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光辉岁月:我们的新中国记忆
QQ咨询:
有路璐璐:

光辉岁月:我们的新中国记忆

  • 作者:北京日报“纪事”采写组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 ISBN:9787506350709
  •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01日
  • 页数:336
  • 定价:¥29.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收录于此的20篇报道,原刊于《北京日报》“纪事”版面,是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而奉献的特别制作。
    在“易碎”平台上创制较为耐久的产品,是近年来我们的一种努力。2007年推出“纪事”,为其中重要一步。这样做的动机,并非单纯出于应对传媒变局的自身需要,更多地还是源自报纸、报人作为时代守望者、历史记录者的职业使命感。
    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昨天的历史反过来又构成今天的新闻。从这意义上,媒体拥有天然便利,来提供一种将新闻与历史对勘的机制。当信息纷纭,新闻里呈现的世界因瞬息百变而使人感到迷乱困扰,此时,历史给出的坐标系可以帮助人们沉静下来,界定方位,检视自己由何处出发、已走出多远,并再次确认行进的方
    向。尤其是处发展变革之世,面对希望与矛盾共生的局面,回望一路艰辛、一路辉煌,有助于人们从中汲取继续披荆斩棘的信心和力量。
    归根结底,鉴往是为知今,回顾意在前瞻。
    60年壮阔跌宕的历程,当然不可能以区区20篇文章涵盖。我们选取了我们认为重要、同时适于报纸表现的若干节点事件,尽力从截面上还原历史,试图以小见大地反映60年是如何改变了一个贫穷落后的古老**。媒体视角,不同于史家治史或亲历者口述,但
    文章节选
    奔向光明
    1949年9月21日,中南海怀仁堂。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次全体会议在这里隆重举行。同日,新华社发表社论:“这个会议,宣告着旧中国的永远灭亡和新中国的伟大诞生。”
    政治协商会议将要决定的,是新生共和国政权的组成;政协代表中超过一半的党外人士比例,更显示了一个大党接管一个大国时应有的胸怀。肝胆相照的友情,只能源自生死与共的经历——与无数牺牲在革命战场上的共产党人一样,为了一个独立、民主的新中国的诞生,党外人士同样付出过血的代价。
    查阅会议文献会发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次全体会议的**项议程,竟然是默哀——在大会执行主席周恩来的提议下,六百余名与会代表全体起立,向为参加政协会议而牺牲的冯玉祥等七名代表默哀三分钟。
    “五一口号”
    冯玉祥将军是**个响应中共号召、回国参加政协会议的民主人士。
    1948年5月1日,远在纽约的冯玉祥接到了中共**发出的“五一口号”,“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由各党派共同组成民主联合政府,是中共早在1945年的七大上就提出的政治主张。”北京市委党校教授、党派关系史学者李燕奇说。此后历次会议讲到政权问题,毛泽东都会着重强调吸收“党外民主人士参加新政权的建设和工作”,甚至在1947年撤离延安的紧要关头,中共**已经十分精简的行军纵队中,依然保留了一个专管统战工作的机构。1948年的春天,解放战争刚刚出现转折,中共**就正式提出“五一口号”,建立新中国的事宜被正式提上议事日程。
    紧接着,1948年5月2日,中共**电示上海局和香港分局,邀请29位民主人士北上商谈新政协召开事宜,冯玉祥在这“29人名单”中位列第二。
    此时的冯玉祥正陷在极度的痛苦之中——此前不久,身为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他被蒋介石开除出党,并被吊销了护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冯玉祥曾是国民党*忠实的追随者——1926年,因为仰慕孙中山和他的三民主义,行伍出身的冯玉祥率领整支部队集体加入国民党。北伐时,这支军队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冯玉祥也与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结拜为金兰之交。
    “蒋介石一生都在排除异己,他是留不住人的。”冯玉祥的儿媳余华心这样解释冯蒋二人决裂的原因。“北伐之后,冯玉祥的西北军达到鼎盛,有47万人,蒋介石随即‘削藩’,北伐四个方面军被他收拾了三个,冯玉祥的军队被收走*多。后来淞沪抗战时,他名为第三战区长官,蒋介石一道命令把一个炮兵连从前线调走,他连知道都不知道。抗战胜利后,他身为国民党的二把手,却完全是个空架子。他非常看不惯蒋介石的独裁,看到闻一多、李公朴、张学良、杨虎城等人的下场,只能主动提出到美国‘考察水利’。”
    实际上,对于忠贞耿直的冯玉祥,蒋介石一直还是表现出尊敬的。余华心说,张治中曾写信劝过冯玉祥回国,告诉他,总裁每每提起你,仍是一口一个“大哥”。
    政治上的巨大分歧,远不是一句“大哥”可以弥合的。到美国之后,冯玉祥开始以各种方式“反蒋”。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的援华听证会邀冯玉祥出庭,他却呼吁不要拿美国人民的血汗钱帮蒋介石打内战,“美国援华资金是往垂死的人身体里注入血浆!”*终,拨款委员会把原定的6千万美元资金削减到一千多万美元。
    1947年11月5日,冯玉祥公开发表文章《我为什么同蒋介石决裂》,痛斥“蒋政权是中国所有坏政府的顶点”。怒不可遏的蒋介石电调冯玉祥回国遭拒后,吊销了他的护照。1948年1月7日,冯玉祥被开除国民党党籍。
    与之相对照的是,共产党一直把冯玉祥当作值得信赖和尊敬的朋友。余华心说,冯玉祥六十大寿时,所有中共高层都发来了贺信,就连他在美国的秘书赖亚力,都是一名共产党员。
    “五一口号”就是经赖亚力之手送给冯玉祥的,中国共产党甚至周到地为他设计好了回国的路线——乘苏联豪华客轮“胜利号”,过大西洋,经由黑海到达苏联敖德萨,再换乘火车进入东北。
    1948年7月31日,冯玉祥摆脱特务的监视,带领全家登上“胜利号”,率先踏上奔向新政协的征途。
    李济深的选择
    此时,冯玉祥的挚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济深正在香港焦急地等待着中共的回复。
    李济深是“29人名单”中的一号人物,在国民党内的地位甚至超过了冯玉祥——黄埔军校时期,蒋介石是校长,他是副校长;北伐时,蒋介石是总司令,他是总参谋长;“四·一二”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三天后李济深就在广州开始“清党”……
    “我父亲那时候坚定地站在蒋介石一边,他确实曾经是拥蒋反共的,”李济深的女儿李筱桐毫不讳言,“但到了1929年,一切都变了。”
    那一年,为调停蒋桂矛盾,执掌两广军政大权的李济深亲赴南京,却被蒋介石以“分头发难、谋反党国”的罪名软禁了整整两年,并开除党籍。1933年的福建事变,李济深第二次被开除出党,直到抗日战争打响才被召回。抗战胜利后,李济深被授予军事参议院院长的高职,却没有任何实权。1946年,蒋介石三次召李济深上庐山“共商国是”,待李上山后却避而不见,对蒋彻底绝望的李济深留下一封长达19页的万言书,力劝蒋介石停止内战,随后悄悄下山,到香港发表了**的《对时局的意见》,宣布与蒋彻底决裂。蒋介石则将李济深**开除出党,并登报通缉。
    被蒋介石高压政策逼到香港的国民党左派并非李济深一人。1948年1月,在香港的李济深、何香凝、蔡廷锴、谭平山等联合在美国的冯玉祥,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并邀请宋庆龄担任名誉主席。
    “民革的成立标志着国民党民主派的大联合,”李燕奇说,“它的成员全部是孙中山的战友和‘信徒’,民革的指导思想几乎就是国民党‘一大’的翻版,还有就是孙中山的三大政策——联俄、联共、扶助农工。”
    很少有人知道的是,除了香港的这几十位,民革在大陆、在蒋介石政权内部还拥有大批秘密成员,其中包括龙云、刘文辉等身居高位的地方要员。更有甚者,据好友林伦彦回忆,李济深到港以后,“蒋党”中除陈果夫兄弟与陈诚外,几乎全到香港“挂过钩”——“足见蒋的国民党涣散到何等程度。”
    *惊人的是宋子文。1947年秋天,刚刚出任广东省主席的他轻装简从,悄悄来到了香港半山罗便臣道的李公馆。
    “宋子文是国民党内*大的亲美派,他一见我父亲就说,我当广东省主席,不是老蒋的意思,而是‘老美’的意思。”李筱桐回忆说,“那时候美国人已经看出蒋介石众叛亲离的趋势,考虑牺牲他,换取国民党的继续统治——他们也找过冯玉祥,明确提出愿意帮助民主人士‘夺权’,‘只要你们不要共产党,我们就不要蒋介石’。宋子文这次来就是希望通过我父亲,疏通父亲的老部下张发奎、薛岳、蒋光鼐等人,再联系和父亲关系非常密切的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在广东建立政府,一方面推翻蒋介石,另一方面与共产党谈判,在国共之外走‘第三条路’。”
    面对宋子文的诱惑,李济深只提了一个要求——能不能先释放广东所有的政治犯?一句话问得宋子文哑口无言,他只得以“考虑考虑”为借口诺诺而退,自此再也没有和李济深联系。
    几个月后,前国民党招商局长蔡增基也来到了香港——与宋子文的意图相似,他是替美国副总统华莱士做说客的。
    通过马万祺的引见,蔡增基登门拜访了李济深。马万祺曾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任公(即李济深)听过蔡先生的传达之后,向他分析了当前局势。他认为中国应该统一,划江而治是将中国分裂,内战永无宁日。任公*后表示,作为朋友,欢迎以后有往来,但如谈此类事,则不必来了。”
    “一直有人认为,良主人士北上参加新政协,是走投无路后无奈的选择。卖际上,他们可选择的路有很多。”李筱桐说,“这些老一代的民主人士都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他们每人脑海中都有一个毕生追求的明确目标,有一个理想**的模型——除此之外,任何利益也不可能左右他们的选择。”
    而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争取到李济深的支持,无疑将在中国的政治天平上为自己添上一枚沉甸甸的砝码——就在“五一口号”发布当日,毛泽东又给李济深和在港主持民盟工作的沈钧儒写了一封亲笔信,就政协会议的召开征求二人的意见,“会议的地点,提议在哈尔滨。会议的时问,提议在今年秋季。并提议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执行委员会、中国共产党**委员会于本月内发表三党联合声明,以为号召。”——在新政协召集人的问题上,中国共产党谦恭地把自己置于民革、民盟之后。
    很快,1948年5月5日,李济深、何香凝代表民革,沈钧儒、章伯钧代表民盟,马叙伦、王绍鏊代表民进,陈其尤代表致公党,彭——泽民代表农工党,李章达代表救国会,蔡廷锴代表民促,谭平山代表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郭沫若代表无党派人士联合致电中共**,热烈响应“五一口号”。
    同年8月1日,中共**正式复电,热诚欢迎民主人士前来解放区,就新政协召开的时机、地点,以及参会范围和会议讨论的问题进行具体协商。
    冯玉祥遇害
    此时,冯玉祥将军已经在回国的路上了。
    ……
    目录

    奔向光明
    清华拂晓
    经济**役
    治沟龙须
    扫除文盲
    人大肇基
    农奴翻身
    溥仪新生
    英雄时代
    大寨传奇
    筑路坦赞
    告别饥馑
    肥西包产
    宝山锻钢
    作别票证
    沪市开锣
    中国上网
    入世首讼
    飞天梦圆
    凌空攀登
    编辑推荐语
    “船开了,货放在船长房里,英姑娘没有来送行,请大老板放心。”1948年12月27日,一封发自香港的密电摆在了毛泽东的案头——看似毫无头绪的言语却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李济深动身了。
    ——《奔向光明》
    散会后,别人都走了,梅贻琦把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冯友兰留下,对他说:“我是属牛的,有一点牛性,就是不能改。以后我们就各奔前程了。”冯友兰知道,这是*后的告别了。
    ——《清华拂晓》
    11月12日晚,陈云荤拟了一份电报,并连夜上报**。周恩来看后,当即在电文上做了一个突破常规的批示:“如主席未睡,请即送阅。如睡,望先发,发后送阅。”电报上,有12道密令。
    ——《经济**役》
    一双眼珠完全脱落,布德血流满面。叛乱分子仍不肯罢休,又用烧得滚烫的酥油浇进他的眼眶,布德瘸得满地打滚,“明天剁你一个手指,后天再剁一个,十天剁你十个手指,叫你慢慢死……”
    ——《农奴翻身》
    **溥仪刚从公共汽车上下来,站台上忽然跪倒一片,还口称“皇上”!溥仪向同事们讲了这件事,非常生气地说:“解放都这么多年了,还来这一套!”
    ——《溥仪新生》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