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请许我尘埃落定
QQ咨询:

请许我尘埃落定

  • 作者:藤瓜
  •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 ISBN:9787507525335
  •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01日
  • 页数:267
  • 定价:¥2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07525335
    • 作者
    • 页数
      267
    • 出版时间
      2009年06月01日
    • 定价
      ¥2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有人说,人其实渺小如尘埃,从出生开始,飘飘扬扬,寻寻觅觅,只为等到可以安心停留的那一刻。
    舒宜,一个总是拒人于千里的女孩,用脆弱的壳保护着自己,矛盾地害怕外界的温暖会变成伤己*深的刺,所以她一直在两个人几座城之间飘摇,尽管,她的灵魂*真实地渴望着有人能带给她安定的幸福。
    承谨,那个一直温柔地爱着舒宜的男子,用了*笨*难也*柔软的方法——等待,那么多年的等待,是否终能等来舒宜尘埃落定的那一刻?
    夏桐,那个热情如火的男孩,他的爱是那么强烈那么坦然,如火如骄阳如童言肆无忌惮,那么炽热的爱,是否能融化那刺猬般女子身上的盔甲?
    文章节选
    Chapter 1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舒宜还在重装电脑。电脑部的人早已经下班了。舒宜在等一份国外电子邮件,谁知道在刚显示收到准备浏览内容的时刻电脑死机,怎么也启动不了,她只好重装。邮件也不是很重要,但是舒宜已经养成习惯,今日事今日毕。
    趁着电脑安装运行*后一个驱动程序的空当,她走到百叶窗前,点燃一支烟,俯瞰城市里的万家灯火。
    没多久,销售总监丁威利从里间的办公室走出来,见到舒宜略略点头:“你也还没下班?”
    “怎么,你现在要出去?”丁总监身后跟着助理小谭,小谭手里还抱着卷宗,看起来神色匆忙。
    “嗯,有任务,要出去一趟,”说话间已走到门口的丁威利却又回头对舒宜说,“舒宜,今天晚上有个应酬,你有没有时间,要不要一起去?”
    舒宜的电脑刚装好,她正想拒绝,忽然明白了丁总监的意思。小谭进入公司没多久,据说是老总的表妹,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做其他事务没有经验,老总也不知道怎么安排,就让她在丁总监身边做助理,顺便让丁总监带带她。但是因为小谭没有经验,常处理不好事情,甚*还老犯一些低级错误,使得丁总监没少给这位大小姐擦屁股,但因为她身份特殊,不敢说,不敢骂,还不敢不带她出场,当真是叫苦连天。
    想想丁总监那个样子,舒宜笑了,便答应去。
    夜已临,司机因小孩生病先回去了,丁总监自己开车。车子穿过湖底隧道,在湖边停下,丁总监带着她们上了一艘船,确切说是一间由豪华船舱改建成的餐厅。
    舒宜在车上早已打听出丁总监如此匆忙的原因。海天集团的总经理忽然从B市过来,听说N市一干兄弟公司早已准备好宴请这位总经理,不想居然这么晚!
    早有传闻海天公司下一步将**拓展南方业务,而且据说这次海天的总裁生病去日本疗养时,全权授权总经理大刀阔斧对海天产品进行改革,如此一来设备和技术自然也要升级,可���而知这会产生一笔多大的订单,所以早就有人虎视眈眈,今晚的宴会就是为迎接这位从B市过来的海天总经理而开的。
    豪华的帝*包厢里早已经济济一堂,舒宜略微注意了一下在座的,基本上都是同行,好几个跨国公司也派了人来,于是她不动声色地拉着小谭在丁总监的身边坐下来。
    顾经理将在座的各位一一向海天经理介绍。当介绍到舒宜的时候,顾经理说:“舒小姐,这位是海天集团的赵总,上次在国际会展**就想替你引荐的,可惜当时你急着走,这次总算有缘了。赵总,这位是舒宜,我们N市业内有名的美女销售。”
    舒宜微笑,点头致意,礼节恰到好处:“赵总,您好。”
    不远处,那位赵总亦看着舒宜,礼貌性地略微点了点头。
    顾经理是做代理的,曾经跟舒宜有过几次合作,而这个海天集团,恐怕人人都如雷贯耳。特别是今年,海天在华尔街成功上市,占领了整个中国北方市场,现在又雄心勃勃地准备大力拓展中国南方的业务。抛开这个不说,人们记得更清楚的恐怕要数四年前濒于破产的海天企业,以及四年后摇身一变从负债累累的坑里爬起来成为了年营业额在业内数一数二的大海天。而眼前这位赵总就是让海天起死回生的关键人物。
    说起来,这位赵承瑾赵总也很年轻,28岁刚出头,但是经过那一番力挽狂澜的拯救之后,不管是海天的老董事长还是业内同行,人人都对他礼让加敬佩三分。
    来之前丁总监就跟小谭匆匆交代过赵承瑾的这些传奇经历,此时的小谭偷眼打量着这位年轻的总经理,只见他西装笔挺熨帖,眉目英挺俊朗,额头上垂下几丝细碎的刘海,皮肤白皙,看起来颇有几分清俊雅致。
    虽然赵承瑾看起来年轻,却甚是稳重,话不多,言语行动间有礼有度,声音清朗,目光睿智,在座的大都几经风浪,看见他这副样子,暗暗赞叹之余不由又添了几分敬意。
    这样的场合下,赵承瑾是当之无愧的主角,舒宜只是脸上略带微笑地看着这一幕。
    不一会儿,服务员给舒宜送来了一碗鱼片粥。
    “小姐,我并没有点餐,是不是送错了?”舒宜奇怪。
    服务员低声解释道:“这是赵总让我给您换的。”
    可赵承瑾明明在专心致志地应酬其他人呀。舒宜轻轻一笑,抬头,谁想却对上了赵承瑾的目光。似乎那目光一直就在那儿等她,很安静,像一泓深潭,让人沉溺。然而此刻他的目光在毫无顾忌地与她纠缠,似乎那么多人他都顾不得了,舒宜有一刹那的失神。
    但很快,有人向赵承瑾敬酒,舒宜这才惊醒过来,为自己的失态略惊。看着面前的粥,听着大家的敬酒声,她忽然觉得莫名的烦躁,于是站起来对丁总监说:“对不起,我上个洗手间。”
    她走开不久,小谭跟上来关切地问道:“舒宜姐,你没事吧?”
    “你怎么跟来了?”
    “丁总监怕你有事,让我来照顾你。”
    “我没事,只是上个洗手间而已,你回去吧。”
    “唉,我还是在这里陪你吧,在那里怕说错话,做错事,我简直要窒息。不过舒宜姐,你认识那位赵总吗?我看他看你的眼神好奇怪,你们是不是从前认识?”
    “不认识。”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舒宜姐,你觉得他长得像不像韩国明星宋承宪?”小谭热心地问着。
    舒宜忽然不耐烦起来:“小谭,你哪儿来这么多问题,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你找别人问去,我头正疼着呢。”
    小谭在公司里地位尴尬,人人都知道她的身份,对她从不敢怠慢,但这份小心翼翼却不知不觉将她与同事们隔离了,一般人都对她敬而远之。舒宜性子冷,几年销售做下来,对公司内部人事关系了如指掌却冷眼旁观,只不过见小谭初入公司,想起自己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平日里待小谭也便多了一分耐心,即使小谭平日大错小错不断,她也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当面给小谭难堪,这样发脾气更是头一次。
    小谭不由呆了一呆。
    意识到自己失态,舒宜说:“对不起,我现在头有点痛,想一个人静一静。”
    小谭也不敢再打扰,灰溜溜地回了包厢。
    舒宜心乱如麻,一个人在洗手间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有点恨自己面对他时的惊慌失措。原以为这些年下来早已将自己锻炼得刀枪不入,谁知他一个小小的眼神就让她招架不住,转身而逃。不许退缩。她洗了把脸,稍微在脸上扑了点粉,走出去。
    没想到一出门就碰上一个人,他静静地靠在墙壁上,乌黑的眸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仿佛已经等了她许久。
    舒宜心里一跳,对他淡淡点头道:“赵总!”
    方才在洗手间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心理建设,却是徒劳,心又乱了,她只得加快脚步向包厢走去,岂料,一转身,手臂便叫人抓住了。
    她急急地回过头来,却不敢抬头看他,只是冷冷地说:“赵总,请您放开我!”
    赵承瑾拉着她的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很仔细。
    舒宜心更慌,她用力地想要摆脱他的手,却甩不开,变得有点气急败坏:“赵总您这是干什么,请您放手。”
    赵承瑾知道她是怕别人知道,怕别人看见,所以故意拉着她,可看见她涨得通红的脸和惊慌失措的眸子,心一动,还是松手了。
    舒宜不敢跟他理论,更不敢跟他说话,转身,进了包厢。
    等赵承瑾再回到席上的时候,宴会已经差不多了,舒宜装做没看见他进来,低着头将脸扭向一边。
    一个老总粗声粗气地招来服务生准备买单,那服务生指着赵承瑾说:“先生,那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赵总,你看你这就见外了不是,你到我们N市来理所应当是我们请你,你怎么能……”
    一番推让之后,到底还是半推半就了,只是这些什么总什么经理对赵承瑾更添了几分怵意。做领导的*明白不能受制于人,赵承瑾连一顿饭的情都不想欠他们,意思明明白白。
    看他这个样子,当下大家也没了其他意思,只能回去好好做策划等待竞标,所以下船来没醉也装醉地让司机开车送回家了。
    丁总监也喝醉了,是顾经理送他回去的。*后,门口只剩下舒宜和小谭,赵承瑾走过来说:“舒小姐、谭小姐,你们住哪儿?不如我送你们一程吧!”
    舒宜礼貌客气:“不用了,我们打车回去也很方便,谢谢!”
    小谭知道这里不准停车,若要打车起码还得走一公里,她今天穿的鞋子跟儿特别高,早晨倒咖啡时就已经在茶水间崴过一次了,听见赵承瑾主动相邀正暗自赞叹他的风度,谁知舒宜却冷淡地拒绝了。鉴于舒宜刚刚对她发过一次飚,她也只好跟着她走。一边走,一边纳闷儿,舒宜今天莫非是吃了火药,不然脾气怎么那么冲,这可是海天的赵总啊,真不明白她这些年的销售到底是怎么混的。
    赵承瑾并没有追来,舒宜拉着小谭走了一会儿才发现她一瘸一拐,忙问:“怎么了,你的脚扭了?”
    ……
    目录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编辑推荐语
    谨以此书献给正在各自漂泊的你!这一刻,你找到了愿意为之停留的那座城、那个人了吗?
    张爱玲[小团圆]的愿望,我们[尘埃落定]的期许——
    期待有人,能许我们一室温暖的幸福……
    张爱玲曾说,
    孤单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但,在这千疮百孔、满身疲累的夜晚,空对一身莫名的悲凉与刻骨的孤单,仍期待有人,能许我们一室温暖的幸福……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