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与狼共奔的女人(内容一致,印次、封面或原价不同,统一售价,随机发货)
QQ咨询:
有路璐璐:

与狼共奔的女人(内容一致,印次、封面或原价不同,统一售价,随机发货)

  • 作者:(美)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
  • 出版社:吉林文史出版社
  • ISBN:9787547206492
  • 出版日期:2011年07月01日
  • 页数:386
  • 定价:¥39.8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如果说《狼图腾》以男性的视角激起了国人对狼性的崇拜,那么《与狼
    共奔的女人》即将以女性的视角唤醒女人灵魂深处的野性本能。
    千百年来,女人的野性本能遭到长期的压抑,被隐藏在了身后长长的发
    丝里。野性本能就像原始森林一样,在文明的蚕食下变得稀缺匮乏。《与狼
    共奔的女人》的宗旨就是唤醒女人的野性本能,让女人恢复原本的面貌,获
    得心灵的完整,从内到外散发女性的智慧与美丽!
    为什么女人总是苛求**,不敢做真实的自己?
    为什么女人善于编织缤纷的谎言,虚构美好的幻象,来换取假面的和平
    ?
    为什么女人会为了���合主流的胖瘦美丑标准,刻意地改造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女人在月经初潮时,不是惊叹身体的神奇,而是充满了对死亡的
    恐惧?
    为什么女人明知是伤害,是危险,是诱惑,仍然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
    ?
    为什么女人在爱的旅途中要不断地奔逃、藏匿?在等待爱人理解自己的
    过程中,会感到疲劳或厌倦?
    ……
    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将为你揭秘。但有一点,她很坚定:野性
    本能足以平复女人一生的创伤,使女人能够自由地与狼共奔!
    导论 在骨骸之上歌唱
    文章节选
    如果说《狼图腾》以男性的视角激起了国人对狼性的崇拜,那么《与狼
    共奔的女人》即将以女性的视角唤醒女人灵魂深处的野性本能。
    千百年来,女人的野性本能遭到长期的压抑,被隐藏在了身后长长的发
    丝里。野性本能就像原始森林一样,在文明的蚕食下变得稀缺匮乏。《与狼
    共奔的女人》的宗旨就是唤醒女人的野性本能,让女人恢复原本的面貌,获
    得心灵的完整,从内到外散发女性的智慧与美丽!
    为什么女人总是苛求**,不敢做真实的自己?
    为什么女人善于编织缤纷的谎言,虚构美好的幻象,来换取假面的和平
    ?
    为什么女人会为了迎合主流的胖瘦美丑标准,刻意地改造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女人在月经初潮时,不是惊叹身体的神奇,而是充满了对死亡的
    恐惧?
    为什么女人明知是伤害,是危险,是诱惑,仍然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
    ?
    为什么女人在爱的旅途中要不断地奔逃、藏匿?在等待爱人理解自己的
    过程中,会感到疲劳或厌倦?
    ……
    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将为你揭秘。但有一点,她很坚定:野性
    本能足以平复女人一生的创伤,使女人能够自由地与狼共奔!
    导论 在骨骸之上歌唱

    **章 嚎叫:野性女人的复活
    拉?络芭,狼女
    拉?络芭
    四个拉比

    第二章 潜行跟踪入侵者:*初的启蒙仪式
    蓝胡子的故事
    蓝胡子
    精神世界中的猎杀者
    天真的女性之为猎物
    通往智慧的钥匙:嗅探的重要性
    野兽新郎
    血腥的气息
    绕到猎杀者身后
    喊出声音来
    食罪者
    女性梦中的黑暗男人形象

    第三章 嗅出真相:寻回直觉作为启蒙仪式
    口袋里的布娃娃:瓦萨莉莎的故事
    瓦萨莉莎
    **项任务:允许太过善良的母亲死亡
    第二项任务:让粗鄙的阴影暴露出来
    第三项任务:在黑暗中寻找方向
    第四项任务:面对野性女神
    第五项任务:为非理性服务
    第六项任务:区分不同的元素
    第七项任务:询问谜题
    第八项任务:四脚着地行走
    第九项任务:重塑阴影

    第四章 伴侣:与对方的结合
    野性男人之歌:马纳维的故事
    马纳维
    女性的双重天性
    “二”的力量
    名字的力量
    小狗的韧性
    勾起胃口的诱惑
    达到凶猛状态
    内在的女人

    第五章 狩猎:当心成为孤独猎手的时候
    骨骸之女:面对爱的生命―死亡―重生本质
    骨骸之女
    爱屋中的死神
    爱的初始阶段
    爱的后期阶段

    第六章 找到自己的族群:归属是一种祝福
    丑小鸭的故事
    丑小鸭
    不合群而被放逐的孩子
    母亲的不同类型
    糟糕的同伴
    看上去不对劲
    冰冻的感觉,冰冻的创造力
    路过的陌生人
    放逐的积极意义
    现实世界中的猫和母鸡
    坚持到底
    珍爱灵魂
    弄错了的胚胎

    第七章 快乐的身体:野性与血肉
    身体之谈
    传说故事里的身体
    身体的力量
    拉?玛丽波莎,蝴蝶舞女

    第八章 自我保护:辨认陷阱、牢笼和毒饵
    重归野性的女人
    红鞋
    传说故事里的野蛮损失
    亲手缝制的红鞋
    陷阱
    在刽子手家里
    回归亲手缔造的生活,治愈受创的本能

    第九章 回家:回归真实的自己
    海豹皮的故事
    海豹皮,灵魂之皮
    在启蒙过程中丧失对灵魂的把握
    丢失皮毛
    孤独的男人
    精神的孩子
    干涸与跛行
    聆听召唤
    驻留太久
    冲出樊篱,纵身入水
    中继者:在水下呼吸
    冒出水面
    有意的独处
    女性的自然生态

    第十章 清水:滋润创造生涯
    拉?洛罗娜的故事
    拉?洛罗娜
    野性灵魂的污染
    河水中的毒物
    河面上的火
    河流上游的男人
    夺回河流
    梦想与幻想
    卖火柴的小女孩
    避免坠入幻想的陷阱
    重新点燃创造力之火
    三根金发

    第十一章 情欲:找回神圣的性征
    肮脏的女神
    鲍波:肚皮女神
    郊狼迪克
    卢旺达之旅

    第十二章 标示领地:愤怒和宽恕的界限
    月牙熊的故事
    月牙熊
    让愤怒作为导师
    寻找医者:攀登高山
    熊的精灵
    转化之火与正确的行动
    正义的愤怒
    枯树
    界标
    受创的本能与愤怒
    群体性的愤怒
    陷在旧的愤怒之中

    第十三章 战斗的伤疤:“伤疤部落”的成员资格
    秘密作为杀戮者
    死区
    金发女子
    替罪衣

    第十四章 拉?塞尔瓦?撒布特拉纳:地底森林中的启蒙
    “没有手的姑娘”的故事
    没有手的姑娘
    **阶段:无知的交易
    第二阶段:肢解
    第三阶段:流浪
    第四阶段:在底层世界找到爱
    第五阶段:灵魂的耕耘与痛苦
    第六阶段:野性女人的领域
    第七阶段:野性的新娘与新郎

    第十五章 如影随形:发自深渊的歌声

    第十六章 狼的睫毛

    后记 故事之为良药
    我们对野性都有一种天生的向往,这种向往无法被后天的文化影响所抹 杀。可是,我们受到的教育却要求我们为这种向往感到羞愧;我们留长发, 把真实的情感掩藏在脑后。然而,无论昼夜,“野性女人”的阴影都潜伏在 我们身后。无论我们是什么样的姿态,留下的身影都是四脚着地,在轻快地 奔跑。 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 怀俄明州夏延城 故事之为良药 在这里,我会告诉你故事在我的家族传统中所占据的特殊地位。我之所 以选择故事和诗歌作为辅助心灵生活的手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这份家 族传统的影响。 在我看来,故事就是良药。 “……每当有人讲故事的时候,时间就会变成夜晚。无论在哪里,无论 在什么钟点,无论在什么季节,故事都会让布满繁星的天空悄然在听者头顶 展开,让一轮圆月从地平线悠悠升起来。有时,在故事结束的那一刻,听者 会出现‘天忽然亮了’的感觉。也有些时候,星空和夜风的残片仍然会留在 空气中,久久不去。这些留下来的线索,就是灵魂*好的养料……” 我对故事的研究,既有作为一名心理分析师的专业背景,也有从小耳濡 目染的家族熏陶的背景。尽管我家族里的长辈们几乎都不会读写,或是只能 结结巴巴地阅读,但他们却拥有现代社会的很多人已经失落了的智慧。 我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经常会在餐桌上、集会时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 ,但我今天所讲述、记录和改写的大多数故事,都不是在正式场合听到的, 而是我自己通过努力和专注收集来的。 在我看来,故事只有在努力的基础上才能茁壮生长――无论是理智、精 神、家庭或者生理层面的努力,还是这些的结合。没有哪个故事是轻轻松松 得来的。我们不能“随便听来”一个深刻的故事,或是在“没事的时候”研 究一个故事的内涵。故事的精髓不可能在闲逸和舒适里生长,不可能在不够 投入的脑海里发芽,不可能在浅薄的群体环境中存活。我们不能去“学习” 讲故事的方法,只能通过萃取和淬炼,通过跟懂得如何讲述故事的人们接触 ,来获得这种能力。 故事的治愈力量并不是独立存在的。离开了精神源泉,它就无法存在下 去。故事本身是具有完整性的,不是可以随意拆散重组的。 在我的家族所延续的古老传统里,讲故事的时机、故事内容的选择、表 达这些内容的具体词句、讲故事时的音调、故事的结束和开始、情节的展开 ,特别是每一段情节后面隐含的意图,全都是通过敏锐的内心感觉来决定的 ,而不是偶然发生或是按照什么外在的规范来安排的。 某些传统会把特定的时间段作为讲故事的时机。在普韦布洛地区的印第 安部落里,跟郊狼有关的故事一定要放到冬天去讲。我在墨西哥南部的同行 和亲属们,只有在春天才会讲起关于“来自东方的大风”的故事。在我养父 母的家庭里,一些发源于东欧传统的故事只有在秋收之后才能讲述。而在我 自己的血缘家庭里,我只有在初冬到早春到来之前的时间里,才会讲述跟死 亡有关的故事。 在“库兰德里斯玛”和“梅塞蒙多克”们所秉持的古老**仪式里,所 有的细节都需要参照传统来安排:什么时候讲故事,讲哪个故事,讲给谁听 ,讲多久,采用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词句,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去讲。我 们会仔细考虑时间与地点,听故事者的健康状况与生活状况,以及其他一些 关键因素,再开出*合适的故事**。这些古老的仪式后面潜藏着一种神圣 而又完整的精神,是它的契约召唤着我们去讲述故事,而不是相反的。 在学习使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就像在学习任何涉及心理内容的医 术时一样,我们会得到仔细的训练,内容包括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但更重要 的则是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这或许是“故事之为娱乐”和“故事之为良药 ”之间*重要的区别。 在这样的传统中,一位以故事作为良药的医者会把他/她的故事传给一 位或是几位“种子”学徒,同时传授的还有对每个故事**作用与方式的具 体解释。“种子”是指那些天生具有讲故事天赋的人,是前辈们指望传承讲 故事这门医术的依托。这种天赋很容易识别。当几位前辈都认定某一位后辈 具有天赋时,就会一起教导、帮助和保护他/她。 那些幸运的学徒们会在经历了艰苦、不适和不方便的生活考验之后,开 始若干年的修习过程,学习跟讲故事这门传统有关的一切,包括所有跟** 知识相关的准备、祝福、理解、伦理和态度。这样的修习过程没有办法完全 现代化、快餐化。没有人能在几个**或是一两年里完全掌握这些传统。 之所以修习过程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长时间 的投入可以确保讲故事的传统不会被轻视、改变或是滥用,就像错误的人会 出于错误的理由把工具用在错误的方向上,或是无知的人因为无知而好心办 成坏事一样。 “种子”的选择过程是非常神秘的,很难具体去描述,只有亲身体验过 的人才能知晓,因为这种选择没有确定的标准和规范,也不是基于想象,而 是基于长久的、面对面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长者会选择年轻人,一个会 选择另一个,也有时被选择的人会主动找上门来。但更常见的情况是选择者 和被选择者在无意中偶遇,立刻认出了彼此的情况,就像早就相识一样。向 往成为某种东西的欲望,跟真正成为这种东西并不一样。 通常情况下,家族中具有这种天赋的人会在童年时代就受到感召。承载 着传统的长辈们会在后辈中间挑拣,寻找那些感觉*敏锐、*深刻、*能同 时注意到生命宏观规律与微观细节的孩子。今天的我也在进行这样的寻找, 寻找那些可以传承我衣钵的可造之才。 “库兰德拉”“坎塔朵拉”和“昆提斯塔”们的训练过程非常相似,因 为在我们的传统中,故事被认为就像是皮肤上的文身,是讲述者生命的一部 分。 我们相信,**的天赋来源于从灵魂的皮肤表面阅读这些文身,对它们 加以诠释的能力。故事作为我们传统中的五种治愈手段之一,被认为承载了 这些有文身的人们天生的命运。并不是所有人的命运都会如此,但那些的确 有此天赋的人,未来的命运早巳经注定了。他们被称为“拉斯?乌尼卡斯” ,那些自成一类的人。 当我们遇到一位讲故事的人/医者时,*先提出的问题会是:“你的族 人是谁?”换句话说,你所继承的是哪一脉的医术?这并不是问对方就读过 哪所学校,上过哪些课程,进行过哪些培训,而是问对方的精神传承究竟来 自哪条血脉。这样的医者未必具有智力层面上的聪明,但却一定具有宗教般 的虔诚,这种虔诚根植于日常生活之中,通过柔和的行为和态度释放出来, 因为这样的人跟一切治愈力量的来源总是保持着联系。 在坎塔朵拉/昆提斯塔的传统里,故事会有它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有 时还会有教父、教母。故事的父母是指把这个故事传授给你的人们,而它的 祖父母则是把这个故事传授给他们的人们,以此类推。传统的继承就是这样 的。 如果要讲述来自另一位讲故事者的故事,必须要征得对方的明确同意, 并且在讲述时要予以说明。这是讲故事的人们之间*基本的尊重,因为故事 并不仅仅是故事,而是人们生命的一部分,正是讲故事的人对故事的贴近程 度,才使得他们所承载的故事能够成为良药。 故事的教父、教母是那些在故事被传授的过程中附上一份祝福的人。有 时在开始讲述故事的内容之前,我们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解释故事的“族谱 ”,为了不让解释的过程太过单调无聊,还会附上跟故事的传承过程有关的 小故事,仿佛盛宴开始前的开胃点心一般。 在我所知道的所有讲故事的传统中,要掌握一个故事都需要精神层面的 领会和亲身的体验。这样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苦的,又是不可替代的。尽管讲 故事的人们之间有时会“交换故事”,把自己掌握的故事赠送给对方,但这 样的情况只能在彼此非常熟悉、心意相通的人们之间才能发生。 尽管很多人只是把故事作为一种娱乐方式,影视节目也经常借用故事的 情节,但故事从根源上首先是一种**艺术。这种艺术直到今天还在传承, 其中***的艺术家们,是那些让故事跟自己的心灵完全融合的人。他们需 要度过漫长的学徒期,再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完善讲故事的方式。这样的 人总能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在跟故事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们所面对的是原型层面上的能量。这种能 量跟电能有些相似,尽管电可以提供光明和动力,但如果被误用就有可能造 成很大的损害。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讲述者、错误的听者、错 误的故事内容、没有准备好的讲述者、只知道“该做什么”却不清楚“不该 做什么”的讲述者,不仅会导致故事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有可能适得其 反。有时那些“收集故事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收集的东西的分量, 就去贸然尝试使用,*终造成糟糕的结果。 原型能够改变我们。原型具有我们能够辨认的完整性和影响力――如果 讲故��的人完全没有被故事所影响,完全没有触碰到故事中蕴含的原型,这 样的讲述就只是简单的复述,缺少改变的力量。就这一意义而言,故事的传 承是一项影响深远的重大责任。如果要描述这种传承的具体过程,需要写上 一本分为好几卷的大书,其中要有一整卷用来描述故事作为一种**手段, 与其他**手段彼此搭配的方式。但在这份后记的短短篇幅里,我只能告诉 你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要确认,所有的人都对他们所承载和讲述 的故事拥有*完整的理解,并且为这些故事承担完全的责任。 我认识许多**的故事医者,他们的故事都是从他们的生命中自然生长 出来的,就像根须从树木中自然生长出来一样。故事在培植着他们,让他们 成为现在的样子。我们能够感觉到这种区别。我们知道哪些人是刻意培植他 们的故事的,哪些人则是被故事所培植的。后者才是古老传统真正的传承者 。 有时会有陌生人向我讨要某个我所发掘、塑造和承载的故事。作为这些 故事的守护者,我是在承诺的基础上继承和掌握它们的,所以我也不会把它 们与相关的承诺和仪式割离开来,特别是那些在我自己的家族中孕育出来的 故事。这并不是我自己的选择,而是灵魂的规律。联系和关联就是一切。 导师一学徒的传承模式,提供了一种仔细认真的气氛,让我可以帮助修 习者们寻找和培植那些能够接纳他们的故事,那些能够深入他们心灵的故事 。具体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没有捷径。任何所谓的捷径都会破坏整个传承 过程的完整性。 我们是否能够掌握故事这门**艺术,取决于我们是否愿意牺牲自己, 投入进这项艺术之中。“牺牲”这个词用在这里是**准确的。牺牲并不是 自虐,也不是付出代价换取特定结果的交易;它不是一种努力,也不是简单 的不方便或者不舒适。牺牲是一种“并非出于自己的选择而进入地狱”,再 载着成长的收获从中回归的过程。就是这样,不多也不少。 我的家族中有这样一种说法:故事的守门人会向你收取过路费,也就是 强迫你过某一种特殊的生活,让你付出多年的时间和精力投入研究――不是 随随便便、漫无目的的研究,而是建立在故事的模式和要求基础之上的研究 。我必须要强调这一点。 我从小就开始修习和应用梅塞蒙多克和昆提斯塔的传统,在这些传统涉 及故事的内容中,有一个概念叫做“拉?因维塔达”,意思是“客人”或者 空椅子。我每次讲故事时都会出现这种情形:一位或是许多位听者的灵魂会 跟故事内容发生共鸣,因为这是它的需求。尽管我可能事先悉心准备好了一 整晚的内容,但也有可能会改变内容来适应那些前来占据空椅子的灵魂。“ 客人”的需求就是一切。 我鼓励人们从自己的生活中发掘故事,特别是那些发生在他们自己血脉 中的故事,因为假如我们直接拿过某个故事,例如格林童话的翻译版本来看 ,故事原本携带的传承历史就丢失了。我非常支持那些致力于发掘、复原和 保护故事传承历史的人们。 关注你周围的人们,你的生活。许多伟大的医者和作家都会提出这条建 议,这绝不是偶然的。关注你真正的自己。从你自己生活中汲取的故事,永 远不可能在书上读到。 要从自己和周围的人们身上发掘故事,必然会经历艰苦和考验。如果你 曾经历过下述这些情况,就说明你已经踏上了正路:擦伤的指关节,在冰冷 的地上入睡――不是一次,而是许多次――在黑暗中摸索,夜里绕着圈子行 走,让凉意深入骨髓的揭示,以及让毛发倒竖的历险――这些都是*有价值 的。要获得一个能够当作良药的故事,必然需要某种意义上的流血,可能是 一点点,更可能是一大滩。 我希望你会走出去,让故事――也就是生活――发生在你身上,用你自 己的血、眼泪和笑声浇灌这些只属于你自己的故事,让它们开花结果,让你 自己开花结果。这就是你的使命,**的使命。 蓝胡子 在山中白衣修女们居住的修道院里,保存着一缕胡须,至于这胡须究竟 是怎么来到修道院里的,人们无从得知。没人知道修女们为什么要把它一直 保存下来,但这故事确实是真的。我一个朋友的朋友亲眼见过那缕胡须,她 说那胡须是蓝色的,准确地说应该是靛蓝色,就像是冬天湖面上的坚冰,或 是夜晚洞穴里的阴影。她们说,这缕胡须曾属于一个失败的巫师,一个喜欢 女人的大块头男人,一个被称为“蓝胡子”的人。 据说,他曾同时追求一家里的三姐妹,但是她们害怕他那蓝色的胡须, 所以,每当他来访时,她们就躲起来。为了向她们证明他的真心,他请她们 到林中游玩。他来的时候牵着一匹漂亮的骏马,马鬃上挂着叮当作响的铃铛 和深红色的绶带。他让三姐妹和她们的母亲坐在马背上,而他则牵着马一路 前往密林深处。那**,她们骑马骑得非常惬意,猎犬在马前马后奔跑。然 后,她们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蓝胡子既给她们讲故事,又给她们带来美 食佳肴。 三姐妹开始想:“嗯,或许这个蓝胡子其实不是个坏人。” 她们在回家的路上七嘴八舌地聊着这**的快活经历,但是两个姐姐仍 然对蓝胡子心怀疑虑和恐惧,*后她们俩决定再也不跟蓝胡子见面了。而小 妹妹则觉得蓝胡子既然能表现出如此的魅力,就肯定不是个坏人。她越是左 思右想,就越觉得蓝胡子这人不坏,甚至连他的胡子似乎也没那么蓝了。 所以,当蓝胡子向她求婚时,她同意了。她觉得嫁给这样一个体面的男 人也算是桩不错的事。于是,两个人就结了婚,一起骑马回到了蓝胡子在森 林中的城堡。 有**,他告诉她:“我得离开一段时间。你可以把家里人请到这里来 ,可以跟她们一起在树林里骑马,可以吩咐厨子准备丰盛的大餐,总之,你 想做什么都可以。这是城堡的钥匙串,你可以用它们打开任何一扇门,无论 是储藏室、金库还是别的房间。只有其中那把*小的钥匙,你不可以用。” 他的新娘回答:“好的,我会按你说的去做,这一切听上去都很不错。 那就去吧,我亲爱的丈夫,你不必担心,请尽快回来。”于是他就骑着马离 开了,而她则留在了城堡里。 **,她的姐姐们来看她,她们对蓝胡子离开时说的话感到很好奇―― 任何人都会好奇的。妹妹兴奋地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重复了一遍。 “他说我们想做什么都可以,想打开任何一扇门都可以,除了那把*小 的钥匙不能用。但我不知道那把钥匙对应的究竟是哪一扇门。” 三姐妹很快玩起了用钥匙开门的游戏,她们想找出每一把钥匙究竟对应 着哪一扇门。城堡有三层,每一层都有一百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把钥匙 。姐妹们一扇扇地把门打开,有的是厨房的储藏室,有的是金银财宝,还有 的是各种神奇的东西,似乎世间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在某一扇门后面找到。* 后,在见识了所有这些神奇的东西之后,她们来到了地下室,发现走廊的另 一端是一面墙。 她们打量着那把*小的钥匙。“或许这把钥匙其实打不开任何一扇门。 ”她们说。就在这时,角落另一面突然传来“吱呀”一声,她们赶快伸头去 看。原来那里有一扇小小的门,而这扇门就在她们眼前合上了。她们想打开 这扇门,却发现门上了锁。“妹妹,妹妹,快把钥匙串拿来。这扇小门肯定 就是那把*小的钥匙所开的门。”一位姐姐说道。 她们不假思索地就把钥匙插进了门上的锁孔里,拧了半圈,锁发出清脆 的响声,门开了,但是里面实在太黑了,她们什么都看不见。 “妹妹,妹妹,去拿蜡烛来。”于是点燃的蜡烛被拿进了房间,三姐妹 顿时尖叫起来,因为房间里到处是血迹和焦黑的残骸,骷髅头被堆在墙角, 就像白菜一样。 她们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把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抱在一起喘息着。天 哪!天哪! 嫁给蓝胡子的妹妹低头看着钥匙,发现上面沾满了血迹。她感到很害怕 ,就用裙子的下摆去擦,但却怎么都擦不掉。“哦,不要!” 她叫道。三姐妹轮流接过小钥匙,试图除掉上面的血迹,但却一点作用 都没有,血迹依然在那里。 妹妹把钥匙藏在口袋里,朝厨房跑去。等到她跑进厨房,原本洁白的裙 子已经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因为钥匙上一直都在滴血。她告诉厨师:“快给 我一些马鬃。”她用马鬃擦拭着钥匙,但是钥匙还在流血,一滴又一滴的鲜 血溅在地板上。 她把钥匙带到门外,从炉子里铲出炉灰盖在上面。她试着用火烧,用蜘 蛛网止血,但是没有任何方法能让钥匙上的血止住。 “哦,我该怎么办呢?”她叫道。“我知道了。我要把钥匙藏起来,就 藏在衣橱里。我会关上衣橱的门。这只不过是个噩梦,一切都会好的。”于 是她就这么去做了。 第二天早晨,她的丈夫回来了,刚进城堡的院子,他就开始呼唤她:“ 怎么样?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过得好吗?” “很好,先生。” “城堡里的储藏室怎么样?” “很不错,先生。” “那么金库呢?” “金库也很不错,先生。” “也就是说,所有东西都很不错咯?” “是呀,所有东西都很不错。” “那么,”他压低了声音,“你*好把钥匙还回来。” 只消扫上一眼,他就发现*小的那把钥匙不见了。“那把小钥匙到哪儿 去了?” “我……我把它弄丢了。对,我把它弄丢了。我在林子里骑马的时候, 不小心把钥匙串弄掉了,小钥匙肯定就是那时候弄丢的。” “你究竟拿它做了什么?” “我……我……我不记得了。” “不要对我撒谎!告诉我,你拿那把小钥匙做了什么!” 他把手伸向她的脸,好像是要抚摸她,但却忽然攥住了她的头发。“不 忠的女人!”他咆哮着,把她推倒在地。“你进过那个房间了,对不对?” 他打开她的衣橱,小钥匙就放在*顶上一层,钥匙**出来的血已经把 她华贵的裙子全都染红了。 “现在该轮到你了!”他大叫道。他把她一路拖进了地下室,来到那扇 锁着的门前。他只是用眼睛瞪了一下锁孔,门就开了。里面是他前任妻子们 的骨骸。 “就是现在!”他吼叫着,但是她死死抓住门框,怎么都不肯松手。她 哀求着:“求求你!求求你允许我梳洗打扮一下,为死亡做好准备。给我15 分钟的时间,让我在临死前得到上帝的谅解。” “好吧。”他同意了,“你只有15分钟。做好准备。” 她跑上楼梯,回到房间,让她的姐姐们到城堡院墙上去眺望。她跪下来 ,假装在祈祷,实际则是在问姐姐们:“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 吗?” “我们什么都看不见,辽阔的原野上什么都没有。” 每过几分钟,她都冲院墙上喊:“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吗 ?” “我们看见了一阵旋风,或许是远处的尘怪在作祟,又或许真的是一阵 旋风。” 这时候,蓝胡子又开始吼了起来,他要她马上下到地下室里,让他砍掉 她的头。 她又一次向院墙上喊:“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吗?” 蓝胡子一边吼着,一边开始朝楼梯上走,每一步都跺出沉重的声音。 就在这时,她的姐姐们喊道:“来了!我们看见他们了!我们的哥哥们 已经来了,他们刚刚进了城堡大门。” 就在蓝胡子闯进她的房间,伸出手要来抓她的时候,她的哥哥们骑着马 ,沿着城堡的走廊冲了过来,一路冲进了房间。他们手里握着剑,把蓝胡子 逼上了天台,*终将他砍倒在地,而他的尸体也成了秃鹫的食物。 P14-18
    目录
    如果说《狼图腾》以男性的视角激起了国人对狼性的崇拜,那么《与狼
    共奔的女人》即将以女性的视角唤醒女人灵魂深处的野性本能。
    千百年来,女人的野性本能遭到长期的压抑,被隐藏在了身后长长的发
    丝里。野性本能就像原始森林一样,在文明的蚕食下变得稀缺匮乏。《与狼
    共奔的女人》的宗旨就是唤醒女人的野性本能,让女人恢复原本的面貌,获
    得心灵的完整,从内到外散发女性的智慧与美丽!
    为什么女人总是苛求**,不敢做真实的自己?
    为什么女人善于编织缤纷的谎言,虚构美好的幻象,来换取假面的和平
    ?
    为什么女人会为了迎合主流的胖瘦美丑标准,刻意地改造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女人在月经初潮时,不是惊叹身体的神奇,而是充满了对死亡的
    恐惧?
    为什么女人明知是伤害,是危险,是诱惑,仍然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
    ?
    为什么女人在爱的旅途中要不断地奔逃、藏匿?在等待爱人理解自己的
    过程中,会感到疲劳或厌倦?
    ……
    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将为你揭秘。但有一点,她很坚定:野性
    本能足以平复女人一生的创伤,使女人能够自由地与狼共奔!
    导论 在骨骸之上歌唱

    **章 嚎叫:野性女人的复活
    拉?络芭,狼女
    拉?络芭
    四个拉比

    第二章 潜行跟踪入侵者:*初的启蒙仪式
    蓝胡子的故事
    蓝胡子
    精神世界中的猎杀者
    天真的女性之为猎物
    通往智慧的钥匙:嗅探的重要性
    野兽新郎
    血腥的气息
    绕到猎杀者身后
    喊出声音来
    食罪者
    女性梦中的黑暗男人形象

    第三章 嗅出真相:寻回直觉作为启蒙仪式
    口袋里的布娃娃:瓦萨莉莎的故事
    瓦萨莉莎
    **项任务:允许太过善良的母亲死亡
    第二项任务:让粗鄙的阴影暴露出来
    第三项任务:在黑暗中寻找方向
    第四项任务:面对野性女神
    第五项任务:为非理性服务
    第六项任务:区分不同的元素
    第七项任务:询问谜题
    第八项任务:四脚着地行走
    第九项任务:重塑阴影

    第四章 伴侣:与对方的结合
    野性男人之歌:马纳维的故事
    马纳维
    女性的双重天性
    “二”的力量
    名字的力量
    小狗的韧性
    勾起胃口的诱惑
    达到凶猛状态
    内在的女人

    第五章 狩猎:当心成为孤独猎手的时候
    骨骸之女:面对爱的生命―死亡―重生本质
    骨骸之女
    爱屋中的死神
    爱的初始阶段
    爱的后期阶段

    第六章 找到自己的族群:归属是一种祝福
    丑小鸭的故事
    丑小鸭
    不合群而被放逐的孩子
    母亲的不同类型
    糟糕的同伴
    看上去不对劲
    冰冻的感觉,冰冻的创造力
    路过的陌生人
    放逐的积极意义
    现实世界中的猫和母鸡
    坚持到底
    珍爱灵魂
    弄错了的胚胎

    第七章 快乐的身体:野性与血肉
    身体之谈
    传说故事里的身体
    身体的力量
    拉?玛丽波莎,蝴蝶舞女

    第八章 自我保护:辨认陷阱、牢笼和毒饵
    重归野性的女人
    红鞋
    传说故事里的野蛮损失
    亲手缝制的红鞋
    陷阱
    在刽子手家里
    回归亲手缔造的生活,治愈受创的本能

    第九章 回家:回归真实的自己
    海豹皮的故事
    海豹皮,灵魂之皮
    在启蒙过程中丧失对灵魂的把握
    丢失皮毛
    孤独的男人
    精神的孩子
    干涸与跛行
    聆听召唤
    驻留���久
    冲出樊篱,纵身入水
    中继者:在水下呼吸
    冒出水面
    有意的独处
    女性的自然生态

    第十章 清水:滋润创造生涯
    拉?洛罗娜的故事
    拉?洛罗娜
    野性灵魂的污染
    河水中的毒物
    河面上的火
    河流上游的男人
    夺回河流
    梦想与幻想
    卖火柴的小女孩
    避免坠入幻想的陷阱
    重新点燃创造力之火
    三根金发

    第十一章 情欲:找回神圣的性征
    肮脏的女神
    鲍波:肚皮女神
    郊狼迪克
    卢旺达之旅

    第十二章 标示领地:愤怒和宽恕的界限
    月牙熊的故事
    月牙熊
    让愤怒作为导师
    寻找医者:攀登高山
    熊的精灵
    转化之火与正确的行动
    正义的愤怒
    枯树
    界标
    受创的本能与愤怒
    群体性的愤怒
    陷在旧的愤怒之中

    第十三章 战斗的伤疤:“伤疤部落”的成员资格
    秘密作为杀戮者
    死区
    金发女子
    替罪衣

    第十四章 拉?塞尔瓦?撒布特拉纳:地底森林中的启蒙
    “没有手的姑娘”的故事
    没有手的姑娘
    **阶段:无知的交易
    第二阶段:肢解
    第三阶段:流浪
    第四阶段:在底层世界找到爱
    第五阶段:灵魂的耕耘与痛苦
    第六阶段:野性女人的领域
    第七阶段:野性的新娘与新郎

    第十五章 如影随形:发自深渊的歌声

    第十六章 狼的睫毛

    后记 故事之为良药
    我们对野性都有一种天生的向往,这种向往无法被后天的文化影响所抹 杀。可是,我们受到的教育却要求我们为这种向往感到羞愧;我们留长发, 把真实的情感掩藏在脑后。然而,无论昼夜,“野性女人”的阴影都潜伏在 我们身后。无论我们是什么样的姿态,留下的身影都是四脚着地,在轻快地 奔跑。 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 怀俄明州夏延城 故事之为良药 在这里,我会告诉你故事在我的家族传统中所占据的特殊地位。我之所 以选择故事和诗歌作为辅助心灵生活的手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这份家 族传统的影响。 在我看来,故事就是良药。 “……每当有人讲故事的时候,时间就会变成夜晚。无论在哪里,无论 在什么钟点,无论在什么季节,故事都会让布满繁星的天空悄然在听者头顶 展开,让一轮圆月从地平线悠悠升起来。有时,在故事结束的那一刻,听者 会出现‘天忽然亮了’的感觉。也有些时候,星空和夜风的残片仍然会留在 空气中,久久不去。这些留下来的线索,就是灵魂*好的养料……” 我对故事的研究,既有作为一名心理分析师的专业背景,也有从小耳濡 目染的家族熏陶的背景。尽管我家族里的长辈们几乎都不会读写,或是只能 结结巴巴地阅读,但他们却拥有现代社会的很多人已经失落了的智慧。 我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经常会在餐桌上、集会时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 ,但我今天所讲述、记录和改写的大多数故事,都不是在正式场合听到的, 而是我自己通过努力和专注收集来的。 在我看来,故事只有在努力的基础上才能茁壮生长――无论是理智、精 神、家庭或者生理层面的努力,还是这些的结合。没有哪个故事是轻轻松松 得来的。我们不能“随便听来”一个深刻的故事,或是在“没事的时候”研 究一个故事的内涵。故事的精髓不可能在闲逸和舒适里生长,不可能在不够 投入的脑海里发芽,不可能在浅薄的群体环境中存活。我们不能去“学习” 讲故事的方法,只能通过萃取和淬炼,通过跟懂得如何讲述故事的人们接触 ,来获得这种能力。 故事的治愈力量并不是独立存在的。离开了精神源泉,它就无法存在下 去。故事本身是具有完整性的,不是可以随意拆散重组的。 在我的家族所延续的古老传统里,讲故事的时机、故事内容的选择、表 达这些内容的具体词句、讲故事时的音调、故事的结束和开始、情节的展开 ,特别是每一段情节后面隐含的意图,全都是通过敏锐的内心感觉来决定的 ,而不是偶然发生或是按照什么外在的规范来安排的。 某些传统会把特定的时间段作为讲故事的时机。在普韦布洛地区的印第 安部落里,跟郊狼有关的故事一定要放到冬天去讲。我在墨西哥南部的同行 和亲属们,只有在春天才会讲起关于“来自东方的大风”的故事。在我养父 母的家庭里,一些发源于东欧传统的故事只有在秋收之后才能讲述。而在我 自己的血缘家庭里,我只有在初冬到早春到来之前的时间里,才会讲述跟死 亡有关的故事。 在“库兰德里斯玛”和“梅塞蒙多克”们所秉持的古老**仪式里,所 有的细节都需要参照传统来安排:什么时候讲故事,讲哪个故事,讲给谁听 ,讲多久,采用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词句,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去讲。我 们会仔细考虑时间与地点,听故事者的健康状况与生活状况,以及其他一些 关键因素,再开出*合适的故事**。这些古老的仪式后面潜藏着一种神圣 而又完整的精神,是它的契约召唤着我们去讲述故事,而不是相反的。 在学习使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就像在学习任何涉及心理内容的医 术时一样,我们会得到仔细的训练,内容包括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但更重要 的则是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这或许是“故事之为娱乐”和“故事之为良药 ”之间*重要的区别。 在这样的传统中,一位以故事作为良药的医者会把他/她的故事传给一 位或是几位“种子”学徒,同时传授的还有对每个故事**作用与方式的具 体解释。“种子”是指那些天生具有讲故事天赋的人,是前辈们指望传承讲 故事这门医术的依托。这种天赋很容易识别。当几位前辈都认定某一位后辈 具有天赋时,就会一起教导、帮助和保护他/她。 那些幸运的学徒们会在经历了艰苦、不适和不方便的生活考验之后,开 始若干年的修习过程,学习跟讲故事这门传统有关的一切,包括所有跟** 知识相关的准备、祝福、理解、伦理和态度。这样的修习过程没有办法完全 现代化、快餐化。没有人能在几个**或是一两年里完全掌握这些传统。 之所以修习过程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长时间 的投入可以确保讲故事的传统不会被轻视、改变或是滥用,就像错误的人会 出于错误的理由把工具用在错误的方向上,或是无知的人因为无知而好心办 成坏事一样。 “种子”的选择过程是非常神秘的,很难具体去描述,只有亲身体验过 的人才能知晓,因为这种选择没有确定的标准和规范,也不是基于想象,而 是基于长久的、面对面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长者会选择年轻人,一个会 选择另一个,也有时被选择的人会主动找上门来。但更常见的情况是选择者 和被选择者在无意中偶遇,立刻认出了彼此的情况,就像早就相识一样。向 往成为某种东西的欲望,跟真正成为这种东西并不一样。 通常情况下,家族中具有这种天赋的人会在童年时代就受到感召。承载 着传统的长辈们会在后辈中间挑拣,寻找那些感觉*敏锐、*深刻、*能同 时注意到生命宏观规律与微观细节的孩子。今天的我也在进行这样的寻找, 寻找那些可以传承我衣钵的可造之才。 “库兰德拉”“坎塔朵拉”和“昆提斯塔”们的训练过程非常相似,因 为在我们的传统中,故事被认为就像是皮肤上的文身,是讲述者生命的一部 分。 我们相信,**的天赋来源于从灵魂的皮肤表面阅读这些文身,对它们 加以诠释的能力。故事作为我们传统中的五种治愈手段之一,被认为承载了 这些有文身的人们天生的命运。并不是所有人的命运都会如此,但那些的确 有此天赋的人,未来的命运早巳经注定了。他们被称为“拉斯?乌尼卡斯” ,那些自成一类的人。 当我们遇到一位讲故事的人/医者时,*先提出的问题会是:“你的族 人是谁?”换句话说,你所继承的是哪一脉的医术?这并不是问对方就读过 哪所学校,上过哪些课程,进行过哪些培训,而是问对方的精神传承究竟来 自哪条血脉。这样的医者未必具有智力层面上的聪明,但却一定具有宗教般 的虔诚,这种虔诚根植于日常生活之中,通过柔和的行为和态度释放出来, 因为这样的人跟一切治愈力量的来源总是保持着联系。 在坎塔朵拉/昆提斯塔的传统里,故事会有它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有 时还会有教父、教母。故事的父母是指把这个故事传授给你的人们,而它的 祖父母则是把这个故事传授给他们的人们,以此类推。传统的继承就是这样 的。 如果要讲述来自另一位讲故事者的故事,必须要征得对方的明确同意, 并且在讲述时要予以说明。这是讲故事的人们之间*基本的尊重,因为故事 并不仅仅是故事,而是人们生命的一部分,正是讲故事的人对故事的贴近程 度,才使得他们所承载的故事能够成为良药。 故事的教父、教母是那些在故事被传授的过程中附上一份祝福的人。有 时在开始讲述故事的内容之前,我们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解释故事的“族谱 ”,为了不让解释的过程太过单调无聊,还会附上跟故事的传承过程有关的 小故事,仿佛盛宴开始前的开胃点心一般。 在我所知道的所有讲故事的传统中,要掌握一个故事都需要精神层面的 领会和亲身的体验。这样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苦的,又是不可替代的。尽管讲 故事的人们之间有时会“交换故事”,把自己掌握的故事赠送给对方,但这 样的情况只能在彼此非常熟悉、心意相通的人们之间才能发生。 尽管很多人只是把故事作为一种娱乐方式,影视节目也经常借用故事的 情节,但故事从根源上首先是一种**艺术。这种艺术直到今天还在传承, 其中***的艺术家们,是那些让故事跟自己的心灵完全融合的人。他们需 要度过漫长的学徒期,再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完善讲故事的方式。这样的 人总能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在跟故事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们所面对的是原型层面上的能量。这种能 量跟电能有些相似,尽管电可以提供光明和动力,但如果被误用就有可能造 成很大的损害。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讲述者、错误的听者、错 误的故事内容、没有准备好的讲述者、只知道“该做什么”却不清楚“不该 做什么”的讲述者,不仅会导致故事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有可能适得其 反。有时那些“收集故事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收集的东西的分量, 就去贸然尝试使用,*终造成糟糕的结果。 原型能够改变我们。原型具有我们能够辨认的完整性和影响力――如果 讲故事的人完全没有被故事所影响,完全没有触碰到故事中蕴含的原型,这 样的讲述就只是简单的复述,缺少改变的力量。就这一意义而言,故事的传 承是一项影响深远的重大责任。如果要描述这种传承的具体过程,需要写上 一本分为好几卷的大书,其中要有一整卷用来描述故事作为一种**手段, 与其他**手段彼此搭配的方式。但在这份后记的短短篇幅里,我只能告诉 你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要确认,所有的人都对他们所承载和讲述 的故事拥有*完整的理解,并且为这些故事承担完全的责任。 我认识许多**的故事医者,他们的故事都是从他们的生命中自然生长 出来的,就像根须从树木中自然生长出来一样。故事在培植着他们,让他们 成为现在的样子。我们能够感觉到这种区别。我们知道哪些人是刻意培植他 们的故事的,哪些人则是被故事所培植的。后者才是古老传统真正的传承者 。 有时会有陌生人向我讨要某个我所发掘、塑造和承载的故事。作为这些 故事的守护者,我是在承诺的基础上继承和掌握它们的,所以我也不会把它 们与相关的承诺和仪式割离开来,特别是那些在我自己的家族中孕育出来的 故事。这并不是我自己的选择,而是灵魂的规律。联系和关联就是一切。 导师一学徒的传承模式,提供了一种仔细认真的气氛,让我可以帮助修 习者们寻找和培植那些能够接纳他们的故事,那些能够深入他们心灵的故事 。具体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没有捷径。任何所谓的捷径都会破坏整个传承 过程的完整性。 我们是否能够掌握故事这门**艺术,取决于我们是否愿意牺牲自己, 投入进这项艺术之中。“牺牲”这个词用在这里是**准确的。牺牲并不是 自虐,也不是付出代价换取特定结果的交易;它不是一种努力,也不是简单 的不方便或者不舒适。牺牲是一种“并非出于自己的选择而进入地狱”,再 载着成长的收获从中回归的过程。就是这样,不多也不少。 我的家族中有这样一种说法:故事的守门人会向你收取过路费,也就是 强迫你过某一种特殊的生活,让你付出多年的时间和精力投入研究――不是 随随便便、漫无目的的研究,而是建立在故事的模式和要求基础之上的研究 。我必须要强调这一点。 我从小就开始修习和应用梅塞蒙多克和昆提斯塔的传统,在这些传统涉 及故事的内容中,有一个概念叫做“拉?因维塔达”,意思是“客人”或者 空椅子。我每次讲故事时都会出现这种情形:一位或是许多位听者的灵魂会 跟故事内容发生共鸣,因为这是它的需求。尽管我可能事先悉心准备好了一 整晚的内容,但也有可能会改变内容来适应那些前来占据空椅子的灵魂。“ 客人”的需求就是一切。 我鼓励人们从自己的生活中发掘故事,特别是那些发生在他们自己血脉 中的故事,因为假如我们直接拿过某个故事,例如格林童话的翻译版本来看 ,故事原本携带的传承历史就丢失了。我非常支持那些致力于发掘、复原和 保护故事传承历史的人们。 关注你周围的人们,你的生活。许多伟大的医者和作家都会提出这条建 议,这绝不是偶然的。关注你真正的自己。从你自己生活中汲取的故事,永 远不可能在书上读到。 要从自己和周围的人们身上发掘故事,必然会经历艰苦和考验。如果你 曾经历过下述这些情况,就说明你已经踏上了正路:擦伤的指关节,在冰冷 的地上入睡――不是一次,而是许多次――在黑暗中摸索,夜里绕着圈子行 走,让凉意深入骨髓的揭示,以及让毛发倒竖的历险――这些都是*有价值 的。要获得一个能够当作良药的故事,必然需要某种意义上的流血,可能是 一点点,更可能是一大滩。 我希望你会走出去,让故事――也就是生活――发生在你身上,用你自 己的血、眼泪和笑声浇灌这些只属于你自己的故事,让它们开花结果,让你 自己开花结果。这就是你的使命,**的使命。 蓝胡子 在山中白衣修女们居住的修道院里,保存着一缕胡须,至于这胡须究竟 是怎么来到修道院里的,人们无从得知。没人知道修女们为什么要把它一直 保存下来,但这故事确实是真的。我一个朋友的朋友亲眼见过那缕胡须,她 说那胡须是蓝色的,准确地说应该是靛蓝色,就像是冬天湖面上的坚冰,或 是夜晚洞穴里的阴影。她们说,这缕胡须曾属于一个失败的巫师,一个喜欢 女人的大块头男人,一个被称为“蓝��子”的人。 据说,他曾同时追求一家里的三姐妹,但是她们害怕他那蓝色的胡须, 所以,每当他来访时,她们就躲起来。为了向她们证明他的真心,他请她们 到林中游玩。他来的时候牵着一匹漂亮的骏马,马鬃上挂着叮当作响的铃铛 和深红色的绶带。他让三姐妹和她们的母亲坐在马背上,而他则牵着马一路 前往密林深处。那**,她们骑马骑得非常惬意,猎犬在马前马后奔跑。然 后,她们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蓝胡子既给她们讲故事,又给她们带来美 食佳肴。 三姐妹开始想:“嗯,或许这个蓝胡子其实不是个坏人。” 她们在回家的路上七嘴八舌地聊着这**的快活经历,但是两个姐姐仍 然对蓝胡子心怀疑虑和恐惧,*后她们俩决定再也不跟蓝胡子见面了。而小 妹妹则觉得蓝胡子既然能表现出如此的魅力,就肯定不是个坏人。她越是左 思右想,就越觉得蓝胡子这人不坏,甚至连他的胡子似乎也没那么蓝了。 所以,当蓝胡子向她求婚时,她同意了。她觉得嫁给这样一个体面的男 人也算是桩不错的事。于是,两个人就结了婚,一起骑马回到了蓝胡子在森 林中的城堡。 有**,他告诉她:“我得离开一段时间。你可以把家里人请到这里来 ,可以跟她们一起在树林里骑马,可以吩咐厨子准备丰盛的大餐,总之,你 想做什么都可以。这是城堡的钥匙串,你可以用它们打开任何一扇门,无论 是储藏室、金库还是别的房间。只有其中那把*小的钥匙,你不可以用。” 他的新娘回答:“好的,我会按你说的去做,这一切听上去都很不错。 那就去吧,我亲爱的丈夫,你不必担心,请尽快回来。”于是他就骑着马离 开了,而她则留在了城堡里。 **,她的姐姐们来看她,她们对蓝胡子离开时说的话感到很好奇―― 任何人都会好奇的。妹妹兴奋地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重复了一遍。 “他说我们想做什么都可以,想打开任何一扇门都可以,除了那把*小 的钥匙不能用。但我不知道那把钥匙对应的究竟是哪一扇门。” 三姐妹很快玩起了用钥匙开门的游戏,她们想找出每一把钥匙究竟对应 着哪一扇门。城堡有三层,每一层都有一百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把钥匙 。姐妹们一扇扇地把门打开,有的是厨房的储藏室,有的是金银财宝,还有 的是各种神奇的东西,似乎世间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在某一扇门后面找到。* 后,在见识了所有这些神奇的东西之后,她们来到了地下室,发现走廊的另 一端是一面墙。 她们打量着那把*小的钥匙。“或许这把钥匙其实打不开任何一扇门。 ”她们说。就在这时,角落另一面突然传来“吱呀”一声,她们赶快伸头去 看。原来那里有一扇小小的门,而这扇门就在她们眼前合上了。她们想打开 这扇门,却发现门上了锁。“妹妹,妹妹,快把钥匙串拿来。这扇小门肯定 就是那把*小的钥匙所开的门。”一位姐姐说道。 她们不假思索地就把钥匙插进了门上的锁孔里,拧了半圈,锁发出清脆 的响声,门开了,但是里面实在太黑了,她们什么都看不见。 “妹妹,妹妹,去拿蜡烛来。”于是点燃的蜡烛被拿进了房间,三姐妹 顿时尖叫起来,因为房间里到处是血迹和焦黑的残骸,骷髅头被堆在墙角, 就像白菜一样。 她们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把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抱在一起喘息着。天 哪!天哪! 嫁给蓝胡子的妹妹低头看着钥匙,发现上面沾满了血迹。她感到很害怕 ,就用裙子的下摆去擦,但却怎么都擦不掉。“哦,不要!” 她叫道。三姐妹轮流接过小钥匙,试图除掉上面的血迹,但却一点作用 都没有,血迹依然在那里。 妹妹把钥匙藏在口袋里,朝厨房跑去。等到她跑进厨房,原本洁白的裙 子已经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因为钥匙上一直都在滴血。她告诉厨师:“快给 我一些马鬃。”她用马鬃擦拭着钥匙,但是钥匙还在流血,一滴又一滴的鲜 血溅在地板上。 她把钥匙带到门外,从炉子里铲出炉灰盖在上面。她试着用火烧,用蜘 蛛网止血,但是没有任何方法能让钥匙上的血止住。 “哦,我该怎么办呢?”她叫道。“我知道了。我要把钥匙藏起来,就 藏在衣橱里。我会关上衣橱的门。这只不过是个噩梦,一切都会好的。”于 是她就这么去做了。 第二天早晨,她的丈夫回来了,刚进城堡的院子,他就开始呼唤她:“ 怎么样?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过得好吗?” “很好,先生。” “城堡里的储藏室怎么样?” “很不错,先生。” “那么金库呢?” “金库也很不错,先生。” “也就是说,所有东西都很不错咯?” “是呀,所有东西都很不错。” “那么,”他压低了声音,“你*好把钥匙还回来。” 只消扫上一眼,他就发现*小的那把钥匙不见了。“那把小钥匙到哪儿 去了?” “我……我把它弄丢了。对,我把它弄丢了。我在林子里骑马的时候, 不小心把钥匙串弄掉了,小钥匙肯定就是那时候弄丢的。” “你究竟拿它做了什么?” “我……我……我不记得了。” “不要对我撒谎!告诉我,你拿那把小钥匙做了什么!” 他把手伸向她的脸,好像是要抚摸她,但却忽然攥住了她的头发。“不 忠的女人!”他咆哮着,把她推倒在地。“你进过那个房间了,对不对?” 他打开她的衣橱,小钥匙就放在*顶上一层,钥匙**出来的血已经把 她华贵的裙子全都染红了。 “现在该轮到你了!”他大叫道。他把她一路拖进了地下室,来到那扇 锁着的门前。他只是用眼睛瞪了一下锁孔,门就开了。里面是他前任妻子们 的骨骸。 “就是现在!”他吼叫着,但是她死死抓住门框,怎么都不肯松手。她 哀求着:“求求你!求求你允许我梳洗打扮一下,为死亡做好准备。给我15 分钟的时间,让我在临死前得到上帝的谅解。” “好吧。”他同意了,“你只有15分钟。做好准备。” 她跑上楼梯,回到房间,让她的姐姐们到城堡院墙上去眺望。她跪下来 ,假装在祈祷,实际则是在问姐姐们:“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 吗?” “我们什么都看不见,辽阔的原野上什么都没有。” 每过几分钟,她都冲院墙上喊:“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吗 ?” “我们看见了一阵旋风,或许是远处的尘怪在作祟,又或许真的是一阵 旋风。” 这时候,蓝胡子又开始吼了起来,他要她马上下到地下室里,让他砍掉 她的头。 她又一次向院墙上喊:“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吗?” 蓝胡子一边吼着,一边开始朝楼梯上走,每一步都跺出沉重的声音。 就在这时,她的姐姐们喊道:“来了!我们看见他们了!我们的哥哥们 已经来了,他们刚刚进了城堡大门。” 就在蓝胡子闯进她的房间,伸出手要来抓她的时候,她的哥哥们骑着马 ,沿着城堡的走廊冲了过来,一路冲进了房间。他们手里握着剑,把蓝胡子 逼上了天台,*终将他砍倒在地,而他的尸体也成了秃鹫的食物。 P14-18
    编辑推荐语
    如果说《狼图腾》以男性的视角激起了国人对狼性的崇拜,那么《与狼
    共奔的女人》即将以女性的视角唤醒女人灵魂深处的野性本能。
    千百年来,女人的野性本能遭到长期的压抑,被隐藏在了身后长长的发
    丝里。野性本能就像原始森林一样,在文明的蚕食下变得稀缺匮乏。《与狼
    共奔的女人》的宗旨就是唤醒女人的野性本能,让女人恢复原本的面貌,获
    得心灵的完整,从内到外散发女性的智慧与美丽!
    为什么女人总是苛求**,不敢做真实的自己?
    为什么女人善于编织缤纷的谎言,虚构美好的幻象,来换取假面的和平
    ?
    为什么女人会为了迎合主流的胖瘦美丑标准,刻意地改造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女人在月经初潮时,不是惊叹身体的神奇,而是充满了对死亡的
    恐惧?
    为什么女人明知是伤害,是危险,是诱惑,仍然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
    ?
    为什么女人在爱的旅途中要不断地奔逃、藏匿?在等待爱人理解自己的
    过程中,会感到疲劳或厌倦?
    ……
    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将为你揭秘。但有一点,她很坚定:野性
    本能足以平复女人一生的创伤,使女人能够自由地与狼共奔!
    导论 在骨骸之上歌唱

    **章 嚎叫:野性女人的复活
    拉?络芭,狼女
    拉?络芭
    四个拉比

    第二章 潜行跟踪入侵者:*初的启蒙仪式
    蓝胡子的故事
    蓝胡子
    精神世界中的猎杀者
    天真的女性之为猎物
    通往智慧的钥匙:嗅探的重要性
    野兽新郎
    血腥的气息
    绕到猎杀者身后
    喊出声音来
    食罪者
    女性梦中的黑暗男人形象

    第三章 嗅出真相:寻回直觉作为启蒙仪式
    口袋里的布娃娃:瓦萨莉莎的故事
    瓦萨莉莎
    **项任务:允许太过善良的母亲死亡
    第二项任务:让粗鄙的阴影暴露出来
    第三项任务:在黑暗中寻找方向
    第四项任务:面对野性女神
    第五项任务:为非理性服务
    第六项任务:区分不同的元素
    第七项任务:询问谜题
    第八项任务:四脚着地行走
    第九项任务:重塑阴影

    第四章 伴侣:与对方的结合
    野性男人之歌:马纳维的故事
    马纳维
    女性的双重天性
    “二”的力量
    名字的力量
    小狗的韧性
    勾起胃口的诱惑
    达到凶猛状态
    内在的女人

    第五章 狩猎:当心成为孤独猎手的时候
    骨骸之女:面对爱的生命―死亡―重生本质
    骨骸之女
    爱屋中的死神
    爱的初始阶段
    爱的后期阶段

    第六章 找到自己的族群:归属是一种祝福
    丑小鸭的故事
    丑小鸭
    不合群而被放逐的孩子
    母亲的不同类型
    糟糕的同伴
    看上去不对劲
    冰冻的感觉,冰冻的创造力
    路过的陌生人
    放逐的积极意义
    现实世界中的猫和母鸡
    坚持到底
    珍爱灵魂
    弄错了的胚胎

    第七章 快乐的身体:野性与血肉
    身体之谈
    传说故事里的身体
    身体的力量
    拉?玛丽波莎,蝴蝶舞女

    第八章 自我保护:辨认陷阱、牢笼和毒饵
    重归野性的女人
    红鞋
    传说故事里的野蛮损失
    亲手缝制的红鞋
    陷阱
    在刽子手家里
    回归亲手缔造的生活,治愈受创的本能

    第九章 回家:回归真实的自己
    海豹皮的故事
    海豹皮,灵魂之皮
    在启蒙过程中丧失对灵魂的把握
    丢失皮毛
    孤独的男人
    精神的孩子
    干涸与跛行
    聆听召唤
    驻留太久
    冲出樊篱,纵身入水
    中继者:在水下呼吸
    冒出水面
    有意的独处
    女性的自然生态

    第十章 清水:滋润创造生涯
    拉?洛罗娜的故事
    拉?洛罗娜
    野性灵魂的污染
    河水中的毒物
    河面上的火
    河流上游的男人
    夺回河流
    梦想与幻想
    卖火柴的小女孩
    避免坠入幻想的陷阱
    重新点燃创造力之火
    三根金发

    第十一章 情欲:找回神圣的性征
    肮脏的女神
    鲍波:肚皮女神
    郊狼迪克
    卢旺达之旅

    第十二章 标示领地:愤怒和宽恕的界限
    月牙熊的故事
    月牙熊
    让愤怒作为导师
    寻找医者:攀登高山
    熊的精灵
    转化之火与正确的行动
    正义的愤怒
    枯树
    界标
    受创的本能与愤怒
    群体性的愤怒
    陷在旧的愤怒之中

    第十三章 战斗的伤疤:“伤疤部落”的成员资格
    秘密作为杀戮者
    死区
    金发女子
    替罪衣

    第十四章 拉?塞尔瓦?撒布特拉纳:地底森林中的启蒙
    “没有手的姑娘”的故事
    没有手的姑娘
    **阶段:无知的交易
    第二阶段:肢解
    第三阶段:流浪
    第四阶段:在底层世界找到爱
    第五阶段:灵魂的耕耘与痛苦
    第六阶段:野性女人的领域
    第七阶段:野性的新娘与新郎

    第十五章 如影随形:发自深渊的歌声

    第十六章 狼的睫毛

    后记 故事之为良药
    我们对野性都有一种天生的向往,这种向往无法被后天的文化影响所抹 杀。可是,我们受到的教育却要求我们为这种向往感到羞愧;我们留长发, 把真实的情感掩藏在脑后。然而,无论昼夜,“野性女人”的阴影都潜伏在 我们身后。无论我们是什么样的姿态,留下的身影都是四脚着地,在轻快地 奔跑。 克拉利萨?品卡罗?埃斯蒂斯 怀俄明州夏延城 故事之为良药 在这里,我会告诉你故事在我的家族传统中所占据的特殊地位。我之所 以选择故事和诗歌作为辅助心灵生活的手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这份家 族传统的影响。 在我看来,故事就是良药。 “……每当有人讲故事的时候,时间就会变成夜晚。无论在哪里,无论 在什么钟点,无论在什么季节,故事都会让布满繁星的天空悄然在听者头顶 展开,让一轮圆月从地平线悠悠升起来。有时,在故事结束的那一刻,听者 会出现‘天忽然亮了’的感觉。也有些时候,星空和夜风的残片仍然会留在 空气中,久久不去。这些留下来的线索,就是灵魂*好的养料……” 我对故事的研究,既有作为一名心理分析师的专业背景,也有从小耳濡 目染的家族熏陶的背景。尽管我家族里的长辈们几乎都不会读写,或是只能 结结巴巴地阅读,但他们却拥有现代社会的很多人已经失落了的智慧。 我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经常会在餐桌上、集会时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 ,但我今天所讲述、记录和改写的大多数故事,都不是在正式场合听到的, 而是我自己通过努力和专注收集来的。 在我看来,故事只有在努力的基础上才能茁壮生长――无论是理智、精 神、家庭或者生理层面的努力,还是这些的结合。没有哪个故事是轻轻松松 得来的。我们不能“随便听来”一个深刻的故事,或是在“没事的时候”研 究一个故事的内涵。故事的精髓不可能在闲逸和舒适里生长,不可能在不够 投入的脑海里发芽,不可能在浅薄的群体环境中存活。我们不能去“学习” 讲故事的方法,只能通过萃取和淬炼,通过跟懂得如何讲述故事的人们接触 ,来获得这种能力。 故事的治愈力量并不是独立存在的。离开了精神源泉,它就无法存在下 去。故事本身是具有完整性的,不是可以随意拆散重组的。 在我的家族所延续的古老传统里,讲故事的时机、故事内容的选择、表 达这些内容的具体词句、讲故事时的音调、故事的结束和开始、情节的展开 ,特别是每一段情节后面隐含的意图,全都是通过敏锐的内心感觉来决定的 ,而不是偶然发生或是按照什么外在的规范来安排的。 某些传统会把特定的时间段作为讲故事的时机。在普韦布洛地区的印第 安部落里,跟郊狼有关的故事一定要放到冬天去讲。我在墨西哥南部的同行 和亲属们,只有在春天才会讲起关于“来自东方的大风”的故事。在我养父 母的家庭里,一些发源于东欧传统的故事只有在秋收之后才能讲述。而在我 自己的血缘家庭里,我只有在初冬到早春到来之前的时间里,才会讲述跟死 亡有关的故事。 在“库兰德里斯玛”和“梅塞蒙多克”们所秉持的古老**仪式里,所 有的细节都需要参照传统来安排:什么时候讲故事,讲哪个故事,讲给谁听 ,讲多久,采用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词句,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去讲。我 们会仔细考虑时间与地点,听故事者的健康状况与生活状况,以及其他一些 关键因素,再开出*合适的故事**。这些古老的仪式后面潜藏着一种神圣 而又完整的精神,是它的契约召唤着我们去讲述故事,而不是相反的。 在学习使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就像在学习任何涉及心理内容的医 术时一样,我们会得到仔细的训练,内容包括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但更重要 的则是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这或许是“故事之为娱乐”和“故事之为良药 ”之间*重要的区别。 在这样的传统中,一位以故事作为良药的医者会把他/她的故事传给一 位或是几位“种子”学徒,同时传授的还有对每个故事**作用与方式的具 体解释。“种子”是指那些天生具有讲故事天赋的人,是前辈们指望传承讲 故事这门医术的依托。这种天赋很容易识别。当几位前辈都认定某一位后辈 具有天赋时,就会一起教导、帮助和保护他/她。 那些幸运的学徒们会在经历了艰苦、不适和不方便的生活考验之后,开 始若干年的修习过程,学习跟讲故事这门传统有关的一切,包括所有跟** 知识相关的准备、祝福、理解、伦理和态度。这样的修习过程没有办法完全 现代化、快餐化。没有人能在几个**或是一两年里完全掌握这些传统。 之所以修习过程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长时间 的投入可以确保讲故事的传统不会被轻视、改变或是滥用,就像错误的人会 出于错误的理由把工具用在错误的方向上,或是无知的人因为无知而好心办 成坏事一样。 “种子”的选择过程是非常神秘的,很难具体去描述,只有亲身体验过 的人才能知晓,因为这种选择没有确定的标准和规范,也不是基于想象,而 是基于长久的、面对面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长者会选择年轻人,一个会 选择另一个,也有时被选择的人会主动找上门来。但更常见的情况是选择者 和被选择者在无意中偶遇,立刻认出了彼此的情况,就像早就相识一样。向 往成为某种东西的欲望,跟真正成为这种东西并不一样。 通常情况下,家族中具有这种天赋的人会在童年时代就受到感召。承载 着传统的长辈们会在后辈中间挑拣,寻找那些感觉*敏锐、*深刻、*能同 时注意到生命宏观规律与微观细节的孩子。今天的我也在进行这样的寻找, 寻找那些可以传承我衣钵的可造之才。 “库兰德拉”“坎塔朵拉”和“昆提斯塔”们的训练过程非常相似,因 为在我们的传统中,故事被认为就像是皮肤上的文身,是讲述者生命的一部 分。 我们相信,**的天赋来源于从灵魂的皮肤表面阅读这些文身,对它们 加以诠释的能力。故事作为我们传统中的五种治愈手段之一,被认为承载了 这些有文身的人们天生的命运。并不是所有人的命运都会如此,但那些的确 有此天赋的人,未来的命运早巳经注定了。他们被称为“拉斯?乌尼卡斯” ,那些自成一类的人。 当我们遇到一位讲故事的人/医者时,*先提出的问题会是:“你的族 人是谁?”换句话说,你所继承的是哪一脉的医术?这并不是问对方就读过 哪所学校,上过哪些课程,进行过哪些培训,而是问对方的精神传承究竟来 自哪条血脉。这样的医者未必具有智力层面上的聪明,但却一定具有宗教般 的虔诚,这种虔诚根植于日常生活之中,通过柔和的行为和态度释放出来, 因为这样的人跟一切治愈力量的来源总是保持着联系。 在坎塔朵拉/昆提斯塔的传统里,故事会有它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有 时还会有教父、教母。故事的父母是指把这个故事传授给你的人们,而它的 祖父母则是把这个故事传授给他们的人们,以此类推。传统的继承就是这样 的。 如果要讲述来自另一位讲故事者的故事,必须要征得对方的明确同意, 并且在讲述时要予以说明。这是讲故事的人们之间*基本的尊重,因为故事 并不仅仅是故事,而是人们生命的一部分,正是讲故事的人对故事的贴近程 度,才使得他们所承载的故事能够成为良药。 故事的教父、教母是那些在故事被传授的过程中附上一份祝福的人。有 时在开始讲述故事的内容之前,我们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解释故事的“族谱 ”,为了不让解释的过程太过单调无聊,还会附上跟故事的传承过程有关的 小故事,仿佛盛宴开始前的开胃点心一般。 在我所知道的所有讲故事的传统中,要掌握一个故事都需要精神层面的 领会和亲身的体验。这样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苦的,又是不可替代的。尽管讲 故事的人们之间有时会“交换故事”,把自己掌握的故事赠送给对方,但这 样的情况只能在彼此非常熟悉、心意相通的人们之间才能发生。 尽管很多人只是把故事作为一种娱乐方式,影视节目也经常借用故事的 情节,但故事从根源上首先是一种**艺术。这种艺术直到今天还在传承, 其中***的艺术家们,是那些让故事跟自己的心灵完全融合的人。他们需 要度过漫长的学徒期,再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完善讲故事的方式。这样的 人总能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在跟故事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们所面对的是原型层面上的能量。这种能 量跟电能有些相似,尽管电可以提供光明和动力,但如果被误用就有可能造 成很大的损害。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讲述者、错误的听者、错 误的故事内容、没有准备好的讲述者、只知道“该做什么”却不清楚“不该 做什么”的讲述者,不仅会导致故事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有可能适得其 反。有时那些“收集故事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收集的东西的分量, 就去贸然尝试使用,*终造成糟糕的结果。 原型能够改变我们。原型具有我们能够辨认的完整性和影响力――如果 讲故事的人完全没有被故事所影响,完全没有触碰到故事中蕴含的原型,这 样的讲述就只是简单的复述,缺少改变的力量。就这一意义而言,故事的传 承是一项影响深远的重大责任。如果要描述这种传承的具体过程,需要写上 一本分为好几卷的大书,其中要有一整卷用来描述故事作为一种**手段, 与其他**手段彼此搭配的方式。但在这份后记的短短篇幅里,我只能告诉 你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要确认,所有的人都对他们所承载和讲述 的故事拥有*完整的理解,并且为这些故事承担完全的责任。 我认识许多**的故事医者,他们的故事都是从他们的生命中自然生长 出来的,就像根须从树木中自然生长出来一样。故事在培植着他们,让他们 成为现在的样子。我们能够感觉到这种区别。我们知道哪些人是刻意培植他 们的故事的,哪些人则是被故事所培植的。后者才是古老传统真正的传承者 。 有时会有陌生人向我讨要某个我所发掘、塑造和承载的故事。作为这些 故事的守护者,我是在承诺的基础上继承和掌握它们的,所以我也不会把它 们与相关的承诺和仪式割离开来,特别是那些在我自己的家族中孕育出来的 故事。这并不是我自己的选择,而是灵魂的规律。联系和关联就是一切。 导师一学徒的传承模式,提供了一种仔细认真的气氛,让我可以帮助修 习者们寻找和培植那些能够接纳他们的故事,那些能够深入他们心灵的故事 。具体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没有捷径。任何所谓的捷径都会破坏整个传承 过程的完整性。 我们是否能够掌握故事这门**艺术,取决于我们是否愿意牺牲自己, 投入进这项艺术之中。“牺牲”这个词用在这里是**准确的。牺牲并不是 自虐,也不是付出代价换取特定结果的交易;它不是一种努力,也不是简单 的不方便或者不舒适。牺牲是一种“并非出于自己的选择而进入地狱”,再 载着成长的收获从中回归的过程。就是这样,不多也不少。 我的家族中有这样一种说法:故事的守门人会向你收取过路费,也就是 强迫你过某一种特殊的生活,让你付出多年的时间和精力投入研究――不是 随随便便、漫无目的的研究,而是建立在故事的模式和要求基础之上的研究 。我必须要强调这一点。 我从小就开始修习和应用梅塞蒙多克和昆提斯塔的传统,在这些传统涉 及故事的内容中,有一个概念叫做“拉?因维塔达”,意思是“客人”或者 空椅子。我每次讲故事时都会出现这种情形:一位或是许多位听者的灵魂会 跟故事内容发生共鸣,因为这是它的需求。尽管我可能事先悉心准备好了一 整晚的内容,但也有可能会改变内容来适应那些前来占据空椅子的灵魂。“ 客人”的需求就是一切。 我鼓励人们从自己的生活中发掘故事,特别是那些发生在他们自己血脉 中的故事,因为假如我们直接拿过某个故事,例如格林童话的翻译版本来看 ,故事原本携带的传承历史就丢失了。我非常支持那些致力于发掘、复原和 保护故事传承历史的人们。 关注你周围的人们,你的生活。许多伟大的医者和作家都会提出这条建 议,这绝不是偶然的。关注你真正的自己。从你自己生活中汲取的故事,永 远不可能在书上读到。 要从自己和周围的人们身上发掘故事,必然会经历艰苦和考验。如果你 曾经历过下述这些情况,就说明你已经踏上了正路:擦伤的指关节,在冰冷 的地上入睡――不是一次,而是许多次――在黑暗中摸索,夜里绕着圈子行 走,让凉意深入骨髓的揭示,以及让毛发倒竖的历险――这些都是*有价值 的。要获得一个能够当作良药的故事,必然需要某种意义上的流血,可能是 一点点,更可能是一大滩。 我希望你会走出去,让故事――也就是生活――发生在你身上,用你自 己的血、眼泪和笑声浇灌这些只属于你自己的故事,让它们开花结果,让你 自己开花结果。这就是你的使命,**的使命。 蓝胡子 在山中白衣修女们居住的修道院里,保存着一缕胡须,至于这胡须究竟 是怎么来到修道院里的,人们无从得知。没人知道修女们为什么要把它一直 保存下来,但这故事确实是真的。我一个朋友的朋友亲眼见过那缕胡须,她 说那胡须是蓝色的,准确地说应该是靛蓝色,就像是冬天湖面上的坚冰,或 是夜晚洞穴里的阴影。她们说,这缕胡须曾属于一个失败的巫师,一个喜欢 女人的大块头男人,一个被称为“蓝胡子”的人。 据说,他曾同时追求一家里的三姐妹,但是她们害怕他那蓝色的胡须, 所以,每当他来访时,她们就躲起来。为了向她们证明他的真心,他请她们 到林中游玩。他来的时候牵着一匹漂亮的骏马,马鬃上挂着叮当作响的铃铛 和深红色的绶带。他让三姐妹和她们的母亲坐在马背上,而他则牵着马一路 前往密林深处。那**,她们骑马骑得非常惬意,猎犬在马前马后奔跑。然 后,她们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蓝胡子既给她们讲故事,又给她们带来美 食佳肴。 三姐妹开始想:“嗯,或许这个蓝胡子其实不是个坏人。” 她们在回家的路上七嘴八舌地聊着这**的快活经历,但是两个姐姐仍 然对蓝胡子心怀疑虑和恐惧,*后她们俩决定再也不跟蓝胡子见面了。而小 妹妹则觉得蓝胡子既然能表现出如此的魅力,就肯定不是个坏人。她越是左 思右想,就越觉得蓝胡子这人不坏,甚至连他的胡子似乎也没那么蓝了。 所以,当蓝胡子向她求婚时,她同意了。她觉得嫁给这样一个体面的男 人也算是桩不错的事。于是,两个人就结了婚,一起骑马回到了蓝胡子在森 林中的城堡。 有**,他告诉她:“我得离开一段时间。你可以把家里人请到这里来 ,可以跟她们一起在树林里骑马,可以吩咐厨子准备丰盛的大餐,总之,你 想做什么都可以。这是城堡的钥匙串,你可以用它们打开任何一扇门,无论 是储藏室、金库还是别的房间。只有其中那把*小的钥匙,你不可以用。” 他的新娘回答:“好的,我会按你说的去做,这一切听上去都很不错。 那就去吧,我亲爱的丈夫,你不必担心,请尽快回来。”于是他就骑着马离 开了,而她则留在了城堡里。 **,她的姐姐们来看她,她们对蓝胡子离开时说的话感到很好奇―― 任何人都会好奇的。妹妹兴奋地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重复了一遍。 “他说我们想做什么都可以,想打开任何一扇门都可以,除了那把*小 的钥匙不能用。但我不知道那把钥匙对应的究竟是哪一扇门。” 三姐妹很快玩起了用钥匙开门的游戏,她们想找出每一把钥匙究竟对应 着哪一扇门。城堡有三层,每一层都有一百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把钥匙 。姐妹们一扇扇地把门打开,有的是厨房的储藏室,有的是金银财宝,还有 的是各种神奇的东西,似乎世间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在某一扇门后面找到。* 后,在见识了所有这些神奇的东西之后,她们来到了地下室,发现走廊的另 一端是一面墙。 她们打量着那把*小的钥匙。“或许这把钥匙其实打不开任何一扇门。 ”她们说。就在这时,角落另一面突然传来“吱呀”一声,她们赶快伸头去 看。原来那里有一扇小小的门,而这扇门就在她们眼前合上了。她们想打开 这扇门,却发现门上了锁。“妹妹,妹妹,快把钥匙串拿来。这扇小门肯定 就是那把*小的钥匙所开的门。”一位姐姐说道。 她们不假思索地就把钥匙插进了门上的锁孔里,拧了半圈,锁发出清脆 的响声,门开了,但是里面实在太黑了,她们什么都看不见。 “妹妹,妹妹,去拿蜡烛来。”于是点燃的蜡烛被拿进了房间,三姐妹 顿时尖叫起来,因为房间里到处是血迹和焦黑的残骸,骷髅头被堆在墙角, 就像白菜一样。 她们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把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抱在一起喘息着。天 哪!天哪! 嫁给蓝胡子的妹妹低头看着钥匙,发现上面沾满了血迹。她感到很害怕 ,就用裙子的下摆去擦,但却怎么都擦不掉。“哦,不要!” 她叫道。三姐妹轮流接过小钥匙,试图除掉上面的血迹,但却一点作用 都没有,血迹依然在那里。 妹妹把钥匙藏在口袋里,朝厨房跑去。等到她跑进厨房,原本洁白的裙 子已经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因为钥匙上一直都在滴血。她告诉厨师:“快给 我一些马鬃。”她用马鬃擦拭着钥匙,但是钥匙还在流血,一滴又一滴的鲜 血溅在地板上。 她把钥匙带到门外,从炉子里铲出炉灰盖在上面。她试着用火烧,用蜘 蛛网止血,但是没有任何方法能让钥匙上的血止住。 “哦,我该怎么办呢?”她叫道。“我知道了。我要把钥匙藏起来,就 藏在衣橱里。我会关上衣橱的门。这只不过是个噩梦,一切都会好的。”于 是她就这么去做了。 第二天早晨,她的丈夫回来了,刚进城堡的院子,他就开始呼唤她:“ 怎么样?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过得好吗?” “很好,先生。” “城堡里的储藏室怎么样?” “很不错,先生。” “那么金库���?” “金库也很不错,先生。” “也就是说,所有东西都很不错咯?” “是呀,所有东西都很不错。” “那么,”他压低了声音,“你*好把钥匙还回来。” 只消扫上一眼,他就发现*小的那把钥匙不见了。“那把小钥匙到哪儿 去了?” “我……我把它弄丢了。对,我把它弄丢了。我在林子里骑马的时候, 不小心把钥匙串弄掉了,小钥匙肯定就是那时候弄丢的。” “你究竟拿它做了什么?” “我……我……我不记得了。” “不要对我撒谎!告诉我,你拿那把小钥匙做了什么!” 他把手伸向她的脸,好像是要抚摸她,但却忽然攥住了她的头发。“不 忠的女人!”他咆哮着,把她推倒在地。“你进过那个房间了,对不对?” 他打开她的衣橱,小钥匙就放在*顶上一层,钥匙**出来的血已经把 她华贵的裙子全都染红了。 “现在该轮到你了!”他大叫道。他把她一路拖进了地下室,来到那扇 锁着的门前。他只是用眼睛瞪了一下锁孔,门就开了。里面是他前任妻子们 的骨骸。 “就是现在!”他吼叫着,但是她死死抓住门框,怎么都不肯松手。她 哀求着:“求求你!求求你允许我梳洗打扮一下,为死亡做好准备。给我15 分钟的时间,让我在临死前得到上帝的谅解。” “好吧。”他同意了,“你只有15分钟。做好准备。” 她跑上楼梯,回到房间,让她的姐姐们到城堡院墙上去眺望。她跪下来 ,假装在祈祷,实际则是在问姐姐们:“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 吗?” “我们什么都看不见,辽阔的原野上什么都没有。” 每过几分钟,她都冲院墙上喊:“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吗 ?” “我们看见了一阵旋风,或许是远处的尘怪在作祟,又或许真的是一阵 旋风。” 这时候,蓝胡子又开始吼了起来,他要她马上下到地下室里,让他砍掉 她的头。 她又一次向院墙上喊:“姐姐!姐姐!我们的哥哥们要来了吗?” 蓝胡子一边吼着,一边开始朝楼梯上走,每一步都跺出沉重的声音。 就在这时,她的姐姐们喊道:“来了!我们看见他们了!我们的哥哥们 已经来了,他们刚刚进了城堡大门。” 就在蓝胡子闯进她的房间,伸出手要来抓她的时候,她的哥哥们骑着马 ,沿着城堡的走廊冲了过来,一路冲进了房间。他们手里握着剑,把蓝胡子 逼上了天台,*终将他砍倒在地,而他的尸体也成了秃鹫的食物。 P14-18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