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拇指牛(纪念版)
QQ咨询:
有路璐璐:

拇指牛(纪念版)

  • 作者:北董
  •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1333272
  • 出版日期:2008年06月01日
  • 页数:220
  • 定价:¥15.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31333272
    • 作者
    • 页数
      220
    • 出版时间
      2008年06月01日
    • 定价
      ¥1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让一个童话故事里出现些希奇古怪的事情,这并不难做到,但要让这些希奇古怪的事情就像理所当然一样正常,而且理所当然地非常好玩,这就不大容易了。北董的《拇指牛》就是这样一个好玩的故事。
    好玩,应该是这个故事成功的灵魂。因为无论是会变大变小的牛,还是吃了牛奶可以治好一切毛病,这都不新鲜。有时候,故事的主题和题材是不是新鲜有创意也许并不是*重要的,关键是你怎么能把故事讲得有趣、好玩。
    北董是这么来讲故事的。他让冯小梨进城去卖牛奶,可偏偏事先安排了个幼儿园牛奶中毒事件,城里人个个谈牛奶色变,可好好噎了冯小梨一把。他又让冯小梨牵着奶牛去现场卖奶,本来还好好的,偏偏又不知从哪冒出个“三只眼”的城管来,追着冯小梨要罚款,瞧瞧,等冯小梨出了城,身上被罚得就剩一块钱了。而为了让冯小梨能够继续在城里卖奶,北董甚至不惜制造一场山火,导演了一出奶牛涅磐大戏,硬是把一头漂亮的大奶牛给活炼成了一头神奇的拇指牛。为了证明拇指牛的奶确实拥有神奇的力量,北董不惜让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成为哑巴,还狠心让她患上绝症症;不惜让一个面包厂的厂长老瘦老瘦,瘦得肩窝窝里都可以带走澡堂子里的半桶水,以致厂里的面包因为这个厂长太瘦而卖不出
    文章节选
    一 八角城里的牛奶风波
    1
    我们的县城,叫做“八角城”,你说好听不好听?
    那么,八角城真有八个角吗?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从未去过八角城。
    我家在山沟沟里的星星峪,离县城二十八公里。通县城里的路是土路,不好走,再说我又特别忙。
    你可能要问,你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忙些什么呀?
    让我告诉你:我要上学,我要到梯田里干农活儿,我��跟哥哥拉大锯,还有,我要养好我家的乳牛黑白花儿。
    我的哥哥叫冯大槐,是个教师,去年从师范学校毕业回来,就在我们村里教书了。原来我哥哥是以脾气好出了名的,嘴巴甜得像柿子,有人说哥哥见了毛驴都叫大叔。可他近来变了,脾气暴躁得像条疯狗,动不动跟我瞪眼。这家伙上课*爱和我作对,“冯小梨同学,板演!”我的算术不行,常常是步骤对了得数不对,“冯小梨同学,外面站着去!”每当这时候,他的眼睛就和我家黑白花儿的眼睛一般大……
    我也留些心,竟发现这个家伙老是偷偷写信,老是讲究穿戴打扮,还对着镜子歪着嘴巴揪胡子,我敢说,他一定是早恋了。哥哥需要钱,可我们家的日子还不行,不富裕。我们没有钱翻新房子,他就抓时间自己干起木匠活儿,又弄窗户又弄门。他要我和他拉锯,锯了大木头又锯小木头,锯了长木头又锯短木头。木匠活儿是那么好做的吗?斧子锯子是很欺负陌生人的。砍深了,锯偏了,楔劈了,凿错了,哥哥就气得用木头棒子擂板凳。擂板凳还不解气,有时候就擂牛,嘭嘭嘭嘭,擂得牛皮冒尘烟。
    哥哥擂牛的时候,我气得不行,我心疼呀。木头擂板凳,板凳不疼,可牛呢?牛疼啊。“你——”我得替牛说话,“你干什么呀,你!你那活儿是牛干坏的吗?”在家里他可不是冯老师,我也不是冯小梨同学!
    你不知道我是多么喜欢我的黑白花儿呀!
    这是一头非常俊俏的牛妈妈,她的身材是匀称的,她的目光是温柔的,她的身上有黑白两种颜色,你可以说她是一头长着黑花儿的白牛,也可以说她是一头长着白花儿的黑牛。可是,这牛好像永远不能归我,她属于哥哥。哥哥不让我这样,不让我那样,必须这样,必须那样,真没劲!我真盼着由我自己来养黑白花儿,我会把她养得天下**!
    哥哥瞪起比牛眼还牛眼的人眼,蛮不讲理,“她是牲口,打她几下还咋着?”
    听听吧,这位教师哥就这样说话!他可是会讲“鸟美在羽毛,人美在心灵”的。
    “牲口就可以乱打?你以为她是鼓吗?”我来夺他手中的木头棒子。他不但不松手,还推我拉我摇我,我就在他手背上用牙“吻”了一口……
    在哥哥批准的时候,我常常牵上黑白花儿,到我们村北的灵芝崖下去吃草,到鹿奶河里去饮水。灵芝崖下的草,有三成米,是天下*好的草;鹿奶河里的水,有九成膘,是天下*好的水。黑白花儿的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我想她也一定都知道。
    有**,我们星星峪传开了一个非常突然的消息——我的哥哥要到一个更加贫穷的地方去教书!
    “哥,你说着玩吧?”我赶紧来问哥哥。我真怕他是说着玩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他说得斩钉截铁的。又牛眼了一下。
    他说,他参加的是青年志愿者智力扶贫接力计划。他说那可能是值得记一辈子的事情。
    我说对,我肯定也会记一辈子,牛肯定也会记一辈子。我还说智力扶贫可重要了,可光荣了。他说用不着你鼓励,用不着你表扬,我会写信跟新老师问你成绩的。他还说你就好好伺候牛吧,你再也没法在牛的面前说我的坏话啦!
    我真乐坏了,我不计较这家伙说什么了。嘿,我这就有了黑白花儿呀!
    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听外人说,哥哥去远方,是他的女朋友先报了名。
    我说:“哥,黑白花儿昨天晚上一夜没睡,是高兴啊。对,我来替她谢谢你!”
    “哼,小梨你甭贱,我走了看不累死你!等我回来的时候,说不定我只能看到一对牛犄角!”
    “你胡说什么!”我想踢他。
    2
    人到分别的时候就亲了。哥哥即将远行,爸爸、妈妈都难割难舍的。
    我也难割难舍的,别看他平时老呵斥我。
    哥哥得从县城上火车。
    哥哥没有多少行李,我坚决地要送他。我一是送哥,一是想看看八角城。
    这天,我对黑白花儿说:“黑白花儿呀,黑白花儿,那个成天捶打你的人要走啦,要到老远老远的地方去教书啦,你要不要有些什么表示呀?”
    黑白花儿扭过头,看看哥哥,竟一步一步走过去,用湿漉漉的花鼻子蹭哥哥的手。哥哥一甩手,说:“哎呀腥气烘烘的,你可真是!”
    我说:“冯老师你可真不懂事,黑白花儿这不是亲你吗?”
    我决定带上黑白花儿送哥哥。我早早地给她梳了毛,擦洗干净犄角和蹄子,给她戴上一颗金灿灿的铜铃铛,又用好几种颜色的野菊花给她编了一条大项链。
    “你干啥?拉牛送我?牛也想逛逛八角城咋的?”
    这家伙真让人扫兴,死活不让我带黑白花儿送他。
    我和哥哥出门来,黑白花儿追着,一直走下了七级红麻石台阶,她还要往前走。我说:“伙计,你就回去吧,冯老师不用你送,有什么办法?在家里等我吧!”
    黑白花儿才停下脚,眼含深情地看着我们走了。黑白花儿真是好牛,她一点也不记哥哥的凶。
    二十八公里的土路,我们走到过晌。后来哥哥的脚打起了水泡,我没事儿。我想,如果黑白花儿来就好了,哥哥可以骑她走。对于黑白花儿来说,哥哥那点分量算不了什么。
    哥哥在教育局集合,将要在招待所住一夜才走的。我不能和人家同吃同住。我和他正式说了再见,说你在外面多保重,说我和黑白花儿都想你,就离开了招待所。我呢,嘿,真没出息,鼻子一酸,哭了。
    哥哥说:“算啦算啦,你要是从早好好拉锯不比这强?”
    3
    县城里面可真棒!连茅房里面都贴了瓷砖,比我家的屋子还漂亮!不论大街小巷,满世界都是水泥板,没土路!十字大街的每棵大树上都挂满了小灯泡,跟结了红果和枣儿似的,听说晚上“红果”和“枣儿”还要眨巴眼呢。
    我们的县城真有八个角吗?我这回不看哪回看?
    我打起赤脚,围着它跑了一圈儿。
    八角城的周围没有一个角!
    古人真是乱起名啊!依我说,应该叫做“无角城”!
    八角城外是一条河,叫做虎羊河。虎羊河几乎绕着八角城兜了一圈儿,八角城有八座石桥,排一圈儿架在虎羊河上。
    虎羊河可真是“羊”脾气,温柔极了,冲不坏岸,淹不死人,因为河里没有一滴水,连蚂蚁都淹不死。河床里尽垃圾,古老的护城大堤上,长着一片一片的驴耳朵菜,一片一片的青蒿子。
    别看我身上没有钱,我还是脚步匆匆地在城里逛了起来。我看了好几个商店,看了一个新华书店,从门外看了好几个饭馆。后来路过一个幼儿园,它名字叫“小蝌蚪幼儿园”。我正咂摸这名字,小蝌蚪,多有趣呀,忽然,有一辆救护车嗷嗷叫着开了进去,一会儿又嗷嗷叫着开了出来,那急匆匆的相,就跟失了火似的,一溜风往南跑了。一位穿着肥衣肥裤的瘦老太婆和几位年轻阿姨骑着自行车追着,个个失颜落色,像考试作弊被老师一把抓了卷子。
    怎么啦?出什么事啦?
    我看见街上有不少人,三个一堆两个一伙地在议论。
    “不好啦,娃娃们喝牛奶中毒啦!”
    “有三十多个呢!”
    “又拉又吐,两头不闲,还犯抽筋哪!”
    “牛奶贩子没一个好东西!”
    “有一个就该抓一个!”
    “有兑泔水的,有掺牛尿的,有搅淀粉糊糊的,心可黑着呢!”
    “听说现在奶粉也不行啦,抽查都不合格,奶粉不含奶,喝了光放屁!”
    “有的奶喝了,不长人光长脾气,跟吃枪药似的!”
    “有的喝了还让人变懒哪,多坑人!”
    我打听打听,人说送牛奶的都是城郊的。
    城里人说,他们被他们骗得好苦。
    不一会儿,三十多位妈妈、三十多位爸爸,三十多位爷爷、三十多位奶奶,三十多位姥姥、三十多位姥爷,急匆匆来到了幼儿园,又急匆匆折向了医院。
    啊,这下“小蝌蚪”们可惨了!往肚子里送的东西,怎能掺假呢?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我的乳牛黑白花儿!
    二 山里娃送奶
    4
    星期天,我在灵芝崖下、鹿奶河边跟黑白花儿说,我要上八角城送奶去啦!这可把个黑白花儿乐坏了。她哞哞儿叫了三声,眉开眼笑呢。她这天的奶水特别多,汩汩汩,四个奶子挤满了两大桶,足有六十多斤。我用食指抿一些闻闻,嗍嗍,稠稠的酽酽的甜甜的香香的,叫人鼻子和肚子都饱了。
    我带些干粮,把鞋插在腰带上,拍拍黑白花儿的脊背,说:“在家好好等我吧,咱要让八角城的人们尝尝什么是牛奶!”
    哎——
    担上牛奶一溜风哎——
    我的牛奶香喷喷哎——
    一心要上八角城哎——
    咕咚咕咚你就喝吧——
    我心里高兴,一路胡乱唱,反正也是自个儿听。
    俗话说,路远没轻担啊,来到八角城,可把我累得够戗。一见汽车,我就想起了那天的救护车,“小蝌蚪幼儿园”里的“小蝌蚪”们咋样了?
    我想,“小蝌蚪”是*需要喝好牛奶的。我在幼儿园门口放下担子,擦擦汗,紧紧裤带就吆喝:“好牛奶来啦——谁喝好牛奶哟——”
    幼儿园里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隔着宽宽的铁栅门,我能看到院子里有些木头马、木头长颈鹿和排成一圈的小飞机什么的,都一动不动,就是不见小朋友。可以肯定,它们是不喝牛奶的。我很想去和木头马们玩玩,可是我哪有时间呀?我想一定是我的声音不够大,就扯起嗓子,跷起脚儿,一连声地喊。喊着喊着,铁栅门里面一间小屋子就开出一个小方洞,探出一个秃脑瓜来,是个老头儿:
    “你咋不学点儿好呢?”老头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很吃力地又伸出一条胳臂,跟轰蝇子似的晃着手,“你吵吵个啥?你能耐?就你会学叫唤?快走快走!”
    我说老爷爷,我是卖牛奶的,不是吵吵着玩儿的。老头儿说你瞎胡扯啥,你这小毛孩吃奶还没吃够,卖个屎壳郎!
    我把奶桶往他跟前担担,“你看看,这不是牛奶是啥?你说,咱们俩倒是谁瞎胡扯啦?”
    老头儿倒是看了看,可是一点儿也不同情人。“走吧走吧,牛奶!”看门老头儿还是轰蝇子似的晃着手,“不提牛奶不头疼!”嘭!小方洞堵死,秃脑瓜不见了。
    我就是不想离开小蝌蚪幼儿园!我就是要把牛奶卖给他们喝!我就是要吆喝!
    小方洞又打开了,那颗秃脑瓜又钻出来了。他牙痛似的长吸一口气,不耐烦透了,“走吧走吧!礼拜天,你叫唤个啥!”
    5
    小蝌蚪幼儿园里没有“小蝌蚪”,我就来串居民楼吧。
    八角城好大呢,有一片又一片的居民楼,红色的,白色的,绿色的,还有像花皮青蛙颜色的——后来我知道,那叫“迷彩楼”。
    我一声接一声地吆喝着,真没想到我的嗓子这么不中用,喊过有一百声吗?哑了!不出声了!
    哑了,可还没卖出一点点奶!
    我饿了,就蹲在一座白楼下的影子里吃干粮。一个女孩从楼上下来,是又蹦又跳的那种。她翘翘的鼻子亮亮的眼,长长的脖子溜溜的肩。她看我一眼,跟没看到一样,裙子一飘就过去了。我用哑声在她的身后叫了一声:
    “卖牛奶啦——”
    “妈呀,你吓死我!”女孩回过了头,很生气的样子,“哪来的一只大哑猫!”
    “你才是大哑猫!”我心里说。我来的时候,妈妈一再嘱咐我,人在外面嘴要稳,多让人,和气生财。
    我咬一口饽饽,一抻脖儿又一抻脖儿。饽饽太干了,好难咽。
    “呀哈哈哈……呀哈哈哈!”女孩突然乐了。她就那么放肆地乐我,还拍大腿,还指我。我可从没被女孩子这么乐过,我又没惹她。我说你别瞎乐了!你乐什么!她说你咽不下去馒头咋不喝你的牛奶呀!大傻瓜不是二号是头号!
    我说你睁开眼看看,这是馒头吗?
    她还真挺认真地抻过脖子来,看看,还伸着鼻子嗅嗅,离那么远,你又不是警犬!
    “是年糕吧?”她混充内行地说,“市场上也叫‘驴打滚儿’!”
    我不理她。我把*后一块饽饽塞到嘴里,想快快吞下去离开这儿,不想这块可恶的饽饽成心噎我,干脆打横在我的喉咙里死死不动,我险些一口气憋死!
    “你,”她竟生气了,眼睛瞪起,“你那狗屁牛奶要是自己都不敢喝,就快泼下水道里吧!”
    我正要和她分辩,相邻的楼上下来一个胖胖的女孩,朝这面比比画画地招呼:“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胖胖的女孩脸色不好,像紫茄子,还喘,还是个哑巴。
    “我想滑旱冰去。”翘鼻子女孩冲她说。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胖女孩明明喘,还喜欢比画,喜欢多“说话”,就是一连声地咿咿,便是越说越喘了。
    这时候她看见了我。“咿?咿咿咿?”她缩着脖儿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儿,朝我吐吐舌头,又朝翘鼻子吐吐舌头。
    “别胡扯!”翘鼻子忙着澄清,像是怕我弄污了她的人格,“我们谁都不认识谁!”
    我真是太……我怎么遭遇了这么两个家伙啊!我的汗刷刷地流下来了。
    她们跟躲花子似的,躲开我走了。我听那个翘鼻子跟胖子说:“小荆,你就说这个小卖牛奶的,小老板子,连自己都不敢喝一口的牛奶,吃干粮豁着噎死,还要卖给别人!”
    “咿咿!”叫小荆的瞪了我一眼,戳了我一指头。
    “一点儿不错,假奶!天底下牛奶没真的!别喝!宁可喝水!小荆你说往后咱们怎么活呀?吃青菜有农药,吃粮食有农药,吃水果有农药,喝牛奶有牛尿,喝水有漂白粉,喝饮料有色素、防腐剂,天罗地网呀!”
    “咿咿咿!咿咿咿!”
    胖子小荆“说”得更加气喘,她指指鼻子,摇摇头,掏出小手帕,一下一下擦脖子。
    “对!”翘鼻子说,“闻都不要闻!”
    她们拐过墙角,不见了。
    我是多么别扭啊!会说话的和不会说话的一齐奚落我。
    我的牛奶就是卖不出,我走了那么多地方,没有一个人相信我的牛奶好。他们都说“小蝌蚪幼儿园”出的事儿,就是因为牛奶。他们说有的小孩治好了,有的小孩还没有治好,可能有的会聋掉耳朵,有的会坏掉眼睛,有的会瘫掉腿脚……
    吃过亏的八角城,拒绝牛奶!
    有一位老奶奶,像哄孙子似的叫住我,细声细语地跟我拉嗑儿:
    “哟——一看就是个实诚孩子,来,让奶奶看看,真是卖牛奶的?是喊着玩儿吧?哟,可不,真是卖牛奶的,担着两个桶呢。这么小小年纪就出来做买卖,多不容易呀。告诉奶奶,你总是往奶里掺些啥东西呀?奶奶就是问着玩玩,可不告诉别人。”
    看着挺好的一位老奶奶,怎么这就成了个白骨精?我气得再也不顾临来时妈妈的嘱咐,朝她吼,“不知道!”
    你猜她说啥?她说:“噢——那都是你爸爸掺的?”
    ——这就是我头一次卖牛奶的经历。
    ……
    目录
    一 八角城里的牛妍风波
    二 山里娃送奶
    三 牛之舞
    四 山林大火
    五 拇指牛
    六 左犄角和右犄角
    七 哑女的歌声
    八 空中飞牛
    九 起死回生面包厂
    十 天敌
    十一 智能天光鸟
    十二 刑警喝彩牛擒人
    十三 鳄鱼湖
    十四 矮人谷 盲人谷
    十五 哥哥的山洞叫“必穿”
    十六 鳄鱼之死
    十七 汪洋大水八角城
    十八 天大的惊喜
    编辑推荐语
    冯小犁真幸运,他有一个专门做好事的会说话的像拇指般大小的真牛。只要你把它的左犄角拧三下,拇指牛就会变成两米长的大牛,神奇吧?如果你也想有这样一个拇指牛,惟一的办法就是把《拇指牛》这本书放在你的枕头旁。 北方有一位姓董的叔叔,我们就叫他北董叔叔吧,他写下这个拇指牛的故事时快乐得要发疯。想想啊,如果你真的有这样一头牛,你也会疯疯癫癫的,是吧? 关于这头牛,还有好多秘密呢——谁要是喝了它的奶,就会变得特别聪明,而且好像能医百病。姜甜莉的妈妈为什么造出了**智能天光鸟?喝了拇指牛的奶呀!身患绝症的小荆,为什么能从医院里活蹦乱跳地出来?喝了拇指牛的奶呀!住在阎王下巴底下的葫芦谷的村民们,为什么眼睛不瞎了、个头也长高了?喝了拇指牛的奶呀!…… 你也想喝,是吧?别说你,我也想喝呢!可是就那么一头牛,能产多少奶?据说,八角城的面包厂用拇指牛的奶作原料,生产出一种“拇指牛”牌饼干。赶紧去找找吧,吃了这种饼干,没准期末考试能拿全班**哟。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