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金蟒蛇
QQ咨询:
有路璐璐:

金蟒蛇

  • 作者:沈石溪
  • 出版社: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 ISBN:9787534271427
  •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01日
  • 页数:224
  • 定价:¥24.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金蟒蛇》以“野生动物救护站”为视角,讲述发生在哀牢山野生动物种群间的奇特故事以及人们为拯救野生动物种群而付出的不懈努力。揭示了野生动物鲜为人知的生存奥秘。深刻描写了动物的亲情、友情以及人与动物之闻的种种恩怨情仇。沈石溪写《金蟒蛇》,就是想告诉亲爱的读者,动物并非我们人类想象的那么低级,那么无能,动物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灵性的生命,我们要重新认识动物,平等友善地对待动物,和动物做朋友。一句话,在我们的动物朋友面前,我们要多一点慈悲,少一点狠毒,多一点怜悯,少一点冷酷,多一份关爱,少一份杀戮,多一点理解,少一点漠视。 金蟒蛇_沈石溪_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_
    文章节选
    “沈站长,金花在门外,钻头觅缝想进来。”门卫在电话里向我报告。“它身体有没有受伤?”我一面处理办公桌上的文件,一面在电话里询问。“我们检查过了,没受什么伤,健康情况良好。”门卫很肯定地说。“那就不要理它。哦,想办法赶它走!”我在电话里很干脆地说。金花是我们哀牢山野生动物救护站曾经救助过的一条蟒蛇,三个月前放归山林。一般人想当然地认为,将野生动物放归山林,就好比将鱼放归大海,它们脱离了野生动物救护站囚徒般的生活,重获自由,回到大自然母亲的怀抱,再也不会主动回到野生动物救护站来了。其实不然,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被我们救助过的野生动物,放归山林后,过一段时间,突然又主动回到野生动物救护站来了。那些野生动物之所以回来,有的是因为无法融人群体生活,有的是因为找不到足够的食物,有的是因为负了伤生命垂危,一句话,适应不了野外生活环境,惦记着救护站唾手可得的食物和**保障,便又回到救护站来了。凡遇到这样的事,除了负伤者我们会进行包扎救治外,其余的不管是什么问题,我们的原则是:一律拒之门外!不是我们心狠,而是不想让它们养成依赖心理。我们这里不是避难所,不是养老院,更不是世外桃源,我们是野生动物救护站,我们的宗旨就是给那些遭遇不测的野生动物施以援手,帮助它们渡过难关,我们工作的*终目的,就是要让它们回到大自然去做一个正常的野生动物。那条名叫金花的蟒蛇,既然没有负伤,那就对不起了,只能请它吃闭门羹。十分钟后,电话铃再次响起,又是门卫打来的。“沈站长,我们怎么赶,它也不肯离开。它还用头撞铁丝网,血都撞出来了。你快来看看吧。”电话里传来门卫焦急的声音。“好吧,我就过来。”我叹了口气,放下手头的工作,拉上业务处的倩倩,一起赶往大门口。倩倩是我们野生动物救护站的助理工程师,一位年轻姑娘,那条名叫金花的蟒蛇是她一手养大的。那条名叫金花的蟒蛇,果然在我们野生动物救护站的围墙外徘徊。我们是用铁丝网和水泥桩搭建的围墙,金花在围墙外游走,探头探脑,竭力想从铁丝网眼里钻进来,但铁丝网眼很小,它菱形的脑袋没法钻进来,便将那根火红的叉形舌须从铁丝网眼里伸进来,快速吞吐,就像一朵燃烧的火苗。毫无疑问,金花的形体动作表明,它很想钻进救护站来。我观察它的腹部,没有鼓凸现象,也就是说它一段时间内没进过食。我想,或许它是饥饿难忍,一时找不到食物,是来向我们乞讨食物的,于是我对倩倩说:“去弄只荷兰鼠来!”倩倩拔腿就往实验室跑。我们救护站实验室里养着好几笼荷兰鼠,供教学与实验用,有时也作为饲料投喂食肉动物。几分钟后,倩倩就捧着一只黑白相间的荷兰鼠回到围墙边。我提溜着鼠尾,将活蹦乱跳的荷兰鼠送到金花面前。虽然隔着一层铁丝网,但伸进网眼来的快速吞吐的叉形舌须还是触摸到荷兰鼠了。蛇舌是蛇身上很重要的器官,与颊窝热感应器神经相连,蛇靠吞吐这根叉形舌须来感知空气中微小的热量变化,迅速传导至颊窝热感应器,从而发现并探明猎物的藏身方位。荷兰鼠又是蟒蛇*喜欢的美食。我以为,当那根叉形舌须触碰到我手中的荷兰鼠,金花一定会兴奋得两眼放光,身体往后仰,张开长满钩齿的大嘴,做出噬咬捕食的动作来。但出乎我的意料,金花那根叉形舌须在荷兰鼠身上扫了两下,便将蛇头扭开去,玻璃珠子似的两只蛇眼又聚焦到倩倩身上,身体摆动扭曲。似乎在表达我们一时还无法破解的心声。“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说,“它好像不是为食物而来。”“是的,它不在意食物。”倩倩说,“它看起来很烦躁,哦,也许是很焦急,它肯定是遇到了麻烦,但不是食物问题。”身体没受伤,也没有饿肚皮,那它究竟想干什么呀?我突然就来了好奇心,我是研究动物行为学的,我知道,异常行为是揭开动物生存奥秘的金钥匙,我可不能错过了送上门来的这把金钥匙。我对倩倩说:“打开大门,放它进来!”门卫将救护站的大门打开了,倩倩站在门口,高声呼喊着金花的名字。我以为,大门一开启,金花就会迫不及待地吱溜钻进来。它费尽周折,敲门敲了老半天了,不就是想回到我们野生动物救护站来吗?现在门开了,饲养它多年的倩倩在门口迎接它,它如愿以偿了,当然会喜滋滋地快速游进来啊。又一次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大门开启后,金花是快速游了过来,但游到门口,游到倩倩面前,尾巴盘在地上,身体笔直升上来,蛇头升到与倩倩脑袋平行的高度,伸出叉形舌须,在倩倩脸上舔吻了几下,便转身向门外一条山沟游去,一面游走,还一面频频回头张望,好像是在看倩倩有没有跟着它一起走。倩倩瞪着两只疑惑的眼睛,站在原地没有动弹。金花游出去约二三十米远,见倩倩没跟上来,便又踅转回来,再次将尾巴盘在地上,蛇头升到与倩倩脑袋平行的高度,在倩倩脸上舔吻了几下,又转身向荒山沟游去……如此这般重复了好几个来回。“它好像想让我们跟着它走。”倩倩说,“我如果没理解错的话,它应该是遇到了麻烦,来寻求帮助的。”我点点头。蟒蛇属于大型蛇类,脑容量较一般的蛇要大,能与饲养它的主人产生一定的情感交流,在印度和东南亚一带的山村,自古就有人将蟒蛇当宠物来饲养。金花是倩倩一手养大的,与倩倩朝夕相处了好几年,我相信倩倩能读懂金花的形体语言。“跟它走,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沉思了几分钟,果断下了决心。为了以防万一,我让业务处的裴国梁处长带着一支麻醉枪,与我们同行。我同时还让负责后勤工作的文副站长叫上几个身**壮的民工,准备好铁笼、绳索、竹杠等器械,随时准备接应我们。看见我们几个人尾随着它走,金花不再回头,急遽扭动身体,沙沙沙飞快往前游走。看得出来,它心急如焚,一秒钟也不愿耽搁,想尽快赶到它想去的那个地方。我们一行三人,怀着极大的好奇心,紧追慢赶,气喘吁吁地跟在金花后面。
    ……
    目录
    金蟒蛇
    一 金花求救,食蟒豹原来是阿黑
    二 三年前的情缘,是天意还是巧合
    三 荒山野岭,爱在延续
    四 棒打鸳鸯,永远的幽灵
    五 豹蟒大战,可爱的蟒蛇宝宝
    血眼熊
    贱猴卡卡
    喜马拉雅野犬
    附录
    锵锵三人行
    生态文学大家谈
    动物自画像
    金蟒蛇、熊、猕猴、喜马拉雅野犬
    环保大视野
    哀牢山**级自然保护区
    编辑推荐语
    来自哀牢山野生动物救护站的报告!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是地球同纬度带上生物资源*为富集的地区,也是生物多样性的精华所在。它是一座**野生动物的宝库,在这里生活着黑冠长臂猿、灰叶猴、马来熊、云豹、绿孔雀、黑颈长尾雉和蟒蛇等**一级保护动物。沈石溪的《金蟒蛇》以“野生动物救护站”为视角,讲述发生在哀牢山野生动物种群间的奇特故事以及人们为拯救野生动物种群而付出的不懈努力。揭示了野生动物鲜为人知的生存奥秘。深刻描写了动物的亲情、友情以及人与动物之闻的种种恩怨情仇。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