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男人战争
QQ咨询:
有路璐璐:

男人战争

  • 作者:庹政
  •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1334170
  • 出版日期:2009年01月01日
  • 页数:375
  • 定价:¥35.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31334170
    • 作者
    • 页数
      375
    • 出版时间
      2009年01月01日
    • 定价
      ¥3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男人战争》是真正的富有阳刚之气的男人读本。
    这是发生在和平年代的权力战争,是骨头碰撞骨头,热血相搏热血,刀锋凛然,浩气横荡的权力对决。
    在这个激烈变动的大时代,在这个集中了男人精英的节场中,人性中*本质的东西得到*充分地展示。这里有*动人的故事,*高尚的人格,*出众的智慧,*肮脏的交易,*卑鄙的计谋,*无耻的行径。
    素材之丰富,情节之曲折,过程之生动,结果之难料,都在这里会聚。
    这是一个很男人的故事。那些发生在和平年代的权力战争,那些骨头碰撞骨头,热血相搏热血,刀锋凛然,浩气横荡的权力对决依然能够激动我们,成全我们那些一直隐藏在心中的飞扬理想。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男人,应当如此。同时,在这个激烈变动的大时代,在这个集中了男人精英的节场,人性中*本质的东西得到*充分地展示。 故事由商州新任市委书记许桥在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齐明瀚陪同下去商州上任开始,前商州市委书记凌明山与现任商州市长邱仲成在激烈的权利斗争中失利被省里调走的,同时新官上任的许桥,人称“面团”,却是个外圆内方的角色,许桥想把开发区发展成为高科技产业区,这一举措利国利民,为实现这一目标他要关停一些高污染企业,这无疑
    文章节选
    序幕 英雄忌人——市委书记黯然离去
    早上九点,商州新任市委书记许桥在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齐明瀚陪同下从省城出发,这个时候,商州市委书记凌明山*后一次在他的办公室里。
    这是一个令人伤感的时刻。*多再过两个小时,他这个商州市委书记就要成为历史,这个城市的人提到他时,他的称呼变成前市委书记。在他的的履历上,以后只会有简单的一笔:曾任商州市委书记。但是,有多少人会关心他在商州这一年有半间的一切呢?
    这个城市中他所熟悉的那些人,那些市民,那些干部,市委和市政��这两幢楼里每日进出的人,他们将如何记起他?一个好干部?一个失败者?亦或,他们将漠不关心地选择淡忘。想到这里的时候,凌明山脸上露出苦笑。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算这个城市绝大数人多年后会忘记他的名字,至少有一些人将永远对他耿耿于怀:他的敌人,他的情人。
    毫无疑问,他的敌人今晚应该举行一个庆祝的酒宴,而他的情人,此刻肯定正跋涉在崎岖的山路上。从省委大院出来,他**个动作是把电话直接打给了电视台的台长,要求他们立刻做一档山区贫穷孩子的生活节目,并且指定这个采访由她去负责完成。虽然这个指示越过了宣传部长和广电局长,电视台长没有表示疑问。解决山区农民的贫穷一直是他一项关注的工作,同时,她跟他的关系,在这个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城市并不是秘密。或者是为了她提拔副台长积累成绩吧?这位电视台长虽然属于市长阵营,但他并没有进入这个城市核心的权力层,关于他的真实消息还需要一两天才会传到他的耳中。他肯定也猜不到,他这样做只是不愿意让她和他共同面对*后的时刻。
    他漫不经心地从笔筒中取了一支笔,随手在纸上画着,但是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她的名字。这是两个让他感到又甜蜜又辛酸的汉字。他开始回忆跟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花费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回过神来,狠狠摇了摇头,把写着她名字的那张纸撕成碎条,丢进废纸篓,然后,站起身走到屋子**,打量这一间陪伴他一年多的办公室。
    “当我离开椭圆形办公室后,我才发现谁是我真正的朋友。”凌明山想起尼克松离开**时的感慨,眼光一一扫过长长的书柜、竹制的沙发、宽大的办公桌……它们沉默着,象温顺的羊群,他的目光变得柔和。红色的电话机在这些柔和的颜色中突然间变得异常的醒目,无数次,他的指示从这里发出,传播到这个城市的各个终端,产生作用,一个市委书记的权力常常就这样影响着这个城市。但是现在,似乎是为了证明这种权力的终结,在他到达办公室这半个小时,没有任何一个电话来打扰他。往常那是迥然不同。就算他关掉手机,很多意想不到的电话也会打到他的办公桌上。即将离任的失势官员,对于昔日同僚来说,就好比是传染病患者,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远远地躲避开他。尤其是在商州这样的官场。
    他不是故意要留在这里坚守到*后,表现自己的某种意志,也不是希冀事情会在*后一刻逆转。这是现实生活,不是格里菲斯的电影,奇迹会在*后一秒钟发生。任何一级组织的决定都不会轻易改变。他只是无法在这种时候回到省城去面对妻子。想到妻子,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只有很少的一点歉疚。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一个人探头进来,是他的秘书古越。他似乎没有料到凌明山会站在屋**,彼此都有些吃惊地互相看着。
    “有什么事吗?”凌明山不悦地问。需要交接的,他昨天就都已经完全安排好了,将由办公室主任跟他的下任接洽,他虽然对他有一些歉疚,象对他妻子一样,但并不希望他现在还来打扰他。
    “总得善始善终吧。”凌明山那种虽然平淡,但毫不掩饰的居高临下语气刺激了年轻的秘书,他推开门走进来,站在凌明山面前,毫不畏缩地微笑着看着他:“凌书记今天离开商州,就算别人不送,我总得来送送吧。何况,有些话憋在我心中很久了,今天不说出来,那就再没有机会了。”他笑得有些诡异,跟他平时的谦和恭顺,一副没有心机的样子完全不同。
    “好吧。你说。”凌明山双眉一扬。这是一个古越非常熟悉的动作,在过去的一年多里,通常表示他准备反驳对方或者否定一个意见,每一次都会给看见这个表情的人带来巨大的压力。但是今天,他似乎没有看见市委书记的这个习惯动作。他微笑着,似乎是认真在斟酌措辞,半晌才问:“很突然吧?”
    “什么突然?”
    “我可是比书记大人你早**知道您要离开商州。”古越得意地说,目不转睛地盯在对方脸上。他捕捉了到对方脸上掩饰不住的吃惊,感到非常痛快。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宁使百姓讶我之不留,无使百姓厌我之不去。”凌明山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开始认真研究这个跟了他一年多的秘书。他**次发觉对方的陌生,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看清楚他。
    “只可惜决定你去留的不是老百姓,而是英明的省委。”古越耸耸肩,摊开双手。这个动作非常潇洒,为了练习这个动作他对着镜子费了很大的劲。
    “这件事你也有份?”凌明山的双眉拧了起来,恢复了一位市委书记的敏感。
    “如果我说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这话算不算过分?”古越暖昧地笑了。“我这是替天行道。”
    “你是替官为恶,为那些贪官污吏作伥。”凌明山低低地怒喝。他现在似乎终于知道了一直困扰他的谜底,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一切都已与他无关了,今天之后,他将是省林业厅一位有职无权的副厅长,就算将来能够证明他所有工作的正确,也是另外一个人。突然间,他感到非常沮丧,甚至失去了说话的兴趣。他转身走到窗前,看着市委大楼聚着的一大群人,他们准备去高速路口迎接新任的市委书记,正在热烈地讨论。他抬起头眺望远方,一片灰蒙。因为高大的商山阻隔,整个商州盆地的冬天,多雾少睛,尤其是这样凄寒的上午。过了一会,他克制自己的情绪,平静地问:“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邱仲成在小青山水坝有没有从中谋利。”
    “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在哪个历史阶段能够彻底禁绝腐败。程度不同而已,除非取消政府。”古越暧昧地说。同时为自己的妙语感到很得意。这个人象横亘在他面前的一座大山,一直让他感到威压,并不仅仅因为他是市委书记。即使是现在。他和他将从此远隔山岳,甚至这一生也不会再发生任何一点联系,但他还是无法摆脱他留给他的阴影。如果他这时候还无法击败他,他可能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机会了。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让你去黎光县挂职吗?”凌明山沉默了一会,他转过身来开口说话时,却是另外一件事。他的表情显得非常诚恳:“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的勇气。一位独当一面的县委书记需要巨大的勇气,不仅要有敢于赢得成功的勇气,更需要承担失败责任的勇气,但是,你没有。所以,我不会把这样一个县交给一个我不放心的人手上,我不能不对商州四百二十万人民不负责任。”他温和地一笑:“你不用心中不服。你是很聪明。聪明得甚至能够欺骗我,能够聪明地在我和邱仲成之间做出选择,但是聪明不是勇气。你知道你为什么今天还要来跟我说这些话吗?”
    古越有些发怔。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
    “正是因为你的聪明,因为你缺少勇气,在你的内心深处,你完全清醒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你一直想找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有勇气,正象小孩子总是希望证明自己成熟一样。能够打败一直压在你头上的市委书记,是不是就是这样一个好机会?只是一个内心虚弱的人,你怎么可能希望他取得一场战争的胜利呢?战争,是男人的事,太软弱的人,象女人一样可怜。”他摇摇头,怜悯地看着对方,*后,他叹了口气:“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何必还来和我纠缠,在这里浪费时间。快去吧,他们快出发了,快去迎接你的新市委书记。”
    当凌明山说这些话的时候,古越的身体一直不停地发抖,他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反击他,反击他!”,可是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当凌明山不屑地驱逐他的时候,他告诉自己:“决不能走,一定要跟他斗下去!“但是,当凌明山转身走向窗前的时候,他却身不由已地转过身,摇晃着走向门口,因为羞愤,他离开时甚至连重重摔门的体力也没有。
    凌明山重新站到窗前。他的心中同样充满愤怒。他虽然在跟邱仲成这一场较量中败了,但也不会让这种小人来羞辱。都说一个昏君的背后有一个妖国的女人,或者一个太监,那么一个失败的官员背后是不是也有一个为祸的秘书呢?几辆车轻轻地滑出市委大院,但是给凌明山的感觉似乎却是挑衅一样地呼啸而去,将他一个人抛弃在一个荒岛之上。
    看着寂静而空落的市委大院,是离开的时候了。他对自己说。然后,他*后扫了一眼整个办公室,把钥匙放在办公桌上,悄悄地出门。他没有搭乘电梯,直接从消防通道下楼,从后门离开了这个他工作了十八个月的市委大院。
    ……
    目录
    序幕 英雄忌人——市委书记黯然离去
    **章 悲观是政治人物的基本素质——故事前因及市长的庆祝宴会
    第二章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两位前来投资的同学
    第三章 政治是一种可能性的艺术——小青山水坝工程的微妙斗争
    第四章 权力斗争的迷走神经——软件园引发的突袭与反击
    第五章 仕途的麦田守望者——市委书记的三大战役
    第六章 深层游戏和蜜蜂的寓言——山雨来临前的暗战
    第七章 权力斗争的非常美与非常罪——所有人在事故中自我拯救
    不是尾声 只有大海苍茫如幕——峰回路转的结局
    编辑推荐语
    读者评论: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是立体的、综合的城市***,这里有他们的理想与追求、无奈与奋争、政治良心与体制规则!
    读者:rosemount007
    全书充满政治较量、经济较量、人性较量、暴力较量、温情较量、自我较量。独具匠心,真是惊心动魄的战争啊!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得不说这是难得的一部时政小说,逼真、大气!男人的战争,名副其实。真正的男人间的战争无论在战场、官场、商场、情场乃至任何场合下的角斗,都应该像邱仲成、凌明山、许桥以及聂**那样,输或赢都能赢得包括对手在内的人们的敬重!
    读者:踏芳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