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再生香·醉蓬莱
QQ咨询:

再生香·醉蓬莱

  • 作者:高阳
  • 出版社:黄山书社
  • ISBN:9787807079972
  •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页数:416
  • 定价:¥4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807079972
    • 作者
    • 页数
      416
    • 出版时间
      2008年09月01日
    • 定价
      ¥4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明末四大名妓之一的董小宛,嫁“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为妾。顺治七年正月,为摄政*多尔衮部下所掳;同年冬天多尔衮病殁,身后为属下出卖,以致废为庶人,董小宛亦没入“辛者库”;冒辟疆北上请求发还,已获孝庄太后允许,不意临期发生变化,董小宛从此抱恨清宫。
    这段史实烟没不彰,经高阳先生穷经年之力,考证明确,写成《再生香》,奇情艳秘,不同凡响。
    《醉蓬莱》描写清代*伟大的剧作家洪昇撰写《长生殿》的故事。由《长生殿》所引起的宦海风波,是康熙年间的一大公案。后世记此事者,不知凡几,或则语焉不详,或者张冠李戴,经过高阳先生考证后,写成本书,人物栩栩如生,情节曲折生动;尤其是以唐明皇与杨贵妃的故事,影射顺治与董小宛之间一段伟大的生死恋,更是前人所未道;请与《再生香》合看,将会令人拍案叫绝。
    文章节选
    再生香
    一、“太后下嫁”之谜
    惊天动地的大事终于发生了,多尔衮的近侍苏克萨哈、詹岱、穆济伦卖主求荣,出头上告多尔衮生前谋反大逆。
    在此以前,倒真的发生了一件谋反的大案,主角是英亲*阿济格——太祖努尔哈赤有十六子,地位高下,要看他生母的身份及本人的战功而定,两项都占优势的,就是第八子皇太极,亦就是继承大位的太宗。在太祖晚年,*宠爱的妃子称号叫做“大妃”,她为太祖生了三个儿子,即是排行第十二的阿济格、排行第十四的多尔衮,以及排行第十五的豫亲*多铎。这同母的三弟兄,掌握了八旗一半的兵力,而且尽皆精粹,其中的多尔衮*得太宗的宠信,地位在诸*以上,因此,当今顺治皇帝六岁即位后,他以摄政*的身份,大权独揽。阿济格自知才具不及多尔衮,亦情甘退让,但多尔衮一死,阿济格的想法便不同了,他认为应该由他来接替多尔衮的地位与权力,因而与其他诸*发生了尖锐的冲突。阿济格决定命他的儿子劳亲领兵迎多尔衮之丧,打算以武力夺权,却以操之过急,为诸*设计制服,加以监禁。哪知阿济格在狱中大吵大闹,甚*纵火,诸*会议,决定处死。
    大妃的三个儿子,*先死的是“下江南”立过大功的豫亲*多铎,殁于顺治六年;接着是多尔衮;如今阿济格又死于非命,同母三兄弟一个不存,偌大的兵力自然亦为诸*所瓜分。这一来造成了郑亲*济尔哈朗的机会。
    济尔哈朗是太祖的胞侄。太祖同胞手足五人,他居长,老三叫舒尔哈齐,以有异心为太祖所诛。但舒尔哈齐的次子阿敏、幼子济尔哈朗却为太祖所重用,专领镶蓝一旗。自阿敏在太宗年间去世后,镶蓝旗的旗主便是济尔哈朗。
    当太宗去世后,皇位本应由他的长子肃亲*豪格继承,但势力*大的多尔衮力主由太宗第九子福临即位,就是当今的皇帝。当时由太祖第二子礼亲*代善主持会议,选定多尔衮及济尔哈朗辅政,但多尔衮专断跋扈,济尔哈朗含恨在心,已非一日。及*阿济格鲁莽灭裂,自速其死,颇有才干的郑亲*济尔哈朗,势力、地位为��*之冠,因而策动苏克萨哈等人首告多尔衮,他以辅政*的身份,召集会议,对多尔衮作了*严厉的处置。
    这件大事,在方玄成与冒辟疆初见面时已经发动,但直*二月十五日方始昭告天下。方玄成亦在这**方能出宫,与冒辟疆第二次见面;连方家弟兄都聚集在方拱乾起坐之处,听他谈宫闱秘辛。
    先是传观方玄成抄回来的上谕。多尔衮的处分,总结一句,由追尊为“成宗义皇帝”而废为“庶人”,罪名是“悖逆”,其下又分好几款,一款是“自称皇父摄政*”,又一款是“亲到皇宫内院”。这便引发了冒辟疆藏之内心已久的一个疑问。
    “前两年,张苍水有两首‘宫词’,想来已传抄到北方了?”
    冒辟疆说得比较含蓄,“宫词”之上有“建夷”二字。建州就是满洲;夷指女真族,建夷是明朝的遗民志士对清朝**的称呼,在北京如果公然有此二字出口,便成大逆不道,所以冒辟疆只说“宫词”,自能意会。
    这两首宫词,出于在浙东舟山群岛,奉明朝鲁*监国的义师**张苍水之手。生死存亡、势不两立的双方,对骂当然没有好话,那两首《建夷宫词》真可说是丑诋,**首是咏一桩千古奇闻——太后下嫁,诗中说:大内太后所住的慈宁宫中,喜气洋洋,大摆筵席,是寿酒,也是喜酒。是公主出阁吗?不是!礼部所拟,从未有过的大礼仪注,竟是太后的大婚典礼。
    “‘上寿觞为合卺尊,慈宁宫里烂盈门。春官昨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南边传说,太后已经下嫁给摄政*多尔衮。第二首开头两句:‘掖庭犹说册阏氏,妙选孀闺作母仪。’匈奴的皇后,称号叫做阏氏;孀闺当然指当今的孝庄太后。可是,”冒辟疆问,“后面两句:‘椒寝梦回云雨散,错将虾子作龙儿。’这两句就不大明白了,譬如说,什么叫‘虾子,?”
    “满洲话侍卫叫‘虾’,虾子就是侍卫之子。”方玄成答说,“多尔衮无子,以他的胞弟豫亲*多铎之子多尔博为嗣,虾子即指多尔博。”
    “喔,这意思是说,多尔衮如果做了皇帝,将来当然传位给多尔博,这就是‘虾子作龙儿’,可是何以谓之‘错’呢?”
    方玄成笑道:“这你就要去问张苍水了。”
    “大概是这么个意思。”方拱乾提出他的看法,“摄政*如果正位,则当初既然立今上为帝,将来当然仍旧传位给今上;以多尔博为嗣,是多此一举,故谓之‘错将虾子作龙儿’。”
    “老伯的说法极通。”冒辟疆问道,“那么,到底有没有太后下嫁这回事呢?”
    “绝无此事。”方玄成说,“误会之起,必由于多尔衮自称‘皇父摄政*,之故。”
    “皇父就是太上皇,”冒辟疆蹙眉说道,“这也可以‘窃号自娱,的吗?”
    “你不能拿我们汉唐以来的制度来看他们。”方玄成说,“域外的‘教父’、‘神父’,就直接称之为父;孝庄太后称汤若望即是如此。多尔衮自称皇父之父,与教父之父的意思是相同的。”
    来自德国的天主教士汤若望,为孝庄太后的教父,这是冒辟疆上次来京时就听说了的,所以对方玄成所谈,完全能够理解。这样,剩下来就只有一个疑问了:“椒寝梦回云雨散。”
    “多尔衮的罪状中有‘亲到皇宫内院’一款,看来他真有盗嫂的丑行!”冒辟疆又说,“*少这首诗的第三句,张苍水并未厚诬新朝。”
    “是的,不过其来有自,这几天我看了许多涉案亲贵大臣的‘亲供,,才知道孝庄太后的苦心。”
    看方玄成要继续谈下去,方拱乾便用手势拦住了他,“宫闱之事,只可促膝深谈。”他向次子方亨咸看了一眼,微微将头一摆。
    于是方亨咸起身出屋,只听他在关照老管家方升关闭中门,这是示意回避,以防泄密。
    “话要从太祖晚年谈起。太祖有十六个儿子,大家都以为礼亲*代善居长,不是!太祖建号‘天命’以后,由‘四大贝勒’共主国事。四大贝勒是——”
    四大贝勒是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除了阿敏是太祖胞弟舒尔哈齐之子以外,其余三人都是太祖之子,只是不同母而已,排行是第二、第五、第八。
    四大贝勒皆是手握兵权,亦就是“旗主”,代善正红旗、阿敏镶蓝旗、莽古尔泰正蓝旗;唯有皇八子也就是四贝勒皇太极,独掌正黄、镶黄两旗,在弟兄之中,他的势力*大、战功*高。
    天命十一年,也就是明朝天启六年,太祖六十八岁,自知大限将*,召集“四大贝勒”及成年而有作为、被称为“四小贝勒”的子孙四人,口授遗嘱,说昆弟自相残杀,必致败亡;勉以重义轻财,“但得一物,八家均分公用,毋得分外私取”。又引金世宗训勉太子“国家当以赏示信,以罚示威,商贾积货,农夫积粟”的话说:“尔八家继我之后,亦当如是。”太祖当时只想在白山黑水之间自成一国,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子孙会取明朝而代之。
    这是盛夏之事,到了初秋,精神大为不济,带了他所宠爱的大妃及大妃所生的两个小儿子——十五岁的多尔衮、十三岁的多铎,到盛京——那时还叫沈阳——附近的清河温泉去休养,可是身子却越来越虚弱,势将不起,四大贝勒会商结果,决定将太祖送回宫中。走到离沈阳四十里的一处叫叆鸡堡的地方,太祖去世了,这**是八月十一。 去世的时刻是午后未时,匆匆人殓,由群臣轮班抬着灵柩,初更时分赶回沈阳,入宫治丧。 其时的沈阳,到处都是哭声;及*将灵柩停放在“大政殿”,并开放宫禁,许百官军民*灵前瞻拜时,更是哭声震天,但四大贝勒却无暇举哀,他们有一件大事,必须连夜处置停当。
    “请大妃出来。”大贝勒代善向大妃的侍女说,“请大妃出来受‘天命皇帝’的遗命。”
    大妃在寝宫中正噙着眼泪检点太祖平日服御的衣物,以便焚化,听说有“遗命”,不免诧异——四大贝勒是这几天陆续到达清河温泉的,每次召见,都有她在旁边,太祖交代子侄的话,每一句她都听见了,主要的是宣布镶红、正白、镶白三旗,由行十二的阿济格、行十四的多尔衮、行十五的多铎分掌,谆谆叮嘱四大贝勒必须善待幼弟。除此以外,如说还有什么遗命,她怎么不知道?也许在她偶离病榻时,太祖曾经召见他们,有所交代?可是太祖左右侍奉的包衣,都是她挑选出来的,倘有这样的情形,何以没有一个人来告诉她?
    大妃怀着这样的疑问来到寝宫的大厅,首先使她不安的是,除了来通报的那名侍女以外,其余在寝宫中执役的侍卫与包衣,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四大贝勒的年龄都长于大妃——她才三十七岁,体态丰腴、腻发如云,在一身缟素的陪衬之下,皮肤如羊脂白玉,使得大贝勒代善不敢逼视。丧次不行常礼,他只低着头说:“天命皇帝遗命,大妃一定要殉葬。”
    大妃魂飞天外,摇摇欲倒,赶紧扶着桌子,闭上眼睛,支撑住了,才张眼问说:“是什么时候交代的?我怎么不知道?”
    “是七月初六,动身到清河的前**留下来的遗命。”
    “有这样的事吗?”大妃一脸的迷惘惊恐,“这一个多月,天命皇帝一再告诉我,要好好教养我的三个儿子;又说,别以为阿济格已跟着哥哥们一起办事,到底还不到二十岁,要我格外管得紧。如果天命皇帝要我跟了去,又何必跟我说这些话?”
    “那,”代善结结巴巴地说,“那也许是阿玛安慰你的话。”满洲话称父亲为“阿玛”。
    “你是说,你阿玛在骗我?”
    这一下,代善更无以为答了,于是四贝勒皇太极闪身说道:“不是阿玛在骗大妃;是阿玛借你的口,传遗命给我们,阿济格年纪还轻,办事如有差错,应该宽恕他、教导他,不必责罚。”
    “是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同声附和,“一定是这个意思。”
    “可是多尔衮、多铎呢?”提到两个小儿子,大妃悲从中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且哭且抽搐着说,“多铎才十三岁,还离不开我。”
    “天命皇帝在阴间不能没有人服侍。”皇太极流着眼泪说,“大妃你请放心去吧!弟弟们有我照看,如果我不当他们同胞手足,天也不容我。”
    大妃不做声,只是哀哀地痛哭,哭声中断断续续地在申诉:“老头!你看你的儿子在逼我!我不要死啊!我十二岁起就伺候你,辛辛苦苦二十六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老头,你怎么不睁开眼来看看啊!”
    场面搞得非常尴尬,四大贝勒悄悄退到一边,低声商量。莽古尔泰主张采取强制手段,皇太极认为需要耐心,等大妃哭倦了,总会有句话,反正只要死咬住“遗命”二字,不怕大妃不就范。
    两人的意见,大相径庭;问到阿敏,他因为是太祖的侄子,亲疏之间隔了一层,不便多说;*后是大贝勒代善,觉得逼迫不宜过甚,因而决定照皇太极的办法,尽量等待。
    曙色将现,多铎早就蜷伏在一方虎皮上睡熟了,多尔衮却还睁大了一双眼睛凝望着西下的残月,内心有种大祸临头、茫然无依的恐惧,但他尽力克制着,不让他的心事表现在脸上。
    突然,一只温软的手覆在他的手背上,他微微一惊,但随之而来的是令人忘忧的温馨,他缓缓地转过脸来,看到她的眼睛是润湿的。
    “你在哭?”
    “没有。”她急忙用手背拭一拭泪痕,复又说道,“你不也哭过。”
    “我是哭阿玛。你呢?”他问,“为什么哭?不要骗我说你没有哭,喏,证据在这里!”他一伸手指,从她眼角中抹下一滴泪水。
    她不做声,但胸脯起伏得很厉害,呼吸急促。这说明了什么呢?他在想,那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更沉重了。
    “阿庄,”他问,“后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话他问过好几遍了;“后面”是指太祖的寝宫。从瑷鸡堡一回来,他与多铎便被带到四福晋这里,而且被“禁足”了,两黄旗的包衣守住各处通路,拦着他说:“四贝勒交代,请两位小爷别出去。”
    “为什么?”
    “不知道,反正四贝勒是这么交代的。四贝勒令出如山,十四爷,你别难为我们吧!”
    多尔衮很讲理,并不怪他们,也不怪他四哥,因为在他的兄长中,四哥是他*敬服的。
    “四嫂呢?”
    “在守灵。”
    “阿庄呢?”多尔衮说,“一座院子,就我跟我弟弟两个人,又让你们这么多人看住。莫非我四哥把我们看成犯了大罪的囚犯?不会吧?”
    为头的包衣是镶黄旗的一个佐领,汉姓是姜,名叫姜文启,心有不忍,他也知道阿庄与多尔衮是情窦初开的爱侣,便即说道:“我去跟四福晋请示,看看能不能把阿庄找了来陪陪你。”
    阿庄来了。他首先问他的母亲,阿庄不明就里答一句:“我没有瞧见。”
    “怎么?我娘不是在陪灵?”
    “没有。听说在寝宫收拾天命皇帝的东西,预备‘丢纸’。”
    “丢纸”是满洲话。人死以后,将他生前一切使用之物焚化,以便在阴世照样享用,便叫“丢纸”。其中又分“大丢纸”、“小丢纸”,“小丢纸”是焚化衣饰什物;下葬以前还有“大丢纸”,将死者生前所住的整间房屋,包括内中的陈设付之一炬。
    “你知道不知道,我四哥为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不许出去?”
    “不知道。”阿庄想起她姑母——四福晋的告诫,顾而言他地说,“别老提这些我不知道的事,咱们聊聊别的。”
    “你说,聊些什么?”
    阿庄想了一下,突然说道:“恭喜你啊!你也成了旗主了。天命皇帝给你的是哪一旗?”
    “正白。”多尔衮说,“多铎是镶白旗。”
    “这样说,你们三弟兄一共得了三旗!大妃好福气。”
    多尔衮心中一动,三旗兵马合在一起,可以做些什么事?首先想到的是,打起仗来,一定顺利。四哥的战功多,就因为他的兵马多,但也不过两旗;有三旗岂非就会比四哥立更多的战功?
    这样转着念头,雄心大起,他很起劲地说:“三旗兵马交给我一个人就好了。”
    “你真是贪心不足。”阿庄笑道,“你才十五岁,就想一个人得三旗?”
    “我不是想得三旗,我是说三旗交给我一个人来指挥,那时候你看,打到哪里,胜到哪里。”
    阿庄显然为他所鼓舞了,痴痴地望着他,好一会儿才说:“那时候,你一定骄傲得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了。”
    “不会的,*少对你不会。”多尔衮扳着她的肩,闻着她的头发,轻声说道,“那时候,我要到科尔沁旗去求婚。”
    “想娶我姐姐?”阿庄故意这样问。
    “你姐姐比我大,我不要娶个姐姐做老婆。”
    “我姐姐长得美。”
    “不见得。我看是你美,我要娶你,我一定要娶你!”多尔衮兴奋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把抱住阿庄,没头没脸地闻她的脸。
    “不要,不要!”
    正在挣扎着,忽然听得大喝一声:“你们又在亲嘴了!”
    声音虽大,却很稚气,转眼看去,打了一阵瞌睡、突然醒来的多铎,像只猫头鹰似的,睁一双圆鼓鼓的眼睛在瞪着他们。
    两人一惊,身子自然松开了。阿庄走到多铎身旁,在虎皮上坐了下来,只说得一个字:“睡!”接着便将多铎一把搂住,他驯顺地享受着“小姐姐”怀中的温暖。
    等将多铎哄得熟睡了,她将他轻轻放倒,仍旧与多尔衮偎依在一起。“阿庄,”多尔衮说,“我想去看我娘。”
    ……
    目录
    再生香
    楔子
    一、“太后下嫁”之谜
    二、“冲冠一怒为红颜”
    三、文武衣冠异昔时
    四、豪格之死
    五、从龙旧事说从头
    六、皇父摄政*
    七、一把“刀”
    八、“掌上珊瑚怜不得”
    九、喀喇城之变
    十、“辛者库”
    醉蓬莱
    清世祖、董小宛与唐玄宗、杨玉环——写在《醉蓬莱》之前
    醉蓬莱
    编辑推荐语
    以历史入小说,以小说述历史。
    写人情,高阳写出怨而怒,冷静客观的气质;写斗争,高阳切中了权力欲望对人性的腐蚀;写风格,高阳更是勾绘出了一部部绚丽磅礡的民俗迁史;正因此故,才有了有井水处有金庸,有村镇处有高阳一说。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