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小毛驴与我:安达露西亚挽歌:与《小王子》齐名,诺贝尔奖文学经典

小毛驴与我:安达露西亚挽歌:与《小王子》齐名,诺贝尔奖文学经典

  • 作者:[西]希梅内斯 林为正
  •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 ISBN:9787801308702
  • 出版日期:2005年01月01日
  • 页数:251
  • 定价:¥22.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这本小书娓娓道来的是作者与一头小毛驴齿唇相信的真势感情。小毛驴普儿躯体娇小,全身毛茸滑溜,聪明可爱,体贴又有耐性,是许多孩童的玩伴,也是作者的知已。他们相依为命,一同走过美丽的原野、村庄、山岗、教堂、大街、小巷……走过诗人的故乡——西班牙韦尔瓦省的摩格尔。这是一组西班牙南方的风情画,也是献给普儿的一首长长的抒情诗。普儿在作者细腻生动的描绘下、跃然纸上,引人入胜,触动了各地读者的心。本书出版不久就被译成英、法、德、意、荷等多种文字,所有西班牙语国家都把它选入中小学课本。在欧洲,在这本书与《小*子》、《夏洛的网》齐名,成了家喻户晓的读物。
    这是一本与《小*子》、《夏洛的网》齐名,在欧洲家喻户晓的读物。这本小书娓娓道来的是作者与一头小毛驴齿唇相信的真势感情。小毛驴普儿躯体娇小,全身毛茸滑溜,聪明可爱,体贴又有耐性,是许多孩童的玩伴,也是作者的知已。他们相依为命,一同走过美丽的原野、村庄、山岗、教堂、大街、小巷……走过诗人的故乡——西班牙韦尔瓦省的摩格尔。这是一组西班牙南方的风情画,也是献给普儿的一首长长的抒情诗。普儿在作者细腻生动的描绘下、跃然纸上,引人入胜,触动了各地读者的心。
    文章节选
    毛茸茸的小银玲珑而温顺,外表是那样的柔软,软得通身像一腔纯净的棉絮,没有一根骨头。唯有一双宝石般发亮的眼珠,才坚硬得象两颗精美明净的黑水晶的甲虫。
    我把它解开,它自己就向草地走去,漫不经心地用前吻微微地去嗅触草地上的小花;那些玫瑰红的、天蓝的、金黄的花朵……我轻轻地呼唤:“小银呢?”它就仿佛带着满意的笑容,轻盈地向我走来,不知为什么会像是一只小小的风铃在娴雅地摇晃……
    我给它什么,它就吃什么,可是它*喜欢的是黄澄澄的蜜桔,颗颗琥珀般的麝香葡萄,紫色的无花果,以及那些由渗出的果汁所凝成的一粒粒晶莹欲滴的蜜露……
    它温柔而且娇惯,如同一个宠儿,也更像是一颗掌上明珠……然而,它的内心却刚强而坚定,好像是石头。每当我星期天出外,骑着它经过村里的僻街陋巷时,那些衣着整洁、悠然自得的农民们,都注视着它说:
    “真棒!”
    是真棒。月样的银白,钢样的坚强。
    目录
    一个低音变奏——严文井
    *后的牧歌——余光中
    中译本说明
    作者小序
    献辞
    普儿
    白蝴蝶
    黄昏里的游戏
    日食
    寒意
    小学
    疯子
    犹大
    晚祷钟声
    墓地

    燕子
    厩房
    阉马
    对街的房子
    白痴小孩

    嫣红的风景
    鹦鹉
    归来
    屋顶阳台
    何塞神父
    春天
    水窖
    癞狗
    四月的牧歌
    金丝雀飞了
    魔鬼
    自由
    恋人
    三个老妇人
    小拉车
    面包
    可洛那的松树
    达尔朋
    男孩与水
    友情
    摇篮
    患肺痨病的小女孩
    罗西欧圣母的庙会
    隆萨
    老人与西洋镜
    路边的野花
    洛德


    驴学
    耶稣圣体节
    漫游
    黄昏
    橡皮图章
    母狗
    我们三人
    麻雀

    星期天
    蟋蟀的歌声
    斗牛
    暴风雨
    葡萄收成
    夜曲
    萨里托
    午睡
    烟火
    月亮
    欢乐
    野鸭
    小女孩
    牧童
    金丝雀之死
    山丘
    十月的午后
    被遗忘的葡萄
    秋天
    海军大奖
    鱼鳞
    毕尼托

    石榴
    古堡
    斗牛场的废墟
    回声
    惊吓
    古泉
    松子
    十一月的牧歌
    白母马
    闹洞房
    吉卜赛人
    火焰
    老驴子
    养病
    黎明
    河口街
    圣诞节
    冬天
    纯洁的夜
    香芹冠
    三*来朝

    嘉年华会
    卖沙人的驴子
    死亡
    怀念
    木驴
    忧郁
    给在摩格尔天上的普儿
    编辑推荐语
    一个低音变奏——和希梅内斯的《小银和我》严文井
    许多年以前,在西班牙某一个小乡村里,有一头小毛驴,名叫小银。
    它像个小男孩,天真、好奇而又调皮。它喜欢美,甚*还会唱几支简短的咏叹调。
    它有自己的语言,足以充分表达它的喜悦、欢乐、沮丧或者失望。
    有**,它悄悄咽了气。世界上从此缺少了它的声音,好像它从来就没有出生过一样。
    这件事说起来真有些叫人忧伤,因此西班牙诗人希梅内斯为它写了一百多首诗。每首都在哭泣,每首又都在微笑。而我却听见了一个深沉的悲歌,引起了深思。
    是的,是悲歌。不是史诗,更不是传记。
    小银不需要什么传记,它不是神父,不是富商,不是法官或别的什么显赫人物,它不想永垂青史。
    没有这样的传记,也许更合适。我们不必知道:小银生于何年何月,卒于何年何月;是否在教堂里举行过婚礼,有过几次浪漫的经历;是否出生于**望族,得过几次勋章;是否到过西班牙以外的地方旅游;有过多少股票、存款和债券……
    不需要。这些玩意儿对它来说都无关紧要。
    关于它的生平,只需要一首诗,就像它自己一样,真诚而朴实。
    小银,你不会叫人害怕,也不懂得为索取赞扬而强迫人拍马溜须。这样才显出你品性里真正的辉煌之处。
    你伴诗人散步,跟孩子赛跑,这就是你的丰功伟绩。
    你得到了那么多好诗。这真光荣,你的知己竟是希梅内斯。
    你在它的诗里活了下来,自自在在;这远比在历史教科书里某一章里占一小节(哪怕撰写者答应在你那双长耳朵上加上一个小小的光环),远为快乐舒服。
    你那双乌黑乌黑的大眼睛,永远在注视着你的朋友——诗人。你是那么忠诚。
    你好奇地打量着你的读者。我觉得你也看见了我,一个中国人。
    你的善良的目光引起了我的自我谴责。
    那些过去不会永远成为过去。
    我认识你的一些同类。真的,这一次我不会欺骗你。
    我曾经在一个马厩里睡过一晚上觉。天还没有亮,一头毛驴突然在我脑袋边大声喊叫,简直像一万只大公鸡在齐声打鸣。我吓了一跳,可是翻了一个身就又睡着了。那一个月里我几乎天天都在行军。我可以一边走路一边睡觉,而且还能够走着做梦。一个马厩就像喷了巴黎香水的带套间的卧房。那头毛驴的优美的歌唱代替不了任何闹钟,那在我耳朵里只能算做一支小夜曲。我决无抱怨之意,*今也是如此。遗憾的是我没来得及去结识一下你那位朋友,甚*连它的毛色也没有看清;天一大亮,我就随大伙儿匆匆离去。
    小银啊,我忘不了那次,那个奇特的过早的起床号,那声音真棒,*今仍不时在我耳边回荡。
    有**,我曾经跟随在一小队驴群后面当压队人。
    我们已经在布满砾石的山沟里走了二十多天了。你的朋友们,每一位的背上都被那些大包小包压得很沉。它们都很规矩,一个接一个往前走,默不作声,用不着我吆喝和操心。
    它们的脊背都被那些捆绑得不好的包裹磨烂了,露着红肉,发出恶臭。我不断感到恶心。那是战争的年月。
    小银啊,现在我感到很羞耻。你的朋友们从不止步而又默不做声。而我,作为一个监护者,也默不作声。我不是完全不懂得那些痛苦,而我仅仅为自己的不适而感到恶心。
    小银,你的美德并不是在于忍耐。
    在一条干涸的河滩上,一头负担过重的小毛驴突然卧倒下去,任凭鞭打,就是不肯起立。
    小银,你当然懂得,它需要的只不过是一点点休息,片刻的休息。当时,我却没有为它去说说情。是真的,我没有去说情。那是由于我自己的麻木还是怯懦,或者二者都有,现在我还说不清。
    我也看见过小毛驴跟小狗和羊羔在一起共同游戏。在阳光下,它们互相追逐,脸上都带着笑意。
    可能是一个春天。对它们和对我,春天都同样美好。
    当然,过去我遇见的那些小毛驴,现在都不再存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它们的那些影子,欢乐的影子。那个可怜的欢乐!
    多少年以来,它们当中的许多个,被蒙上了眼睛,不断走,不断走着。几千里,几万里。它们从来没离开那些石磨。它们太善良。
    毛驴,无论它们是在中国,还是在西班牙,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命运大概都不会有什么不同。小银啊,希梅内斯看透了一切,他的诗令我感到忧郁。
    你们流逝了的岁月,我心爱的人们流逝了的岁月。还有我自己。
    我想吹一吹洞箫,但我的*后的一支洞箫在五十年前就已失落了,它在哪里?
    这都怪希梅内斯,他让我看见了你。
    我的窗子外边,那个小小的院子当中,晒衣绳下一个塑料袋在不停地旋转。来了一阵春天的风。
    那片灰色的天空下有四棵黑色的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喷射出了一些绿色的碎点。只要一转眼,就会有一片绿色的雾出现。
    几只燕子欢快地变换着队形,在轻轻掠过我的屋顶。
    这的确是春天,是不属于你的又一个春天。
    我听见你的叹息。小银,那是一把小号,一把孤独的小号。我回想起我多次看到的落日。
    希梅内斯所绘的落日,常常有晚霞伴随。一片火焰,给世界抹上一片玫瑰色。我的落日躲在墙的外面。
    小银啊,你躲在希梅内斯的画里。那里有野莓,葡萄,还有一大片草地。死亡再也到不了你身边。
    你的纯洁和善良,在自由游荡。一直来到人们心里。
    人在晚霞里忏悔。我们的境界还不很高,没什么足以自傲,没有。我们的心正在变得柔和起来。
    小银,我正在听那把小号。
    一个个光斑,颤动着飞向一个透明的世界。低音提琴加强了那缓慢的吟唱,一阵鼓声,小号突然停止吹奏。那些不谐调音,那些矛盾,那些由诙谐和忧郁组成的实体,都在逐渐减弱的颤音中慢慢消失。
    一片宁静,那就是永恒。
    1983年7月3日 一部感动了无数成人,更受到世界不同肤色孩子们喜爱的。
    诺贝尔奖文学经典
    与《小*子》、《夏洛的网》齐名
    继《圣经》、《唐吉轲德》之后,西班牙语世界*受欢迎的作品
    两岸**作家严文井、余光中撰文倾情**
    无可比拟的希梅内斯
    他看到的美是我们一百双眼睛加在一起看不到的!

    这是一首快乐和痛苦的二重奏,催人泪下,让人感伤不已。
    三毛说,那是“叫人一读首篇就会哭的书”。
    这是一本语言、意境那十分优美的“羽量级绝妙小品”。
    台湾散文家余光中评论说:“这一百多篇小品很少叙事,多为抒情,往往始于写景,转而造境,由实入虚,臻于虚实相生的环境……书中*美的段落都洋溢诗的抒情,不是描写行动,便是想像不凡。
    这是一个笔触优美、多见巧思、难得一见的中译本。
    同为翻译家的余光中评论说:“林为正的这本新译,信实可靠,译笔雅洁,我愿向计者力荐……实在是相当称职而时见妙趣的译文。读者若能中英对照细读,必当获益不浅”。
    1881年12月23日,胡安·拉蒙·西梅内斯(Juan Ramón Jiménez)诞生于西班牙韦瓦尔省摩格尔的一个商人家庭。5岁上学,10岁时以优异的成绩在小学毕业,然后到耶稣会的中学念书。
    童年时期,他经常单独地到父亲的酒库或汽船上游玩,表现了一种性格上的孤独,那时他也时常在书页的空白上写自己的诗句,显露出他的写作才能。然而当时他自己却希望去当一个天主教的神父。
    1896年,他在艺术中学毕业后,按照父亲的意愿,去塞维利亚学习法律,同时也按照自己的兴趣兼学绘画。在塞维利亚,他结识了许多当时的名画家,也浏览了大量的浪漫主义文学作品。1897年开始发表诗作,同年也写了一本散文集《站台》(ANDEN)。1899年,又出版了《梦幻曲》(NOCTURNO)。他在现代派文学杂志《新生》上发表的作品,得到了社会的好评。因为工作过分地劳累,健康受到损伤,他回到故乡摩格尔休养。
    1900年,受作家佛朗西斯科·比列亚埃斯佩萨(FRANCOSCO VILLAESPESA)的邀请去马德里,结识了当时的新诗歌大师鲁文·达里奥(RUBEN DARIO)。这一年,因父亲去世所造成的悲伤,加上疾病的折磨思想忧郁,精神状态极不正常。这时出版了诗集《紫色的灵魂》(ALMAS DE VIOLETA)和《白荷》(NINFEAS)。
    1901年,去法国波尔多城精神病院疗养,读了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等人的作品,写了一本《诗歌集》(RIMAS),出版后佳评四起。年底回到马德里,住在一家私人医院养病。在休养期间,他创办了诗刊《阳光》(HELIOS),以此为**形成了一个作家的集团,其中**的有:阿亚拉(PEREZ DE AYALA),比列亚埃斯佩萨(FRANCOSCO VILLAESPESA),奥尔特加·伊·加塞特(ORTEGA Y GASSET),阿索林(AZORIN)等。这期间,《悲哀的咏叹调》(ARIAS TRISTES)出版。
    1905年,他回到摩格尔,严重的神经官司能症使他精神上遭到很大的折磨。1906年,他开始写作《小银和我》,直到1911年。在这段时间里,他出版了《纯粹的悲歌》(ELEGIAS PURAS),《绿叶》(LAS HOJAS VERDES),《中间的悲歌》(ELEGIAS INTERMEDIAS), 《春天纪事曲》(BALLADA DE PRIMAVERA),《有声的孤寂》(LA SOLEDAD SONORA),《神秘和痛苦的诗》(POEMAS MáGICOS Y DOLIENTES),《田园诗》(POSTORALES)等诗集。
    1912年,他迁居马德里。由于体弱多病,将住宅选择在离医院很近的地方。第二年7月,他认识了一位祖籍为西班牙波多黎各的姑娘塞诺比亚(ZENOBIA CAMPUBRI),她有很高的文学素养。经过四年的交往,1916年3月在纽约结婚。第二年出版了《新婚诗人的日记》(DIARIO DE UN POETA RECIEN CASADO),并**次出版了《小银和我》(PLATERO Y YO)。婚后,他们定居在马德里。为了取得安静的写作环境,将书房的四壁贴上了软木。在以后的几年里,诗人在这个闹中取静的幽室里,创作了《永恒集》(ETERNIDADES),《石头和天》(PIEDRA Y CIELO),《延续》(SUCESION),《叶子》(HOJAS)等诗集,除此之外,他还和塞诺比亚合译了泰戈尔的大量作品。1935年,他拒绝了西班牙**语言学院所授予的院士称号。
    1936年,共和国内战爆发,共和政府给了他外交官的护照,让他立即出国,经纽约和波多黎各到达哈瓦那。1940年后,又迁居美国,和塞诺比亚轮流在马里兰大学讲授西班牙文学。这期间,他经常因犯精神忧郁症住院疗养。同时出版了诗集《全部的季节》(LA性ESTACION TOTAL)。1949年,华盛顿文化协会授予诗人名誉主席的头衔。美国国会图书馆邀请他朗读自己的伤口录音保存,一进他将亲手书写的23首诗和32封名人信件赠送给了图书馆。这一年又出版了诗集《玄奥的动物》(ANAMAL DE FONDO)。1951年,他们去波多黎各大学任教。
    1956年,塞诺比亚因癌症复发,再度动手术。9月病危,10月25日,诗人获悉被授予195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三天后,塞诺比亚去世。
    两年后,1958年5月28日,诗人逝世。6月与塞诺比亚合葬于摩格尔。
    胡安·拉蒙·西梅内斯在西班牙现代文学中是一位承前启后的大诗人,他开创了许多新鲜的表现手法,给以后的诗人以很大的影响。
    诗人的早期作品带有现代主义色彩,充满了音乐的和谐、迷朦的色彩和淡淡的哀愁。代表这一时期的作品有《紫色的灵魂》和《悲哀的咏叹调》。
    从诗集《有声的孤寂》起,开始了诗人创作的第二阶段,从迷惘和消沉走向热情,出现了崭新的、更富于艺术的韵律。
    第三个时期是从《新婚诗人的日记》开始,诗人摒弃了现代主义的装饰性的东西,进入了另一个境界,表现出更广阔的严谨、理智和深奥的思维。在后期的《石头和天》、《全部的季节》和《玄奥的动物》等作品中,反映了诗人在对现实的体验中建立起来的内心世界。
    《小银和我》是诗人第二创作阶段的后期作品,也是诗人一生中的极为重要的作品,出版不久就被译成英、法、德、意、荷兰、希伯来、瑞典等文字,同时也出版了盲文本。在西班牙国内,自1937年起,几乎每年都有再版。所有西班牙语系的国家,都选它作为中小学的课本,因而成了一本家喻户晓的读物。1983年,西班牙汉学家达西安娜·菲萨克(Taciana Fisac)将此诗集译成汉语,1984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再见,小银——读《小银和我》——写给小刀 艾斯苔尔
    在读《小银和我》的时候,一再的想起小*子和那只等待驯养的狐狸。不,我并不喜欢那朵玫瑰,骄傲而虚荣,她可知道她曾多么严重的伤害过小*子的心吗?我真不懂,为什么明明是彼此相爱的,还要互相伤害呢?
    我们小银才不会呢,对吗,小银?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出生,然后默默离去,我只能通过你永恒的朋友诗人希梅内斯来看你。可这并不妨碍什么,小银,你跟我都同样清楚,心灵的距离才*让人惆怅。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要从你的模样先开始认识你——毛茸茸的小银玲��而温顺,外表是那样的柔软,软得通身像一腔纯净的棉絮,没有一根骨头。唯有一双宝石般发亮的眼珠,才竖硬得象两颗精美明净的黑水晶的甲虫。
    我真羡慕希梅内斯,能和这么好的小银一起生活,犹如小*子和他的狐狸,你们彼此驯养着。
    小*子说,“我是来找朋友的。什么叫‘驯服’呢?”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一点不错,”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的了。”
    你们一起吟诗;一起分享西瓜,松子,石榴;你脚痛诗人会为你拔刺;他把你当孩子般的对待,哄着你,从来不对你发脾气;而你也以同样的初心回报诗人,即使他让你自己随意走去,你也总会把诗人带到他所要去的地方。
    你还是孩子们的朋友,他们是你的幸福。
    小银和新月般美丽的白色小狗狄亚娜一起在玩耍,还有灰色的老母羊以及孩子们……
    狄亚娜在小驴面前用一种娴雅的姿态轻捷地跳着,清脆的小铃不断地响,又扑上它的前吻咬着玩。小银竖起两只尖尖的耳朵,就像两支龙舌兰叶子的端角,回敬了一个缓和的冲撞,狄亚娜就一下子滚到了草地的小花中间去了。
    母羊也走到小银的身边,去碰它的腿,用牙去拉它身上驮架里的东西,嘴里咬着刚刚拉下来的石竹花和长春藤,又去撞它的大额头,然后就高兴地叫着跑开了,真像是一个会撒娇的女人……
    到了孩子们中间,小银就变成了玩具;它居然有这么大的耐心能忍受他们的作弄!它走得这样的慢,又装痴作傻地停下来,为的是怕他们从背上摔下来!有时候它又突然起步假装要跑的样子,来吓唬他们!
    摩格尔秋天的下午多么明净!十月里干净的空气洗磨了所有的声音,使它们变得如此的清晰。山谷那边传上来的是一首欢乐的牧歌,那里有羊叫,驴叫,孩子的笑声和狗的吠声,还有小小铃铛的叮叮响声……
    看看谁先到!
    奖品是我刚刚收到的从维也纳寄来的一本画册。
    “看看谁能先到达那些紫罗兰!……一……二……三!”
    在一阵快乐的叫喊中,白色的和玫瑰红的女孩子们在黄色的阳光中跑了起来。一时间,在寂静之中,听得见她们蓓蕾初放的心胸里在不出声地使劲,镇上钟楼传出了缓慢的报时钟声。小山上的松林里有蚊子细弱的嗡声,那边开满了蓝色的百合花,泉水向着水潭潺潺地流淌……当那些女孩子们经过**棵桔树的时候,在那里偷懒的小银被她们的游戏带动了,跟着她们也活蹦乱跳地跑起来,她们为了不致落后,连抗议和欢笑都来不及……
    我叫着:“小银要蠃了!小银要蠃了!”
    果然,小银*先到达紫罗兰那里,接着就在那里的沙地上打起滚来。
    女孩子们上气不接下气地走回来,拉着袜子,拢着头发,提出了抗议:那不算!那不算!当然不能算,当然不能算!
    我告诉她们:小银跑是跑嬴了,应该奖励,但是小银不会念那本书,就留下来作为她们下次赛跑的奖品。不过小银也应该有一个奖品。
    她们知道书总归是她们的,所以都红着脸,跳着说:“对,对,对!”
    于是,我记起了自己的往事。我想,小银应该因为它的勇气而得到*好的奖赏,就象我在自已的诗歌中所得到的一样。我就在门口女管家的篮子里拿了一把芹菜,做了一顶芹菜的冠冕,放在它的头上,仿佛给一个希腊的斯巴达人,戴上转瞬即逝的崇高光荣。
    小银啊,人们对你们的评价可真不公平,他们何曾知道你们是多么好呢,就你来说,你有这样高的智力,是老人和孩子,小河和蝴蝶,太阳和狗,月亮和花的朋友,你耐劳而深思,忧郁而亲切,是草地上的马尔柯。奥勒留……
    小银啊小银,但愿有**,我能和你一样的好!
    可就是这么好的小银,也离我们而去了,只有这一点,我忍不住想批评你,你怎么能舍得让诗人一个人孤单的留下呢,你怎么能?
    诗人曾不止一次用晶莹剔透流动不停的水来比喻自己的心灵,其实即使他自己不说,我们也看的出来——“在还留有花朵的玫瑰园上空,薄暮在徐徐而降,落日的火焰点着了花园里*后的玫瑰,一种带着浓香的火焰向着西边天空的漫天大火升腾,到处都充满了玫瑰燃烧的香气。一片寂静!”“上帝正在他的水晶宫里;我这就是说:在下雨,小银,在下雨了。秋天剩下的*后的花朵,还紧紧地攀吊着无力的枝条。花朵上布满了晶莹的钻石,每一颗钻石就是一个天空,就是一个水晶宫,就有一个上帝。你看这些玫瑰,那里面还有另外一个水的玫瑰,看见了吗?稍动一动,就会落下一朵崭新发光的花朵,仿佛她的灵魂,留下了干枯而悲哀的躯体,就像是我一样。这哪里是用笔写呢,每一个字都是一首诗,从诗人的水晶心里直接流泻出来。
    我一直怀着欢欣又悲伤的心情看着希梅内斯,我不知道单纯如斯是如何在这个星球上生存的。人们都认为他是疯子,是比*笨的毕尼托还要笨上一百倍的家伙,可是,那些聪明人又做了些什么呢?道貌岸然如何塞神父,骂人的话语无比污秽,为人师表如利比亚尼,贪婪得像一只大黄蜂。
    也许诗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他即使得到一个印章也高兴的了不得,处处印上自己的名字——胡安。拉蒙。希梅内斯。摩格尔,他的灵魂常常不在这个俗世,伟大这两个字,对海洋,天空和诗人的心灵都同样的合适。
    对了,小银你还不知道吧,1956年,诗人得了一个诺贝尔文学奖。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对你和诗人来说,这劳什子的奖甚*还及不上一朵春天路边的蒲公英。
    如今,诗人就像小*子,夏洛一样,也到天上去和小银团聚了,只留下我们和那些只喜欢数目字的大人们呆在地上,孤独的仰望着你们的光芒。
    再见,希梅内斯。
    再见,小银。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