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一摩尔的梦想
QQ咨询:
有路璐璐:

一摩尔的梦想

  • 作者:水水犹寒
  •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1332169
  • 出版日期:2008年04月01日
  • 页数:230
  • 定价:¥18.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本小说初连载于红袖添香网站,连载原名《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连载之初便获得**,之后蹿红网络,被大量转载。先后登上红袖长篇、搜狐原创、MSN读书排行榜。2006年红袖添香年终盘点被评为*让读者动情的长篇作品,红袖添香七***典原创作家评选入围作品并*终获得票选**。
    作者通过节奏紧密的故事叙述,用夸张大胆、幽默犀利的语言,为大家打造了个轻松刺激感人的追梦传奇。女主人公林洛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面对了梦想和爱情的壮烈厮杀。拨开云雾,她*终抵达了梦想的真谛——我们并不卑微,即使只怀有一摩尔的梦想。
    文章节选
    Chapter 1
    我叫林洛,女,某**大学女大学生,在一个小有名气的酒吧里面做驻唱歌手。因为有若干知名人士曾宣称专门到那个酒吧听我唱歌,因为我曾经参加过某个歌唱比赛获得了**,且在网上发过一支单曲,所以在地方小有名气。
    刚认识六哥的那阵儿,他还是个愤青。记得有一回他听完一张CD猛地把CD摔到桌子上,仰天长啸:“垃圾!都他妈的是垃圾!现在什么人都能发唱片,就顶数发片歌手这个称呼不值钱,靠,连他妈的假文凭都不用办就能对外宣称,就是一个恶!”听完这句话我的心咯噔咯噔的,浑身发抖,那叫一个怕啊。因为发完单曲,我朋友介绍我的时候总是说,这是我一朋友,发片歌手!你说我能不怕么?
    但是我还算坦诚,开篇交代我是一个唱歌的。不过申明,我不是歌手。顶多算是个卖唱的。
    那个不时地插几句入木三分的话的六哥是我的死党(申明一下,这里的入木三分倒不是说他说得多么精辟,而是说他说的话有力道,想想啊,都入木三分了,多有劲儿啊,好家伙,想想背后都冒凉风)。他本名刘洪涛,有一个绰号叫做“红桃六”,大家尊称他为六哥。这个“红桃六”的绰号是有一个典故的。他说刚学外语那会儿感觉学外国人把自己的姓放在名字后面好像特牛。在英语夏令营的时候他被哥们儿哄起和一个看起来特文静特漂亮的女孩儿搭讪,他为了引起女孩儿注意,开口,I am hongtaoliu。那个女孩用眼睛打量了他一下,脱口曰:我还他妈的方片七呢!于是乎,在哥们儿的哄闹声中“红桃六”这个外号就流传了下来。而六哥也因此落下一毛病,就是以后再看到貌似文静漂亮的女孩儿就打憷。
    有一次在酒后我们两个对于我们如此要好的原因进行过一次颇为宏大的讨论,从脾气到秉性,从外貌到思想,从习惯到品位,那分析得叫一个透彻,结果得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结论——臭味相投。这里的臭味相投有两层含义:其一呢,我和他都是**死没正形有的也说没的也说的人,**嘻嘻哈哈的,虽然嘴损点儿,但得失心不重,所以不得罪人;其二呢,我和他都是不正业的家伙,都是在自己小世界里面瞎鼓捣。我俩经常一起做白日梦,在他的白日梦里面出现的*多的是闪着光的**,我的白日梦里面出现*多的是*为**的舞台。他要做一个富翁,我要唱歌给更多的人听!这是我们俩美其名曰梦想的东西。
    六哥原来有一个女朋友,叫王艺。两人原来一个高中的。我听六哥说他高中的时候是个害羞的小男生,王艺老是过来调戏他,说王艺一逗他就脸红,他越脸红王艺就越愿意逗,结果逗着逗着王艺把自己逗成人家小媳妇了。后来六哥考入了我们学校祸害民众,王艺考入另一个城市的师范大学中文系。那姑娘我见过,漂亮,人也不错。可是上了大学不久,恋爱告吹,王艺另有新欢。
    记忆中六哥从来没有那么可怜过。那天我一直安慰他,话都说尽了。他硬是和我装深沉,一句话都不说,还演目光呆滞的戏码。后来我带他去我唱歌的地方消遣,他坐在那里顾自豪饮,一声不吭。弄得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说哥哥,你得说话啊,排毒。”
    经我苦苦逼迫,软硬兼施之后,他破天荒地整出一句,“妹妹啊,我连师大的男生都没有PK过啊,哥给你丢人了!”
    看他那死要面子的样子,我恨不得抽他。可是看着他眼泪汪汪的样儿,还真是……我给他倒一杯酒,然后用一个自己认为颇有说服力的说辞和他解释,“六哥,不是那么回事儿!你不能小看人家师范学校的男生就好像你不能小看理工科的女生一样。其实帅哥美女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是固定的,师范学校男生少,所以乘以相应的帅哥比例,总数相应的少,整体实力也就弱一些,不过你不能排除人家整体实力**啊!”
    他无奈地点点头,“她就是说他长得像王力宏。她喜欢王力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天天嚷嚷着偶像偶像的。”
    他说完这句话。我的心又一下子软了。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对我这么死心塌地呢,分了手了还这么宠着。我又发自内心地可怜了他一把。可是我还得劝啊,“六哥啊,死在王力宏手上了,也算你没啥说的,要搁你妹妹我,也得去选王力宏。”
    “我俩高中毕业的时候在毕业纪念册上都写了:金榜题名时,孔雀东南飞;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我这磐石一直无转移,那蒲苇倒是断了……林洛,断了……”
    后来我也不说话了,只管拿起酒瓶子喝酒。他后来又稀里哗啦地说些啥我也就听不清了,反正他醉了我也醉了,他哭了我也哭了……
    现在这会儿说起六哥失恋的事儿,已经算是陈年旧事了。时光流逝,岁月如梭。我们都上大三了。
    大三,感觉自己老了。这老不是年龄和生理的问题,而是心理问题,不那么有活力了,不喜欢瞎折腾了,反而容易感慨。
    我妈那天打电话给我,说:“林洛啊,该再找一个男朋友了,你和张建完了也就算过去了。你要再不找一个,等毕业了,好的都让人给挑走了。”
    “妈,我说你也得再找一个了,这才四十几岁,还能趁着风华正茂再辉煌一把,若不把握时机以后后悔可就晚了。”
    “还啥风华正茂,顶多算个风韵犹存了。”
    “切……”看到这儿你就知道了吧,我这贫嘴儿和三八的本事实际上是遗传。
    “你这孩子啊,一和你说这些你就没有正形儿。洛洛,我知道这些年你过的苦啊。妈希望能有一个人好好地照顾你,能让你幸福。”我听出来,她哭了。
    “妈,你哭啥。怎么这么没出息呢。我马上行动,尽快在*短的时间内找一男的,还得不错的,我找到了立马带他回去见您还不行么?”我一听她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就受不了。
    “……”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父亲撇下我们娘俩走了。这些年,我和我老妈相依为命。我在十七岁的时候开始进酒吧驻唱补贴家用。日子过得……怎么说呢?在外人看来挺可怜的,不过在我看来,也就那么回事儿吧。跌倒了爬起来,摔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不都是那么过的么。
    怎么又说起这档子事儿了呢,都是我妈的一个电话勾引的。其实她老人家不催我,我也得找一个了。每天听歌,唱歌,要不就是对着六哥的那张脸……衰老得都快啊。但是*主要的原因还不是这个,主要是我一个人有点儿扛不住了。扛不住这一路的寂寞,我需要一个人和我分担,需要一个肩膀让我依靠,需要那么一双手抚过我的长发,需要在我*美好的时候有那么一个人在我身旁……
    Chapter 2
    但是我倒不是完全赞同我妈的观点。她说让我抓紧找一个,等我毕业就都叫人挑走了。在我看来,大学里的那些货色,挑走就挑走吧,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他们普遍比较幼稚,却自认为自己很成熟。他们普遍眼高手低,无所事事。就连给你买礼物的钱都是从父母那里伸手要来的。他们只会在你抱怨的时候和你一起抱怨,在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承担不起责任随时准备离开和你摆脱干系。
    其实我并没有存心数落大学男生的意思。我只是在表达这样的一层意思——这次我不打算找大学生作为男友了,我要找一个校园之外的人。在我看来,校园爱情就好像是琼瑶剧,软软绵绵,甜甜腻腻,眼泪汪汪,没啥嚼头。并且大多都是一帮子实力派演员操作着偶像派的剧情,惨不忍睹。
    所以,我这次把搜罗的目标放在校外。可是我的人脉现在都潜伏在各大高校醉生梦死呢,怎么能指望他们给我牵线搭桥?于是,我只是在无聊的时候给自己量身打造各种假设:
    假设一,晴朗的早晨,我和另外一个赶着去上班的年轻俊美的男子一起站在轻轨站台上等车。我们两个谁都不看谁,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就是一个字——酷!在车停下来的时候,我们两个同时上车,步调的频率都是一样的,那叫一个——齐(这段用慢动作)!车厢里我们并排地站着,一路上我们都眼望窗外,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那叫两个字——忧郁!等车停下的时候,俊男下车,然后从他的**提包里掉下一个钱包,要黑色的,纯牛皮,还是手工制作!掉下的时候还是慢动作,落到车厢的时候还没有声音,别人都没看见,就我看见了。我优雅地把钱包拾起,转身的时候刚好看到刚刚关上的车门外他焦急的双眼,一秒钟深情地对视之后我做出一个俏皮的手势示意他我在下一站等他。然后他为了感谢我邀请我吃饭。我还得拒绝他,让他求我。去吃饭呢就去法国餐厅,有情调。嗯……真他妈的浪漫!
    评论:浪漫的事情大抵不现实,只会在蹩脚的电视剧和滥俗的小说中出现。另外这种钻石小青年让我碰到的几率和被雷劈到两次的几率差不多。一想到这个,真叫人灰心,PASS!
    假设二:某年某月某日,我参加校园招聘会。在招聘会上,我在人群中艰难而且孤独地走着,在那一刻,我如此真切地感到自己的渺小和生存的艰难。可是也正是这些真切的挑战激起了我体内沉睡已久的潜能,突然间我感觉自己宛若重生。我马上挺起骄傲的胸脯,眼睛烁烁生辉。这让我在人群中格外耀眼。在这个时候一个用人单位的人事干事邀我面试。在面试的时候我妙语连珠幽默诙谐回答得深入浅出头头是道,结果他被我的魅力折服,甘心拜倒在我的职业套裙下。嗯……真他妈的过瘾!
    评论:这样的招聘情缘多有揩油的嫌疑,且多多少少掺杂着办公室性骚扰的成分。并且大多数主角都是父亲年龄的伯伯,老家伙皮糙肉厚,且家里的“红旗”更是身经百战不好对付,PASS!
    我*后只得放弃,捧起一本杂志继续我的单身生活。可是谁知道一个关于网恋的文章竟让我醍醐灌顶,度化我脱离苦海。我不禁感叹,开卷果然有益啊!我随即丢了杂志,登上QQ,进入了一个我所在城市的聊天室——所谓“E网情深”是也。刚刚登陆,我便发现了希望——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于是,我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你所听过的笔画*少的名字是什么?”
    ……
    于是乎我就和那个叫丁一的家伙认识了,并且有了在开篇的一段交谈。
    其实我自己对这档子事儿有充足的信心却没有十足的勇气。信心来自于我的轻微自恋,而勇气的匮乏是因为女人本身的局限性。因为从一开始女人就把自己放在了吃亏的位置上,总是喜欢用诸如“把我交给你”“献出自己”诸如此类的词汇。而且动不动就让人对自己负责。这样的语言环境,让我信心十足却勇气匮乏。正因为如此,我和丁一的**次交谈不欢而散。之后我也再没有对他抱有什么非分之想。偶尔在网上遇到了,就聊几句,顺便打开视频。而双方依旧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情。
    在那样的一段日子里面,我经历了不少货色。有那种在视频里面一看就帅得天上人间的,一说话就狂转个二五八万,把自己当成百花丛,总是想让你这个花蝴蝶自动上钩,*烦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有那种故作深沉的,跟我狂转个山路十八弯的,诸如世事喧嚣,人生寂寞之类我也就勉强忍了,后来竟然有一个先生对我说:“我想,在这片已经不再蔚蓝、不再纯洁的天空下,如果还有一双眼睛与我同哭泣,那么生活就值得我为之受苦吧?”OH,MY GOD!鸡皮疙瘩如仙女打翻了化妆盒般纷纷扬扬……
    文字聊天本身就容易得到一些比当面交谈更本真的东西,对于形形色色的男人的准内心世界,我真是长了见识。于是我开始本能地抗拒那些复杂的人。然而我却自顾地认为丁一是一个简单的人,此结论的得出毫无理论根据可言,他的那张娃娃脸在实际操作中给他加分不少,并且他的那个姓名笔画多少的开场白还挺特别的。老师不都说了么,写作文开头结尾很重要。而我也要说,旧时候的“拍婆子”土一点的“搞对象”俗一点“泡马子”纯一点的“追女生”,搭讪方法很重要。
    “我介绍我一个朋友给你认识?”和丁一的聊天对话框闪了闪。
    “怎么?我可是要离我近一点儿的,老娘要同居!”
    “不近。但是他有车。”
    “敢情是款爷,给我说说他的情况。”
    “30,176,80。”
    “80公斤?30?不行不行。”
    “他有钱。”
    “我又不是和钱谈恋爱。”
    “我说妹妹,那你到底要找什么样的啊?”
    “我看你不就不错么?”
    “我?你不是不和我见面么?”
    “因为我太懒了,我们离得多远啊。”
    “远!这里有……你说说你周围都有什么公共汽车?”
    “13,315,222,轻轨。”
    “晕!不早说,13路到重庆路,倒273,轻轨或者222倒2路就到我家了,多方便啊?”
    “去你家干吗?一夜情?”
    “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我是说我们其实离得挺近的。或者我们中点见面啊,重庆路上,顺便逛逛街,吃个饭。”
    “还是再互相了解了解,过几天的吧。”我还是犹豫不决。
    “那也行,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有时间可以短信联系。”
    ……
    就这样,我们交换了彼此的手机号码。在见面之前,我们又聊了一周左右,其间不乏一些无关痛痒的短信。我们的聊天内容范围之广又创了历史新高。从爱好到癖好,从审美到情操,从个人自尊心到民族自豪感,从家乡的白山黑水到祖国的大好河山,我们聊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激情荡漾。*后我们终于约定了在某个周日的午后见面。
    但是这里我还是要申明,我对丁一真是有那么一点儿的好感。还不能叫做爱。我认为不爱是个优势,因为爱容易受制于人。可是后来丁一却对我说,他从视频上看到我的**眼就深深地爱上了我。靠!恶俗的一见钟情。
    Chapter 3
    我们寝室的几个家伙正在如火如荼地讨论着某某学院的某某女生被包养的事情。
    李加说:“我的一个高中女生被包养了,一个大款。那女孩儿被包养之后生活水平立刻呈跨越式发展,衣服和化妆品都是千元以上的。”
    张敬宜在旁边做出一个大妈级别的惊愕,“真的啊?你高中同学?”
    看这个问题问的,马上把**从某某被包养转移到某某人的同学身上了。的确,某某被包养可能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了。可若是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而且主人公还是同寝室的人的高中同学,这个八卦马上就从报缝升到头条。我一边寻思着,一边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我正在和丁一商量着明天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对啊,我高中同学!”李加的语气中竟然有一种自豪感,典型的人生观畸形。“其实她根本就不缺钱。所以她们寝室的人知道这事儿之后都特惊讶。后来一个人壮了胆儿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猜她怎么回答的?”
    “怎么回答?”
    “她说,我需要虚荣!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有个性!”张敬宜的口气由衷地佩服。
    “唉!”侯硕长叹一口气,“我家那口子包养我,每天就给我买一个面包一个苹果。你看看人家那待遇……”
    “那我还不如你呢!”李加又开始惺惺相惜了,“我和老公有时候一周都见不到面,连每天一个面包一个苹果都没有。”
    这个时候张敬宜黯然神伤,“我*可怜!都没有人包养我!”
    我回过头来,对张静宜说:“这还不容易,你明天出门的时候在身上挂个牌子,上面就这么写——我需要被包养。一定引起骚乱,凭你那条件,估计都得把芙蓉姐姐的人气给抢过来!”
    “林洛,就你没有资格消遣我,你不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么?”
    “我?哈哈,明天就不是喽!”
    ……
    周日下午三点,我和丁一约在重庆路上见面。
    那天下午,我打电话给六哥,让他骑车载我去校门口。无奈本姑娘今天穿的是裙装,不能��车,更无奈我所在学校是天杀的大,本姑娘脚下还踩一高跷,得为即将到来的逛街保存体力。如此合情合理的原因,六哥只得默不作声地做我的柴科夫。可谁知道,出师不利。在路过行政楼“繁华地段”的时候,被校园110给逮了个正着儿。因为本姑娘还算是端庄秀丽,才有幸逃过开罚单和扣车之劫。说到这儿你别迷糊,六哥骑的杂牌自行车没错儿,是因为学校有政策明文规定——不骑车带人,不横排走路。
    我们刚刚超出校警的视线范围,马上继续蹬车上路。六哥口中还念念有词,“等咱有了钱,自行车买两辆,自己留用一辆,载人让校园110扣一辆……”
    偶狂晕!
    重庆路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片虚假繁荣。
    我下车之后给丁一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早到了,在沃尔玛门口等我有一会儿了。我说我在卓展正门呢。他说你就在那儿等着吧,车挺多的,我过去找你。
    我在卓展的正门前面等他。我专注地看着马路对面,心里想着:我见到的他会是什么样呢?会和视频中的他一样么?我转过身去,对着卓展的玻璃橱窗照照我自己,打扮得还算光鲜,衣冠楚楚的。我不禁用手拨一拨头发,心里禁不住暗暗嘲笑自己:林洛啊林洛,其实你也就是一个纸老虎,人家都在玩儿早恋的时候你忙着唱歌养家拼死命学习考**大学,人家都玩儿网恋的时候你正和一个叫张建的家伙爱得此起彼伏的,等人家都玩儿上419(FOR ONE NIGHT一夜情)的时候,你才屁颠屁颠儿地跑来见网友,真丢人……
    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请问这是卓展正门么?”
    我回过头去,看到一张干净的娃娃脸,比视频上成熟,也比视频上帅气。我微微地笑笑说:“不是,这是我的肩膀。”
    他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一笑俩酒窝,用俺们东北话说,老招人稀罕了!
    “呵呵,等了有会儿了吧。”他笑着问我。
    “没有多长时间,刚刚到。我们现在去哪儿?”**次见网友的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我们随便逛逛吧,随便聊聊。”
    我们都不是那种特别大方的人。我说的这种大方是指那种近乎于不要脸的武断和冒险。所以我们在重庆路上逛的时候,我低着头,一只手拎着包包,另一只手自由地下垂。而他也是,一只手插在兜里耍帅,另一只手自然地下垂。我们的手各得其所。没有发生任何会让人感觉激动和振奋的肢体接触。
    街道熙熙攘攘喧喧闹闹。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没话找话地聊天,后来干脆话也懒得找,只是彼此沉默地走这一段喧闹的路。我不时地偷瞄他一眼,而我的余光也能扫到他偶尔地偷偷看我。我突然想起了今天上午的时候他发给我的短信,他说:“马上就要看到你了,我突然很紧张,不知道为什么。若是你看到我感到不满意的话,就发短信告诉我,然后我们各自走人,省得尴尬。”我当时给他回,“没事儿,交个朋友呗!再说,兴许你还看不上我呢。”
    “林洛,我……没有让你失望吧。”他的声音打断了我的纵横驰骋的回想。他说这话的时候左手还举起来搔了搔头,有点局促有点害羞的样子。那表情,那动作……嗯?还是那句俺们那嘎哒的话——贼拉招人稀罕!
    “没有……你挺好的。很可爱。”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说这话的时候自己感觉特不好意思,感觉特别扭。
    “嗯?”他脸上露出更加窘迫和尴尬的表情。“可爱?”他傻乎乎地问。
    “或许……或许……也可以说成是很讨人喜欢。”
    “那就是你不讨厌我就对了!”
    他说完,打开了他背着的挎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罩着精美包装袋的小东西递到我的手上。我好奇地接过来,一只陶瓷的卡通乌龟,乌龟的壳是镂空的,里面有沙质的花土,花土上面有一棵袖珍的仙人球。小乌龟脸上挂着俏皮的微笑,仙人球翠绿欲滴。
    “在聊天的时候我听你说你*喜欢的小动物是乌龟,并且疯狂地搜集和乌龟有关的东西。昨天我在从单位回家的路上在礼品店的橱窗里面看到了这个,当时我想这个东西或许你会喜欢,就买下来了。不是刻意的,只是恰好遇到,就买给你。”
    显然,丁一因为紧张和害羞有点语无伦次。但是这并不会减弱这个举动带给我的一阵好感。我的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温暖。“太可爱了!”可是我又突然有点觉得不好意思,我尴尬地看着他,低声地说,“可是……我都没有准备什么礼物给你。”
    “没关系啊,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我不是刻意准备……只是恰好遇到……”显然,他很害怕出现这种显得好像很有心机似的画面。
    我抬起头的时候,却正看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手腕看。我看看自己的手腕。上面戴着一条手链,是我用很粗的蓝色的丝光麻绳编的,手链的坠子是一个一种有着金属光泽的石头做的小乌龟。我笑了笑,解下那个手链递给他。
    “这个,送你!”
    ……
    编辑推荐语
    红袖添香七周年**原创作者评选网友票选**之作,各大网站疯狂转载,累计点破千万,布老虎青春文学隆重**,封面、插图拍摄作者亲装上阵,让你愉悦开怀又泪水涟涟的休闲文字,让你颠覆梦想又燃起希望的激扬文本。
    网络连载原名《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我们并不卑微,即使只怀有一摩尔的梦想。
    周折、疼痛,却又很踏实,就是我们追逐梦想的旅程。
    这个时代,不再是属于等待者和沉默者的时代,这是个“show”时代,它属于那些争取和呐喊的人。
    失败和投降永远是两个概念。投降是怯懦者的护身符,失败是勇士的墓志铭。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