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呼啸山庄 (译文名著精选)
QQ咨询:

呼啸山庄 (译文名著精选)

  • 作者:(英)勃朗特 方平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9787532751198
  • 出版日期:2010年08月01日
  • 页数:406
  • 定价:¥23.00
  • 猜你也喜欢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呼啸山庄》是英国文坛**的勃朗特三姐妹中的二姐艾米莉的代表作,是一部震撼人心的“奇特小说”。弃儿希克利与“呼啸山庄”主人的独女卡瑟琳青梅竹马,却终因世俗的压力各奔东西,卡瑟琳凄然早逝后,希克利的一腔深情化成满腹怨恨,对周围所有的人展开疯狂的报复,*后感受到卡瑟琳的召唤,有情人在死后终得团圆。两人间惊天动地、超越生死的爱情与荒原和狂暴的自然融为一体,整部小说宛如一首激情澎湃的叙事长诗。
    本书附有五十余幅精美插图,**收藏价值。
    文章节选
    昨天下午起了雾,又是那么阴冷,我倒是很想躲在书房的壁炉边度过这半天工夫,不打算踩着荒原上的泥路,赶到呼啸山庄去了。
    可是,吃过中饭,(声明一下:我在十二点到一点之间吃饭;这里的女管家一一位稳重的太太——总不能[也许是不肯]理会我的要求,在五点钟开饭。她是在我租屋的时候,跟宅子一起接收过来的。)存心不出门了,我登上楼梯,走进书房,却看见一个女仆跪在那里,身边横一把扫帚,竖一只煤斗,正在把一堆堆灰烬压在火焰上,闹得满屋子都是灰尘。这乌烟瘴气的景象立刻叫我回头走。我戴上帽子,赶了四英里路,来到希克厉家的花园门口时,天空中开始飘起鹅毛般的雪片来了。我刚好逃过一场大雪。
    这荒凉的山头,盖着黑霜的泥土已冻结成一层硬壳;凛冽的寒气叫我的四肢都打抖。我打不开栅栏上的锁链,就跳了进去,奔过两边乱长着醋栗树的石板道,敲起门来。谁知尽敲也没有人答应,倒把我的手节骨都敲痛了;那一大群狗也嚎叫了起来。
    “倒霉的人家!”我心里在嚷道,“你们可缺德哪,这样怠慢人,活该人类永远跟你们断绝往来!我*少还不*于白天也把大门闩得紧紧的。我才不管呢一怎么样我也得进去!”
    打定主意,我就握住门钮,使劲摇撼起来。约瑟夫从谷仓的圆窗洞里探出一张好像跟谁赌气的脸来。
    “你干吗呀?”他嚷道。“东家在羊圈里,你要找他,打谷仓那边绕过去。”
    “难道里边没人开门吗?”我回叫过去。
    “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堂客在家里。哪怕你拚命敲门,闹到半夜,她也不给你开门!”
    “为什么呀?你不能告诉她我是谁吗,呃,约瑟夫?”
    “不,我才不呢!这干我什么事!”咕噜了这么两句,那个脑袋又缩进去了。
    雪下大了。我抓住门钮,再试一下;这时候,后面院子里来了一个扛着叉耙、没穿上衣的小伙子。他招呼我跟他走。经过洗衣房、铺石子的场地(空地上有一间堆煤的披屋,有抽水机和鸽子棚),我们终于走进那间温暖、舒适的大屋子里——就是昨天招待我的地方。
    壁炉里的煤块、泥炭、木柴,烧着好旺的火,照耀出明亮、愉快的红光来。桌子早已铺好,只等丰盛的晚饭端上来。很荣幸,我在桌子边见到了那位“堂客”,我真想不到他家还有这么一位人物呢。
    我上前鞠了一躬,等待着,以为她会请我坐下来。谁知她望着我,往后面的椅背上一靠,就纹丝不动,保持那个姿态,而且一言不发。
    “好大的风雪哪!”我开口说。“我怕是,希克厉太太,你家的仆人很会偷闲,可叫门儿受了累。我好容易才叫他们听到我在打门!”
    她始终不吭一声。我瞪大了眼,——她也直瞪着两眼;*少,她把眼光停留在我身上,神情中有一股咄咄逼人的寒气,叫人局促不安。
    “坐下来吧,”那小伙子粗声粗气地说。“他就来了。”
    我依了他的话,干咳了一声,叫那只恶狗做“朱诺”。轮到第二次见面,承蒙它把尾巴的**儿晃了那么一晃,算是表示我俩已认识了。
    “好一条漂亮的狗哪!”我又开了一个头。“将来那些小狗你不打算留下来吗,太太?”
    “它们不是我的,”可爱的女主人说。她的回话比希克厉更来得峻峭。
    “啊,让你疼爱的一定在这一堆里了!”我把话接下去说,转身望着放在暗处的一个坐垫,那儿好像全是些猫。
    “疼爱这些东西才真是怪事呢!”她轻蔑地说。
    真倒霉,原来那是一堆死兔子。我又干咳了一下,身子向壁炉靠近了一些,又一次把今晚天气多么糟糕的话搬了出来。
    “你本来就不该走出来,”她说着,站了起来,想伸手去拿壁炉架上的两个漆着彩色的茶叶罐。
    她本来坐在光线被挡住的地方,这会儿,我可把她整个儿身材和容貌都看清楚了。她长得很苗条,分明还只是个姑娘呢;身段极好,那么一张秀丽的小脸,我真是生平难得有福看到;细巧的脸蛋儿,白皙的皮肤,淡黄色的鬈发——也许不如说金黄色来得恰当——松松地披垂在她那细嫩的脖子上;那一双媚眼,要是在含着笑意的时候,你就消受不了。也算我那颗容易动情的心儿运气好,现在那对眼睛流露出来的只是游移在轻蔑和近乎绝望之间的神色,叫人感到非常的不调和。
    那两个茶叶罐她伸手还够不到呢;我就站起来帮她一下。谁想她转过身来对着我,那副紧张的神色,就像是一个守财奴看到有人要来帮他计数他的金子那样。
    “我用不到你帮忙,”她断然地拒绝我,“我自个儿能拿得到。”
    “请你原谅,”我连忙回答。
    “是请你来喝茶的吗?”她问,把一条围裙束在她光洁的黑袍子上,站在那儿,拿着一满匙茶叶,却不就往壶里倒。
    “喝一杯热茶那真是太好了,”我回答。
    “是请你来的吗?”她再问—遍。
    “不,”我带着一丝儿笑容说,“你不就是挺合适的请我的人吗?”
    她把茶叶倒回去,连茶匙一起摔掉,使着性子,坐到她的位子上去。她的眉心紧皱,朱红的下唇噘了起来,好像一个孩子陕要哭出来的样子。
    这当儿,那个小伙子往自己身上披了一件无论怎么说都是褴褛的上衣,站定在壁炉前面烤火;看他从眼角里瞅我的那种神气,你一定还道我跟他俩,有着还未了结的不共戴天之仇呢。我开始揣摩他究竟是不是这一家的仆人。他的服装、他的谈吐,都很粗陋,一点没有在希克厉先生跟他的太太身上所能看到的那种优越的气派。他那一头稠密的棕色鬈发像一团乱麻;他的胡子蛮横地侵占了他的两腮;他的那一双手,像普通做工的一双手一样,晒得发了黑。可是另一方面,他的举止很随便,几乎有点儿旁若无人,对于我们的主妇,他一点也没有显出做仆人的应有的殷勤来。
    既然对他的地位难以断定,我认为*好还是不要去理会他那奇怪的行径。过了五分钟,总算希克厉进来了,多少让我在这尴尬的场面中松一口气。
    “你看,先生,我答应来,当真来了!”我装得高高兴兴地嚷道;“我怕要被这场大雪给困住半个钟点了——要是你容许我在这里躲避一下的话。”
    “半个钟点?”他说,一边把衣服上的雪片抖落下来。
    “我不懂你为什么偏拣着大风雪下得*紧的当儿,闯出去溜达。你不懂得你有掉在沼泽里的危险?熟悉这一带荒原的人,逢到这样的夜晚也会迷了路。我还可以对你说,眼前你别盼望这天气会好转。”
    “也许我能在你的小厮中间找一位向导吧,他就在我那边过夜,第二天早晨再回来——你能让我借用你的小厮吗?”
    “不,我不能。”
    “噢,真是的!那也好,那我只好靠自己的机警了。”
    “嘿!”
    “你要沏茶了吗?”那个穿褴褛上衣的小伙子问,把他凶猛的眼光从我的身上移到了那位年青的主妇身上。
    “他也有一份儿吗?”她向希克厉请示。
    “快把茶端上来,好不好?”这回答来得那么蛮横,把我吓了一跳。说这句话的声气显示出不折不扣的坏性子。我再不打算把希克厉叫做少见难得的汉子了。
    等茶准备好之后,他算是来请我了——“好吧,先生,把你的椅子移过来。”
    于是我们这几个,包括那个野小子,一起围着桌子坐下来,在用茶点的时候,席面上是一片肃静。P11-15
    目录
    希望在人间论《呼啸山庄》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显示全部信息
    编辑推荐语
    艾米莉·勃朗特是英国文坛**的勃朗特三姐妹中的二姐,本书是她毕生的惟一力作,一部震撼人心的“奇特的小说”。弃儿希克厉被“呼啸山庄”的主人欧肖收养,欧肖的女儿卡瑟琳与他相互爱恋,而庄主的儿子亨德莱却恨他。卡瑟琳违心地嫁给了“画眉田庄”的庄主林敦,希克厉愤然出走。几年后他致富回来,开始了一系列的报复行动……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