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青春逆风飞扬
QQ咨询:

青春逆风飞扬

  • 作者:远方
  • 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8724448
  •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01日
  • 页数:207
  • 定价:¥18.00
  •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38724448
    • 作者
    • 页数
      207
    • 出版时间
      2008年10月01日
    • 定价
      ¥1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青春逆风飞扬》描写了纯真无邪的女孩顾琳琳的挣扎沉沦,更描写了顾琳琳对新生活和美好爱情的追求。《青春逆风飞扬》中的顾琳琳,与小仲马《茶花女》中的玛格丽特有太多的相似,但归宿又是截然的不同。相同的是,她们都在风月场中沉沦麻木,卑贱的身体有着一颗**的灵魂,潜意识里有着对爱情的渴望;不同的是,一个获得了新生,拥有了真正的爱情。一个在爱的绝望中死去。
    文章节选
    1
    “你……是一个……流氓。”
    顾琳琳刚走进精神病院,她爸爸就指着她叫。几个“精神病”也围拢过来,龇牙咧嘴,流着涎水,作哭作笑地比着葫芦画瓢:
    “你是……一个……流氓。”
    顾琳琳走出精神病院的大门,站在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不知该往哪边走。她杲站了好一阵,取出寄存的自行车往家赶。
    顾琳琳推车走过凹凸不平的山路,走了半天,才到村口。她看看太阳已经快落山,阳光洒满刚收获的苞米地,金灿灿的耀眼。
    山坡下满是人和牲畜。她看到大伯在抽打着牛帮她家犁地。
    顾琳琳走到大伯身边,她大伯耷拉着眼皮,有一搭无一搭地问:“见到你爸了?”
    “嗯。”顾琳琳怯怯地应答着,等着大伯再向下问,大伯却不再做声只顾赶牛犁地。犁到地头,天就黑了。顾琳琳看不清大伯的脸,便说:“大伯,医院里又要五百元钱。”
    顾琳琳的大伯只顾着给牛搔痒,没理会顾琳琳。
    牵着牛在回家的路上,大伯才长出口气,说:“这一年来,亲戚家、村里人能借的钱,我都已借过了,今年玉米又烂贱……哎,你妈的心也真狠,连个屁也不放,就撇下这个家跑了。我可怜的孩子啊!”
    顾琳琳跑了十六家也没借到一分钱,讨到第十七家时,顾琳琳站在贩运木材的“沈百万”家门前,踌躇不前。她站了一会儿,敲敲门,有只狗“汪汪”地叫着出来迎接她。
    有人开了门,是沈百万的老婆,她见是“顾疯子”的女儿顾琳琳,便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瘦高的身材,等她说话。
    顾琳琳望着这个穿金戴银的女人说:“婶婶,我爸没钱住院,医院要赶他回家。他一回家,肯定会疯死的。婶婶求您帮帮我,借我点钱,我会还您的。”
    “琳琳,不是婶婶不借钱给你。你大伯半年前借了一千元钱给你爸治病,到现在还没还。一开始我就知道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事。可那是以前,现在你妈都撇下你爸不管了,谁还再关照你们……你妈长得那么漂亮,说不定什么时候,在外面挣了大钱就回家了。”沈百万的老婆说完,嘻地一笑,掩上了门。
    沈百万正在和几个牌友打麻将,见老婆回到屋里,漫不经心地问:“谁呀?”
    “狐狸精家的女儿。又来借钱,被我支走了。”
    一个牌友感叹:“哎,这两口子,算是买不全凑全了。 好吃懒做,一个水性杨花,只是可怜了孩子啊。”
    另一个说:“老天爷作孽谁也管不了。人作孽,老天就拾掇你。听说顾疯子的病一点儿也不见好,不是打人就骂人,见了钱,叫亲爹。”
    第三个说:“听说狐狸精这次是抛下她相好的一个人跑到城里去了,这样的人跑到哪里也是靠脸蛋儿吃饭。”
    轮到沈百万说话了:“咱不是吹,咱村里三百户人家都是农民,哪有来钱的正经门路,听说咱村那个刘英这次是去俄罗斯做贸易,一个初中毕业的,做什么贸易,还不是凭着长得漂亮,做腚沟的买卖。”
    沈百万的老婆说话了:“人家做腚沟的买卖关你屁事?不管昨样,能拿住老鼠的猫就是好猫。现在这年月做什么能离开钱,到城里上厕所没钱还不让你进呢?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顾琳琳的妈为啥跟这个男人好,和那个男人过?还不是她老公整天赌逼的?她不跟人睡,顾疯子赌输的房子,能要回来?我说老沈,人没有天生就贱的。你有屁别放出来,好不好?”
    “好好好,我不放,只兴你放。”
    顾琳琳从“沈百万”家走到村东,有个妇人看到她在哭,就问:“琳琳你怎么了?”这时,顾琳琳就哭出了声。
    那妇人就追问道:“谁欺负你了?”’
    这一问,顾琳琳的眼泪就从下巴流到了胸前,她双手掩面,抽泣着说:“我爸没钱住院,医院要赶他回家……”
    那女人把顾琳琳叫到一边,悄悄地说:“琳琳,别哭了。刘英回来了,听说她这几年在外面做贸易,这次是去俄罗斯,路过咱这里就顺路回来了。你去找找她试试,说不定她会帮你的。”
    顾琳琳擦擦眼睛,说:“我不认识她。”
    “这没关系,听说她没有架子,人缘又好,很爱周济人。说不定会帮帮你,你就去有鱼无鱼地抡一网。”
    顾琳琳点点头,顺着蛇一样的土石路,走过一座座犬牙交错、高低不平的房子,再穿过一条窄窄的巷子,从村东头来到了村西头。她到了刘英家门口。门没关,顾琳琳怕有狗,就在外面叫:“英姐在家吗?”
    叫到第三声时,刘英出来了,从上到下扫了一眼穿得土里土气灰不溜丢的顾琳琳,目光*后停在她脸上。顾琳琳整个人也只有那张脸俊俏,像放在一堆破铜烂铁上面的珠宝般显眼。
    顾琳琳看到眼前这个斜着身子,轻倚在门框上的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着一身松松侉侉的银白色衣服,不施脂粉,脸上浮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冷冷的眼神似乎能把人凿穿。她的头发染成了红色,文过的眉又细又长,没涂口红,也没带耳坠,打扮得不土不洋。顾琳琳知道她就是刘英。
    “英姐,我爸没钱住院,医院要赶他回家。他一回家肯定会疯死的。”顾琳琳说着这句话哭了,“英姐,求你帮帮我,我会挣钱还你的。”
    刘英驴唇不对马嘴地说:“你妈是不是李金花?”
    顾琳琳点点头。
    刘英是从顾琳琳的眉眼中知道她妈是李金花的。因为她跟她妈长着一样的媚眼,外眼角向上挑着,是狐狸眼,一笑能将男人的魂魄摄去。
    刘英又追问:“你还上学不?今年多大了?”
    “上到初二,我爸一生病,我就不上了。今年我刚十八。”顾琳琳乖乖地答着。
    刘英将顾琳琳招呼进家,背着家人,将一沓钱放到顾琳琳手中,笑盈盈地说:“这五千元钱够不?”
    顾琳琳盯着手中的钱,目瞪口呆,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起来……
    刘英看着顾琳琳呆杲的样子,说:“妹子,你该出去见见世面了。”
    2
    刘英帮顾琳琳交足了她爸爸一年的住院押金,顾琳琳就无牵无挂地跟着刘英来到了这个急遽繁荣的县城——临河县。
    **天晚上,顾琳琳穿着刘英给她买的皮衣、皮裙,和两个姐妹站在梦巴黎的招牌下。
    顾琳琳环视一周——霓虹闪烁,一家家的舞厅、洗头房、按摩院紧挨着。门前散落着一辆辆摩托车、小轿车,西装革履的男人们从里面进进出出,“咚咚”的敲打乐将远处的车鸣淹没了。
    这时,她远远看见三个男人向她们走来。
    “小辣椒,想没想哥哥?”胖子张虎用手捏捏小雅的脸。
    小雅一下将他的手打到一边去,说:“想你个屁,每次都是白吃豆腐,从来不请客,铁公鸡敲敲还响呢。”
    “请,今天晚上请你、小铃铛,还有这位妹妹坐台。”张虎扬着下颌示意一下顾琳琳,接着色迷迷地盯着她看。
    顾琳琳红着脸低下头去,只有刘英给她买的那坚挺的乳罩还狐假虎威地朝他们耸立着。孟威嬉皮笑脸地说:“哎!这位小妹妹,怎么没见过?刚来的吧?”
    顾琳琳的脸更红了,头垂得更低了。
    小铃铛说:“人家不坐台。”接着又转过头说:“琳琳,别怕他们。”
    孙文革说:“咱们别磨蹭了,快上去吧。”
    于是,张虎他们三个就嘻嘻哈哈连扭腚带摆胯地上楼去了。顾琳琳她们三个也跟了上去。
    顾琳琳一走进舞池,看到五颜六色的灯光,就不舒服,再看到晃来晃去的灯光下那一对对男女像动物叫春一样,粘连在一起,她就更不舒服。她想象中的跳舞,不是这样的呀!
    张虎问过吧台的小姐,便一个人来到了刘英的办公室门前,刘英叫他进来。张虎看到刘英枕在椅背上的头抬也没抬,一个个烟圈像鱼吐泡泡一样从她嘴里圆圆地吐出,她轻轻地一吹,那团烟雾便摇晃着身子袅袅飘散了。
    张虎盯着那烟雾中冷艳的脸,鼓鼓的胸脯,心里想:“我要是能睡她一次,也不枉活这三十年了。”他馋得直吧嗒嘴。
    他说:“我今天下午刚刚知道英姐回来,就过来看你了。”
    刘英白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你的嘴也变得这么甜了,不是看我,是看我带的俄罗斯小姐来了吧?我说张虎,你欠我的五千元钱,什么时候才给我送来?你也知道,你英姐在这也是有点分量的。你看看账本上,就你欠钱,这样的事哪有赊账的?”
    张虎看刘英淡淡地笑着,头慢慢地离开椅背,赶紧接口:“我知道英姐对我好。你也知道我的门市要不是失了火,烧坏了人家的四辆摩托车,我也不会欠你钱的。你再宽限几天。”
    刘英愁眉苦脸地说:“其实,咱们认识也不是**两天了,我也知道你是条汉子。哎,就是因为*五子从我的舞厅挖走了原先的那两个洋妞儿,舞厅的生意才淡下来的。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张虎忙凑过去说:“要不我找几个弟兄暗地里修理他一下?”
    刘英摇摇头,两串金光闪闪的耳坠荡秋千似的晃悠着:“那是下策。只要你带着几个小兄弟去*五子的虞美人,说那两个洋妞儿得了性病,去跟她俩要点药费就得了。”
    张虎竖起大拇指,痛快地说:“高!我这就去虞美人。”
    刘英制止他:“别那么猴急,明天去不迟。等会儿我要给三位‘外宾’开一个欢迎会,你们也参加。”
    一支舞曲终了,刘英走出办公室,让手下人把灯光调亮,登上舞台,环顾一周,然后说道:“对不起,打扰大家一下。我看今天在座的各位,有新朋也有老友,我代表梦巴黎的全体员工为你们的到来表示热烈地欢迎。”刘英带头一拍巴掌,大家便拍得跟热锅里炒屁一样脆响起来。
    “尊敬的先生们!尊敬的小姐们!承蒙你们厚爱,梦巴黎舞厅有了很大的发展。近期,我们舞厅进行了大规模的整顿,由于原来的两位外国小姐利用我们舞厅搞色情活动,染上性病败坏了我们舞厅的名声,我坚决开除了她们。”说到这里,大家不再看刘英那穿着一身银白色旗袍的婀娜又性感的身体,都悄悄低语起来:
    “这还得了,那还不连带我们的根也烂掉。”
    “我靠,这样还不连自己的老婆也传染上。”
    “听说那病可难治了,反复性很强。”
    顾琳琳坐在小铃铛身边偶尔看看刘英,再看看那些像得了精神病的男人们,就不敢看了。她低着头,那些污言秽语灌进她的耳朵,她的脑袋就涨大了,脸烫得发烧,心跳得怦怦直响。
    刘英看大家在下面越谈声音越高,就高叫起来:“希望大家静一静。为了感谢大家的厚爱,我们梦巴黎舞厅新迎来了三位外宾佳丽,她们不远万里来到了我们这里,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她们的到来。”
    大家乱糟糟地欢呼着。只见三位外国小姐在小雅的带领下款款走上舞台,于是大家又向她们吹着口哨喊叫起来。
    “大家静一下,”刘英挥动着手臂在喊,“别在外宾面前丢人。”
    刘英这一喊还真起作用,大家静了下来。
    ……
    编辑推荐语
    《青春逆风飞扬》中的顾琳琳与《茶花女》中的玛格丽特有太多的相似,命运又有着截然的不同。相同的是,她们都在风月场中沉沦麻木,潜意识里有着对爱情的渴望,卑贱的身体里有着一个**的灵魂。不同的是,一个获得了新生,拥有了真正的爱情;一个在爱的绝望中死去。
    ——《中华读书报》舒晋瑜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