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眸倾天下(全两册)
QQ咨询:
有路璐璐:

眸倾天下(全两册)

  • 作者:慕容湮儿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 ISBN:9787229005382
  • 出版日期:2009年04月01日
  • 页数:2
  • 定价:¥39.8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一段预言,受命于天,皇后命格,必母仪天下。
    而她,又会是谁的皇后?
    他是南朝的千古帝裔,他是北朝俯瞰江山的王子。
    两朝帝王与她的宿命纠缠,牵扯出几段恩怨纠葛。
    南朝旷世三将与她关系千丝万缕,
    前尘往事,梦魇轮回,不伦之恋,其身份又归何处?
    与北朝两位王子的生死搏弈,暧昧情愫,阴谋利用,
    她颠覆了一个王朝,而另一个,是否又能被她颠覆?
    未央皇后,风波历尽,几度废立。
    蓦然回首,满地荆棘,灯火阑珊处,还有谁依旧停在原处等她归去?
    是执子之手,还是相思两处尽?
    文章节选
    **章 苍茫雪 帝后命
    明月半星,稀疏星露,几声猿啼,肆意挥洒于天地之间。
    南国元和七年,我在这个荒芜人烟的“若然居”住了整整七年。
    若然居位于**西北郊深处,上下高岭,深山荒寂。玲珑弥望,薄暮冥冥,几座山峰相对耸立,枫树和松树交错混杂,五色缤纷,颇觉秀蔚。沿涧弈有水瀑迸石间,滔滔汩汩。
    一声笛鸣帘外,他又在吹笛了。
    我睁着眼,静躺在床上侧耳倾听着水流飞溅扑簌之妙音,配合着一阵阵萧萧铁笛清鸣,激荡朦胧,直冲云霄。
    每夜听着笛音我就能安然沉睡,现在已然成为一种习惯。
    吹笛人名叫莫攸然,大我整整十一岁。他不仅有着精妙骇世的医术,更吹了一手妙音好笛。
    每次听他铁笛声起我就知道,他又在思念那位早已香消玉殒的妻子,我的姐姐,碧若。
    此“若然居”顾名思义。
    攸然怅惘,碧若寒磐,已成空。
    对于这个姐姐,我根本毫无印象。七年前,姐姐的惨死,使我一度晕厥,再次醒来已是一个记忆丧失的孩子。就连一向医术��明的莫攸然也无法将我治愈。
    他告诉我,这是心结,因为姐姐之死,浅意识封闭了自己的记忆,由此可见我与姐姐的感情有多么深。
    可幸的是这一切我已然忘却,唯有他亲眼看着至爱之人倒在他面前,痛彻心扉,多年牵肠挂肚。
    虽然七岁之前的一切记忆全是莫攸然告诉我的,而我却深信不疑。
    七岁那一年,我半躺在莫悠然的怀中醒来,**眼对上的是他那温柔含笑的目光,我眨了眨眼睛疑惑的问他:“你是谁。”
    他用那温柔到能蛊惑我心的声音回答:“我是莫攸然。”
    我皱了皱眉,又问:“那我又是谁?”
    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有此一问,半晌才回神答我:“你是未央。”
    未央,原来这就是我的名字。
    从那一日起,莫攸然成了我**的亲人。
    但是,我从来不曾唤他为姐夫,而是直唤他的名讳——莫攸然。
    小时候他总是将我抱个满怀而傲立在苍穹之间,我双手攀上他的颈项,随着他的视线而望日月星辰璀璨。
    有时候会偷偷的打量他,皓齿朱唇,天质自然,萧疏轩举,幽深的眸子忧郁殇淡。一身素青雅衣配合密林山川绿叶,衬的他更加脱尘超俗。他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风度,我时常会想,他这样一个出色的男子怎会安逸于一个小小的若然居,似乎有点暴殄天物呢。
    我听着铁笛声声即将昏昏欲睡之时,有人轻轻敲着我的后窗,惊了我。
    光着脚丫子跳下床,将暗青小窗拉开,对上一双犀眸。他将手中的托盘放在窗槛上,两碟小菜,一碗香喷喷的大米饭。
    他冷冷的说道:“吃吧。”
    我饥肠辘辘的抚了抚小腹,有些不自然的睇他一眼。
    我没想到,**为我送饭的人不是一向宠溺我的莫攸然,而是对我向来冷淡如冰的楚寰。
    两日前,我激动的顶撞了莫攸然,那是七年来**次顶撞了他。
    记得那日,他对我说:“未央,你已经十四了。”
    我点点头,是呀,不知不觉我已经十四岁了。
    他又道:“再有两年你就能进宫了。”
    他这四个字令我的脑子一片混沌,还有两年!
    记得,在我**次踏入碧然居,他就对我说过:“未央,你要记住,十六岁那一年,我将会带着你进**城,见那位圣明旷世之君壁天裔。他是你**的夫君,而你,将是他**的皇后。”
    记得我紧紧握着他那浑厚纤长的手还傻傻的问:“为什么我要做皇后?”
    “因为,这是天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格外认真,而我也将他这句话暗暗记在心中,虽然那时的我还不懂皇后是什么意思。
    渐渐长大,在史书上知道了皇后二字的真正意思——弃妇。
    就拿汉武帝两位皇后来说。金屋贮之的陈阿娇,终以一首长门赋宣告她此生必凄惨终于冷宫。言幸平阳公主家的卫子夫,荣宠一时,奈何岁月流逝,色衰而爱弛,终绝望而自尽。
    这便是身为皇后的下场。
    他经常会一手托着我娇小的身子,另一手执铁笛而遥指璀璨的星辰对我说:“未央,你看见那颗璀璨的紫薇星了吗?将来你的光芒便会掩盖那颗至高无上的星辰,因为你是命定的皇后,必定要母仪天下。”似乎总在提醒着我生存于此的责任,生怕我会忘记。
    当时我的脸色惨然一变,气愤的朝他吼道:“一定要如此纠缠于我才罢休吗?什么母仪天下,我不稀罕。”
    整整两日,我没有踏出房门一步,也没吃任何东西,整个人都快饿慌了,却又因自己的倔强不肯出去吃东西。
    楚寰见我良久都不说话,问道:“你不饿?”
    我见他正要转身端着饭菜离去之时,我一把由他手中夺过托盘说:“谁说不饿了!”
    他没有继续与我废话下去,转身绝尘而去。我也见怪不怪了,与他相处七年,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多余的话从来不说,冷冷冰冰。
    初次见他时,他才十二岁。却是仪容冷峻,眸光犀明,身泛杀气,是莫攸然**的徒弟。
    曾以为楚寰是个哑巴,每日只是不言不语的听着莫攸然说话,然后点头。可是与他相处的第二年,他突然对我说了一句:丫头,你真可怜。
    我才恍然,原来他会说话。
    若说起可怜二字,岂不是更适合他吗?
    至少,我有莫攸然,我有亲人。
    而他,是一个孤儿,没有依靠。
    其实我很怕楚寰,因为他那噬血凌戮的眼神,仿佛随时可以杀了我。对于他的身份我亦无所知,只知道莫攸然于七年前领我们一同来到此处,隐约察觉到楚寰的身份非同寻常。尤其是眼中昭然可见的仇恨。莫攸然这七年间从未间断的授他武艺,他的资质也颇高,更肯吃苦。所以,如今的他已是能与莫攸然匹敌的高手,而且他们还日夜秉烛研读《孙子兵法》,我不懂,既是隐居于此,为何习武,为何研读兵法。
    若说莫攸然神秘,那楚寰更神秘。
    这七年,我已经慢慢接受了我的责任,做南国壁天裔的皇后,因为这是天命。但那日我就是这样顶撞了莫攸然,我早就认命了不是吗。
    我听莫攸然提过,我命定的夫君,南国的皇帝,壁天裔。
    这个天下,本姓皇甫,而非姓壁。
    就在七年前的一场雪夜,一位天骄少年横空出世,夺去了本属于皇甫家的天下。
    他乃天下兵马大元帅壁岚风之子,年少时便随父亲四征,虏箭射金甲,履步摧胡血,大小近百次大捷之战他功不可没。
    皇甫家的江山就是壁家为其打下,当时天下有句俗话:壁家在,天下定。壁家亡,天下乱。
    当他夺下皇甫家天下之后,用两年平定天下朝野臣民之心,两年培植属于自己的亲信势力。其后兢兢业业的治理天下,将天下臣民百姓领向**盛世,成为一代圣主明君。百姓称道起这位帝王,无不竖起拇指津津称道。
    莫攸然对我说过,壁天裔的后宫,美女如云,色艺双绝,才貌兼备。
    但是,他的后宫没有皇后。
    因为,那个位置一直在等我,未央宫整整空了七年。
    原来,我名未央,也是天命呢。
    不知不觉,我与莫攸然冷战了一个月。
    他不再如以往因我的使性而宠溺的前来抚慰,而是漠然对我,一语不发。我才知道,这次真的惹怒了他。多少次想道歉求和,我怕他会永远不再理我,因为他是我**可以依靠的亲人,世上**对我好的人。可每每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咽了回去。
    我没有错。
    未央,也有自己的骄傲。
    可继续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要有一方先低头吧。终于在多番犹豫之下来到莫攸然的屋前,却在门外徘徊良久迟迟没有动手敲门。
    当我还在踌躇之时,却听门“咯吱”一声被人打开,只见莫攸然与一位紫衣妙龄女子由小屋内徒步而出,女子鼻腻鹅脂,皎若朝霞,分外妖娆。衣着皆是上好绸缎而裁制,手工细腻,柔软丝滑。**次见到除楚寰与莫攸然以外的人,我略感新鲜,却又深感不安。
    她见到我时,目光闪着异样的光彩,正对上她的目光,仅仅那一瞬间便移开。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目光,更不懂其中的含义。
    莫攸然与她先后走至我面前,我不自然的后退几步,疑狐的看着莫攸然。半个月都没有这样大大方方的看他,他的眸光依旧是那淡淡中夹杂着疏离与哀伤,双唇紧抿,见到我出现于此略微有些诧异。
    莫攸然淡淡的回视着我唤了一声:“未央。”
    一个月来,他**次同我说话。
    “她就是未央?”他身旁的女子勾起一笑,格外妩媚。
    闻她的声音,蓦地将视线从莫攸然身上转移到她身上,她是谁?
    莫攸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忙出声为我解释:“她是当朝涵贵妃,也是我的妹妹,莫攸涵。”
    妹妹!他竟然还有个妹妹,身份还是我命定夫君的妾。
    是的,在我眼里不论她多么受皇上的宠爱,权势有多大,她终究只是个妾。
    莫攸涵从见到我那一刻开始就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我,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带着笑容说:“果然是仙姿玉色,确有资格成为皇上命定的皇后。”
    仙姿玉色。
    是个赞我的美貌的词汇,但是听着却如此刺耳。
    她的笑容甚是虚伪,既不想对我笑,何苦勉强自己强颜欢笑。难道,外边的人都喜欢用这样虚伪的脸庞对人?
    莫攸然又说:“未央,快见过贵妃娘娘。”
    我仍旧不发一语的站在原地,莫攸然皱了皱眉头,启口待语,却被莫攸涵抢道:“哥哥不要为难她,未经世事的孩子怎会懂这君臣之理,本宫不会与她计较。”
    ……
    目录
    **阙 命定帝后
    **章 苍茫雪 帝后命
    第二章 风雪残 夜未央
    第三章 锁心劫 白楼梦
    第四章 情始生 血相溶
    第五章 伤黯然 意难平
    第六章 冷画屏 嫣然笑
    第七章 疏影横 冷摧残
    第八章 富贵花 情何堪
    第九章 前尘梦 火海生
    第二阙 金猊王廷
    **章 神殿宇 王廷争
    第二章 环中环 局中局
    第三章 曲阑深 悲花凋
    第四章 宫阙深 锁红颜
    第五章 青绫被 笑饮泪
    第六章 深宫谋 黯惊魂
    第七章 泠彻夜 水沉浓
    第八章 魂梦杳 为卿伤
    第九章 心泪湮 纸灰起
    第三阙 宫政惊变
    **章 回首忆 花落去
    第二章 梅香萦 帐旖旎
    第三章 幽情寄 冷处浓
    第四章 伤别离 萧关去
    第五章 殷红冷 无怨尤
    第六章 乾坤定 悲掘墓
    第七章 浮华梦 残月微
    第八章 骗中骗 谋中谋
    第九章 江山定 君王侧
    第四阙 尘埃落定
    **章 后宫乱 情难断
    第二章 执手誓 悲丧子
    第三章 风波起 血红颜
    第四章 魂梦断 伤别离
    第五章 双栖影 归南国
    第六章 飞天舞 誉满城
    第七章 记当时 芙蓉冷
    第八章 尘世羁 风华尽
    第九章 孤城壁 尘埃定
    尾声 蓦然回首 往事皆空
    编辑推荐语
    他说,你的手里没有刀,你无力去杀他。
    他说,你有妲己魅惑天下之妖瞳,所以,你要用身子去杀他。
    他说,一个女人要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美貌去达到目的,还要保护自己。
    她是乱世中的红颜,艳惊两朝,冶艳入骨。
    她却在飘零沉浮中,试图颠覆两个皇朝。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