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女孩和寒鸦树
QQ咨询:

女孩和寒鸦树

  • 作者:(芬)雅洛宁 (芬)娄希 张蕾
  • 出版社: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
  • ISBN:9787530441039
  •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01日
  • 页数:0
  • 定价:¥29.80
  •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书中描写的是女孩萨丽在爸爸去世之后,生命转折期中的一段经历。在妈妈去买前往新城市的火车票时,女孩由车站旁边寒鸦树上的寒鸦联想到了自身的命运。当寒鸦们突然飞离时,女孩立刻明白了寒鸦树的失落。全书由一个个一闪而过的瞬间构建而成,把女孩的思绪和敏感的内心世界以独白的方式讲述出来。书中的文字非常优美,而且字里行间还弥散着淡淡的忧伤。
    克里斯蒂娜·娄希的插图为女孩的回忆添上了翅膀。她的画和瑞达·雅洛宁的文字一样,拥有触动人心灵的魔力。这两位作者想让我们明白的是:在女孩的内心世界里,快乐和忧伤共存。
    文章节选
    寒鸦们在空中飞,天空是它们的海洋
    火车站周围的大树上住着一群寒鸦。我一直抬头等待,等待它们在高空徜徉。绿色的叶海里,一只只寒鸦就像是一个个黑色的小球。我静静地站在树下,生怕惊扰了树上的它们。
    妈妈这时正在车站的售票厅里买票,我们马上就要乘火车去一个遥远的,我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
    妈妈说观察寒鸦*好的时间是四处一片漆黑,天空还没有发亮的黎明时分。以前妈妈自己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也经常站在同样的寒鸦树下仰头张望。
    **只寒鸦振翅飞起后,它的同伴开始陆陆续续地朝空中飞去。它们刚刚栖息的那些树枝抖了几下,不停地晃动起来。接着,周围的一切都淹没在寒鸦们的叫声中。当我仰起头时,我想自己的目光追逐的是这阵阵鸦鸣,而不是远飞的寒鸦。
    寒鸦们以树为起点,纷纷画出一道道抛物线。天空仿佛是寒鸦们的海洋,它们在一个个漩涡里游泳。
    寒鸦能活多久呢?这个问题我得问问妈妈。还有,要是哪只寒鸦在飞的过程中突然死去,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它会不会正好掉下来,落在我面前?我该怎么处理死去的寒鸦呢?我想我大概会把它带上火车,等到了目的地之后,找个地方把它埋葬好。如果死去的寒鸦把我的手染黑了,那我就向妈妈解释一下,我手上的黑颜色是从哪里来的,然后我再把死去的鸟儿拿给妈妈看。这样妈妈一定不会怪我的。我外套上的口袋很大,应该刚好可以装得下一只寒鸦。
    我一直觉得,寒鸦的名字很冷,但实际上它们是热得像火一般的鸟。*少它们看上去是这样。
    我面前这棵树的树干已经斑驳了。我用指尖滑过它的表皮,指甲上立刻留下了一些铁锈样的东西。
    其实树��跟船或者其他物品一样,得定期清洗。可是人们从来都不会特意去清洗树,只有雨水才能让它们重新变得干净。可惜现在空中下的并不是真正的雨,而是夹着雪花的雨。妈妈总是喜欢把这种雨夹雪说成是“深秋的雨”。
    我像一棵树那样笔直地站立着,这样既不会影响到周围的树,也不会影响寒鸦的回归。我期盼着寒鸦们尽快飞回树上。这些寒鸦树一定也和我一样在等待着,因为它们也静悄悄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想:寒鸦们早晚会飞走的,或许今天它们就不会再飞回来了。说不定它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因为如果飞得太高的话,很容易在天空中迷路。
    周围所有树的树干上都像涂了一层红铁锈一样,而且树干上有很多洞。寒鸦树大概并不喜欢我把拇指伸进它的洞里,再用尽全力把整个手掌贴在它身上的感觉。我想它们只愿意接受寒鸦的触碰。

    我明白什么是怀念
    风把雨雪带向了远方,寒鸦树也开始随风摇摆起来。昏暗中,我并没有发现风是怎么突然而*的,也许它是随着列车一起从北方来的吧?如果海上刮起这么大的风,那么只要扬起帆,船就能飞快地前行。
    寒鸦树肯定已经知道寒鸦们飞走了,所以随风摇曳着跟它们道别。为了确保寒鸦们能够看到树的道别,我也跟着挥起了手。
    我明白什么是怀念。那是一种充斥全身、无处不在的感觉,可我又说不上来它究竟在身体的哪个部位。有时候你会觉得它在喉咙里,有时又会跑到耳朵里。每当这种时候,喉咙就会哽咽,耳朵里则似乎如针刺一般疼痛。当你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却又不得不全速向前跑时,感觉就是这样的。
    妈妈身上也有一个这样的地方,但是她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究竟在哪里。我之所以知道这点,是因为妈妈曾经把我抱在怀里,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虽然当时我什么都没有回答,但已经听懂了她说的一切。我待在妈妈怀里的时候,感到身体里那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暂时消失了。
    我们家原来的那艘小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星空,但是它的新主人给它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名字。
    我们把“星空”卖掉了,因为爸爸再也不能驾驶它了。妈妈说,“星空”会成为我们永远的回忆!然后,妈妈还给我讲解了什么是回忆。
    待会儿妈妈买好票回到我身边时,我就可以告诉她,“星空”就像离树的寒鸦,那样妈妈就会知道,我已经理解了回忆是什么。
    即使我不经常去想,回忆也是无法停止的。它就住在我的身体里,要跟我一起去那个全新的地方。即使回忆是一种游戏,中途妈妈叫我收拾好东西回家吃饭,它也永远不会结束。何况,回忆并不是一种游戏。
    我有数不清的回忆,“星空”也是其中之一。好多有“星空”的照片我还放在相册里。我没忘记它,妈妈没忘记它,估计爸爸也没忘,尽管爸爸现在已经去了天堂。
    昨晚,妈妈说爸爸住在离大海很近的地方。我猜她一定是想说:爸爸会一直看着我们的船。
    我不知道爸爸能不能像天使一样在空中飞舞,不过我知道他一定会在那里看着我和妈妈,而且更多的时候他会看着我,因为我是小孩子。
    住在天堂里的人一定可以同时去好几个地方。爸爸现在肯定正在同时看着我和妈妈。
    ……
    编辑推荐语
    寒鸦树三部曲包括:《女孩和寒鸦树》、《我、妈妈和鼠儿草》、《落入雪地的极光》。它来自拥有北极光的美丽国度——芬兰,是芬兰作家瑞达·雅洛宁和插画家克里斯蒂娜·娄希讲述的关于成长的故事。该书获得2004年芬兰*高儿童文学大奖——芬兰迪亚儿童文学奖。
    寒鸦树的故事已经被翻译成爱沙尼亚语、韩语、波兰语、英语、德语、瑞典语和中文。
    故事里的小女孩和作家本人一样,拥有一颗敏感的心。她喜欢独处,喜欢回忆,喜欢让思绪插上翅膀,在大自然中寻找安慰并得到令人困惑的问题的答案。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