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白先勇精选集:世纪文学60家
QQ咨询:

白先勇精选集:世纪文学60家

  • 作者:白先勇
  • 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
  • ISBN:9787540215460
  • 出版日期:2006年02月01日
  • 页数:329
  • 定价:¥22.00
  •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白先勇,台湾作家,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他作品在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塑造独特的人物形象、“历史感”的具备、语言的成熟等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贡献。这些贡献正是白先勇在文学史上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本书为“世纪文学60家”丛书之一,收录了白先勇先生的经典精品,是不可或缺的收藏文集。
    “世纪文学60家”书系的出版,旨在囊括20世纪华文创作的精华,展示具有经典意义的作家作品,打造一份适于典藏的精品书目。她凝聚了数十位专家的心血,寄括着数以万计的热爱中国现当代文学读者的殷切希望。我们期望她能够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和历罗的淘洗,像那些支持这项事业的朋友们所祝愿的那样:“世纪文学60家”将作为各大图书馆的馆藏经典,高等学校文科考生和文学爱好者的必读书目为世人所瞩目。
    这是一次成功的创作实践,是中国当代文学一个重要的收获。
    文章节选
    我和玉卿嫂真个有缘,难得我**次看见她,就那么喜欢她。
    那时我奶妈刚走,我又哭又闹,吵得我妈也没得办法。天天我都逼着她要把我奶妈找回来。有**逼得她冒火了,打了我一顿屁股骂道:
    “你这个娃仔怎么这样会扭?你奶妈的丈夫快断气了,她要回去,我怎么留得住她?这有什么大不了!我已经托矮子舅妈去找人来带你了,今天就到。你还不快点替我背起书包上学去,再要等我来抽你是不是?”
    我给撵了出来,窝得一肚子闷气。吵是再也不敢去吵了,只好走到窗户底有意叽咕几声给我妈听:
    “管你找什么人来,横竖我不要,我就是要我奶妈!”
    我妈在里面听得笑着道:
    “你们听听,这个小鬼脾气才犟呢,我就不相信他奶妈真个有宝不成? ”
    “太太,你不知道,容哥儿离了他奶妈连尿都屙不出了呢!”胖子大娘的嘴巴顶刻薄,仗着她在我们家做了十几年的管家,就倚老卖老了。我妈讲话的时候,她总爱搭几句辞儿凑凑趣,说得我妈她们全打起哈哈来。当着一大堆人,这种话多难听!我气得跑到院子里,把胖子大娘晾在竹竿上的白竹布衣裳一把扯了下来,用力踩得像花脸猫一般,然后才气咻咻的去催车夫老曾拉人力车送我上学去。
    就是那么一气,在学堂里连书也背不出来了。我和隔壁的唐道懿还有两个女生一起关在教室里留堂。唐道懿给老师留堂是家常便饭,可是我读到四年级来破题儿**遭。不用说,鼻涕眼泪早涂得一脸了,大概写完大字,手上的墨还没有洗去,一擂一摸,不晓得成了一副什么样子,跑出来时,老曾一看见我就拍着手笑弯了腰,我狠命的踢了这个湖南骡子几下,踢得他直叫要回去告我妈。
    回到屋里,我轻脚轻手,一溜烟跑到楼上躲进自己房中去了。我不敢声张,生怕他们晓得我挨老师留堂。哪晓��才过一下子,胖子大娘就扯起喉咙上楼来找我了,我赶快钻到帐子里去装睡觉,胖子大娘摇摇摆摆跑进来把我抓了起来,说是矮子舅妈带了一个叫玉卿嫂的女人来带我,在下面等着呢,我妈要我快点去见见。
    矮子舅妈能带什么好人来?我心里想她老得已快缺牙了,可是看上去才和我十岁的人差不多高。我顶讨厌她,我才不要去见她呢,可是我妈的话不得不听啊!我问胖子大娘玉卿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胖子大娘眯着眼睛笑道:“有两个头,四只眼睛的!你自己去看吧,看了她你就不想你奶妈了。”
    我下楼到客厅里时,一看见站在矮子舅妈旁边的玉卿嫂却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好爽净,好标致,一身月白色的短衣长裤,脚底一双带绊的黑布鞋,一头乌油油的头发学那广东婆妈松松的挽了一个髻儿,一双杏仁大的白耳坠子却刚刚露在发脚子外面,净扮的鸭蛋脸,水秀的眼睛,看上去竟比我们桂林人喊做“天辣椒”如意珠那个戏子还俏几分。
    我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来,一看见玉卿嫂,就好想跟她亲近的。我妈问我请玉卿嫂来带我好不好时,我忙点了好几下头,也顾不得赌气了。矮子舅妈跑到我跟前跟我比高,说我差点冒过她了,又说我愈长愈体面。我也不爱理她,一径想找玉卿嫂说话。我妈说我的脸像个小叫化,叫小丫头立刻去舀洗脸水来,玉卿嫂忙过来说让她来帮我洗。我拉着她跟她胡诌了半天,我好喜欢她这一身打扮,尤其是她那对耳坠子,白得一闪一闪的,好逗人爱。可是我仔细瞧了她一阵子时,发觉原来她的额头竟有了几条皱纹,笑起来时,连眼角都拖上一抹鱼尾巴了。
    “你好大了?”我洗好脸忍不住问她道,我心里一直在猜,我听胖子大娘说过,女人家额头打皱,就准有三十几岁了,她笑了起来答道:
    “少爷看呢?”
    “我看不出,有没有三十?”我竖起三个指头吞吞吐吐的说。
    她忙摇头笑道: “还有那么年轻?早就三十出头喽!”
    我有点不信,还想追着问下去,我妈把我的话头打断了,说我是傻仔,她跟玉卿嫂讲道:
    “难得这个娃仔和你投缘,你明天就搬来吧,省得他扭得我受不了。”
    矮子舅妈和玉卿嫂走了以后,我听见我妈和胖子大娘聊天道:
    “喏,就是花桥柳家他们的媳妇,丈夫抽鸦片的,死了几年,家道落了,婆婆容不下,才出来的。是个体面人家的少奶奶呢!可怜穷了有什么办法? 矮子舅妈讲是我们这种人家她才肯来呢。我看她倒蛮讨人喜欢。”
    “只是长得太好了些,只怕——”胖子大娘又在挑唆了,她自己丑就不愿人家长得好,我妈那些丫头,长得好些的,全给她挤走了。
    目录
    为逝去的“情”与“美”造像
    中短篇小说
    玉卿嫂
    寂寞的十七岁
    谪仙记
    永远的尹雪艳
    金大班的*后一夜
    梁父吟
    孤恋花
    游园惊梦
    长篇小说
    孽子
    创作要目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