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浴火王妃(顶级女佣兵重生,素手翻云,剑指河山。潇湘新晋人气女王醉疯魔“凤凰涅槃”系列强势来袭)
QQ咨询:

浴火王妃(顶级女佣兵重生,素手翻云,剑指河山。潇湘新晋人气女王醉疯魔“凤凰涅槃”系列强势来袭)

  • 作者:醉疯魔
  •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 ISBN:9787543688766
  • 出版日期:2012年11月01日
  • 页数:720
  • 定价:¥75.00
  • 满39元包邮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3688766
    • 作者
    • 页数
      720
    • 出版时间
      2012年11月01日
    • 定价
      ¥7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乱世硝烟,六国鼎立。
    他是动荡雍国*年幼的*爷,自幼驰骋疆场,身负绝学。
    他用兵如神,只求平定天下,一统乱世,是乱世诸国的心腹大患。
    她是将军府内饱受欺辱的庶女,
    世人只知她的不堪身世,却不晓其真实身份,辱之笑之逼之迫之。
    直*有一日,她蜕变重生,名动天下。
    当霸道狂傲的绝情男子撞上锋芒毕露的冷情女子,
    脉络中流淌的相似血液牵引着他们不断靠近,
    终在战火中淬炼成钢,化作绕指柔,同患难,共生死,直*生死不渝,情深不悔。
    *朝下,黄土上,诡秘的身世揭开传世之谜。显示全部信息
    文章节选
    秋日之下,西风卷上,带着凉意扑面而来。鸽子扑棱着翅膀,飞到扎营处*大*高的一处帐篷外,在帐篷窗口上啄了几下。
    坐在里面的青鸾主帅杜冷秋一手抓住鸽子,一手将它腿上绑着的纸条打开,眼里光芒大闪,连声唤道:“好,好。”
    她远眺着那巨石建造、半点缝隙也找寻不到的镇南关城墙,眼底冷森的光芒扫过。
    大雍的军事工程做得非常好,边关都是紧密难进。如果硬攻,这道城墙加上御天乾的军事才能,他们不知要损失多少兵马,还不一定能占到半点便宜。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大雍兵马半亡,瘟疫传染,满城都是哀兵,人心已散。东雷夜*果然不容小觑。
    她看了看还停留在外面的信鸽,眼眸一眯。他们此行匆忙,粮草带得不多,如今这大雍的粮草也到了,兵马也死了一半,正是他们出手的好时机。
    想到这里,她将手中的纸条握紧,挥手招来侍卫,冷声道:“让南平主帅准备好,明日,我们攻城!”如此好的机会,势必一举攻下镇南关,拿下御天乾。
    镇南关城墙下,伴随秋风,队列整齐的四十万红盔白甲大军,拉着战车长梯就往城门杀去了。
    天空中浮着几朵云彩,轻若棉絮,丝丝缕缕中夹杂着下方浓烈的厮杀之气。
    战鼓声声,在空中如同雷声轰鸣,响彻镇南关这一方的天空。
    兵临城下,燃着火的羽箭如流星,在飒飒秋风中带着光芒飞上了城楼。
    钢铁城门紧闭,大雍的军士都不出门迎战。他们面色发黑,全身无力,站在城楼上与爬上来的人战斗着。
    战车轰轰地撞击着厚厚的城门,被瘟疫感染了的大雍将士顾得了城楼,顾不了城下。巨大的战车毫无阻滞地猛烈撞击,城门开始晃动,渐渐地有了要开的迹象。城楼上的大雍士兵开始倒了下去,渐渐地有人往后退去,大声喊着逃命。
    城楼上丢盔弃甲,一片狼藉。墨色的火焰旗帜孤单地飘在城楼的*高处,似乎在等待着有人将它拿下。
    轰的一声巨响,大门终于被撞开。大雍士兵开始狼狈逃窜,没有一个人守在城门。
    青鸾和南平的主帅见到如此,心中莫不欣喜。本国士气高涨得直冲上天,正是攻击的好时候。
    联军的旗帜高高扬起,飘荡在蓝天之下。“杀!”一声令下,早已握住手中兵器的青鸾和南平士兵带着浓浓的杀气往前冲去。
    冲开了镇南关的大门,里面有稀稀拉拉的兵士还在抵抗,他们面色青黑,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一交战便急速地往后方逃去。
    胜利就在眼前,将士都往前冲了过去,毫无抵抗力的大雍兵士让他们感觉无比喜悦,这是有史以来,胜得*为痛快的一场战争了。
    青石泛冷的镇南关,微暖的阳光照着。
    帐篷外,陆风大步走了进来,一脸正色地禀报道:“*爷,城门被破,青鸾和南平的兵士已经有将近五万冲进城内。”
    门帘掀起,微光射进来,照亮了御天乾的面容。他扫了一眼面前的沙盘,冷冷道:“再等一等。”
    “是。”陆风毫不犹豫应下,转身出了主帐。
    坐在一旁看着建兴城军事模型的清歌微微皱了皱眉,放了青鸾南平的军队进来,已经进了五万,为何还不出手?若是等四十万都进来,他们的计谋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这五万是探路的。”坐在御天乾另一旁的沐长风望着清歌,突然开口说道。
    清歌是何等聪明之人,马上明白了。青鸾和南平的主帅定然也不是痴傻之人,虽然有瘟疫在前,但是他们的对手毕竟是御天乾,先让五万兵士进来试试深浅,就算有埋伏,他们的损失也不会太大。
    真是一个比一个狡猾!
    她这几天忙着提炼药水,那边御天乾和沐长风也没有闲着,既然有人用计,他们何不将计就计?御天乾吩咐全军将瘟疫已经解除的消息全部压下来,让将士们依旧保持着一种阴暗灰心的状态,造成瘟疫还在城中迅速蔓延、军心涣散的假象。
    而两军对战,必定有探子。探子传了消息过去,让青鸾和南平两国以为这城中的兵士都感染了瘟疫,惹得他们按捺不住来攻城。
    她抬头看着御天乾,他浑身散发着隐约的霸者气息,冷静沉着,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清歌很清醒地意识到,这个人除了是她的男人外,还是大雍人心中不败的乾*。
    果然,等了一会儿,陆风再次前来,“*爷,青鸾南平两国的军队开始进去了。”
    闻言,御天乾目如冷刃。他站起来,拉着清歌往外走,道:“走,带你看场好戏。”
    清歌与他一同往外走去,御天乾终于要出手了。
    青鸾主帅杜冷秋和南平主帅方非跟随前面进城的士兵走进了城内。大雍士兵已经慌乱地逃窜了,方才一番厮杀仿若不存在了一般。
    四十万兵马全数进来之后,面对的是一座毫无抵抗力的空城、一座座房子、一堆堆草垛,静悄悄、空荡荡,没有任何气息。
    “乾*也不过如此!”南平主帅方非得意地哈哈大笑,络腮胡子抖个不停,眼里闪着贪婪的光彩。一举拿下镇南关后,再灭了染上瘟疫的御天乾,那大雍就无人可抵挡住他们的攻势了,待到他们挥军直下,吞了大雍广阔的疆土,那是多大的荣耀。
    “没那么简单!”相比之下,青鸾主帅杜冷秋却冷静了许多。她有四十余岁,脸上都是凛冽的军人之气,是真正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将帅。此时看着这狼狈不堪的建兴城,她心中却没有多少得意。
    镇南关是大雍*为关键的三大关口之一,有多重要御天乾不是不知道。
    御天乾当初带十万兵士来镇南关,她可以理解,毕竟攻城比守城要难上数倍,二十五万对四十万,也不算少。
    可是他们今日遭遇的抵抗却不到以前她与大雍对战的一半,就算他们被瘟疫所累,素来善战的大雍人也不*于敌人进城之后,没有半点反应。
    这城中的居民都不见了,是因为都得了疫病死了吗?
    “欢迎诸位前来参观我大雍的镇南关。”一道锐利森冷的声音缓缓从前方的城墙上传了过来。声音因着浑厚的内力,飘荡在整个镇南关上方,清清楚楚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杜冷秋和方非两人一抬头,只见前方高耸的城墙上方,御天乾一袭玄色披风,迎风猎猎飘扬,自成睥睨天下的雄姿。他的身旁有一个红衣软甲的小将,隔得太远,看不清面目,只觉一身清冷,如玉石一般,赛雪欺霜,竟是半点都不被御天乾的风姿掩盖。
    两人站在城墙之上,张扬着一股悠然的自信,看着他们如同看着待死的蝼蚁一般。 压迫的气息开始在城中蔓延,南平主帅方非忍不住开口问道:“御天乾,你这是什么意思?”作为主帅,他到底沉稳,未见慌张,可始终有些底气不足。
    御天乾微微颔首,冷肃的面孔上墨蓝色的眼眸放出寒刃,“你们倒是配合得不错,压境逼下,让匪劫粮,放鼠传疫,真正是好计谋!”
    杜冷秋听御天乾所言,一双厉眸眯了起来,眼中的精光忽闪,“你究竟想干什么?”
    “既然你们喜欢建兴城,就让你们和它一起重生吧。”御天乾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手中朔月忽而一举,长剑出鞘。
    “不好,这城中必有埋伏!”杜冷秋拔剑而出,大吼,“撤退!”
    可惜,他们醒悟得太迟了。
    建兴城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士兵将大门缓缓关上,那厚厚的城门啪的一下闭了起来,震起一阵铺天的灰尘,一点光亮也没有投射过来。
    “妈的,是个陷阱!”方非大骂道,络腮胡子为他的脸上添了几分狰狞之色,“我们跟你拼了,四十万对你二十五万,不一定是个败局!”
    面对这样的情况,还能怎样?杜冷秋敛起那些微的惊慌,冷冷道:“那我们就上吧!”
    只不过一瞬间,方才还空荡荡的小屋里就有人蹿了出来,如同鬼魅一般。他们不断地蹿出来,将周围厚厚的草垛一一踢开来,背着东西飞快地向着城中跑去。
    那些本来毫无精力、走路似乎都要喘气的残兵,突然一下就从四面的城墙上站了出来。他们带着仇恨的目光射向被包围在城下的四十万青鸾南平联军,一簇簇火苗点燃在他们的箭尖上。
    空气中开始弥漫一股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让杜冷秋和方非两人全身一颤。
    火油!
    这是火油的气息!
    不等他们缓过神来,燃着火苗的长箭唰唰落了下来,扎在了每个房屋旁边的草垛之上。
    秋高气爽,空气干燥。
    带着火油的草垛毫无悬念地蹿起了数丈高的火势。
    烈火一下就在眼前焚烧了起来,长长的火舌吞吐着一切,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容易燃烧了。房子、树木、花草,都是一碰即燃。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救命啊……”
    火迅速地蔓延了起来,点燃了那些士兵的衣服。方才还踌躇满志、誓要将镇南关拿下的士兵们一下惊恐得脸色都变了。
    被火舌舔舐的人开始狂乱地惊叫,灼热让他们四处奔跑,不断地惊嚎。
    城墙上的箭毫不犹豫地射下来,不断有抛石机将火油往城中抛下。火势没有半点减小的迹象,反而越烧越猛。
    方非瞬间脸色变青,络腮胡子几乎被满城大火映成血红之色,他拉起骏马往后去,“去攻城门!”
    他一声大吼,却发现没人听从他的指令。所有的兵马都乱了,青鸾和南平的将士们眼中都是满满的惊恐。
    明明上一刻还是一片寂静的建兴城,如今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大火盆。
    而他们,就是放在火盆中烤蒸的猎物!
    乱了,乱了,这是真正地乱了,方才乱的是阵形,而此刻,乱的是人心!每个人心中都生出了恐惧,害怕那炙热的火焰吞噬了自己。
    他们哪里还顾得上往那火焰燃烧的城门方向去,哪里没有火焰,哪里就是他们的选择。方才欲将镇南关拿下的英勇姿态已经荡然无存。 马长嘶,人惨叫,宛若人间地狱。
    杜冷秋拉住胯下惊马,一剑斩杀了一名惊叫的士兵,厉声吩咐道:“攻城门!”在死亡的胁迫下,终于有一部分兵士回过神来,往城门处跑去。
    打仗不怕死人,怕的就是军心涣散,那等于不战而败。他们在里面慌乱惊嚎,等于是自己将自己葬身在火海里面。
    鸣金声起,听见退兵信号,所有能反应过来的人都往城门处跑去,争取逃生的机会。
    城门渐渐被疯狂逃生的人打开了一道缝隙。
    如同地狱燃烧的城池之中,清歌站在*高处的城楼上,秋风吹过,拂起她落下的几丝碎发从眼前掠过。她的眼底映着这熊熊燃烧的烈焰,依旧冰冷如霜,红色凝成了一点血色,藏在*深处。她遥望着一个穿着帅服,仓皇往城门跑去的身影,一手缓缓向后拿起挂在背后的长弓,抽出箭囊中早已准备好的长箭,眯眼瞄准。
    头顶的秋日依旧灿烂,就算城中被火烧得通红,依旧掩不住它的金辉。少女的瞳仁一缩,瞬间清亮得惊人,夹在中指食指间的长箭随着刮过的长风送了出去。
    箭头铁黑,带着坚硬的冷锋,破开熊熊的火焰,以极快的速度带着惊人之势对着那已经到了城门前的人飞去。
    噗的一声,望着从背部穿透过心脏的长箭,南平主帅一双眼睛瞬间瞪大,带着不甘,从马上栽了下去。
    清歌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她射出的箭力道不是*强,比起力道,在御天乾的内力前,她不值得一提,可是她有她的强项,那就是善于发现破绽,还有快!就算这么远的距离,她也能将人一箭射杀!
    南平国,就先用这二十万大军和一个主帅,来偿还你们所设下的陷阱的利息吧!
    秋风吹起,御天乾搂过身边的少女,扫了一眼下方的火海。
    火烧之道,他御天乾用得**比南平要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御天乾的二十五万将士,一兵一将未损,就几乎让南平和青鸾全军覆没,只有一小部分跟随着青鸾主帅杜冷秋逃了出去。
    望着烧得干干净净的建兴城,清歌不由斜眼望着御天乾,“你倒是好大手笔,烧得个精光。”
    御天乾转头对着清歌道:“你说的,都要烧个干净,才能彻底消灭病菌。”
    清歌懒懒地一挑眉,嗔怒地看了御天乾一眼,她可没说消毒要烧城啊。不过古代的设备做不出大量的消毒剂,烧了也好,以免那鼠疫悄悄地又蔓延起来。
    第二日,陆风留下来处理镇南关事务,御天乾、清歌、沐长风、汶无颜四人先行往天越城而去。
    那边清歌他们在赶路,这边天越城内有人再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动了。
    从前线传回来的消息,让凌帝高兴了好几天。二十五万大军丝毫未损,就将青鸾南平两国的联军打了个落花流水。镇南关的瘟疫被沐清歌解决,瘟疫感染死亡的人数减到了*低,百姓对大雍**更有信心了。
    这一个接一个的好消息,让他如何不开心,连着整个人气色都好了不少,上朝时百官都察觉出他心情好了很多。
    淑妃得了这条消息,一张保养得甚为年轻的脸,顿时变得铁青。她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长长的指甲划过桌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右相贺文坐在下面,看着她美艳的脸上都是阴森,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几许。他的精神依旧矍铄,两鬓白发却增多了不少,人一下子就显出老态来了。他握着茶杯,轻轻地吹了吹漂上来的茶叶,“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淑妃心中的怨愤如同江涛一般汹涌,她顾不得仪态,大声道,“现在御天乾又打了胜仗,沐清歌还解除了全城的瘟疫,就算奕辰天天去请安问好,那又有什么用!做国君又不是只要一个孝字就可以!”
    她越说越愤怒,两眼似乎有火焰要喷出来,整个人暴躁*极。
    贺文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半声未吭的御奕辰。贺文的面色没有太大变化,给人感觉总是云里雾里,看不清楚究竟在想什么。饮了一口手中的茶水,他方慢慢开口道:“你现在也知道了,礼部那边已经有传闻在说,凌帝开始让他们准备立太子的仪式了。”
    “什么!”淑妃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的动作猛烈地晃动。
    “按现在这个趋势下去,这是迟早的事。”右相并没有太惊讶,作为乱世大国的君*,若没有大的魄力,是很难生存下去的。他将茶杯放到一边,望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御奕辰道:“皇长孙殿下,你有什么想法?”
    御奕辰听到沐清歌三个字之时,眼眸深处闪了一闪,广袖下的手指握紧了。她不仅会武功,现在还会治瘟疫,她究竟对自己隐瞒了多少?
    当初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表现得疯疯癫癫,打扮得庸俗不堪给他看。她和六叔在盛宴上根本就不像**次见面,两人眼中只有对方的影子。
    她是为了六叔,所以才做出那些样子让他写了休书,然后一步步毁掉他在皇爷爷心中的形象。
    哪里有那么巧,才递出休书皇爷爷就去了沐家,御天乾也刚好出现,一切都那样巧合,怎么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
    御奕辰的思绪越来越深,这是一个阴谋,是御天乾早就设计好的阴谋。他想要皇位,便从清歌那里下手,夺走了清歌的心,然后让她在自己面前几次三番地大放异彩,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好阴险的用心!枉他一直觉得六叔是大雍的英雄!
    原来他早就开始设计他了,是为了那个皇位吧,抢走了清歌,还要来抢皇位,真是江山美人都想要,没有那样的好事!
    御奕辰手肘放在凳上,一身白袍干净得一尘不染。他开口依旧温和有礼,“正常的渠道不能走,只能走非正常的。”
    淑妃有些意外,又有些惊疑,红唇一启,“你说什么,奕辰?”她的身子几乎要站了起来,朝着御奕辰所在的地方倾去,仿若不相信他刚才说了那话。
    相比之下,右相稳重了许多,露出赞许的神色,“好!奕辰,今日舅爷爷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开始还叫御奕辰为皇长孙,如今直接喊了奕辰,自称舅爷爷,这是明摆着他将御奕辰当成自家人看了,既然是自家人,必定会鼎力相助。坐了这么久,等的就是御奕辰这句话。若方才御奕辰说出什么再等一等、看一看之类的话,他决计不会再帮御奕辰。就算是帮,他也不能帮一个心慈手软、没有半分判断力的人坐上这帝*之位。
    “眼下御天乾不在京中,沐清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边关,他的左膀右臂只有一个秦雨,还被关在牢中,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右相脸上都是狠戾,眼中精光闪烁。
    淑妃已经从方才的一番震惊中慢慢反应过来了,说实话,她没有太震惊,这种想法在她心中偶尔也会浮现,但是从来没有说出来过。如今从一贯看起来温和的御奕辰口中听到,她有些惊讶而已,但瞬即冷静下来,“那我们要抓紧时间,御天乾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
    “时间足够了。”右相老谋深算地笑了一笑,微微眯起眼,“御天乾他们回不回得来,还是个问题……”
    “原来表哥你早就准备好了!”淑妃又惊又喜,满怀希冀地看着他。
    三个人在这里热火朝天地商议着颠覆天下的大事,整个大殿都散发出一种落日之时的阴寒之气。
    目录
    浴火*妃·目录
    楔子
    **章 月夜相救
    第二章 仇意难平
    第三章 自了前缘
    第四章 千千月容
    第五章 御前申辩
    第六章 北来璃尘
    第七章 跪拜请罪
    第八章 宫宴暗涌
    第九章 初为鸳鸯
    第十章 马场豪赌
    第十一章 庭上闹剧
    第十二章 宗庙遇伏
    第十三章 古墓惊魂
    第十四章 暗生鬼胎
    第十五章 大殿婚变
    第十六章 真假郡主
    第十七章 佳节柔情
    第十八章 愿随君去 中册 **章 瘟疫肆虐
    第二章 手刃河章
    第三章 并肩突围
    第四章 月夜宫变
    第五章 南平夜话
    第六章 土龙现世
    第七章 夜探宝阁
    第八章 南平宫变
    第九章 沉鱼公主
    第十章 再度遇伏
    第十一章 身份之秘
    第十二章 青鸾朝歌
    第十三章 平定北漠
    第十四章 故人相逢
    第十五章 春宴风波
    第十六章 祸起青鸾
    第十七章 连环妙计
    第十八章 凤凰涅槃
    第十九章 死生契阔
    第二十章 江湖斗宴 下册 **章 登基之乱
    第二章 千千心结
    第三章 夜夜离歌
    第四章 迷雾渐散
    第五章 浓情蜜意
    第六章 五行龙珠
    第七章 身陷险境
    第八章 父女团聚
    第九章 重华欢颜
    第十章 登岛寻母
    第十一章 凤鸣清歌
    第十二章 一统天下
    番外之那一年让一生改变
    番外之流年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编辑推荐语
    **毒辣女佣兵重生古代,素手翻云,剑指河山。
    潇湘新晋人气女*醉疯魔“凤凰涅槃”系列强势来袭。
    风云暗涌,战火焚燃。凤啸九天,惊绝天下。
    她与他在穷途中遇见,在末路中执手,红豆初芽,相思不绝。
    然而,当情深遭遇叛离,过往的相爱相守又能否敌过天翻地覆、沧海桑田?

    潇湘新晋人气女*醉疯魔“凤凰涅槃”系列强势来袭。
    1.《浴火*妃》为潇湘新晋人气女*醉疯魔的转型及其代表作。作品完结*今,在网上拥有很高的人气,深得读者喜爱。
    2.作品文字流畅,情节设置紧凑,有悬念,整体故事的发展跌宕起伏。
    3.作者属于“剧情流”。故事分三卷,**卷: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二卷:凤凰于飞,梧桐为栖;第三卷:凤鸣九霄,天下倾歌。故事中埋伏笔,勾起人的好奇心。
    4.《浴火*妃》在创作中,作者加入少许的玄幻题材,并加入少许的玄幻元素,扩展了故事的想象空间。
    悦读纪*新推出更多古言精品,包括:错嫁良缘系列:《错嫁良缘之洗冤录》《错嫁良缘之一代军师》,即将推出《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错嫁良缘续I海盗千金》《错嫁良缘续II燎越追凶》《错嫁良缘续III真假公主》等;天配良缘系列:《天配良缘之陌香》《天配良缘之商君》,即将推出《天配良缘之西烈月》;女帝传奇系列:《扶摇皇后》《帝凰》《凰权》《燕倾天下》等,天定风流系列:《天定风流I千寻记》《天定风流I金瓯缺》《天定风流I笑扶归》;妃行天下系列:《盗妃天下》《凤隐天下》《错妃诱情》等;魏晋风情系列:《媚公卿》《卿本风流》;十四夜作品系列:《归离》《归离华丽总结》《醉玲珑五周年修订典藏版》;倾泠月作品系列:《凤影空来》《且试天下六周年修订典藏版》;西子情作品系列:《妾本惊华》《卿本惊华》;血嫁系列:《血嫁》《血嫁之笑看云舒》《血嫁之金枝玉叶》;柳暗花溟作品系列:《姐姐有毒》《金风玉露》《飘飘欲仙》;《媚心计》《娥媚》《公子**》《楚*妃》《秀丽江山典藏版》等。显示全部信息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