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宝莲灯
QQ咨询:
有路璐璐:

宝莲灯

  • 作者:九年 原著 玉壶冰 改编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 ISBN:9787510405600
  •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01日
  • 页数:348
  • 定价:¥36.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沉香和父亲刘彦昌生活在一个小镇上。一日,沉香忽然发现自己身上具有了“法力”,能穿墙而过,能举物若无……
    刘彦昌不得不将实情告诉沉香:原来,当年母亲三圣母违反天条和父亲结合,被天界打入华山之底的囚牢。而亲自拆散他们一家的,竟是他的舅舅——二郎神。
    沉香偷偷地离开家,上天入地下黄泉,一心要救出母亲。一路上,他遭到了二郎神和哮天犬的堵截阻挠,历尽磨难,迷雾重重,但也受到四姨母、八太子、嫦娥、哪吒等天神的及时相助,处处化险为夷,还遇到了让他一生难忘的两个女子——狐狸精小玉和富家小姐丁香……
    真情与律条,善良与邪恶,是是非非,爱恨交织。
    当宝莲灯的光芒重放异彩,当劈开华山的神斧被高高举起,天上人间,重现一片和谐之景!
    文章节选
    思亲娘沉香闯阴界
    群山拥翠的环抱之中,一抹粉红。近看片片花瓣娇艳欲滴,远看阵阵粉雾迷离人眼,好一处人间仙境。远处缓缓地传来几声浅吟低唱,循声而去,在翠林花海中有一座茅屋。
    屋外,三圣母抱着小沉香,轻轻哼着童谣,目光中充满慈爱。刘彦昌拥着三圣母,深情地望着她,又慈爱地看看她怀中的小沉香:“真希望我们一家能永远像此时此刻一样。”三圣母依偎在他的肩头温柔地回答:“是啊,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微风吹过,片片花瓣飘落在三人身上。
    突然,沉香大哭,地上的宝莲灯闪烁起红光。三圣母看到宝莲灯,怔了一下,抬头朝天上望去。一团乌云正在吞噬晴朗的天空。霎时间,黑云压境,电闪雷鸣。云层中二郎神率领哮天犬、梅山兄弟等天兵天将,穿过云层,杀将过来。
    三圣母惊呼“不好”,施法让沉香睡着,然后将沉香交给刘彦昌,让他带着沉香进屋。“不论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回头,好好把孩子养大成人。”说罢,绝然地向那片乌云而去。刘彦昌接过沉香,撕心裂肺地叫着:“娘子,娘子……”��见着黑云把爱妻吞噬,他看看沉香,无奈朝茅屋跑去。
    杀气腾腾的梅山兄弟等人从天而降,围住三圣母。二郎神和哮天犬的身形停在半空。二郎神大声呵斥:“三妹,你私自和一个凡人成亲,已经犯下了天条,还不随我上天接受惩罚?”三圣母跪在地上恳切地哀求二哥放过自己一家。二郎神答道:“我已经不是你二哥了!”命众天兵天将将三圣母拿下。梅山兄弟等天兵天将冲了上来。三圣母收起眼泪,忽然擎起宝莲灯。一团光华反射出去,众天兵天将被弹了出去。“既然二哥无情,就不要怪妹妹无礼了。”
    二郎神看见宝莲灯愣了一下,这时茅屋里传出沉香的一声啼哭。二郎神望了茅屋一眼。哮天犬低声说:“难道他们已经有孩子了?”二郎神顿时恼羞成怒,命令杀了那个孩子。他睁开天眼,一道白光射向茅屋。三圣母大惊:“不要……”抛出宝莲灯。
    茅屋被二郎神的白光击中,轰然炸开。只见刘彦昌抱着沉香,缩在一片残垣瓦砾之中,宝蓬灯在二人头顶上方放射出一团光芒将他们罩住,保护他们的**。二郎神一击不成,大怒,又射出两道光芒,再次被宝莲灯的光芒击退。二郎神的天眼中流出了鲜血。
    伤不了刘彦昌父子俩,二郎神忽然挥起兵器,朝三圣母打了过去。三圣母早已被众天兵天将拦住,没有了宝莲灯的保护,被打倒在地。她深情地朝刘彦昌和沉香望去,忽然伸手朝宝莲灯一指,只见宝莲灯护送着刘彦昌父子,飞了出去。刘彦昌望着爱妻受苦,自己却无力搭救,绝望中一遍遍喊着三圣母的名字……
    追赶刘彦昌的天兵天将接触到宝莲灯的光芒就被击退。三圣母欲飞身追去,却被二郎神拦住,二人打了起来。眼看追不回刘彦昌父子,二郎神怒火中烧,大喝一声:“山崩地裂……”一掌打在地上,地面豁然裂开一个巨大的缝隙,山石纷纷滚落下去,三圣母抵挡不住,被打倒在地,落入缝隙中。整座山震颤起来,山峰倒塌,山石乱飞。
    刘彦昌和沉香在宝莲灯的保护下越来越远。不断有倒塌的山石朝他们砸来,险象环生。刘彦昌紧紧护住沉香,不停回头朝三圣母的方向望去。远处传来三圣母的声音:“彦昌,你一定要将沉香抚养成人,让他平平安安地做一世凡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告诉他身世。”
    花开花谢十六载,日子平静如水。
    旭日东升,刘记灯笼铺外,放着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灯笼,招牌上写着一个“刘”字。
    刘彦昌进屋,见沉香仍躺在床上大睡,大怒:“太阳多高了你还睡?快起来念书去。起来!”沉香咕哝了一声,用被子蒙住头,翻了个身继续睡。刘彦昌从沉香枕头下面抽出一根藤条,在被子上抽打了两下,而后挑起被子:“起来!”沉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藤条,吃了一惊,猛地坐了起来,心想:“我昨晚藏起来了,他怎么找到的?”顿时睡意全消,匆忙地抓着衣服窜下了床。
    刘家苻学堂内学生们摇头晃脑地念着《关雎》,崔先生坐在书桌后面,闭着眼睛默念。坐在*后一排的沉香则撕着纸,团着小纸球,朝窗棂外面的马蜂窝弹去,弹了几下都没有弹中。沉香突然感觉读书声渐渐弱了下来,扭头一看,先生已经站在身边望着自己了。他忙站了起来。崔先生问道:“你会背了,是吗?”沉香支支吾吾。崔先生接着说:“背来听听。”沉香硬着头皮背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边背,一边朝先生身后瞄:“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崔先生突然转过身去,只见身后正有一个学生举着书本给沉香看。举书本的柱子来不及躲闪,嬉皮笑脸地忙放下了书本。沉香顿时结巴了起来,“参差……左右……上下……”沉香和柱子挨了一顿板子。
    灯笼铺内,沉香又挨罚了。刘彦昌罚他糊一百个灯笼,有一个不合格就不许吃饭。沉香满脸怨气地糊着灯笼,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才糊好了六七个,而且好几个灯笼都露着缝隙。“一百个灯笼,我得糊到什么时候呀?”不想,刘彦昌沉着脸走了进来,拿起一个灯笼看了看:“这就是你糊的灯笼?重新糊!一点小缝隙就能把蜡烛吹灭,我挑出来一个就撕一个。”说着就把那几个没有糊严实的灯笼全撕了。沉香看着被撕坏的灯笼,心里委屈,眼泪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他忿忿地望着父亲的背影,无奈只好又开始糊灯笼。糊着糊着,他又气又累,不知不觉滑到床上,睡着了。
    梦境里,沉香伸手朝灯笼架一指,灯笼皮立即自动裹到了灯笼架子上,一只灯笼就糊好了。他又朝另一个灯笼架一指,那个灯笼也自动地糊上了。沉香高兴极了,笑出了声,结果把自己笑醒了。睁开眼,看着昏黄的烛光,沉香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唉,原来只是个梦啊。”沉香想想父亲恼怒的表情,叹着气,不情愿地拿起了灯笼纸。突然,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床边、木桌下、墙角里,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就跟他梦里的情形一样。沉香揉了揉眼睛,拿过那个灯笼看了看,思忖着,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龇牙咧嘴。沉香虽然感到奇怪极了,但是也想不出原因,索性倒头美美地睡一觉。
    第二天一早,刘彦昌推门进来一看,惊得目瞪口呆。他满脸狐疑地看着沉香,儿子显得精神得很,不像是一夜未睡的模样。“你是怎么做到的?”沉香看看父亲阴沉的脸,低下了头,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糊好的。”刘彦昌大怒:“不说实话,就再糊一百个灯笼。”沉香哀求父亲:“我真的没有说谎。真的不是我糊的。我做梦梦见灯笼自己糊好了,结果醒来一看,真的就糊好了。”沉香一怔,“爹,我想到了,是……是不是有鬼啊?”刘彦昌思忖着,说道:“沉香,白天我跟你说的话虽然有些重,但我是要你成为一个能站得住的人。好了,我给你煮了鸡,先吃饭吧。”
    沉香饿了一晚上,腹中空空如也,见到饭菜就狼吞虎咽起来。可是他刚吃了两口,刘彦昌就剧烈地咳嗽起来,沉香忙起身给父亲捶背。吃完饭,沉香让父亲进屋好生歇着,自己端着碗筷走进了厨房。在厨房里,他又想起了昨晚的怪事,不禁神情紧张起来。沉香哆哆嗦嗦地把碗放进锅里,倒进水,开始洗碗,一边洗还一边紧张地四处张望。忽然手中的碗没有拿紧,掉了下去。沉香忙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那只碗在即将落地的时候,忽然停住了。沉香怔了一下,手忙缩了回来。碗立即掉在了地上。沉香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同时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查看周围的动静。见没有动静,悄悄俯身去捡那只碗,手还没有够到碗,那只碗就自动跑到了沉香的手中。沉香大惊,大叫一声,丢掉了碗,倒退着就往外面跑去,慌乱中也没有看到门的位置,直朝着墙壁撞去,眼看撞上了,竟然穿墙而出。沉香从厨房墙壁出来,停下回头看了一眼,赶紧打量起自己,竟然毫发无伤,甚至连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大叫:“有鬼呀……”刚想喊父亲,可是想到父亲旧疾复发,不好打扰,刚要出口的叫声又收了回来。
    沉香一边喘气一边思忖着:“灯笼根据我的意志自动糊好;碗掉了下去,我伸手去接,碗停住了;伸手去够碗,碗自动跑到我手中;我竟然还能穿墙而过。”沉香心惊胆战地把一幕幕仔细回忆。“就算是鬼,也不能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吧?怎么我想做什么,就做成了呢?就算是鬼,也一定是没有恶意吧?”这各想着: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他大着胆子走回了屋,在门口又停住。“让我再试试。”沉香大着胆子,望着门,鼓了鼓勇气,闭上眼睛朝门走去。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到了屋里,而门还关得好好的。沉香露出高兴而狐疑的神色,目光再次落在灯笼架上。他默想着,只见一个灯笼架脱离出来,一张灯笼纸自动飞过来卷住了灯笼架,糊好了一个灯笼。沉香满脸惊喜。满屋子灯笼架、灯笼纸上下翻飞,一百个各种样式的灯笼被糊好,整齐地摆放在一起。沉香又朝桌子上的茶壶茶杯望去,茶杯自动翻过来,茶壶自动在杯子里倒上水。沉香伸出手,茶杯慢慢飘到沉香的手中。沉香喝了一口水,高兴得手舞足蹈,哈哈大笑起来。他还是有些不相信,拧了自己一下,疼得龇牙咧嘴。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沉香思忖了一下,忙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刘彦昌开门走了进来,插上门闩。但他刚转过身,门闩自动被拉开,门打开了。刘彦昌听到动静,怔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又重新插上门闩。刚一转身,门闩又被拉开,门再次被打开。刘彦昌大惊,再次关上,并且拿过来一张椅子顶住门。沉香却在被窝里捂着嘴窃笑。刘彦昌这时看到了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灯笼:“你怎么糊得这么快?”
    突然自己床上的被子自动掀开了。刘彦昌怔了一下,环视着房间。顶着门的椅子自动挪开了,门再次被打开。刘彦昌抄起藤条走到了门口,对着外面大喊了起来:“不管你是孤魂野鬼还是妖魔鬼怪,有种就来找我刘彦昌,别吓唬孩子!”沉香神秘兮兮地说:“我跟您说有鬼,您还不信。”沉香见爹爹真的被吓住了,咯咯笑了起来,“爹,没有鬼,我逗您玩呢。……
    目录
    思亲娘沉香闻阴界
    追神灯姨母揭身世
    难守法真君露真情
    斗邪神众花仙殒命
    同历险小玉伴沉香
    设迷局大闹水底洞
    玉帝怒沉香急生智
    破三关慈母勉娇儿
    拜师父情义难两全
    聪明误假意化真情
    失灯芯宝莲灭光华
    上峨眉孙悟空拒徒
    获赦免沉香苦拜师
    偷练功小玉济苍生
    吃仙丹妖女灭妖僧
    华山震哮天犬卖主
    贪杯盏假玉帝传旨
    闹地府天庭怒发兵
    巧设套哪吒败杨戬
    仇难消有情人反目
    红烛冷痴情下黄泉
    灭无情讨伐积雷山
    迷心智无欲心自由
    天王出王母下杀手
    心激愤三上九重天
    万念灭辛苦赴东流
    救师父故地再修行
    闹天宫下界找神斧
    神斧崖舍身暖三界
    华山开真情感天地
    编辑推荐语
    传诵千年的民间神话经典,曲折非凡的劈山救母传奇,天条不容更改,真情弥足珍贵,二者之间,如何抉择?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永恒的宝莲灯,同名电视剧《宝莲灯》已创下CCTV黄金时段无法打破的收视纪录,小说故事曲折跌宕、场景更加宏大、妙趣橫生……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