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宫奴
QQ咨询:
有路璐璐:

宫奴

  • 作者:回回苏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 ISBN:9787229009748
  • 出版日期:2009年08月01日
  • 页数:388
  • 定价:¥34.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229009748
    • 作者
    • 页数
      388
    • 出版时间
      2009年08月01日
    • 定价
      ¥34.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秘色的神智猛然苏醒!他在说什么?难道,他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他之前的说辞,甘心情愿地要将自己的身子奉上,成为他的宫奴?!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所言,鸟介可汗几个重重的顿挫,秘色的心魂便被**抛上高空,化作烟花,刹那绽放……
    文章节选
    一 被掳
    1.新月弯刀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起伏如峦的大漠,高亢婉转的羌笛,都一再提醒着沈秘色,她现在已经踏上了西域的土地。
    车外,蹄声踏踏,押运粮草的军队一路急行,为的就是要尽早送达边关。
    这不仅仅是为了供应大唐边关将士所需,更有相当的部分是朝廷赏赐给回鹘的。
    回鹘数十万军队驻扎在天德关外已有月余。朝廷就是否接纳他们归附,一时间委决不下,所以只好以赏赐粮草给养聊做拖延,深恐一旦回鹘断了军粮,便会找到口实,公然进兵天德关。
    沈秘色此行却与粮草押运毫无干系。她孤身西来,是来与大唐天威将军陆吟成婚的。
    沈秘色是大唐瓷商沈仲纶的独生女儿。中原历来不缺少好的瓷器与瓷商,但是沈家却是当今之世的****。这一切自然是因为沈家瓷窑烧出了****的“秘色瓷”,成为了**独占的禁脔。
    沈秘色之名,正是得自于那传得神乎其神的“秘色瓷”。
    何谓秘色?有时人诗句为述。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
    风雅的大唐人,无不以拥有一件秘色瓷为毕生梦想,但是除了几件赏赐给功臣名将、高僧大德之外,大唐**严令不允民间使用、收藏秘色瓷。
    可是,尽管手里捧着这****的传世手艺,沈家的瓷厂依然日益惨淡,传到了沈仲纶手里,就更是江河日下。沈仲纶情急之下,竟然私自将**朝廷的秘色瓷卖给了西域的商人,这一旦被朝廷查知,将是满门抄斩的祸事���!
    如何消弭祸端?沈秘色便成了沈仲纶手里*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攀附上一方权贵,便是沈家未来**的出路。
    陆吟,是沈秘色自己选就的夫婿。比之沈仲纶拿来的名单上的人,毕竟陆吟是沈秘色**曾经见过的——尽管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尽管那一年她只有八岁……
    可是陆吟此时远在西域边关,何时能够班师回朝都是一个未知之数。所以沈秘色毅然决定亲赴西域。恰好朝廷有一批粮草要运去西域,沈秘色便与之同行。
    一路奔波。
    押运的军队忌惮着朝廷日期的严令,而沈秘色则是沉浸在自己的惆怅之中。
    当终于出得玉门关,车厢外的风骤然凛冽起来,沈秘色知道,自己那曾经以为还在遥远未来的命运,已经铺排在眼前了。
    本就是自己选择的命运,可是当自己终于要伸出脚去履践之时,心下却为何依然有这许多惴惴地不安,与煌煌的——不甘?
    已然踏上了这西域的大漠,早己不是大唐的十里软红;耳鼓里猎猎的是塞外的罡风,曾经伴随着自己成长的吴侬软语如今只能沉浸在思乡的梦里……
    是夜,月色清朗,大漠静谧。押运官通传过,说天德关已然不远,今夜连夜赶路,明日一早便可到达。
    沈秘色的心不由得紧紧被提拽了起来。
    仿佛是为了应和沈秘色的心境,车厢外传来的马蹄声也渐渐杂沓,全然不见了之前的整齐有序。更为异常的是,许多驮运粮草的马匹,不约而同地兮溜溜嘶鸣起来,任凭赶车的官兵如何挥舞鞭子,只是一径地用前蹄刨着脚下的沙砾,不肯前行!
    少顷,沈秘色所坐的马车也跟着颠顿起来,显然给自己拉车的马匹也感受到了其他马匹同样的焦躁情绪。
    沈秘色心头不禁惶急,却不知道这惊惶何来,自己又只能呆呆地坐在车厢中,丝毫帮不上忙。
    忽然,远处,一声清亮的羌笛声骤起。沈秘色心下说不清为何地咯噔一个惊跳。顾不得繁缛礼节,沈秘色高高挑起窗帘,极目向羌笛声响处望去——
    天边,幽蓝夜幕与如银大漠的交界之处,月如弯钩。一队黑色的身影仿佛从月钩之下奔出,势如乌云,迅疾如风,转眼间已经冲到了粮草押运队身前!
    黑衣、黑色头巾、黑色的面纱,黑色将马队几乎融入了幽蓝如墨的夜色,全然无法分辨他们的身份!
    押运官凛声惊呼:“这是朝廷押运至边关的粮草,你们这群宵小,意欲何为?!”
    却没有应答,只看得见一片弯曲如新月一般的刀举起,映着如银的月光,仿佛一泓泓清冽的泉水,骤然倾泻而下——噗噗,无数闷声响过,一朵朵血花如激射的焰火,腾空而起!
    许许多多的官兵,尚未辨清形势,便在懵懂之中,葬身于弯刀之下!甚至——都来不及惨叫一声……
    一柄柄锋利如泓的新月弯刀,从一个身体上窜出,便又迅疾地插入了另一个躯体!弯刀闪过之处,一个个刚刚还鲜活着的生命,便颓败成冬日的落叶,片片凋零于萧萧大漠!
    沈秘色死死咬住自己的唇,不让自己的惊恐嘶叫出声。她的指甲深深扣入车厢的窗棂,有的指甲已经被窗棂折断,一丝丝殷殷的血,从嫩白的指尖滑下,沈秘色却压根没有感觉到。
    有一种惊恐远远比肉体的疼痛更为鲜明。尤其,眼前一个个生命的凋零,都将死亡的阴影一步步地向自己推进……
    眼睁睁看着死神一步一步走来,自己却根本没有任何抗拒或逃避的法子,这种心理上层层堆叠起来的恐惧,竟然比死亡本身更加骇人!
    茫茫大漠,陌生西域。
    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没有一个自己可以逃生的方向,沈秘色的心渐渐麻木——既然无力逃生,索性引颈赴死就是!
    呲——,嚓——,一阵低沉却又清脆的裂帛之声传来。沈秘色深深地闭上眼睛,她知道这声音便是新月弯刀劈碎车厢门帘所发出的声响——死神,终于破门而入了!
    那般清澈如泉的刀锋,滑进肌骨,是不是会犹如山泉般清凉?
    即便是死亡,但是刀锋与肌骨相接的那一刻,是不是也会是舒畅多于疼痛?
    风沙西域,莽莽大漠,肌骨对于水的渴望,是不是可以全然掩盖下死亡的——残酷?
    沈秘色恬然地闭目等待着,等待着皮肤染上那清泉般的清凉,等待着自己终于可以释然的解脱……
    身边,一个身影裹挟着浓重的迫近感,氤氲袭来。沈秘色甚至感觉得到,寒凉的刀光,映着如水的月色,凛凛地映射在自己的脸颊之上。
    自己的脸颊,此时一定与无垠的大漠一般,苍白、寒凉。
    沈秘色高高仰着面颊,静静地、绝望地等待,却——始终没有。
    当沈秘色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刚刚想睁开眼睛时,却忽有一股滚烫的热流,夹带着腥膻之气蓦地激射而来,直直溅上了自己冰冷的脸颊!
    沈秘色不禁“啊——”地惊叫出声,猛然睁开眼睛,向身边望去——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一柄弯刀落处,两个黑衣的身影跌落在马车前!
    被杀者是黑衣人,可是杀人者同样是黑衣人!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沈秘色反应过来,那杀人的黑衣者己然伸过长臂,探手将沈秘色掠入怀中,拧身飞纵上马,映着幽蓝夜色,奔向如盘的圆月!
    沈秘色努力不让自己跌入昏迷,她用尽气力睁大双眸,凝神望向搂抱着自己的黑衣人。
    夜色幽深,仿佛水墨洇入水中,层层浸染。
    月色星辉,却无法穿过他一身浓密的黑衣,只恍惚看得见他眼侧的轮廓。
    他,是谁?
    他们,要做什么?
    沈秘色顾不得马儿飞奔卷起的风沙,哑着嗓音喝问:“你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夜色幽蓝,大漠如雪,那黑衣人终于在骑行的间隙,向沈秘色瞥来一波眼光——
    湛蓝如波,盈盈潋滟……
    那是一抹直达心底的幽蓝,深邃、轻灵,仿佛蕴藏着千万年的诉说,又满含着千万年的忧伤……
    沈秘色的心,重重一坠。
    仿佛被施了魔法,讷讷着,再也无法继续之前的坚硬,再也无法问出之前的问题。只能定定地望着他,甘心情愿地被他带走,哪怕海角天涯!
    月色似银。
    大漠如雪。
    夜色幽深。
    天地宁谧。
    只有这一抹蓝,亘古粼粼……
    2.回鹘牙帐
    混混沌沌,沈秘色浑觉自己仿佛一件破败的行李,跌坐在耸动的马背之上,随着马儿的奔跑而上下颠簸。
    神智倒也是清醒的,却似乎游离得很远,高高飞升至半空中,遥遥地俯望着自己的肉身,仿佛一切身体的痛苦都与自己无干。
    天光已然大亮,可是黑衣人的马队似乎全无停歇下来的迹象。只是在路过绿洲时,让马匹歇歇脚、饮了点水。
    沈秘色钝钝地用舌尖触了触干裂的唇,大漠干燥的风早已夺走了唇舌的润泽。
    连马匹都有机会停歇下来饮水,可是自己的待遇竟然都不及那些马儿。那一直紧贴着自己脊背的蓝眸男子,从未允许自己下马,甚至都没问过一声自己是否口渴。
    又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火辣辣的太阳已经渐渐地变得温和,沈秘色忽地被身后的男子一手提起,扑通一声掼落在地。
    沈秘色不敢置信地抬眸望他,他似乎真的将自己当做了一件行李,随手便扔在地上!
    接收到秘色投来的眼神,那黑衣的男子面罩下的蓝眸一闪,“让你清醒一下,看来一路上的太阳已经把你晒昏了……”
    沈秘色环视周遭。触目所及,已经不是大漠风沙,而是一处生意盎然的绿洲。一顶顶白色的帐篷,错落有致地点缀在绿树青草之间。
    马队中的黑衣人也纷纷下马,松弛下来地开始高声说笑,有的已经解下面罩,有的招呼着众人来接应掠夺而来的大唐粮草。
    沈秘色回视蓝眸男子,“你是谁?这是哪里?你要把我怎么样?”
    那蓝眸的男子却压根儿没打算回答,自顾自跃下马背,摘下腰间的弯刀,解开缠头的黑色头巾,卸下遮住面孔的面罩——
    沈秘色不由得愣住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蓦地停摆。
    秘色随着他的动作,看到他的庐山真面层层揭开,看清他披散在肩背上的卷曲长发,看清他宛如雕塑的面部轮廓,看清他似笑非笑微抿的唇瓣,看清他——迥异于大唐汉人的相貌。
    有身着五彩纱裙的女子走来,长长的青丝梳成无数根整齐的麻花辫子,她恭敬地跪在他的身前,缓缓脱掉他黑色的外衣,用净瓶里的清水,仔细地洗去他面上的征尘。
    他微微闭上双眸,长长的睫毛覆盖在高高的颧骨之侧,享受着女子细致的侍候。
    沈秘色敏感地发觉到,女子在用自己的指腹划过他的身体、面颊时,每一寸都仿似百般留恋。那女子的面颊,微微地绽放着绯红,眸子晶晶闪亮,仿佛眼前的他就是世界上*为尊崇的神祗,是她心上*为珍贵的宝物。
    良久,侍女终于结束了*后一个动作,用一条一指宽的金色皮绳束在他的额上,将梳理好的卷曲长发固定住,方才施礼告退。
    他悠然睁开双眼,望着眼前的女子,暖暖地微笑,“米娜瓦尔,辛苦你了。今晚,我会去你的帐篷……”
    那名叫米娜瓦尔的女子,立时宛如阳光下*美的花朵,整个身子似乎都在发着氤氲的光,盈盈着眼波,羞红着脸颊离去。
    身在大唐,虽然也是风气开化,但是毕竟身为大家闺秀,沈秘色几时曾经听过这般露骨的情话!
    尽管自己只是个旁听者,又是一个身份暧昧的俘虏,但是沈秘色依然压抑不住地,满面通红,心口如有鹿撞。
    抬眸望向那蓝眸男子,他也恰好将视线向她投来,两个人的眼神凌空一撞,沈秘色只觉心神猛然一荡。
    蓝眸的男子,目光也是微微轻闪。此时萎顿在地的沈秘色,绿色压金色丝线织就的襦裙,配上面颊上轻舞的两朵羞红,不但极好地掩去了一路上的颠簸憔悴,反倒更因了那一抹疲惫而横生几缕娇慵之态……
    ……
    目录
    一 被掳
    1.新月弯刀
    2.回鹘牙帐
    3.秘色乍放
    4.当众受辱
    5.春波眼前
    6.初次盛放
    二 归唐
    1.若比莲花花亦羞
    2.不相思,已相思
    3.犹记小桥初见面
    4.只是当时已惘然
    5.纷纷红紫已成尘
    三 牙帐城
    1.四面边声连角起
    2.桂魄初生秋露微
    3.碧眼胡儿三百骑
    4.帘外桃花帘内人
    5.碧海青天夜夜心
    6.人生若只如初见
    7.岂知春色嗾人狂
    8.算前言,总轻负
    9.无情不似多情苦
    四 双生
    1.多少绿荷相倚恨
    2.一声羌笛惊醉容
    3.沧海月明珠有泪
    4.春光已到消魂处
    5.秋千笑里轻轻语
    6.为谁风雪立中宵
    7.千种风情与谁诉
    8.一夜芙蓉红泪多
    9.翠袖金貂迷雪色
    10.半落梅花婉婉香
    11.鸾镜朱颜惊暗换
    12.恨悠悠,几时休
    13.辛苦*怜天上月
    14.真红一点朱砂娇
    15.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16.小簟轻裘各自寒
    17.早知如此绊人心
    18.何如当初莫相识
    19.入骨相思知不知
    20.卧听南宫清漏长
    21.同向春风各自愁
    22.元日。相见争如不见
    23.元日。有情何似无情
    五 契丹
    1.白马青牛
    2.春水秋山
    3.蕉窗夜雨
    4.天青绝色
    5.以身相抵
    6.与谁同醉
    7.寂寥荷叶杯
    8.愁染一江翠
    9.萨满圣女
    10.如梦再见
    11.天水碧
    12.醉春烟
    13.燔柴告天
    14.三年之约
    15.述律平
    16.惊炸雷
    17.诸弟之乱
    18.祖先神
    19.桃花之爱
    20.契丹骊歌
    六 黠戛斯
    1.落花之痛
    2.奴隶拍卖
    3.妖异月夜
    4.情之秘色
    5.自甘为奴
    6.可汗之癖
    7.魅色官闱
    8.鞭笞禁脔
    9.玄黑梦魇
    10.邪佞**
    11.梨花满地
    12.笛吟莲郎
    13.暗香幽梦
    14.男妃宫斗
    15.身心专属
    16.心苦为谁
    17.花香暗袭
    18.怆然梦碎
    19.血雨红尘
    20.生死之间
    21.诡笑嫣然
    22.左右为难
    23.予人莲花
    七 情妇
    编辑推荐语
    一柄柄锋利如泓的新月弯刀,从一个身体上窜出,便又迅疾地插入了另一个躯体!弯刀闪过之处,一个个刚刚还鲜活着的生命,便颓败成冬日的落叶,片片凋零于萧萧大漠!
    秘色的双臂被紧紧地压制住,她无法承受这种陌生的潮涌夹杂着浓重罪恶感的双重夹击,神智迷乱而惊恐,口中哀哀低吟,“艾山,不要,求求你,不要啊……”
    秋色扬眸静静望入艾山深情的蓝眸,她悠然绽开一朵微笑,那微笑在薄雾缭绕的晨风中,微微轻颤,清丽娇羞,宛如一朵静静的雏菊,柔弱却高扬着生命的骄傲。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