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宝鉴3:破千劫--四十万字加厚本!一书看破江湖做局的门道。鉴宝易,鉴人心难!
QQ咨询:

宝鉴3:破千劫--四十万字加厚本!一书看破江湖做局的门道。鉴宝易,鉴人心难!

  • 作者:打眼
  • 出版社:文心出版社
  • ISBN:9787551006330
  • 出版日期:2014年03月01日
  • 页数:408
  • 定价:¥38.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51006330
    • 作者
    • 页数
      408
    • 出版时间
      2014年03月01日
    • 定价
      ¥3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宝鉴》是一部集古玩收藏、江湖骗术和门派传承为一体的都市小说,荣获起点中文网2013年“年度*佳小说”。它不但囊括了文玩字画、奇石珠宝、古董文物等一系列鉴赏、收藏知识,还**揭露几近失传的江湖“外八门”,将古老而神秘的民间传统文化融入小说。跑江湖跑的是门道,做买卖做的是局。有人打眼,就有人捡漏,一夜暴富还是一贫如洗,都在一念之间。打眼用《宝鉴》超越了自己之前的作品,不再用超常的特异功能来铺垫故事,而是赤裸裸地直指人心。江湖做局的门道,“外八门”的不传技巧,归根结底全在于人心算计。把人性琢磨透了,就把江湖的脉把住了。明白了规则,怎么玩都不会被淘汰出局。
    一局安百变,叵测是人心!
    三教九流,五行三家,尽在《宝鉴》中!
    宝鉴3:破千劫--四十万字加厚本!一书看破江湖做局的门道。鉴宝易,鉴人心难!_打眼_文心出版社_
    文章节选
    正当孟瑶收拾好自己的包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隔着老远就骂了起来:“姓周的不过就是个破落户,瑶瑶你怎么老是忍他啊!”
    随着话声,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女孩分开人群走了进来,看着围观的众人不由皱起了眉头,嚷嚷道:“看什么看啊,该干吗都干吗去。”
    女孩的年龄和孟瑶差不多大,但穿着却是大胆了许多。一身吊带牛仔裤,将女孩的身材尽数展现了出来,虽然脸蛋长得没有孟瑶那般精致,不过却有着一股野性美,和孟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晓彤,别喊了,咱们走。”孟瑶拉了一把女孩,从大巴车后面绕出了车站。
    “瑶瑶,我就出去买了个酸奶,你……你怎么又被姓周的欺负了?”被孟瑶拉出了车站后,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孩仍然不依不饶地说道,“姓周的在哪儿?姑奶奶不打得他满面开花,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晓彤,算了,他不要脸,咱们还要脸呢。”
    孟瑶虽然也被今儿的事情气得全身发抖,但内敛的个性,却让她无法像好朋友一样去把事情闹大。
    “你啊,性格就是太软了,否则就凭他周逸宸,怎么敢这样对你?”华晓彤叹了口气,“他周家已经是日薄西山,要不是他爷爷还吊着一口气没死,京城哪里有他周逸宸这号人物?晓彤,你回去和老爷子说一下,把这桩亲事给取消算了。”
    看着好朋友,华晓彤是满心的无奈,堂堂京城孟家的孙女,居然被周逸宸那纨绔子弟当众逼迫,也不知道孟家的那些长辈们是怎么想的。俗话说一代江山一代臣,解放已经四五十年了,当年小米加步枪进城的“泥腿子”,现在都变成了股肱重臣。
    周逸宸的爷爷,就是当年的开国少将,后来曾经做过京城警备区的副司令员,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时候退了二线。而孟瑶的爷爷,解放后从军界转入到政界,并没有授军衔,不过在军中却是门生故旧众多,周逸宸的爷爷,就曾经是他的老部下。
    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时候,孟家的老爷子又出山为政直到80年代末期才退出了政坛。有了这十年的布局,孟家在京城的地位十分显赫。现在孟瑶的大伯和父亲,都身处省部级的高位,尤其是孟瑶的大伯,很有可能在下届就进入到领导核心。按理说孟家强势周家衰弱,两家不���能结下亲事,但偏偏孟家老爷子念旧,80年代初期的时候,应允了老部下周家老爷子的提亲,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给了周逸宸。
    如果周家子嗣众多那还罢了,偏偏周老爷子只有一个儿子,到了周逸宸还是一脉单传,这也使得周家上下对周逸宸宠爱有加。十二岁的时候,周逸宸就敢在长安街上开车,典型的一个纨绔子弟。
    要命的是,周逸宸还以孟家女婿自居,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纠缠孟瑶。当时两家大人都没怎么在意,以为是小儿女玩闹,但是到了高中的时候,周逸宸的恶名逐渐传了出来,孟瑶的父亲想反悔这桩婚事,谁知道被要面子的孟家老爷子臭骂了一顿,只能不了了之。孟瑶生性比较柔弱,老爸都挨了骂,她是不敢在老爷子面前说什么,只能是一忍再忍,反而让周逸宸愈发嚣张起来。
    “晓彤,算了,爷爷*近身体不太好,不要再让他老人家烦心了。”孟瑶叹了口气,“实在不行,我明年出国留学,再过上四五年,到时候爸爸就能当家了。”
    “你啊,就知道让让让。”华晓彤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孟瑶,“要是换成我,找个人把那小子的腿给打断,看他还敢纠缠不?”
    华晓彤的家世虽然不如孟瑶,但在京城也是掌握着不少实权,否则也不可能从小和孟瑶一起长大。
    “算了,咱们回家,姓周的不知道怎么抽风了,周家还不知道要着急成什么样呢。”
    想到周逸宸突然发病的模样,孟瑶心里只感觉一阵痛快,*好让周逸宸检查出来个什么毛病,父亲就有理由推掉这门亲事了。
    在华晓彤和孟瑶走后半个小时,京大接新生的大巴车也驶离了京城站。刚才看到秦风下车的人并不多,车上的新生们大多都不知道那场冲突,只是看到有辆救护车开出了车站广场。
    “那小子应该没事,不过要是摔出个脑震荡,也是个麻烦事儿!”不过秦风自己心里清楚,肘击周逸宸的肋下神经和挤压穴道使其昏迷,都没有什么后遗症,但*后那一松手,却说不定能摔出个什么好歹来。
    “管他那么多干吗?**来的新生那么多,估计没人能记得我。”
    想着周逸宸那浑身抽搐的样儿,秦风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这是盗门中的一个手法,秦风也是**次实践。
    “这位同学,你是自己来报到的吗?”
    秦风耳边忽然响起了个声音,侧过脸一看,却是坐在旁边一排的一位中年女人,靠那边窗户坐着个戴棒球帽的大男孩,应该是女人的儿子。
    “是的,阿姨,我就住津口,距离京城不远。”
    秦风笑着点了点头,新生报到往往都有父母跟随的,这一车坐了差不多八十个人,其中有一半都是学生家长。
    “怪不得呢,那你算是半个京城人啦。”中年女人听到秦风的话后,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一把拉下身边年轻人耳朵里的耳机,“这是我儿子,你们以后就是同学了,要多多照顾啊!”
    “妈,京大一年招生几千人,哪儿能都在一起啊。”
    女人话声未落,就被儿子打断了,年轻人不耐烦地将耳机塞回到了耳朵里,看了一眼秦风那身普通的运动服,撇了撇嘴将目光移向了窗外。
    “哎,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这位同学,别生气啊。”女人有些尴尬地冲着秦风笑了笑,不过显然也不想指责自己的孩子,道了声歉也移开了目光。
    “娇生惯养,就算上了好大学又能怎么样?”
    秦风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也将目光放在了窗外的高楼大厦上,对于这座城市而言,大学只是人生的一个起点,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
    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缓缓地驶入京大校园。学校门口早就拉起了“欢迎新同学”的条幅,大巴车停车场的外面,有好几排临时搭建的报名点,很多高年级的志愿者在那里解答着新生的问题。
    “计算机系、国际金融、国际经济与贸易……”
    沿着那些报名点一个个看了下去,直到走到尽头,秦风也没找到他报考的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问了好几个人,居然都没听说过。
    “奶奶的,哥儿们报的这专业是挺冷僻的,不过也不应该连个报名点都不设置!”
    秦风有些无语地看着那些熙熙攘攘的热门专业报名点,正想再找个老师模样的人询问的时候,眼睛忽然一亮,因为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个熟人。
    “莘南……莘大哥,您怎么在这儿啊?”
    秦风看到的这个熟人,是文宝斋的老东家,也正是将文宝斋转让给他的莘南。此时莘南坐在*边上的一个棚子里,和周围挤满了报名新生的报名点相比,他这儿的“生意”就要差了许多,正百无聊赖地打量着那些入学的新生。
    “你是……”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莘南将注意力从那些年轻的学妹身上转移开来,盯着秦风看了好半晌,才不确定地说道:“咱们好像在哪儿见过,对了,你是不是姓秦,去过我家以前在津口的古玩店?”
    要说莘南的记性还算不错了,距离和秦风再相遇,已经过去了快两年的时间,而秦风也只不过和莘南是一面之缘,后来再也没有见过。
    “莘大哥好记性!”秦风左右看了一眼,“莘大哥不是早就毕业了吗?怎么还在学校里?您这是读研还是考博了?”
    “我跟着导师硕博连读,现在在京大的考古研究所工作,这不就被导师派过来帮忙了嘛。”正在百无聊赖之际,见到了熟人,莘南很高兴,“你这是过来干什么的?送朋友来上学?”
    倒不是说秦风长得不像学生,实在是他的行装太简单了,除了肩头背着个不大的背包之外再无他物,浑然不像别的学生那样,被褥、床单什么的带了一大包。
    “莘大哥,我是来上学的啊。”秦风闻言笑道,“找了半天没找到我那专业的报名点,这不正着急来着。”
    “你考的是什么专业啊?”莘南奇怪地说道,“除了医科大不在这边,京大各专业的报名点基本上都在这里了……”
    “我报的是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秦风拿出录取通知书递了过去,“莘大哥,这个和你们考古专业应该也搭边的吧?”
    “嘿,没想到你小子考的是这个专业!”
    听到秦风的话后,莘南一拍桌子,顿时引得周围不少目光看了过来。莘南拉了一把秦风,说道:“怪不得你找不到报名点呢,这专业太冷僻,是属于博物馆系的,那边导师让我顺便帮你们报名……”
    “这得冷僻到什么地步?居然连个报名点都不设了。”
    秦风有些无语,他不知道自己报考这专业是对还是错了,看这模样,估计怕是连一个班都凑不齐。
    “嘿嘿。你知道全国报京大这专业的,一共多少人吗?”莘南笑得很古怪。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三四十个人总归有吧?”
    “三四十个?”莘南伸出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比画出了个“八”字,“全国一共八个人。系里的教授都傻眼了,所以你们这届的专业课,只能跟着考古系和博物馆系读了。”
    “八个人?这真够冷僻的。”看着别的报名点热闹的样子,秦风是欲哭无泪。
    “人少才好呢,你真不懂假不懂啊?”莘南撇了撇嘴,“给你们上课的老师,都是国内古玩鉴定行业中泰山北斗级的存在,能讨得他们欢心,被收为弟子的话,你小子*少能少奋斗几十年……”
    按照莘南的说法,这次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是博物馆系专业衍生出来的一项新的专业课程,就京大而言,尝试性的意义要大于课程本身。正如莘南所说,这个专业的导师,可不是一般人能担任的,几乎全都是国内知名的文物鉴定专家,其中有数位都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人物。
    目录
    **章 巧遇故人
    第二章 京城恶少
    第三章 意外的代价
    第四章 一赌见人心
    第五章 怀疑
    第六章 假戏真做
    第七章 欺人太甚
    第八章 杀气
    第九章 亡命之徒
    第十章 走过场
    第十一章 哑巴吃黄连
    第十二章 大新闻
    第十三章 土包子
    第十四章 两只老虎
    第十五章 学历史的钢琴家
    第十六章 瞒天过海
    第十七章 渊源颇深
    第十八章 破镜
    第十九章 被欣赏的苦恼
    第二十章 高端市场
    第二十一章 添头
    第二十二章 捡了大漏
    第二十三章 先分红后入股
    第二十四章 “贼”过楼空
    第二十五章 摆酒谢罪
    第二十六章 主门传人
    第二十七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二十八章 与时俱进
    第二十九章 正经的无本买卖
    编辑推荐语
    ★ 在我们看不到的台面下,跑江湖跑的都是门道,做买卖做的都是局。这本书解这些道,破这些局。
    ★ 在《宝鉴》中,时时处处都有贪心与良心的博弈,道义与利益的交锋。千术、相术、盗术、机关术……这些旁门左道,只要你了解了其中的一两个,就能在江湖路上少吃亏,少受骗。
    ★ 关于《宝鉴》,我已经琢磨两年,讲的还是都市,但需要更多的阅历才能写好。有了前两本书打底,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带给大家更好看的故事。——打眼(新浪微博:@打眼real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