。它时而尖着嗓子长吁短叹,好像在教刚生下的幼鼠如何悼念我们,时而用它那难懂的鼠语冷嘲热讽,仿佛对人类的仇恨*今未消:你们完了,完了!
    我反唇相讥:不,母鼠,不!我们还在,人数还不少呢。每逢正点新闻节目都会报道我们做了些什么。我们冥思苦想,制定出种种有望成功的计划。*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们还会继续存在。连那个动不动要插嘴干预的小驼背也这么认为。*近有次我下楼去地下储藏室找储藏过冬的苹果,他说:也许人类会灭亡,但何时关门大吉,*终决定权还在我们手里。
    鼠类史!说起这来它如数家珍。不仅在暖和的地方,据说连爱斯基摩人的圆顶冰屋里都有老鼠出没一老鼠随着被流放者移居两伯利亚。上船加入极地专家行列的老鼠发现了南极和北极。再荒凉偏僻的地方老鼠也不怕。它们跟着骆驼商队穿越戈壁滩,随着虔诚的朝圣者前往麦加和耶路撒冷。人类史上有不少游牧民族,成群结队的老鼠和他们一起浪迹天涯。它们随着哥特人来到黑海边,随着亚历山大向印度进发,和食人族一起翻过阿尔卑斯山,跟在旺达尔人后面攻占了罗马,还和拿破仑大军一起往返莫斯科。它们还跟着摩西和以色列民族滴水未沾地穿越红海,在汛的荒野里品尝神赐的吗哪,从那古老年代起就有不少垃圾。
    母鼠知道的可真多。它的叫声激起了阵阵回音:泰初有禁!当初人类的上帝怒吼: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我们上不了船。诺亚把方舟变成了动物园,却严禁我们入内,尽管天上那位老在惩罚、独独对他开恩的上帝说得十分清楚:凡洁净的畜类,你要带七公七母;不洁净的畜类,你要带一公一母,因为我要降雨在地上四十昼夜,把我所造的各种活物都从地上除灭。我造他们后悔了。
    诺亚按上帝旨意行事,把活物带进方舟,飞鸟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的昆虫各从其类。惟独不带我们鼠类,连一公一母也不带。在他看来,我们既不属于洁净的畜类,也不属于不洁净的畜类。成见这么早就深深地扎下了根,从一开始起就痛恨,就要消灭所有让人见了憋气、直犯恶心的东西。人生来讨厌我们老鼠,所以诺亚没有严格按照上帝的吩咐行事。他拒绝了我们,惟独划掉了我们,而别的活物却都在名单上。
    蟑螂、十字蜘蛛、伸不直身子的蠕虫,甚*跳蚤、浑身疙瘩的蛤蟆、红红绿绿的苍蝇,他都各带了一公一母,偏偏不让我们登上方舟。似乎我们该完蛋,像无数堕落的人一样。那位老想报复,咒骂自己当初过于草率的全能上帝,*后是这样评论人类的: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
    于是上帝开始降雨,整整四十昼夜。地上都被水淹了,**得救的是方舟里的生灵。水势渐渐退去,几座山顶露了出来。先后放了乌鸦和鸽子出去,晚上鸽子回来时嘴里叼着一片橄榄叶。不过鸽子给诺亚带回的不只是绿叶,还有惊人的消息:它在无任何生命气息和生命迹象的地方发现了鼠屎,而且是新鲜的鼠屎。
    对他的笨拙感到厌烦的上帝笑了起来,因为我们顽强的生命力战胜了诺亚的倔强。上帝一如既往地高高在上发号施令:今后公鼠母鼠要与人为伍,带来所有预告的祸害……
    上帝还作了许多未载入经书的预告,托付我们传播鼠疫,还按照全能者的习惯捏造了自己在其他方面的全能。他说是他亲自使我们免遭灭顶之灾,是他亲手使不洁净的畜类中有一公一母活了下来。在上帝之手中,诺亚放出去的鸽子发现了新鲜鼠屎。我们得以生生不息,全靠了他的神掌。他说我们是在他掌心里生下九只幼鼠,在地上水势浩大的一百五十天内又繁衍成了一大群。作为全能的上帝,他就有这么大的巴掌。
    听了这番话,诺亚固执地保持沉默,按从小养成的习惯动着坏脑筋。方舟终于搁在亚拉腊山上,荒芜的大地已全被我们占领了。其实我们并非在上帝巨掌上,而是在地道里躲过了洪灾。当初是我们让年迈老鼠用身体堵住了地道口,从而在犹如水中气泡的地下巢穴里逃过了一劫。是我们这些顽强的鼠类!是我们这些尾巴拖得老长、胡须能预感未来的生灵!是我们这些不断长牙的动物!我们是与人类须臾不离的脚注,是人类身上赘生的评语!我们不屈不挠!
    不久我们在诺亚方舟上安营扎寨了。他怎么防备也白搭,他的食物就是我们的美餐。我们的繁殖速度远远超过诺亚周围的人以及其他被选的动物,很快就子孙满堂了。人类休想再摆脱我们。
    诺亚在上帝面前佯装谦恭,却把自己视为上帝。他说:我心如此顽固,无视上帝圣言。但按这位全能者的意志,鼠类和我们一起在大地上活下来了。它们该受到诅咒,在我们的阴影下,在垃圾成堆的地方掘洞。
    这一愿望已然成真,我梦境的母鼠说。人类到哪儿,那儿就留下垃圾。即使在寻求**真理和追随上帝的途中,他们也扔卞了垃圾。层层叠叠的垃圾上,只要你去挖就不难辨出他们的踪迹。人类的垃圾比人类的本身更长命。唯有垃圾比人类更持久!
    它尾巴光溜溜的,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拖在地上。哦,我可爱的圣诞鼠,瞧它长得多快啊。时而躁动不安,时而呆若木鸡,只有胡须在微微颤动,它就这样始终占着我的梦境。有时它唠叨个不停,好像非得用它那废话连篇的吱吱鼠语把大干世界连鸡毛带蒜皮都聊遍似的。有时它又好为人师,尖声地给我讲授鼠类史。*后它斩钉截铁地下了定论,似乎肚子里吞下了路德译的《圣经》,吞下了大大小小的先知书、所罗门《箴言》、耶利米《哀歌》,捎带着还吞下了各种伪经书、火炉内那些男人哼的歌词、全部的《诗篇》,连《约翰启示录》也揭开一个又一个的封印全吃了。
    千真万确,你们完了!只听它这样宣告。宛如当年死去的基督在世界**,母鼠如今在垃圾山上慷慨陈词,声震寰宇:如果没有我们,谁会再谈论你们。你们人类留下了什么,我们一一列举以免淡忘。垃圾席卷大地,平原因而不断向远处伸展,海滩上遍布、山谷里也填满了垃圾。人工合成的材料漂在团团泡沫上,还装着番茄酱的锡软管永不腐烂。丢弃的鞋子既不是用皮革也不是用稻草做的,它们随着沙子移动,*后汇集在肮脏的浅坑里,在那儿等待它们的是帆船运动员的手套和滑稽的浴场玩具。这一切都在喋喋不休地谈论你们。你们和你们的历史封存在透明文件套里,封存在塑料保鲜袋里,封存在合成树脂里。你们在芯片中,在夹子上,一去不复返的人类。
    此外还留下了些什么?在你们马戏团围栏里叮当作响地滚动的是废铜烂铁。没有可供我们啮咬的纸片,只有破帐篷卷在立柱和铁架上。曾经流淌过的泡沫在一大块冻状物里颤动,似乎还有活力。到处是空油桶,犹如乌合之众。暗盒里的电影胶片散落一路:《凯恩号哗变》、《日瓦戈医生》、《唐老鸭》、《日当中午》、《淘金记》……这些会动的世态,这些场面曾使你们乐不可支或者热泪盈眶。
    哦,你们那些堆成山的报废汽车,以前里面可以住人。还有集装箱和其他可堆放的东西。那些你们称为保险箱或保险柜的玩意儿,如今都已废弃不用,箱盖柜门洞开,无秘密可言了。我们什么都知道,没有我们不知道的!还有那些渗漏的容器,里面是你们存放、遗忘或者误认为可以一笔勾销的东西;你们的有毒垃圾堆放场成千上万,是我们用气味划定边界,以告诫世人——实际上是告诫我们自己,因为世上只有我们硕果独存了。
    不得不承认,你们的垃圾蔚为大观!每当风暴挟裹着放射性尘土,从远方翻山越岭把笨重的建筑构件带到平原,我们只能叹为观止。瞧,又吹过来一块玻璃纤维屋顶!不由想起当初人类的异想天开,高了还想高,险了还要险……看哪,看这人类进步的结晶是如何掉在地上摔成八瓣的!
    在梦中,我看见冻状物在颤抖,看见电影胶片散了一路,看见废铜烂铁在叮当滚动,看见塑料薄膜在随风飘荡,看见有毒物质从容器渗漏出来。我看见它在垃圾山上宣布人类的终结。这些,它嚷道,就是你们留下的遗产!
    不,母鼠,不!我大声反驳。我们生生不息。要做的事都安排了,比如和税务局、牙科大夫约好了时间。度假的机票也已预定。明天是星期三,后天是……何况我面前还站着个小驼背,他说:这些,还有这些,都得记下来,即使要完蛋,我们也得预作准备。
    我的海流向东方,
    流向北面的哈帕兰达,
    我的海,波罗的海。
    从狂风怒吼的哥特兰岛什么还会出现。
    海藻如何夺走空气,
    使得鲱鱼、鲭鱼和三刺鱼气息奄奄。
    我要以话语推延末日,
    所以不妨从水母讲起。
    水母会越来越多,
    多得一望无际,
    只到大海,我的大海,
    成为水母独霸的领地。
    或者我让连环画中的英雄,
    俄国海军上将,瑞典人,邓尼茨,
    还有别的人物登场露面,
    直到搁浅船只的财物
    在海滩上堆得满满,
    ——比如航海日志,船舱木板,
    登记在册的给养口粮……
    直到庆祝完所有的海难。
    目录
    译本序
    **章 愿望实现了——诺亚方舟上无老鼠一席之地——人类只留下垃圾——一艘屡屡易名的船——恐龙灭绝——老熟人露面了——邀请去波兰的明信片——练习直立行走——织针咯哒咯哒响个不停
    第二章 点了造假大师的名——老鼠成了时髦——对结局持有异议——汉塞尔和格蕾特尔逃之夭夭——第三套节目播放关于哈默尔恩的内容——有个人不知道是否该踏上旅程——船停在曾发生不幸的地方——接着菜单上有肉丸子——在人群中自焚——成群的老鼠到处妨碍交通
    第三章 奇迹发生了——汉塞尔和格蕾特尔想做城里人——我们的马策拉特先生怀疑理性——五张吊床有了主人——第三套节目应该闭嘴——斯泰厄换季大拍卖——波兰闹饥荒——一位女影星成了圣人——火鸡创造了历史
    第四章 进行告别——合同谈妥可以签字了——汉塞尔和格蕾特尔到了——发现了鼠屎——浓厚的周日气氛——*后的时刻——金币足够有余——马尔斯卡特必须入伍——离不开女人——船泊白垩岩
    第五章 太空舱绕轨道运转——我们的马策拉特先生颇为悲观——母鼠抱怨为什么没有恐惧——格但斯克城外表完好——女人们为水母争吵不休——汉塞尔和格蕾特尔呼吁行动——人类的教育继续下去——颁奖仪式上的讲演
    第六章 “鼠人”并非不可想象——放哨时做梦——母鼠在此熟门熟路——卡舒贝血脉遍布全球——给女人们起假名——清场结束开辟后人类时代——发现我是故障原因——有钱就有权——威廉·格林计上心来
    第七章 在联邦议会发表演讲——七个小矮人各有特点——五个女人上岸想经历些什么——水母��声起伏——我们的马策拉特先生到达目的地——马尔斯卡特在圣所做哥特式体操——孤独的母鼠长吁短叹——睡美人用纺锤戳自己——船停泊在维纳塔上方
    第八章 默哀五分钟——祝寿活动有序进行——母鼠讲述关于异端邪说的事情——影片里现实中布谷乌挂钟都在响——女人们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奥斯卡钻到了裙子底下——几乎一切都到了末日——主教山上竖起了十字架
    第九章 女人们又复活了——国家没了政府——忍饥挨饿——搬走了两具干尸及所有附件——不久开始耕作——老鼠、飞鸟、向日葵成了一景——人类只是似乎存在——到处在发芽、抽条、长蔓——奥斯卡又来插嘴——**次辅音转移后庆祝收获感恩节
    第十章 庆典时风雨大作——我们的马策拉特先生固执己见——母鼠说漂泊的船骸上有秘密——*子溜之大吉——哈默尔恩传来新消息——密密麻麻的老鼠满怀期待——没有特拉沃明德来的邮件——新时代来临时钟声悠扬
    第十一章 “来客”定居下来——睡美人行动可怕的结局——哈默尔恩的三胞胎出人意外——吕贝克假画案做出判决——仓库岛挤不下了——我们的马策拉特先生又是什么都能未卜先知——“沃森克里克”使得一切秩序井然——鸿雁传佳音——乐声带来了安慰
    第十二章 一辆马车驶进过去的岁月——两位老人回首往事——又一个秀发鬈曲的达姆罗卡——博物馆里搜集的展品——喂肥的老鼠——噩耗给寿宴蒙上阴影——团结工会获胜——人娄消亡只留下*后破碎的希望
    编辑推荐语
    小说保持了作家惯以动物隐喻人类的特点,构思奇诡,故事怪诞,通过叙述者与一只母老鼠在梦中的对话,展现从上帝创造世界直到世界末日的人类历史,反映作者对当今社会的生态以及处于核时代的人类社会的思考与忧虑。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