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痴相公(下)
QQ咨询:

痴相公(下)

  • 作者:镜中影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807555216
  • 出版日期:2009年04月01日
  • 页数:267
  • 定价:¥22.00
  • 满39元包邮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玉夏国皇商罗子缣长女罗缜自幼随父经商,精明美貌。十三岁全权接手罗家生意,赚下了不尽银钱,有“商场女神童”之称。
    隔壁良家,鬻药起家,亦为富鼎之户,两家交好,定下姻亲。良家长子良之心长*三岁,始知天性痴傻。罗父爱女悔婚,由此罗、良两家断却交情,良家转迁杭夏国。
    十八年后,杭夏国国君亲笔致函玉夏国国君,为该国皇商良德长子向玉夏国皇商罗子缣长女求婚……
    文章节选
    第十九章 君心无贰
    相公嘴里的“珍儿”,从来不是旁人嘴里的“缜儿”,这桩妙事,在此之前,除了之心和珍儿,连*亲近的纨素、范程都不知道。
    由来孝顺的之心,今儿个竟执拗起来,不管双亲如何叱止,仍执意要得到自己要听的答案。“你喜欢之心吗?你喜欢吗?喜欢吗?”
    姚依依偷眼细察之心:双眸透亮,双颊染红,如斯模样,可是害羞或惊喜?
    “你喜欢之心吗?”
    “之心哥哥……”姚依依羞垂了螓首,欲语还休。
    依依……良家二老倒吸一口气:瞧这神情,依依当真喜欢之心?难怪,难怪……儿媳言间会对其生了恶感,难怪……
    “你喜不喜欢之心?”娘子说,之心不能生气,生了气便问不出来了。可是,之心好想生气,之心好气!“……你不喜欢之心罢?”
    “之心哥哥,依依……依依自然是喜欢之心哥哥的……之心哥哥这样好,谁会不喜欢呢……”
    “喔,那你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哦……”
    “是!是的!是那种喜欢!”情急之下顾不得娇羞,待出了口又以纤手掩面,“之心哥哥……”
    风哥哥,之心好生气!
    要我把她扔到城外吗?
    之心还有话问……“依依,你喜欢之心,你说之心好,之心哪里好?”
    “之心哥哥哪里都好,你是依依的救命恩人,你对良伯父良伯母极孝顺……
    你知礼仪,体下人,你会理账,惜金银……对了,之心哥哥还缂得一手好丝,若有一日,之心哥哥还可以教依依呢。”
    “可是……”之心皱起美脸,抓着头皮,破坏了自己的神仙气质,“之心没有遇到娘子之前,就只知道花钱啊;之心没有遇到娘子之前,也不知道爹娘很辛苦啊;之心没有遇到娘子之前,不会誊账,不会缂丝,什么都不会啊。如果遇见一个什么都不会又在街上被人欺负的之心,你还会喜欢之心吗?”风哥哥。之心说得对不对?……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之心?……又是命令喔?可是,什么叫“命令”?
    “……之心哥哥,会的。不管什么样的情形,依依都会喜欢之心哥哥!”
    假话!这是假话!“但之心不喜欢你!不管什么样的情��,之心都不会喜欢你!”
    “之心!”*芸一见儿子脸上神态,就知自己的痴儿要犯混了,“这话,容后再说……”不管儿子心里是怎么想的,伤害一个喜欢他的女子的心都不应该,是不是?
    “不行!”之心大眼珠子灼灼逼人,“之心要告诉依依,之心不喜欢你,之心讨厌你!对,就是这样!”
    “之心哥哥?”姚依依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只得驾轻就熟地将泪水涌上,“依依哪里做错了?依依哪里不好?你以前说过喜欢依依的。”
    之心霍地跳上一张椅子,居高临下大吼:“你哪里都不好!你以前和之心一样,你对之心还是真的。那个时候,之心喜欢你就像喜欢范范喜欢纨纨喜欢之行一样的喜欢,可是你现在,和其他人一样,将之心当成傻子来骗!而且,而且……就算你对之心比娘子对之心还好,之心也不会喜欢你!之心只喜欢娘子!”
    “之心哥哥,是罗姐姐教你这样说的对不对?……呜呜……依依知道,罗姐姐不喜欢依依……呜呜……她怕依依抢走之心哥哥……依依只是喜欢之心哥哥,这也错了吗……依依根本就不会妨碍罗姐姐……”
    之心在椅上转圈跺足,面红耳赤,“你看你看,你说娘子坏话,你说假话,之心更讨厌你!”
    “……之心,你下来说话!”良德厉叱。且不管情形到底如何,儿子已是失礼了,“你们几个,将少爷扶下来!”
    “不要!范范,不要让他们动!”之心跳上一阶,到了八仙桌上,跳脚跺足,指手画脚,“依依,娘子是讨厌你,之心更讨厌你!可是,可是,若你不想代替娘子,娘子她根本就不会讨厌你!娘子那么好,娘子会替阿黑阿黄挨打,会在下雨时将草姐姐们盖住,娘子还会对她不好的之知之愿好。娘子那么好,若你不是想让之心爱你不爱娘子,娘子不会讨厌你,之心也不会讨厌你!之心没有娘子,不能吃饭,不能睡觉,不能和阿黄阿黑玩,不能……之心不能没有娘子,你还想把娘子从之心身边赶走,你讨厌,你让之心很讨厌!之心不再和你做朋友,之心不和讨厌的人做朋友!”
    这话,可能颠三倒四,可能词不达意,但由*不会隐藏情绪的之心带着发自心底的厌恶喷薄而出时,那杀伤力却*是惊人。
    “之心哥哥……”这次,除了哭,除了无助,姚依依自知做什么说什么都不适宜。她更明白,自之心这边,自己再也讨不到助力。“……你误会依依了,依依只是喜欢之心哥哥……依依从来没有想过要代替罗姐姐……呜呜呜……”
    *芸没有女儿,向来对娇软的女儿*是渴盼,而秀婉**的媳妇可以倚重可以信任,却不能亲近黏腻,是以,她是真心将依依当成女儿来疼。眼下见这小女子泣如梨花带雨,自有几分心疼,“好了,之心!依依怎么说也是客人,你怎能如此失礼?还不下来!”
    “依依,之心告诉你,之心是真的真的真的讨厌你,之心很讨厌很讨厌很讨厌你!对,就这样!”之心抛下这话,从桌上重重跳下,“你不要喜欢之心,你也不要到之心家里来,之心讨厌你!哼!”
    之心步子迈得恁重,俊脸板得恁正,狂飙发过,抱亲亲娘子胖胖宝儿去也。“……呜呜呜……良伯母……呜呜呜……”姚依依俯在*芸怀内,无限悲伤,泪重重,哀重重,幽怨重重。
    “唉……”*芸叹道,“只能说造化弄人,若你与之心相识在缜儿之前,或许……依依,你莫怕,伯母会给你找个好相公。你良伯父有几位*交之子均尚未娶亲,从中择个年貌相当者应该不难。”
    这女人在说什么?那她多日投在她身上的工夫怎么算?“……呜呜呜……依依愿意陪良伯母一辈子……依依不嫁了……”
    “这怎么可以呢,不能因为之心而误了你终身是不是?老爷,赶明儿你便将几位*交请到府里,并叮嘱他们将公子都一并叫来,让依依过过眼。”
    良德颔首,面浮愧意,“依依,之心那孩子平时虽乖顺听话,一旦犯起混来,仍像足混世魔*。但,你莫误会缜儿,这绝不是她教的。在缜儿进门之前,他也犯过一回。”
    “是啊是啊,那一次我们想将他捡来的那些猫猫狗狗送人,他便是一通鸡飞狗跳地大闹……”
    “明儿,我便下请柬请人,你看中了哪家的世家子弟,让你良伯母替你做媒就是……”
    谁管什么猫猫狗狗?谁管什么世家子弟?到现在,这两人竟还偏着他家的儿媳。这两个……老糊涂!怎就看不透他家儿媳那虚伪矫饰下的真面目?
    原本着,她当真是打算将这两人当成亲人来着,但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不起她?怎么能?这世上,还是只能信自己,是不是?
    罗缜,我得不到的,你也莫想得到,是你逼人太甚,莫怪我心狠!
    “娘子,你真的不陪之心去逛庙会哦?”某只大狗犹在做*后努力,一对大眸忽闪忽闪眨得好不可怜。
    罗缜嫣然一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要和之知去看新一季药草的长势,相公去玩就好。”
    “之心也陪娘子去看草姐姐药姐姐,之心不去庙会了。”
    “相公近来又是整理账册又是缂丝,很是辛苦,珍儿放相公的假,好好去玩上**罢。你不是*喜欢庙会吗?”
    “可是,之心想和娘子在一起啦。”
    唉,这呆子!嫣唇在他额上、鼻上、嘴角连落三吻,“好了罢?”
    “嘻,之心还要。”
    外面,待着恩人起程的范程认为自己不该再等上两刻钟的工夫,连咳好几声,打断了室内鸳鸯的交颈缠绵。
    “……相公在庙会上若看见好玩好看的玩意,要给珍儿宝儿买回来哦。”
    “嗯,嗯,嗯,娘子要想之心哦,要很想很想之心哦。”
    “相公也要想珍儿哦。”
    “之心很想很想珍儿,之心现在就想!”
    “臭相公再不走,打你喽。”
    “娘子不要打之心啦,之心这就走啦。”
    情话绵绵无厌烦,满面春色出门去。范程对此煞是不解:这情情爱爱。当真让人如此快活?恩人与恩人娘子就尝不腻?
    移眸思转间,无意与另一对乌灵灵的圆眸对上,后者瞪出两团火来,“看什么看,粗野人,好好保护姑爷!”
    “口去,用得着你管?”野丫头,啥时对他有恩人娘子对恩人一半好,他也算……咦咦咦,自己为啥想这个丫头对自己好?口去口去口去,都是恩人和恩人娘子不好,带坏自己了!佛祖、观音菩萨,弟子很纯洁的喔……其实,那个野丫头瞪大一对眸儿的模样,也是有几分可爱啦……呀呀呀,弟子中毒太深了,佛祖、菩萨,请莫抛弃弟子……话说,那野丫头生得还算娇俏……啊啊啊……
    “大嫂。”良之知正将盆里的药草苗移到翻松的土里,见她行近,忙拭手起身见礼。
    “几天不见,之知又长高了。我乍瞧**眼,还以为看见之行了呢。”罗缜将手里信笺递去,“这是你之行哥哥的来信。”
    “谢大嫂。”良之知将手在汗巾上抹了抹,接了信揣进怀内,“大嫂,药草苗的长势很好,这批移植下去,估计成活在八成以上。”
    “不错。我听这边的师傅说,你的确很有天分,亦很努力。过不许久,良家就会出第二位名医……你不看信吗?”
    “待下工后再看。”
    这孩子,是真的长大了。“我正在探访你父母的去向,根据得来的一些零碎消息,他们的日子不算落魄,你不必担心。”
    良之知憋紧了唇挤出一句,“手里有大把银子可使,怎会不好?”
    “之知,别十艮他们。”罗缜叹息,“天下父母,做许多事都是为了儿女。尽管有时并不得法,但单是因为那样的初衷,儿女不管认不认同,‘恨’字不要有。”
    “难道你不恨我娘?”
    “不恨。”
    “不可能!”
    ……
    目录
    第十九章 君心无贰
    第二十章 君力难为
    第二十一章 与君不离
    第二十二章 为君伤神
    第二十三章 忧君如焚
    第二十四章 化君厄难
    第二十五章 惹君奇妒
    第二十六章 桃花袭君
    第二十七章 受困别君
    第二十八章 脱困逢君
    第二十九章 心属吾君
    第三十章 心唯吾君
    第三十一章 非君莫属
    第三十二章 恋君不移
    第三十三章 吾君小诡
    第三十四章 与君闲观
    第三十五章 携君小避
    第三十六章 魂离君畔
    第三十七章 心系君身
    第三十八章 小试君心
    第三十九章 累及君痛
    第四十章 白首与君守
    番外 良家二少爷与罗家二小姐的姻缘路
    编辑推荐语
    这年头,连007都换了重品味,不爱美人爱悍妇,谁说呆宝玉一定得爱林妹妹。富商精明女独恋痴傻呆相公,搞笑无限,爱爱爱不完。
    嫉妒有理,反对无效,四月天温暖巨献。
    一曲现实版的《花田错》,一段圆满版的《红楼梦》,假如爱有天意,管它是傻是狂。
    一个精明美貌的大家小姐,必须是怎样一个男人方配得上?作者在这里一波三折,先是给女主角配了一个好像智商有问题的男主,后在读者惋惜之时,道出这是一个得老天厚爱的男人一般的小说在主角们认清各自的情感归属后就走向Happy end,其实这才是生活的开始一段爱情,只有用心去维持、才能真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想很多人忘记了去维持。
    ——网友评论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