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剩余价值学说史-《资本论》第四卷(全3册)
QQ咨询:

#剩余价值学说史-《资本论》第四卷(全3册)

  • 作者:(德)马克思 郭大力
  • 出版社:三联书店上海分店
  • ISBN:9787542629463
  •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01日
  • 页数:3
  • 定价:¥128.00
  •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本书依据原著者马克思原来的计划是《资本论》第三卷。恩格斯后来曾计划把它编成《资本论》第四卷。*后考茨基以《剩余价值学说史》为书名编成出版时,是和《资本论》一样包含三巨卷。**卷论述剩余价值学说的起源*亚当斯密;第二卷论述里嘉图;第三卷论述由里嘉图*庸俗经济学。但它不只是一部学说史。适当的评价:应视为《资本论》的不可缺少的续篇。《资本论》考察的根本问题,是剩余价值的性质,它的起源,和它的诸特殊形态。《剩余价值学说史》考察的根本问题,也是这些。必须有后者,《资本论》才算完整。对于已经熟悉了《资本论》的人,用本书来补充,才能把它的思想内容*深刻地采取出来。因之,本书译者,在译完前书后,又据考茨基原版,将本书译成中文。
    文章节选
    Ⅰ.威廉·配第爵士
    [近世经济学的建立者,威廉·配第爵士(Sir William Petty),是*有天才*有创见的经济举研究者之一。
    其所著《税课论》伦敦l662年——这里是引用该书1679年版——有许多文句,是说明剩]余价值的起源和量计的。那些文句,虽然有一点杂乱,但在这一切散乱的文句中,很可以寻出他的主要思想来。
    配第分别了自然价格和政治价格即“真的市场价格”(the true price currant),(第66页,67页)。他所谓自然价格,实际就是指价值,我们在这里,也就只论到这个;因为剩余价值的决定,就是依存于价值的决定。
    在这个论著内,他实际是由商品包含的劳动的比较量,决定商品的价值。
    “但我们在详论租金(Rente)以前,我们必须尝试把它的秘密的性质拿来说明,而在这样说明时,我们不仅要就土地和房屋来说,并且要就货币来说。货币的租金,便是我们叫做利息(usury)的。”(前书第23页)
    这里所论的,是现象的基础,不是现象自身。
    “这就是价值比较和量计的基础。但我承认,上层建筑(superstructure),在这上面发展起来的上层建筑,是极错综,极复杂的。”(第25页)。
    先要问,什么是一个商品的价值呢?
    “假设有一个人,他从秘鲁地里取得一盎斯银带到伦敦来所费的时间,恰好和他生产一蒲式耳小麦所要的时间相等,前者便成了后者的自然价格。现在假设有新的更丰饶的矿坑发现了,以致二盎斯银的获得,和以前一盎斯银的获得,是同样便易,则在其他情形相等的情形下,现��小麦一蒲式耳10先令的价格,和以前一蒲式耳5先令的价格,是一样便宜。”(第31页)
    “我们假设,一蒲式耳小麦的生产和一盎斯银的生产,需要相等的劳动。”(第67页)
    *先,这就是“商品价格所依以决定的现实的非幻想的方法”。(第67页)
    第二点,我们要研究的,是劳动的价值。
    “法律(指法定的工资率——K.)要使劳动者刚好有生活的资料;如果加倍了,他就只做了他能够做或者说本来会做的劳动的一半;这就表示,社会已经损失这许多劳动。”(第64页)
    这一段话的意思是:如果他劳动6小时,就得到6小时的价值,他所受得的,和现在比较起来,就倍加了。因为现在他[劳动12小时]共得6小时的价值。这样,他就会只劳动6小时了。
    所以劳动的价值,是由必要生活资料决定的。劳动者所以必须生产剩余价值,供给剩余劳动,不过因为有人强迫他,利用他的全部可以利用的劳动力,但使其所获,刚好够维持他自己的生存。但他的劳动的贵贱,还要由两件事决定:自然的丰度和由气候决定的支出量(需要):
    “自然的贵贱程度,取决于满足自然欲望所必要的人手的多寡;所以,如果一个人能够为十个人生产,则和一个人只能为六个人生产的时候比较,谷物会更便宜。并且,看气候如何,人的支出,也有多有少的。”(第66页)
    在配第看来,剩余价值只存在两种形态上:地租和货币租金(利息)。他是由前者导出后者。在他眼里,地租是剩余价值的真正的形态。就这一点说,他和后来的重农主义派是一样的:在他的说明上,所谓租(das SulqpluS),不只是所用劳动量对于必要劳动量的超过额;即就生产者自己说,如果在他的工资和他的资本代置额以上,还有剩余劳动的超过额,那也被视为租的。
    “我们假设,一个人用他自己的手,可以把一定面积的土地耕耘种植收获好,把谷物搬进打脱簸净,把种种必要的工作做好,并且有充分的种子,可以播在地里。这个人,在收获中,扣下他的谷种,以及他所消费的东西,他为交换衣着物和他种自然需要品而给予他人的东西,其余额便形成这一年的自然的真正的地租。七年的平均,或许多年的平均,形成普通的谷物地租,因为在许多年内,歉收与丰收可以归于均衡。”(第24页)
    在配第看来,实际就是这样;因为谷物的价值,就是由其内包含的劳动时间决定,地租则等于总生产物减去工资和谷种,等于剩余劳动所依以对象化的剩余生产物。所以,地租包括着利润,利润也还没有和地租分开。
    配第又以同样天才的方法,问道:
    “但进一步的问题是:这种谷物或这种地租,能够值多少英国的货币呢?我答道,它能值多少货币,就看在相等时间内,别一个完全从事银生产的人,能够在费用之上,剩下多少货币来。我们且假设,这别一个人到生产银的国家去,在那里开采银,把它提净,送到前者耕种小麦的地方来,把这种银铸造等等。再假设,这个人用他生产银的时间,也能求得维持生活所必要的滋养料和衣着物等等。这样,一个人的银,就必须在价值上,和别一个人的谷物相等了。假设前者约为20盎斯,后者约为20蒲式耳,则一蒲式耳谷物的价格,就是一盎斯银。”(第24页)
    配第明白注意到了,在这个问题上面,劳动的差别性,是毫无关系的;在这里,成为问题的,只是劳动时间。
    “假设银的生产,比谷物的生产,需要更多的熟练,冒更多的危险,那在结果上,仍会互相归于均衡的。我们假设,100个人生产十年谷物,另100个人在同样长的时间内从事银的生产;这样,银的纯收益,将成为谷物的纯收益全部的价格,前者一个相等的部分,将成为后者一个相等的部分的价格。”(第24页)
    配第这样发现地租(在这里,是等于剩余价值全部,利润包括在内)及其货币表现之后,再要进而决定土地的货币价值。在这点上面,他的**的天才,也可以看到。
    “我们如果能够决定可以自由卖买的土地(fee simple)的自然价值,那就使所能决定的,不过是使用权(USUS fructus)的自然价值,我们也会觉得喜慰。
    “我们是像下面那样研究这个问题:
    “我们发现地租或一年使用权的价值后,我们就要问,若干年的年租(how many years purchase)是一块自由土地的自然价值?若假设无限的年数,一英亩土地就会在价值上与同种土地的几千英亩相等了。这是不合理的。单位的无限和干位的无限,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必须假设一个更有限的年数。我的意思是指这样的年数:这样的年数,是一个50岁的人,一个28岁的人,和一个7岁的人,有希望可以共同活下去的年数。那就是,祖父,父亲和儿子,有希望可以共同活下去的年数。普通的人都只会想到这样远,很少的人曾想念比这还后的事。因为,一个做曾祖父的人,会觉得他的末日太近了,照例只能有直系的三代,可以在同时活着。虽然有些人40岁就做祖父,却也有一些人要到60岁以上才做祖父;这样的话,也适用于其余的人。
    “所以,我假定,一块土地自然值得的年租总额,是等于这样三种人自然可以共同活下去的年数。假设在英格兰这样三代可以共活21年罢,土地的价值也大约与21年的年租总额相等。”(第26页)
    配第把地租还原为剩余劳动,从而还原为剩余价值以后,又说明了,土地的价值不外是资本化的地租,那就是年租的一定额,或者说是一定年数期间内的地租总额。
    实际,地租就是这样资本化,并当作土地的价值计算的:
    一英亩每年提供10镑地租。假设利息率等于5%,10镑就代表资本200镑的利息;因为,如果一英亩的价值等于200镑,5%的利息,就会在20年内,把这个资本代置(20×10)。所以,地租的资本化,要看利息率而定。如果利息率等于10%,这个地租就只代表资本100镑的利息,或代表10年的地租总额。但因为配第在出发时,是把地租当作剩余价值的一般形态,在其内包括利润,所以他不能把资本的利息,当作已知的前提,却必须把它当作特殊的形态,从地租来推演。杜尔阁(Turgot)也是这样首尾一贯的,从他的立足点进行。他用什么方法决定那形成土地价值的年租总额呢?每一个人都有意要购买这许多年的年租。多少年数呢?就看他自己可以和他的*近的后裔,共同活多少年数。依照“英格兰”的估计,那是等于21年。所以,21年“使用权”以外的东西,对于他,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他只支付21年的使用权的代价,这便形成土地的价值。他就是用这个含义丰富的方法,来解救他自己的困难:但重要点还是在:
    **,地租,当作农业剩余价值全部的表现,并不是从土地引出,只是从劳动引出的。那是劳动者维持生活的必要劳动以上的剩余劳动。
    第二,土地的价值,不外是预买的一定年数的地租,是地租自身的一个转化形态;比方说,21年的剩余价值(或剩余劳动),就是在这个形态上,表现为土地的价值。简言之,土地的价值不外就是资本化的地租。
    在这个问题上,配第是这样深入了。
    但从地租(那就是指土地)购买者的立足点看,地租仅表现为他的资本的利息;在这个形态上,地租成了全然不能辨别的,并表现为资本利息了。
    配第这样决定土地的价值和年租的价值之后,就能够把货币租金(GeMrente)或利息,当作一个副形态来推寻了。
    ……
    目录
    剩余价值学说史《资本论》第四卷:**卷
    编者序
    **篇 重农主义派:其先驱和同时人
    Ⅰ.威廉·配第爵士
    Ⅱ.达芬南
    Ⅲ.诺芝和洛克
    Ⅳ.休谟和马希
    Ⅴ.杰姆士·斯杜亚爵士
    Ⅵ.重农主义体系的一般性质
    Ⅶ.杜尔阁
    Ⅷ.白奥勒第和维利
    Ⅸ.亚当斯密的重农主义见解:他的翻译者加尼尔
    Ⅹ.希马尔兹和布亚伯爵
    Ⅺ.英国一位重农主义者
    ⅩⅡ.讷克尔
    ⅩⅢ.林格
    ⅩⅣ.魁奈“经济表”中论到的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与流通
    附录“经济表”
    A.表内的前两个流通行为
    B.土地所有者与租地农业家间的流通
    C.*后的诸流通行为
    D.资本家与劳动者间的流通
    E.流通所必要的货币量
    F.由工资垫支在前商品售卖在后这一件事来说明资本利润
    第二篇 亚当斯密和生产劳动的概念
    Ⅰ.价值由劳动决定
    Ⅱ.剩余价值的起源
    A.利润
    B.地租
    C.资本利息
    D.课税
    E.斯密胜过重农主义派的地方
    F.多量劳动与少量劳动的交换
    G.剩余价值和利润的混同
    Ⅲ.资本和土地所有权被认为是价值的源泉
    Ⅳ.价格被分解为工资利润和地租
    A.亚当斯密的意见
    B.别一些著作家关于这个问题的意见
    附录
    A.全部资本分解为工资和利润这个问题的研究:**设问
    B.这个问题的进一步的研究:第二设问
    C.资本与资本间的交换及价值变动在这上面的影响
    D.所得和资本的交换
    Ⅴ.生产的与不生产的劳动
    A生产劳动被定义为生产资本的劳动
    B.生产劳动被定义为生产商品的劳动
    C.斯密的定义所引起的论战
    D.亚当斯密之前及其后关于生产劳动的几种见解
    1.牧师
    2.商人和零售业者
    3.律师医生官吏等等
    4.待救济贫民和无业者(supernumeraries)
    E.加尼尔
    F.甘尼尔
    G.甘尼尔和里嘉图论总所得和纯所得
    H.弗里尔:亚当斯密的资本蓄积观:生产劳动的新定义
    I.洛窦德尔和萨伊
    J.特斯杜·德·托拉西:利润的发生
    K.斯托齐:精神的生产
    L.西尼耳
    M.洛西
    N.查尔麦斯和斯密的几种见解
    附录 生产劳动的概念
    剩余价值学说史《资本论》第四卷:第二卷
    剩余价值学说史《资本论》第四卷:第三卷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