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历史总是叫人惦记:小怜玉体横陈夜
QQ咨询:

历史总是叫人惦记:小怜玉体横陈夜

  • 作者:梅毅
  •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ISBN:9787561334843
  • 出版日期:2006年05月01日
  • 页数:309
  • 定价:¥28.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历史是一场场众味横陈的盛宴,总是叫人难忘:宫廷喋血,*朝倾覆,城池灰灭,神州陆沉……那些本已久远的、随风而逝的历史人物的音容笑貌、苦乐更迭,以及他们未经雕饰的素朴亲情和戏剧人生,经过赫连勃勃大*的钩沉和再现,又重新放出炫目的光彩。作者笔力雄放而华丽,酣畅舒展,读之让人爱、使人恨,让人怜、使人悲,让人悟、使人叹。
    文章节选
    ——朱棣“半由人事半由天”的帝*之路
    安徽凤阳要饭花子出身的朱元璋,乱世撞大运,在诸位文臣武将支持下,于元末诸路义军中异军突起,东杀西砍,血战中原,终于一统华夏,建立大明。洪武三年,大功告成之际,论功行赏,封十人为公爵,二十八人为侯爵,丹书铁券,誓言历历。众人总以为“河带山砺,爰及苗裔”,然而,不过二十年间,朱元璋屡行大狱,诛戮功臣,牵连株引,从前为他血战沙场的武臣谋士不仅自身首领难保,三宗九族也在阴险毒辣的老头子诏示下被杀个精光,其间总共有四万多人人头落地,中间不仅有与朱元璋是儿女亲家的胡惟庸、李善长,也有为明朝立功无数的大将军蓝玉。更有甚者,朱元璋连其亲侄亲甥等等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也不放过,疑之必死,臆之必死,究其因由,老头子不过是想其子孙后代安稳坐江山,一世、二世乃*三世、万世,斩除任何威胁朱家帝系的微小可能因素。
    另一方面,朱皇帝又广封朱氏亲室,几个儿子皆拥劲卒,居大镇,下诏严令群臣时时刻刻、无微不*地尊显朱氏**。当时,他有二十四个儿子和一个侄孙,都建藩为*,有地有兵有钱。在对帝国各级官吏抠门紧缩要求“廉洁奉公”的同时,朱元璋对姓朱的**肆其所欲。明朝的藩*,都有五万石米的俸禄,还有钞二万五千贯,绢布盐茶马草各有支给,以*于*低的“奉国中尉”也有禄米二百石。到了明末,这些只会在*府里配种生人的朱氏凤子龙孙,竟繁殖有几十万之众,试想,光养活这些“饭桶”,就几乎可以把一个强大的*朝掏空。同时,明朝官俸为历代*薄,百官之俸,*初皆取江南官田。后定明官禄,正一品月俸米八十七石,从一品*正三递减十三石,到*低官级,正七品*从九品*后递减*仅五石而已。其后以绢以钞以银折算,也大抵依据此制。从官禄来看,这些整日为大明帝国机器运转殚精竭虑的官员待遇,同**相比,简直天上地下!
    估计天道煌煌有征,朱元璋六十五岁那年,其仁弱的太子朱标因病而死,坏事做绝的老皇帝无限悲伤,“御东角��,对群臣泣”,**次显现出其悲惶、苍凉的独裁者的惊恐。无奈之余,依据父子家天下的古礼,在群臣推拥下,懿文太子朱标的儿子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备位东宫。六年后,残忍冷酷*极的老坏蛋终于翘了辫子,估计闭眼蹬腿倒气之时,朱元璋心中还有那种天生小人式的心理慰藉——我老朱家皇脉嫡系相承,一世、二世乃*万世都是我老朱家正统相传的铁打江山。
    明代疆域图又有谁能料到,数年之间,叔侄相争,同姓相残,大明朝文臣武将没有出来觊觎皇位的(稍有头脑和武勇的都被整家诛杀),反倒是朱老头子自己的宝贝儿子朱棣横里杀出,坐上了原与他基本无缘的龙椅。
    不成熟的“正确”选择
    ——建文帝削夺诸藩
    建文帝朱允炆,朱元璋太子朱标的嫡子,自小聪慧好学。朱标患重病时,朱允炆才十四岁,“侍懿文太子(朱标)疾,昼夜不暂离”,**是个仁孝的好苗子。想想现在中国家庭中与其年纪相仿的“太子爷”们,正是天天沉迷于花钱打游戏机、花一千多块买一双运动鞋以及看电视睡懒觉的年纪,如果老爹老妈得病,肯定百分百没有朱允炆那份孝心。端屎端尿,喂汤喂药伺候亲爹两年多,身子骨孱弱的老太子朱标终于命赴黄泉,朱允炆“居丧毁瘠”,不食数日,悲哀异常,真正体现了封建时代人子的纯孝之情。心如铁石的老皇帝朱元璋也哀不自胜,抚着孙儿的背,劝说道:“你真是孝顺呵!别这样悲哀不吃东西,会拖坏了身子骨,我还活着啊,让我怎么办!”朱允炆这才稍稍进食,收泪强忍哀痛,以使皇爷安心。
    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十月,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洪武二十九年,老皇帝朱元璋召集诸子于东宫参见朱允炆,行宫廷仪制,也就是让朱允炆的叔叔们拜见未来帝国的皇帝。厚道谦和的朱允炆内心很是不安,于东宫按朝廷礼仪受拜后,赶忙入内殿,以“家人礼”拜见叔,“以诸*皆尊属也。”
    皇太子朱标辅佐朱元璋处理公务时,由于其本性仁厚,“于刑狱多所减省”,救回不少人命,当时还惹得刻薄寡恩、天性好杀的朱元璋老大不高兴。朱允炆为皇太孙时,辅佐老皇帝处理朝务,也“复佐以宽大”。由于当时武臣谋士几乎被朱元璋杀了个精光,加上“隔代亲”的感情,朱元璋没有再对孙子发怒,一直也“龙心甚悦”。皇太孙朱允炆还根据《礼经》,参考历朝刑法,对洪武律令中特别不合理的七十三条重法予以删改,深得民心,“天下莫不颂德焉”。洪武二十八年,诏去黥、刺、剕、阉割诸刑,想必也是皇太孙劝老皇帝去严刑之效。
    《御制大诰》内页明太祖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阴狠毒辣、坏事做绝的老皇帝朱元璋“驾崩”,朱允炆即皇帝位,是为建文帝,诏改明帝为建文帝元年。
    朱允炆为皇太孙时,“诸*以叔父之尊,多不逊”,视其为黄口小儿,骄横之情溢于言表。身肩明帝国未来重任的朱允炆当时心中就很忧虑。有**,他问侍读的太常卿黄子澄:“我几个叔叔各拥重兵,何以制之?”黄子澄儒士出身,深谙历史故事,马上一五一十详细地把汉景帝实行削藩政策、平定七国之乱的史实讲给当时的皇太孙听。毕竟也是一仁弱书生,朱允炆听后心喜,觉得事情并不难办,“吾获是谋无忧矣!”
    目录

    看,这个历史的守望者——梅毅的“大历史散文”印象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遥想伟大汉人当年
    豺狼当道,安问狐狸——东汉跋扈将军梁冀一族的盛赫与凋零
    由“奸雄”曹操所想到的——历史上的权臣与皇帝
    疯狂的万世暴君——后赵皇帝石虎的荒淫一生
    南朝宋、齐两朝的荒淫少主们——青春期的帝*们
    小怜玉体横陈夜 已报周师入晋阳——“无愁天子”高纬的“爱情”故事
    嗜血的妇人——女皇武则天的杀戮一生
    因果报应本无凭?——北宋赵氏子孙与金朝完颜子孙的悲惨下场
    白练赐予美人归——风流能诗的辽朝皇后萧观音“通奸案”始末
    *成功*无情的纂弑者——朱棣“半由人事半由天”的帝*之路
    一生功业论定难 也肯冲冠报红颜——明清易世之际“刽子手”李成栋的反反复复
    人生达命岂暇愁 且饮美酒登高楼——从诗文观风流才子唐伯虎的真实一生
    落日万山寒 萧萧猎马还——纳兰性德的“边塞词”
    跋:天若有情天亦老
    编辑推荐语
    帝*将相在刀光剑影中频繁更迭,草民百姓在金戈铁马中血肉横飞,文人美女在权力机器中歌哭笑泪,掳骑胡马在恶凶淫暴中立地成雄。
    “一笑相倾国便亡,
    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
    已报周师入晋阳。”
    帝*将相在刀光剑影中频繁更迭 草民百姓在金戈铁马中血肉横飞
    文人美女在权力机器中歌哭笑泪 虏骑胡马在恶凶淫暴中立地成雄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