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黄版忽悠与友版忽悠
QQ咨询:
有路璐璐:

黄版忽悠与友版忽悠

  • 作者:黄颜 艾友友
  • 出版社:万卷出版社公司
  • ISBN:9787547001158
  • 出版日期:2009年09月01日
  • 页数:238
  • 定价:¥25.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十年忽悠》之风刮过,诸位看客颇有疑惑,一家之言,不足为信。《十年忽悠》中的剧中人黄颜有话要说,此为《黄版忽悠》。旁观者艾友友公正客观评说艾黄十年情路历程,此为《友版忽悠》。
    文章节选
    黄版忽悠(1)
    我老爸老妈昨天终于“昏”了,他们两个是办“学习班”给办昏的,因为他们想赶在父亲节前“昏”掉,所以他们不愿等三天,宁愿办“学习班”。他们一边在那里学习如何解决婚姻纠纷、如何解决财产纠纷、如何尽抚养孩子的职责和义务,一边在那里眉来眼去,互相挑逗,只盼快快拿到“执照”,回家去解决他们的“床上纠纷”。
    学了三四个小时,终于拿到了“结婚执照”,我当场就为他们跳了一通撅屁股舞以示庆贺。
    撅屁股是我的拿手好戏,不管我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都是一撅。连每次我妈上完厕所,我都要借机伸个懒腰,把屁股撅它一撅。她的肚肚就变得绷硬,摸上去像个充足了气的大篮球。
    我妈问我爸:“憨包子,别人的孩子都是举手举脚,为什么你的儿子爱撅屁股?难道真的是踏你的代,又是一个憨包子?
    我老爸说:“是踏你的代,因为你是个翘屁股。”
    我老妈问:“我们这也算是奉子成婚UE?”
    我老爸眉飞色舞:“艾米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人搞大了肚子?”
    我妈一撅嘴,我就撅屁股,表示抗议:“老爸呀,你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说话这么粗俗呢?”
    不过我老妈很快就把撅着的嘴disperse了,因为她想到我老爸背了这许久“银样镜枪头”“lazy swimmer”的黑锅,好不容易摘掉帽子,高兴糊涂了,粗俗就粗俗��巴,咱自己高雅就行了,不跟他一般见识。
    说来我也算历史悠久了,去年的感恩节,他们两个一个从中国飞回加拿大,另一个从美国飞到多伦多。两个家伙坐在飞机上,都是一道貌岸然的样子,仿佛是什么正人君子,去参加什么学术会议似的。其实他们两个是真正的身怀鬼胎——一个揣着几亿个蝌蚪,另一个揣着一个肥肥的,”从东西两半球飞向加拿大,要在那里上演一出科教片:How Sperm Meets the Eggo
    听说父母双方生活的地方相隔越远,水土越不一样,他们做出的孩子、就越强壮。我老爸他真是太聪明了,无事生非地跑到中国去,跟我妈隔在两个半球,然后再从那里绕回来跟我妈见面,岂不就把父母双方生活的地方弄远了吗?在地球上,这也就算是*远的距离了UB?
    所以从地理位置上讲,我也算是一个中国蝌蚪与一个美国e99的结晶了。如果不是考虑到题目太长了会被截断,我这篇就要命名为:How a
    Chinese Sperm Meets an American E99。用这个做题目,我保证会有人爱看,谁不想知道是哪个guy有这么远的射程?简直就像是洲际导弹。
    我老爸早**到多伦多,这都是他的诡计,他利用这**,把他那个色情陷阱布置了一番,弄得像婚房一样。他还特别跑去给我妈买睡衣,想买一件跟他们以前幽会时我妈经常穿的那件一样,有很多很多扣子的。但他跑了很多地方,都没看见那种,只好买了一件吊带的睡裙,外面是同——质地的浴袍。
    那晚他一个人躺在那个大床上,想象我妈穿上那件睡衣,惨不忍睹,上面刚刚可以遮住包包,下面仅仅可以盖住屁股,一不注意就会泄露春光。
    他为自己的阴谋洋洋得意,一不留神,就把自己搞得蠢蠢欲动。他激动不打紧,可怜我的一些“前蝌”们就糊里糊涂地送了命。
    我称它们为“前蝌”而不是“前辈”,因为它们从辈份上讲并不比我高,只不过早几天为“博”捐躯而已。
    算我命大,没跟着那些“前蝌”被我老爸在革命即将成功的前夜用手枪给处决了,不然你哪里还有机会看到我这篇大作?
    我爸虽然在做着勾引我妈的准备,但他心里仍然是忐忑不安的,不知道我妈又在捣什么鬼,会不会把他忽悠回来了,就对他说:“憨包子,你当真了?跟你开玩笑的,叫你回来只是想看看我的威力大不大——哪里知道你真的从中国跑回来了,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傻的人吗?”
    我老爸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所以他先就对我妈讲了,他回加拿大是因为有个meetin9。狡猾uB?他不说是conference,而说meetin9,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如果我妈是在跟他开玩笑,他就说是回来“开会”的,大家朋友一场,聚一起叙叙旧。如果我妈是来跟他幽会的呢,那他就可以说是专门来meeting我妈的。
    他去机场接我妈的时候,去早了,在那里站了很久,老以为我妈不来了。*后终于看见我妈拖着个小旅行箱走过来了。他心情无比“缴动”,裁跟兄弟们看到一个大e99向我们走来,也无比“缴动”,在他身体里面乱蹦乱跳,冲到发射器里,聚会庆祝。我爸急中生智,把手里拿着的大衣穿上,总算没有露出马“脚”来。
    我妈那个憨包子当然不知道我们这些卧底在干什么,她也没看见“马脚”,她只看见那个她朝思暮想的男人,泥塑木雕地站在那里,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她向他奔跑了一段,就慢下来,怯怯地走过来,对我爸说:“我——长大了,知道什么是爱情了,我们重新开始吧。”
    我们一听,又是一阵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伙计们,今晚有戏了,憋足了劲,冲锋陷阵,*先占领阵地的,有赏了!”
    我老爸听了我老妈的话,心里就甭提多得意了,只想当场就把我妈搂住了,把十年的啃都补回来。不过他怕我老妈在忽悠他,就先下手为强,把我妈忽悠了一通,一直到我妈哭起来了,他才吓怕了,生怕我妈一气之下就跑回美国去了。他赶快抓住我妈的手,牵着她往车里走。可怜我妈一个无知少女,就这样上了一个色狼的车。
    我老爸一手开车,一手握着我妈的手,轻轻地捏。我们都急得嚷嚷:“老黄,还客气个什么?把她载到一个没人的去处,快刀斩乱麻地正法得了。”
    我老爸说:“你们就会出馊主意,我现在还没拿稳她到底是个十马态度,就胡乱下手?你们是想叫我犯法,是不?我警告你们啊,再这样胡闹,我把你们——全部解决掉。”
    我们都不敢胡闹了,耐心等待日寸机成熟。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你忽悠我,我忽悠你,那个过程我就不用码了,看过《十年忽悠》的人都知道。那时我们几亿哥们早就等不及了,都吆喝道:“孝黄,还在那里哕唆什么?你等得,我们是等不得了。对面就有一颗大e99,弟兄们,为了党国的利益,冲啊,谁先攻进去谁就修成正果了!”
    *后我老爸终于勾得我老妈换上了那件有很多扣子的旧睡衣,把她抱来放在床上,我们又在里面闹闹嚷嚷,但我老爸还在那里慢慢解那些扣子。如果是在从前呢,那就是他在enjoy那种期待的乐趣。不过这一次,我敢担保,他是心里发虚,好多年没真刀真枪地上过阵了,虽说自己debu9自己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这可是两码事。
    打仗这事,不管事前的practice做得多好,真的上阵的时候,还是有可能出问题的。他知道不用担心“阳萎不举”,因为他早就举得不耐烦了,也不用担心“举而不坚”,因为他坚得快要断掉了,他只担心“坚而不久”,或者“见花就泄”,那就丢大人了,performance的straight A就肯定断送掉了。
    当然他这些杞国男人的想法,我的老妈一无所知,因为我妈是杞国的女人,正在忧她自己的天呢。她也是很多年没有真刀真枪地上过阵了,连我老爸都不如,我老爸至少还自己操练操练,也算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她连自己操练都没有过,那可不是三天不练手生,三天不唱口生?
    她见我老爸慢慢地解扣子,她也在那里担心,怕自己这些年老了,丑了,不能引起他的冲动了。
    总而言之,这两个憨包子就在那里各怀鬼胎,自己吓自己,一个担心自己的能力,一个担心自己的“媚力”。*后,我老爸无论怎么慢,也把所有的扣子全解开了。他自己脱自己的衣服倒是“飞”字加个“快”字,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弄得像真理一样“赤果果”的了。
    古人打仗是披挂上阵,今人打仗是un一披挂上阵,这两人许久没有打过仗了,这一打,就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N个回合下来,仍不分胜负。
    我老妈气喘吁吁地问:“你怎么——这么——硬?”
    我爸听见,我妈夸他武器精良,不免沾沾自喜,笑得合不拢嘴,也问一句:“你怎么——这么多——水?”
    我妈老实坦白:“在产卵。”
    我爸喜出望外:“真的?那今天就可以做出一个小baby?”
    “靶子是在那里的,就看你射不射得中了。”
    我老爸说:“听说做的次数多,就生女儿;次数少,就生儿子。你想要女儿还是儿子”
    我老妈说:“听说女的有高潮就生儿子,没高潮就生女儿。你想要儿子还是要女儿?”
    我老爸说:“我都想要,一儿一女。”
    我老妈说:“我都想要,儿女双全。”
    我老爸喜眯了眼,建议说:“那我们就多做几次,次次都做到high,好不好?”
    ……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