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汉传佛教研究论丛: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最新作品)
QQ咨询:
有路璐璐: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汉传佛教研究论丛: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最新作品)

  • 作者:怡学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 ISBN:9787515508405
  • 出版日期:2013年11月01日
  • 页数:294
  • 定价:¥69.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15508405
    • 作者
    • 页数
      294
    • 出版时间
      2013年11月01日
    • 定价
      ¥69.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为元代北京佛教研究论文结集,共收录论文20篇。围绕元代佛教的历史、人物、典籍等方面,对元代的北京地区的佛教进行了深入研究和探讨,在一定程度上阐释了元代北京佛教的独特内涵。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作者多为相关领域的专家,全书以考证研究为主,内容广博,考据**,视角独特,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文章节选
    撒哈咱失里与元明时期印度密教的传播
    南开大学 / 何孝荣
    撒哈咱失里(?—1381)是元末明初来华的一位印度密教僧人。他元末住于燕京,明初先后居于五台山、南京等地,传教授徒,其弟子智光等人在明代北京弘扬光大其教,遂使印度密教在元、明时期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播,保持相当规模。本文考述撒哈咱失里生平,揭示其来华传播印度密教及其弟子智光等继承光大其事业的史实,以补正相关研究的缺失和讹误。

    长期以来,中国佛教史、元史、明史以及包括北京、南京等地方历史的研究者基本忽视了元、明时期印度密教在中国传播的史实,偶有提及者也是将其归为藏传佛教。众所周知,印度佛教自八、九世纪以后主要是密教及其末流。至11世纪,因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入侵印度,印度密教逐渐衰微。13世纪时,密教在印度本土消亡。但是,据研究者指出,此前“密教的大师星散,多经克什米尔诸地而避入西藏,部分则逃至尼泊尔一带”。或者说:“到了12世纪末13世纪初,伊斯兰军大批东进,��底摧毁了[印度]那烂陀寺和超岩寺,佛教徒纷纷四散逃离。就此密教的*后一个派别时轮乘,连同大小乘所有的派别进一步衰落,只在克什米尔及尼泊尔和东南沿海的一些地区残留了一、二个世纪”[1]。因此,13世纪以后,印度密教并没有完全绝迹,而在印度半岛北部边缘的克什米尔、尼泊尔等地仍有流传。元末明初,一些印度密教僧人来到中国传教。撒哈咱失里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位。
    撒哈咱失里,或作萨哈拶释哩、萨曷拶室哩、萨曷棱室里,又作板的达、班的达、班的答、版的达,意译作具生吉祥、具生,“生与释迦[牟尼]同国”,为中印度迦维罗卫国(今尼泊尔南部提罗拉科特附近)人,出于刹帝利**。幼时,出家于迦湿弥罗国(今克什米尔)苏啰萨寺,礼速拶那释哩为师,习通五明经律论,辨析精详,虽老师宿德多推逊之。后“以言说非究竟法,乃复精修禅定,不出山者十余季”。参谒“慧学沙门迦麻啰释哩”,“蒙印可”。
    他听说中国五台山为文殊菩萨应现之处,愿欲瞻礼,遂发足从信,经过西域,长途跋涉,历经四载,于元朝至正二十四年(1364)到达甘肃。时元顺帝在位,“闻师道行,召至燕京,馆于大吉祥法云禅寺”。顺帝喜好密教密法,将撒哈咱失里召入皇宫,“诏就内花园结坛,授灌顶净戒,赐衣设供,恩礼稠洽”。但不久,至正二十八年八月,明军攻入燕京,元朝灭亡,燕京改称为北平。
    明朝洪武二年(1369),撒哈咱失里自北平西游五台山,“既游五顶,驻锡寿安禅林”。面对新建的朱明王朝,撒哈咱失里很快转变观念,开始表示出归向。《明太祖实录》在洪武二年十一月、三年十二月有“西域僧班的达及其徒古麻辣室哩等十二人自中印度来朝”相同记载[3],即撒哈咱失里分别于洪武二年十一月、三年十二月两次到明朝都城南京朝见明太祖,向明王朝表达归顺之意。虽然撒哈咱失里师徒此时已到中国数年,但大概因其来自印度,所以仍自称“自中印度来朝”。七年,撒哈咱失里第三次告别五台山,前往南京。据记载,撒哈咱失里等将至,太祖“勅有司同天界、蒋山住持率京城诸寺僧祗迎郊外,以幡幢、香花导引入国。及见,上大悦,宠渥殷厚”。
    目录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综论篇[001-045]
    撒哈咱失里与元明时期印度密教的传播 / 何孝荣
    元大都敕建藏传佛寺述论 / 卢忠帅
    元朝时期北京地区佛教与文化初探 / 佟洵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历史篇[046-149]
    金末元初万松行秀和北传曹洞宗 / 杨曾文
    蒙元时期燕京大万寿寺与禅宗曹洞宗的弘传 / 吴平 叶宪允
    元代隆安善选国师及法脉弟子的南北崇国寺塔院 / 包世轩
    北京广通寺小考 / 邢东风
    元代涉医佛教信徒事迹考述 / 李铁华
    从万松行秀看元代佛教与**的互动 / 王公伟
    八思巴对元代密教在北京发展的影响 / 理净
    从糠禅到头陀教——金元糠禅头陀教史实新论 / 能仁 定明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人物篇[150-265]
    高僧面对生死之探究——以万松行秀禅师为例 / 佟伟 赵群
    雪庭福裕与北京佛教 / 叶宪允
    要信就全信——耶律楚材如是说 / 陈坚
    试析林泉从伦公案评唱中的新击节 / 昌莲
    忽必烈与元初燕京佛教 / 谭洁
    刘秉忠禅学人生二三事 / 葛仁考
    两行与一体——湛然居士与王阳明的“三教”观对勘 / 李洪卫
    元代高僧李溥光书家身份探考并及燕京糠禅 / 张总
    元代北京佛教研究·典籍篇[266-294]
    赵孟与奉敕撰《临济正宗之碑》 / 黄夏年
    元《大都房山县小西天石经山云居禅寺藏经记》略考 / 曹刚华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