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众里寻她
QQ咨询:

众里寻她

  • 作者:亦舒
  •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 ISBN:9787536056169
  •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01日
  • 页数:189
  • 定价:¥19.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36056169
    • 作者
    • 页数
      189
    • 出版时间
      2009年03月01日
    • 定价
      ¥19.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若是真正珍惜一个人、一件事或是那枚戒指, 你就该目不转睛,小心呵护; 莫待失去之时,才惨声呼痛,寻寻觅觅………
    无论是谁,在人生某个阶段,一定曾经跌倒过,满身是血,凶手就在后边追杀,可是,只要还剩一口气,就得再爬起来逃命。
    文章节选
    方倍对父母的工作完全不感兴趣。
    她是*正申与孙公允的**女儿,父母均是建筑师,*正申开设建筑事务所,在行内相当**,工作范围申展到欧亚美洲。
    孙公允女士曾接受建筑文摘访问,她专职帮客户往全世界采购古董建筑材料,然后,设法贯通融汇装置到他们家中。
    两人都是长袖善舞的生意人,品味高雅收敛含蓄,叫客户欣赏钦佩,一家人生活得极之舒适,夫妻**烦恼是*方倍。
    方倍貌仅中姿,除出一双眼睛还算有神,其它均属平平,母亲五呎六吋,她却矮两吋,但还比妈妈重十磅,孙女士穿四号衣服五号半鞋,倍倍却穿八号上衣七号鞋,换句话说,倍倍毫不秀气,她是大块头。
    母亲时常嘀咕。
    “倍倍,你还在喝汽水?巧克力糖是孕妇吃的,白饭白面包*坏,记住,喝绿茶清水,吃蔬菜及清蒸鱼。”
    方倍唯唯喏喏,是是是,是是是。
    管家大力开关冰箱,“孩子们不吃蛋糕饼干汽水糖果吃什么?”
    方倍过去搂住胖胖的管家瓜达露比,“说得好。”
    孙女士无奈,“倍倍,我拿你怎么办好呢,我像你这样年纪之际,随父母出游地中海寻找古董——”
    方倍微笑,“抢夺,母亲,巧取豪夺,一个国家的文物应当留在该国,拿破仑抢去米路的维纳斯,英国人搬回巴特农神殿的浮雕,都是盗贼行为。”
    原籍墨西哥的管家有感而发:“西班牙为黄金将印加人灭族。”
    孙女士秀丽的面孔绷紧,“倍倍,*少功课做好些。”
    “我平均分八十二。”
    “父母指望是九十二。”
    方倍嘻嘻笑。
    “加油,努力一点,你做得到。”
    管家提醒东家:“太太,时间到了,客户等你。”
    孙女士喝完咖啡匆匆出门。
    管家喃喃说:“我是她,早就退休在家多养几个孩子过着充实忙碌的幸福生活。”
    可见每个人心目中的成功与快乐完全不同。
    管家问方倍:“你打算怎样?”
    方倍摊摊手,“做回我自己。”
    “八十二分在这个家里不够好。”
    “可是,做到九十分已得作其极大牺牲,优异生除却读书,没有其它,睁开眼睛就是笔记与书本。”
    “你不怕父母失望?”
    方倍对父母十分了解:“他俩是有些许遗憾,但他们仍然爱我,或许,因为生得我比较愚鲁,故此内疚,爱我更多。”
    她约了同学打水球,咚一声跳进泳池,每个暑假晒得墨黑,整管鼻子上都是雀斑。
    父母都是聪明人,因此不会勉强女儿也做聪明人。
    方倍边吃午餐边看报纸。
    她*感兴趣的一页是分类广告,每一则都有足够魅力令她细读。
    是,方倍完全不像她那对漂亮精明能干的父母。
    今日,*有趣的一则小启事是一段寻人广告:“你在一街与海旁路交界的红胸鸟餐馆与我交谈,你年约四十,英俊有礼,你如记得我,请电九二五三四五七”。
    嗯,当时她没有鼓起勇气问他要姓名电话。
    还有另一段:“你见过我的小鹦鹉吗?在柏克商场失踪,绿羽、黄冠,愿付酬劳”。
    啊,失去才知珍贵。
    方倍读得津津有味。
    然后,她的目光落在讣闻上,先看到一个小男孩的照��,她恻然,轻轻问:“你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她细细读起来:“尹永聪,终年十三岁,平安在父母怀抱中辟世,他为癌症奋斗一年,我们特此感谢儿童医院的医生、看护、员工,家人将于周六下午二时为他在深湾游艇会举行念会。”
    方倍不能释怀,她看看时间,“我出去一次。”
    管家追出来,“下雨,用四驱车。”
    他们都把她看紧紧的,生怕她走脱,或是有邪恶的神灵来把孩子带走,所以古时华人替幼儿戴上金锁银锁,锁住在人间。
    方倍抵达深湾游艇会,发觉亲友已陆续进来,脸容略为凄惋,可是无人流泪,各人都控制得很好。
    方倍坐在一大束百白花旁边,有人过来招呼她:“你是永聪的补习老师吧,我是他小舅。”
    那年轻人给她一杯矿泉水,坐在她身边。
    那日下雨,空气特别清新,使方倍觉得有点凄凉。
    年轻人说:“别难过,他没有痛苦,家人十分爱他。”
    方倍脱口问:“他*喜欢的科目是什么?”
    “英式榄球。”
    方倍微笑,她低声问:“是怎样发觉病源?”
    “一日在学校草地,球打到他太阳穴,他当场晕厥,送到医院,检查后发觉脑里有肿瘤,做过两次手术,终告不治。”
    “那边是他父母吗?”
    “那是外公外婆,即是我爸妈。”
    方倍点点头,都还那么年轻。
    “永聪有女朋友否?”
    “他曾对我说,他仰慕一位少女补习老师,那是你吗,请问你尊姓大名?”
    方倍连忙回答:“不不,那不是我。”
    “但今日只有你一个补习老师来记念会呢。”
    这时,长辈叫他,年轻人走到亲人身边去,方倍欷歔,她留下些许现款捐赠儿童医院癌症科,悄悄离去,她十分肯定尹永聪已经安息。
    回到家,她忍不住写了一篇小小文字,平实忧伤地写给永聪,告诉他,家人是何等勇敢坚强。
    这类题材*不好写,可是,世上没有容易处理的作文题目,社会越是文明,感情越是内敛,夸张的悲悼与爱却都叫人发笑。
    但是方倍简单的文句真挚诚恳,她写完之后,传真到报馆去。
    然后,像所有放暑假的少女一般,忙她自己的事去了。
    她对管家说:“我昨夜做梦,在一间光线幽暗的时装店挑选新衣,我从未见过那样多华丽新颖不落俗套的漂亮衣裳,眼光了乱,美不胜收,而且售价廉宜,我挑了一大堆,欢欣莫名。”
    管家看她一眼,“在我们家乡,那是象征挑选夫婿。”
    方倍诧异,“是吗,多么有趣。”
    “你可有挑中一件白裙?”
    “没有,都是彩色缤纷,有些还钉着亮片。”
    “你做有颜色的梦?”
    方倍笑答:“我的梦全部七彩。”
    “有这种事,让我去问问长老。”
    方倍说:“瓜,”她一直这样叫管家,“这个瓜字,是**在国、粤、沪三言中发音几乎一样的字。”
    管家恻然,“那许多方言,你们不觉痛苦?”
    “所以我们特别爱诉衷情。”
    “那些方言,都类似吗,都容易听懂吗?”
    “好似法语与英语之别。”
    “难为你们了。”
    就在这个时候,同学坤容来电话找她,声音急促:“方倍,沪语是否即上海话?”
    “是,有事吗?”
    “你谙沪语,请即到西区医院急症室来一趟,有一小女孩需要翻译。”
    方倍知道坤容在医院做义工,“是何种案件?”
    “你不会想知道。”
    “我不知如何帮忙?”
    “她父亲枪击女儿后企图自杀,七岁的她当场晕厥,胸部中弹,万幸救回一命。”
    方倍一时没听清楚是万幸还是不幸,她答:“我马上来。”
    管家急急说:“你爸妈今日在家吃饭,有话同你说。”
    “耶,耶。”
    管家啼笑皆非,自三岁起,她叫这小孩收拾玩具,小孩就如此敷衍她:耶,耶,*今不改。
    方倍赶到医院,只见坤容欢喜地说:“翻译来了。”
    医生与看护齐齐叮嘱:“不要刺激伤者,有什么话,慢慢说。”
    方倍点点头,一个年轻警察迎上来,“我想录口供。”
    方倍见他是黄种人,便用普通话说:“小孩伤势如何?”
    谁知警察答:“我是韩国人,不谙中文。”
    方倍改用英语,“我会尽力做。”
    方倍知道医院好比联合国,拥有五十多个义工翻译。
    小女孩躺病床上,静静不出声,紧闭嘴唇。
    方倍轻轻走近。
    百忙中她也有备而来,手中拿着一本中文成语故事,她坐在她身边,打开七彩图书:“精卫填海,这故事你听过吗?”她悄悄地说:“还有蜀犬吠日,草船借箭,曹冲秤象,都是好故事。”
    小女孩不出声。
    韩裔警察紧张问:“你真会说她的方言?”
    方倍转过头来,“你们怎样得知她是沪籍?”
    “居所中有身份证明文件,一家三口九个月前移民抵,此刻女孩母亲不知所踪,许已返回本国。”
    方倍轻问女孩,“你有上学吗?”
    女孩仍然不出声。
    方倍知道这决非好现象,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像自言自语般说:“你爸爸伤势稳定,明白稳定的意思吗,那即是渐渐会恢复健康,同你一样。”
    本来她想说,“你爸枪法不准”,可是终于忍住,中外有别,华裔不会欣赏黑色幽默。
    方倍叹一口气,人生磨难林林种种,没完没了。
    小女孩张嘴:“爸爸……”
    “你叫朱昌是吗,你知道妈妈在哪里?”
    韩裔警察又说:“这是何种方言?像鸟叫似。”
    方倍不去理他,“在家爸妈叫你什么,小朱,朱女,小昌?”
    女孩轻轻答:“曰曰。”
    “呵,多别致动听,是曰曰,并非日日。”
    警察问坤容:“她们说什么?”
    坤容答:“我来自广州,你得像我一般加点耐心。”
    方倍说:“警察先生想问你当时情况,你可以说一说吗?”
    女孩答:“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在被窝里。”
    方倍轻轻翻译。
    女孩又说:“我爸爸不是坏人,他不会伤害我。”
    警察问:“是他握着枪吗,是他开枪吗?”
    女孩答:“我只听见地一响,我什么也不知道。”
    方倍好像被人击中鼻梁,险些落泪,她轻轻问:“你痛吗?”
    小女孩倔强地答:“不痛。”
    “平日,爸爸爱惜你吗?”
    “有好吃的,一定先给我,又教我功课,陪我去公园。”
    看护进来,“今日就这么多。”
    方倍点点头,坤容过来道谢,她一转头,看到那年轻警察还没有走,他走近她。
    他自我介绍:“金彼得,我很钦佩你,我已不会说家乡话。”
    方倍不想多话,只是微笑。
    “现场同事告诉我,案情可疑,该处找不到凶器,而且,鉴证科有可靠线索,那父亲不是凶手,当时公寓里肯定有第三者。”
    方倍脱口而出:“抢劫?”
    “正侦查中,*小姐,我们或许还需要你,那小女孩似信任你,或许你可以继续帮忙。”
    “我明白。”
    他的电话响起,待他再抬头,方倍已经离去。
    他有点怅惘。
    方倍回到家中,父母正在商议家事,见到她,高兴地说:“女儿你回来得正好,我们在开会。”
    “可有会议章程?”
    *正申点头,“会说话了,懂得调侃父母,大跃进。”
    “快来坐下,我们要到美国工作一年,希望你一起来。”
    方倍立刻举起双手,“我不去。”
    “小倍,这是吸收生活经验的好机会。”
    “对不起,我毋需那样丰富资历,我住在小镇就很满足。”
    *氏夫妇沉默一会,然后,孙公允抱怨丈夫:“都是你给她太多自主。”
    *先生说:“女儿,我真希望你与我们一起工作。”
    方倍答:“我读心理学,帮不上忙。”
    “呀,心理学,弗洛依德认为人类每一个行为都有内在原因。”
    孙公允问:“那俄国人的狗,他叫什么?”
    方倍微笑,“派符洛夫。”
    *先生说:“华裔并不注**理这回事,人人照着一本书行事:孝悌忠信,对朋友要有义气,还有,尊师重道,除此之外,都是邪魔鬼怪,以打骂治之。”
    *太太看着女儿,“你不愿随父母工作,又是何故,三年前我俩往华南半年,你亦不曾随同。”
    “心理上来说,有何不妥?”
    方倍答:“我性情不近。”
    “愿闻其详。”
    “上次,你们往华南帮一个富商重建他家祠堂,我看过图片,做得像庙宇一样华丽。”
    “小倍,那是得奖作品。”
    “个人崇拜,那笔资金原本可捐赠希望工程。”
    “那位业主的确有办学筑路。”
    “可以捐得更多。”
    *太太点头:“你不喜欢资本家。”
    *正申说:“这次,我们替一位华裔太太维修一幢价值三千五百万美元的镇屋,那是她报业鉅子丈夫送她的礼物,感谢她为他生下第二个女儿。”
    生孩子得奖品?方倍忍不住笑。
    重赏之下,必有勇妇。
    她答:“是,我听过这件事,那先生比他妻子大一百年,他前妻的子女已经六十多岁。”
    “你来看看,你会喜欢。”
    “我有时间会来探访你们。”
    方倍跑上楼去。
    *正申问妻子:“她吃过饭没有?”
    *太太答:“你勉强她,她哪里还有胃口。”
    “这小孩真怪,说起来彷佛矫情,但她的确对世俗名利毫无兴趣。”
    管家出来收拾,听见了插嘴:“你俩真幸运,小倍*今未曾熨过头发穿过耳孔,也还没有男友,她生活似清教徒。”
    孙女士问:“这是像谁?我少年时虚荣之极,**到晚希企出名。”
    “我想拥有一辆银身红里的跑车。”
    管家叹口气,“我渴望嫁个有钱丈夫。”
    *太太问:“会否因为小倍什么都有?”
    管家嘿地一声,“一个人怎么可能什么都有,贪婪是人类天性,小倍知足,这是她*大优点。”
    *先生点头,“人类若不贪婪,哪会有电灯,还在点煤气。”
    “不,茹毛饮血。”
    大家笑起来。
    *太太对管家说:“那么,未来一年由你照顾小倍了。”
    ……
    编辑推荐语
    还记得亦舒的小说吗?优美的文笔,恬淡的故事,带给我们的却是爱情的震撼!她笔下的爱情往往不那么简单,包含着太多人生的无奈与凄楚,字里行间萦绕着一种伴随着岁月流逝而来的淡淡心痛。她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自己身边或许就是自己,看透世事洞明,然后烟消云散。
    “亦舒新经典”包括了本书在内的六本*新力作,每一本书自成一个浪漫别致的感情天地……
    方倍缓缓说:“失去的财物或可寻回,失落的感情与友谊,即使失而复得,却已经变质,实则上什么也没有得到。”
    邓融轻轻回答:“你还年轻,要求过高。”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