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父亲的战争
QQ咨询:
有路璐璐:

父亲的战争

  • 作者:野夫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 ISBN:9787506348416
  • 出版日期:2009年09月01日
  • 页数:445
  • 定价:¥39.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06348416
    • 作者
    • 页数
      445
    • 出版时间
      2009年09月01日
    • 定价
      ¥39.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50年代初的清匪反霸,本身不算一场战争,它只是中共天下底定后的无数零星战斗。是为巩固基层政权重建社会秩序而必须进行的一次大扫除运动。但对于许多参与者来说,却是他们一生的战争。他们在这场战斗中搏取功名,身经死亡,感受仇恨、友谊和爱,并结下影响平生的各种因缘——这其中包含着非常酷美而哀伤的故事!
    在旧中国,匪的存在是与王共生的——有官就有匪。匪是一种特殊的社会现象,它代表一种江湖文化。匪的构成也十分复杂,并不简单的是一群杀人越赁的强盗;即使在20世纪50年代。它也不只是国民党的残兵败将。但对任何一个大一统的**来说,匪都是一种非法的存在。因此也必将要予以扫荡。无论剿抚降诛,其中都演绎着无数可歌可泣的戏剧。
    而《父亲的战争》的构思初衷,则试图通过一群生动的人物,重塑在共和国诞生之初那场伟大的剿匪运动中的一代无名英雄,是他们在一次次的短兵相接和血肉相搏中,真正结束了中国几千年来匪的历史。同样。《父亲的战争》也将通过对不同匪类的刻画,重新诠释旧中国形成而**的各种人生悲剧。
    可以说,这是一部具复杂情节和深刻反省的历史小说;更是一部关于人,关于英雄与枭雄,军人与草寇,仇恨与爱情、政治与伦理。
    文章节选
    **章
    1
    人无论贫富贵贱,活得久了,皆有宿命之感。就像无神论者到了麻将桌上,也要讲手气朝向。中国人一向说富不过三代,穷不到百年;覃慕文家已经富贵十代了,但他还是惴惴不安。虽然十八年前,填房扶正的丫头,终于辛苦生出了一个养命的儿子覃天恕;但似乎一路走来,尽管熬到了抗战胜利,他却依旧感到身处于一个无边无涯的乱世。乱世中的富贵,仿佛是一根危崖上紧绷的钢丝,颤颤巍巍行走其上,好像随时可以变成一个要命的绳套——一个六十多岁的土司后裔,竟然为与生俱来的富贵操碎了心。
    他不得不为自己开始设计后事了。覃家庄园屹立在1945年初秋的斜照里,青砖绿瓦似乎在寒阳的回���返照之下,泛滥着*后的荣华和辉煌。覃慕文负手踱步在古老的寨墙上,眯缝着老眼,遥远地张望着对面山腰的一群人——他的管家三先生,正带着施州闻名的风水师朱一尺,在为他踏勘*后的佳城。
    三先生是覃家的世仆管家,就是说打祖上开始,便是覃家的包衣奴才。傍着主子营生,也结婚,也生子,但是世世代代打小就要学着经营田产物业,要终身为奴帮东家理财。这样的人虽然学问不高,却是*通时务经济,深谙世道人情。一晃他也到了知天命之年,覃家的田宅即便在乱世,也没从他手上变少,足见他是一个何等精明的乡村世界的人物。老爷好端端的日子,却忽然要他请人择看阴宅,他只好请来朱先生,带着几个仆随在覃家的千亩河山上,镇日晃悠起来。
    朱一尺是**世家的传人,他家看风水,却别于其他九流三派——只看阴宅,不看阳宅。真正让他在施州道上暴得大名的是年轻时,他帮来凰县瞿家老爷看一块墓地,竟然看偏了一尺;结果是被陈家的一个寡妇无意中埋去,然后陈家出了个将军,瞿家却日渐衰败下去。他恨自己有眼无珠,一气之下,挖掉了自己的左眼——就是这一敬业的壮举,顿时令他声名鹊起,赢得了这个亦庄亦谐的雅号——朱一尺。
    人世间的贵贱穷通,仿佛真正只是相距一尺,却有灵壤之别。
    朱一尺抱着罗盘谨慎地走到一棵枣树前,前后左右打量起来。他神秘忧虑的表情,一如一场决战前的将军,在*后选择突围的缺口;三先生的心顿时也悬了起来。这块地的自耕农彭孤老正在不远处锄地,他好奇地偷看了一眼,继续埋头锄地,但是耳朵却竖了起来。
    朱先生凝重地指着一个荒草土包,问道这所坟是谁的?三先生说早了,彭家的一个老祖宗,原先是我们覃家的一个老仆,死了埋这儿的。朱先生感叹好悬啊,差一点这个**就被他占去了。他气运丹田指点江山说,你看这罗盘,坐艮朝乾,背依罗汉晾脐,面横蟒带缠腰。左有青龙潜海,右有白虎下山。这是真正的龙穴所在啊。可惜他埋偏了十步,否则他家要出王侯呢。
    三先生说幸好幸好,先生,他这坟不影响吧。朱先生说无妨,正好护主。来,掰个树枝来,插这儿,做个记号。你们先修个塔占着,待老爷百年后,就在这儿入宫。三先生急忙折下一段枣树,深深插入朱先生指定的圆圈。大伙终于松了一口长气,皮搭嘴歪地随着志得意满的朱先生下山。待一行人走远,彭孤老却悄悄去把树枝往右移动了五步。他颓坐于原来的那个插孔,无声地长笑,笑得老泪纵横。
    彭孤老一生穷病,到老无妻,靠着祖上留下的几分薄田,勉强求了个衣食。彭家也算是旧司堡一带的大姓,各房各支也都还人丁兴旺,唯独他这幺房的一支,却是日薄西山,大有朝不保夕之虞。这天他看罢覃家的风水安排,再也无心劳作,急忙赶到族侄彭秀才家中吃饭闲聊。彭秀才是大房的后人,行五,算是彭家这一辈**出的一个读书人,参加过光绪末科的考试。虽然未能换得一星半点功名,在乡下,大家依旧还是尊为秀才。
    过去的读书人能够科举入仕,谓之正途;入不了士林的,多半也弄不好稼穑,往往只好走医卜两道。秀才学医,笼中捉鸡;秀才卖卦,树大分杈——这些老话说的都是容易的意思。可是彭秀才平生自负有经天纬地之才,不愿走冬烘腐儒的退路,偏要走讼师这一行当;想要凭三寸不烂之舌,在乡间社会出头逞一个公道。他虽然把刑名师爷的**家法,弄了个半解粗通,可是入了民国,律法大变,更无朝廷命官来请他入幕。于是只好在乡下半耕半读,帮人写写状子书信,聊以免饥。
    彭孤老算是彭秀才族房里的幺叔,家里断顿了往往都来蹭饭。彭秀才虽是中等人家,但是天生豪侠仗义,倒是不嫌这个孤贫的堂叔。彭孤老扒拉完五碗干饭,顿碗叹息说哎,我们彭家百多年没出个人物,说来还是祖坟没埋正啊。
    彭秀才眼见这个沉默寡言的幺叔开腔,不解地问,您怎么想起这个话题?彭孤老说我啊,今天看见覃家请了个风水师看地,听他们说,我们五世祖那座坟,埋偏了十步。右边那枣树下,才是**所在,现在他们看中了。
    就是关坡那块地么?那是我们的族田,他们又想占啊?民国17年,不是都闹过一次么?原来他们一直贼心未死啊。
    他覃家现在势焰熏天,有啥不敢想啊?我啊,把他们做的记号偷偷往东移了五步。我要哪天走了,你记住,一定要把我埋在那枣树前边啊。覃彭两姓也该换风水了。
    彭秀才说幺叔,您这好好的,说这早着呢。不过这块地,我们还是要占着的。彭孤老叹息早晚都是要走的,我这一房算是绝了,但还是指望你们那几支人发达啊。你就记着我的话,合族上下都指着你呢。我这就算是交待了。彭秀才说您放心,到那天了,我知道该怎么办。
    彭孤老当夜回到自己的棚屋,收拾停当;次日起了个大早,来到那块地上,独坐在五世祖的孤坟前沉思。他似乎感到整个家族的命运都一下子押在了他这一宝之上,要么祸及当代,要么泽被子孙,他决定拿他这个即将燃尽的老命赌了。如果自己的贱命能够换来家族的世代勋贵,墓前的香纸清供,总比列祖的冷火秋烟要好——他恍惚看见了自己坟头的丈八石碑,不禁有些飘飘然。他沉着地抽完*后一袋烟,解下腰中的长布带抛挽上树,毅然自悬而逝。
    2
    覃慕文对后事的提前关心,应该说不无道理。他是在五十岁上,采用了一个游方道士的偏方,才让这个填房的丫头珠胎暗结的。虽然前面的正室,也生育了四个才撒手而去,却全都是还要陪嫁的姑娘。好不容易老来得子,他自然如获至宝。可是这唤做天恕的独苗,却生性桀骜难驯,惯于惹是生非;十几年来,可真是把他带得风生水起,伤透了脑筋。好歹送进了梨川县立中学,住读拘縻在新式学堂,他这才可以稍微松一口大气。
    富家子弟有富家子弟的毛病,但是通常也有其常人难及的一些好处。王子王孙的贵气许多时候是与生俱来的,即便是一个没落夺职的土司之后,哪怕寄放在贫寒人家,那也自有许多不与人群的地方;更不要说覃天恕打小就是锦衣玉食,在使仆差奴中长大,遂养成了他任侠仗义敢作敢当的一些脾性。
    但是这样的人由于心高气傲,虽然豪爽好施,但是真正可入法眼能进心窝的朋友,却也****。梨川县立中学,算是民国以来,全县**的一所国立高中。能到其中就读的,也多是乡绅财主的子弟,如果来自布衣草根门户的,那至少可谓人中龙凤,原是屈指有数的。关勇波正是这样一个中等农家的孩子,但他,却因缘凑泊,不仅成了覃天恕的同室同学,两人还指天咒日,结拜成了心腹弟兄。古话说一富一贫,乃见交情。那关勇波也就一忠厚执拗的青年,偏偏就被覃天恕认做兄台,不仅时时多有接济,还处处显出礼让。男人之间,交道如此,那就可谓是尘世的一段善缘。
    问题是男儿结帮,就容易心生坏水,招来风波。眼看两人毕业在即,覃天恕看中了学校图书室一套兵学丛书,鼓动着关勇波一起准备偷来收藏。二人当夜翻窗入室,却被巡夜的校工发现。关勇波掩护覃天恕逃脱,自己却被逮个正着。只好独自担责,被校方除名了事。覃天恕感于高谊,帮关勇波扛着书箱送到大门痛苦话别。关勇波反过来洒脱地劝慰,早晚都是要毕业的,反正也不想读了,正好回去重新想辙。
    覃天恕还是有些自责,说也许我真不该多嘴,不过好歹马上都要毕业了,生活总要重新开始的。你有什么打算要告诉我,希望咱们永远是弟兄,这次完全是你帮我担待了。关勇波笑道你这样说就见外了,我还是想出去闯荡闯荡,先回家看看再说吧。覃天恕感叹我知道你心里的苦,其实我也想出去游历一番,你如果定下要走,我们*好一起走吧。烦人,老爹非要等我毕业就定亲,哎,我还真不想早早被钉死在这儿。
    关勇波说也是啊,这种娃娃亲有什么鸡毛意思。我先回去还得帮家里忙活,就两老,也没个帮手。年成又不好,等你定亲完了再说吧;我等你。覃天恕不免伤感,说有啥难处,记得跟我言语。咱们俩,你就别见外了。关勇波无言感动地拥抱覃天恕,毅然独自远去。
    ……
    编辑推荐语
    野夫的写作还原了语言*内在的秘密。我们要为野夫喝彩,但归根到底是为汉语喝彩,它在它信得过的操作者那里,令人罕见地走上了自己*正确的道路。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
    笔走刀锋。野夫的文字不能不见性,我们*稀缺的就是血性——中国的才华和圆滑已成污洪了。
    ——学者 王康
    即使当代众多涉及过死亡的作家,也多只是给我们呈现了伤痕、复仇,炫耀等等自我心理,远未能将历史,现实的中国人尊之以礼。正是缺乏这种自尊和尊重他人的品质,缺乏对中国社会的忠实记录。中国作家们提供的文学答卷多是不及格的。在这方面,野夫是一个少有的例外。
    ——学者 余世存
    我与老野素不相识,仅仅因为在网上阅读其文字,觉得他是一个狂人,趣人,才子、义士,是一个具有**流智识且人生经历具有标本意义的当代传奇土家汉子。但由于当代中国历史所造成的复杂原因,以及他自觉选择的低调行事风格。使其成就与价值至今仍未被多数人所知和充分评价,甚而至于被家乡人遗忘了。
    ——读者 李绍贵 大陆首部具深刻反省的剿匪平乱的残酷历史小说,无论英雄枭雄,军人草寇,个人命运皆难以自主;一切爱恨善恶,忠义残暴,大时代下都难脱政治与伦理的桎梏,30集同名电视连续剧即将献礼播出。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