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一只绣花鞋——张宝瑞悬疑惊险小说系列
QQ咨询:

一只绣花鞋——张宝瑞悬疑惊险小说系列

  • 作者:张宝瑞
  • 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801715517
  • 出版日期:2005年01月01日
  • 页数:359
  • 定价:¥1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一只绣花鞋”不翼而飞,“绿色尸体”横陈海滩,“火葬场的秘密”高深莫测,“龙飞三下江南遇险情”,“金陵梅花图的沉浮”……这些动人心弦的传闻皆与梅花党有关。“文革”期间,梅花党就像一个幽灵飘荡,令人掩户私议,不寒而栗。
    一只绣花鞋不翼而飞,绿色尸体横陈海滩,火葬场的秘密,金陵梅花图的沉浮……
    梅花党就像一个幽灵,令人不寒而粟。
    1948年国民党在崩溃前,曾秘密成立一个梅花党组织,其党旨是打入中共内部伺机而起。我党特工人员龙飞曾设法与梅花党党魁白敬斋之女白薇邂逅,潜入南京梅花党党部,试图偷取记有梅花党名单的梅花图,但未成功。时隔十余年,我核潜艇设计图纸突然外泄,而在一教堂的楼梯上却发现了一只绣花鞋……
    文章节选
    **章 凶手是谁
    虹市的夜,幽静极了。
    天上的流星偶尔拖着长长的尾巴,无声无息地从夜空坠落;迷人的月亮,拥抱着城市的大海,温柔,慈祥;夜风像个俏皮的姑娘,摇碎了天上的月光,摇碎了天上的繁星。在灯光和月光的映照下,大海撒出一把把闪光的碎银,亮得刺眼。几只海鸥仿佛并不困倦,追逐着海面的碎银,偶尔掀起的浪花微笑着嘲弄着它们的双翼……
    皎洁的月光轻轻泻进市**一座米黄色的小楼内,二层一隅,虹市公安局侦察处长龙飞正和他的妻子南云熟睡。墙上的日历上清清楚楚地印着:1963年5月17日。
    “嘟,嘟,嘟……”写字台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
    这铃声仿佛警铃,把龙飞催醒,他一跃而起,熟练地抓起电话。
    “我是龙飞,出了什么事?”
    “报告龙处长,在老虎滩公园假山前发现一具女尸,请你马上到现场。”
    龙飞放下电话,迅速地穿衣服……
    老虎滩公园里,死一般的沉寂。这个公园非常小,即使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花不了一个小时就能转它一周。公园里有一个土丘,丘顶有个八角木亭,丘上栽满了怪石、花草和翠竹。丘下有一簇簇丁香和灌木,此时正是翠绿成荫,野香四溢。因为这公园的东面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边有一怪石仿佛一只猛虎,跃跃欲试,故称为老虎滩公园。
    龙飞赶到现场时,一眼就看见了卧于假山下的女尸。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三十余岁,瓜子形的脸庞,白得透明,活像是刚刚出水的嫩藕。一头乌黑透亮的卷发,小巧的身子裹着凌乱不堪的浅粉色连衣裙,领口绣着花,配条浅黄色的府绸裙带。龙飞明显地看到她的左太阳穴上有一血糊糊的伤口,一缕飘发凝结着瘀血。
    龙飞觉得这个女人有些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龙飞的助手肖克走了过来。
    “处长,我们仔细检查了现场,发现有脚印往西出公园西门到大街上去了,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我们根据死者和凶手的脚印分析,他们可能是从此门进来的,然后一直坐在旁边的躺椅上,死者死前一定与凶手有激烈的争执。法医刚才检查了尸身,发现死者被奸污,从现有的现象看,可能是凶手将女子奸污后又用石块打死了她。”
    “带血的石块找到了吗?”龙飞冷静地问。
    肖克摇摇头。“可能是凶手将击人的石块带走了。”
    龙飞又仔细地视查了一下现场,然后命令将女尸拉回去,又派人迅速打听出死者的身份、住处。
    虹市公安局二楼会议室里,老局长梁一民在听取部下的汇报。
    肖克正在发言:“从凶手的脚印来看,他穿的是42号天津皮鞋厂制作的皮鞋,可能是个高个子。从躺椅前的脚印和附近的脚印来看,死者与凶手熟识,不然这个女子决不会深更半夜跑到公园里来。可是据法医的检查,发现死者虽然只有30岁左右,但已是一个有着比较长时间性生活的女人,如果她生活作风不严肃,为什么拼命抗拒凶手的奸污行为呢?”
    “问得好。”梁一民局长满意地望着这个高身量,大眼睛,深栗色头发的小伙子。然后又把脸转向36岁的龙飞,问道:“小龙,听听你的意见。”
    龙飞一直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如今听老局长点他的将,腼腆地笑了笑,说:“我看还不是一般的奸污,哪里有这么顺利的强奸,一定是先把女人砸死,然后奸尸……”
    “奸尸?!”几个公安人员异口同声地发出疑问。
    “对!”龙飞肯定地点点头。“而且从死者身上**的污物来看,已经超出了一个男人的容量……”
    肖克一听,惊得后退了一步,问道:“处长,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是两个男人?……”龙飞没有说话,用手指狠狠弹了弹烟灰。
    正是上午9时,会议仍在紧张进行,这时,公安人员路明和龙飞的妻子、公安人员南云走了进来。
    南云说道:“死者的下落找到了,凶手也有了一些迹象。”梁一民给气喘吁吁的南云和路明各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快给我们说说。”
    原来死者叫庄美美,住在广州路23号一座小洋楼里,是本市二中的音乐教师,父母是新加坡的侨商,她自小在新加坡长大,3年前来本市投奔舅舅、原市政协常委李贞,并来此定居。两年前,李贞病死,庄美美便独自生活。据邻居反映,几年来时常有打扮时髦的男人来找庄美美。去年夏天,庄美美在街上被一个骑摩托车的海员撞伤,海员叫门杰,在东风号轮船工作,长得英俊,为人诚恳。庄美美喜欢上了门杰,以后常常形影不离。此前有一个叫柳文亭的中年单身汉也在追求庄美美,柳文亭是人民医院的外科大夫,庄美美在看病时认识了柳文亭,以后二人打得火热。庄美美认识门杰后便冷落了柳文亭,柳文亭不甘心,天天晚上到庄美美家里来纠缠,弄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有一次门杰打了柳文亭,可是当门杰出海后,柳文亭还上门来纠缠,仿佛中了邪。
    龙飞听完南云的叙述,用征询的目光望着梁一民道:“我立即上庄美美家,肖克到柳文亭那里去了解情况。”
    梁一民点点头道:“兵贵神速,但也不要打草惊蛇!”下午,龙飞驱车来到庄美美的住房前,这是一座白俄罗斯式的小洋楼,门前有一株高大的法国梧桐树,枝叶茂密,遮映着楼上的窗口。龙飞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小楼,中厅陈设整齐,颇有些西化,迎头有一幅西斯廷圣母的油画,铺着饰有美丽花纹的纯毛地毯,一排栗色转式沙发,西壁有一架钢琴,南墙前有一张透亮的硬木大写字台,写字台上有一盏维纳斯铜像的台灯,旁边立着一个相框,相片上正是娇美玲珑的庄美美,她抿着樱桃般的小俏嘴,嫣然笑着,真似一个剔透的小玉人,透出一股迷人的风骚。
    龙飞来到里间,这是庄美美的寝室,席梦思床,罩着翡翠绒床罩,屋角一个硬木架上摆着一盆塑料腊梅,红梅枝头,蒙着薄薄一层尘土。龙飞又来到楼上,有一间较大的房间,看样子以前是庄美美的舅舅李贞的寝室,两排书柜上挤满了文史资料和文学名著,旁边有一间小书房,书房内有一排绿色沙发,一个精致的小书柜上摆着一些书。墙壁上挂着一幅庄美美在夕晖中的海滩上半卧的照片。
    ……
    目录
    **章 凶手是谁?
    第二章 火葬场的秘密
    第三章 金陵魔窟之谜
    第四章 引蛇出洞
    第五章 梅花组织在香港
    第六章 夏雨将军死了
    第七章 一只绣花鞋
    第八章 人头皮箱
    第九章 抱皮包的空中小姐
    第十章 圆山魔影
    第十一章 虎穴献图
    第十二章 龙山寺会晤
    第十三章 勇救南云
    第十四章 12幅美男子像
    第十五章 扭曲的回忆
    第十六章 生活的颤音
    第十七章 公园里的人皮炸药
    第十八章 武汉长江大桥上的绿色尸体
    第十九章 漓江谍影
    第二十章 金三角的“爱情”
    第二十一章 四名劫机犯
    第二十二章 巴黎留学的靓女
    第二十三章 神秘的旅伴
    第二十四章 古寺夜半哭声
    第二十五章 千佛洞白薇遭擒
    第二十六章 北极熊垂涎亚洲
    第二十七章 美国U-2型飞机之谜
    第二十八章 阴谋与“爱情”
    第二十九章 梅花魂已散
    第三十章 刺杀行动
    第三十一章 浴室女尸
    第三十二章 “黑色风暴”计划破产
    编辑推荐语
    悬念迭出、毛骨悚然,试试你的胆量。朋友,有胆量偷看,没胆量走开。
    庄美美的尸首从太平间推了出来,掀开尸布,只见庄美美的左眼只剩下一个黑窟窿,她的左眼不翼而飞?
    那个中国修女头戴黑教巾,两只眼睛露出凶光,脸色惨白,身穿一件镶有金色梅花的黑色旗袍、赤着左脚,右脚穿着一只饰有金色梅花的绣花鞋。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