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纵议院之中国格局
QQ咨询:
有路璐璐:

纵议院之中国格局

  • 作者:凤凰博报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 ISBN:9787506075978
  • 出版日期:2014年09月01日
  • 页数:0
  • 定价:¥39.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2013年,凤凰网博报为拥有家国情怀,关心时事热点的主流人群,开设全新视频访谈节目“纵议院”。它以凤凰网博报为平台、凤凰网视频为依托,纵议国际天下大事,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解读文化娱乐现象。“纵议院”邀请社会名人、知名学者作客凤凰网,针对时事热点,围绕事件展开深层次的讨论交锋,以挖掘事件中的冲突效果或深层含义,找出事件根源与本质;或邀请事件当事人,还原事件真相,解读背后的深层逻辑。“纵议院”突破了同类博客平台中没有**视频类节目的局限,以**性、**性抢占领地;同时打破以名博论时事、写博文为主要交流方式的局限,**以博主直接对话形式,增进与网友距离,激发网友关注时事热情。
    《纵议院之中国格局》所选文章角度都是大家*关心的热点问题。从养老金到高房价,再到就业难……如樊纲、茅于轼、张军、胡锡进、邱震海、童大焕等**学者专家谈自己的看法,给出改革建议。其实,在不知不觉中,中国已经在改革大踏步前进,新格局已经逐步形成。 纵议院之中国格局_凤凰博报_东方出版社_
    文章节选
    中国工人为何未到集体涨工资的时候
    但是20年前大家对这些问题说得不是很多,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经济周期。那时候经济周期觉得该是政府闹的,1992年的一个经济周期还觉得是地方政府闹的。因为我们的体制不好,所以还是要搞市场。但是那时候搞市场确实比较明确了,你不能让政府起太大作用,你不能让国企起太大作用,你必须有民营经济,你必须有金融体制等,已经开始有一些新的东西了,但是对市场经济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讨论不多。而现在,20年之后我们都看到了,因为发展了,因为搞了市场,你可以说市场还很���完善,我们的很多问题,一半是市场闹的,一半是政府闹的,很多是一些决策的错误等,咱们可以去分析。但是*基本的问题,我们还是搞一个基本的市场经济的框架,说是国有企业大、多,但其实国有企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也不到30%。而且,关于国有企业在市场上的行为,很多国有企业跟私营企业现在也差别不是很大,它有很多怪异的行为,但是它也追逐利润,经济过热的时候它也疯狂,经济一下跌了它也亏损,它也生产能力过剩,一样的。它在经济周期当中的作用也都一样。收入差距,国有企业什么的都是收入差距的一个源泉,当然,国有企业的收入差距源泉是有多方面的。但是你想,多数的国有企业,现在它用的人,它上面有上层建筑,就是国有的身份,但它的真正下面的工程,雇的也都是农民工。农民工的收入跟其他农民工的收入也不一样,这边年薪可以是上百万,那边年薪可以只有两三万,这个也是一样。私营企业在这个意义上也是具有市场的行为了,这时候我们就要回过头来分析,为什么搞了市场经济,为什么我们经济发展了,这些问题就逐步暴露出来了。
    为什么这些问题就出现了?问题在哪?怎么解决?中国的特殊问题是什么?一般的问题是什么?你就想,一个经济开始发展的时候,收入都非常低,大量的劳动力过剩。中国1978年的时候,84%的劳动力是农业劳动力,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是工人、服务业人员。这时候农业显然大量过剩。这时候工业开始起飞,开始有了一个新的部门,这个新的部门就开始吸引劳动力,开始从农业传统产业中出来。这时候经济处于一种过剩劳动力的状态。这种过剩劳动力的状态就产生了发展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模型、重要的理论,叫做刘易斯曲线。这是什么曲线?就是说你工资不变,劳动力无限供给,到了一个定点,农民基本转移完成了,这时候开始出现刘易斯拐点。刘易斯是诺贝尔奖的得主,黑人,牙买加人,伦敦经济学院毕业,他了解发展中**的事情。
    其实刘易斯讲的故事跟马克思当年讲的故事一样。马克思讲的是固定必要劳动、固定工资,他也讲的是必要劳动、固定工资。这时候就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工资基本上是给定的。工资给定了,劳动生产率却是在不断提高的。我们如果学经济学,就要学到一般均衡,一般均衡就是说,如果是劳动生产率提高了,工资就跟着提高了,这就是你的劳动需求曲线、供求曲线,工资不增长。但这个时候工资不跟着涨,劳动工资不变,而生产率不断提高,随着投资的不断增加,生产率也会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也会不断提高。
    你就想,2007年以前中国的故事,将近30年的时间,中国每年的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是10%~14%,而这个期间农民工的工资基本没变。大家应该记得2009年的时候深圳富士康的跳楼自杀事件,CNN的大标题就是“富士康工厂是自杀工厂”。它还算是一个比较**的公司,做iPhone的,但它那儿的工资是每个月不到900块钱,20年通货膨胀,实际工资可能还是下降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确实有一个很长期的固定工资的过程,而工资固定,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工资没涨,多的那块儿哪去了?变成利润了,利润率就提高了。
    所以,中国这些年来是世界上利润率*高的**之一,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量外资都到中国来投资,因为利润率高。收入差距的基本道理,你先不要想腐败,腐败是利润的一部分,那只是一个差头。基本的逻辑关系是这个关系,是因为多数人的收入不能增加,他们的收入比起农民还是要高的,农民的收入在哪?劳动力全部总额,这边的多了,那边的少了。农民的收入总是比他低一点,农民的收入在这,你高一点,他就出来打工。现在中国什么情况呢?有人说中国现在到了刘易斯拐点。咱们先说说这个事,工资有的地方说上涨了,有的地方说到了刘易斯拐点,我说一个基本的论证,没有到刘易斯拐点的原因在哪呢?如果出现刘易斯拐点,什么时候出现?为什么工资会上涨呢?是因为到这个时候,农民基本走完了。剩下的农民,因为少量的人耕作更大的土地了。你不用假设技术进步什么的,规模扩大了,收入提高了,所以农民的工资开始提高了。提高到这个水平以后,你再打工他就不感兴趣,出来的动机就小了。这时候必须随着工业工资的进一步提高,人才不断地出来。那个时候就叫刘易斯拐点。刘易斯拐点的一个经济学的均等条件是什么呢?是农业工资等于工业工资,农民的收入等于工人的工资。
    而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呢?现在是,我们70%的劳动力要么是农民,要么是农民工,不到70%,65%左右,一半是农民,一半是农民工。而农民的收入是多少呢?农民的收入是农民工的一半。农民工一年要挣2万人民币的话,农民的收入是1万,因此还远远没到均等,还远远没有转移完。转移到什么时候算完了呢?这个很难说,不同的**当然有不同的情况,一般的**来说是要转移到10%~15%,农民剩10%~15%的时候差不多转移完了。差不多**阶段刘易斯拐点到了,**阶段工业化完成了。工业化**阶段完成之后,还有第二阶段,然后是后工业化时代。后工业化时代农民剩多少呢?美国现在剩了1。7%,美国那么大的农田才1。7%,美国那么多葡萄酒才2。3%,葡萄都是人工去采的,2。3%的农民。日本又种精细稻米,又去给神户牛做按摩,现在剩的不到4%。我们还有35%的劳动力以农业为主要收入来源。35%不是官方的统计数据。在农村不是以农业为主要收入的劳动力仍然很多,我们还有30%~35%的农民,远远没有完成工业化**阶段。
    尽管现在还没完全工业化,但是劳动力为什么短缺了?那是中国特色的问题。这是讲一般的所有发展中**、所有**早期经历过的故事。你去找所有**,你说哪个没有经历过这个故事,你来跟我讲。马克思讲的什么时候?马克思讲的就是在这个时候,刘易斯讲的也是这个时候,这时候工资很低,血汗工资,英国式圈地运动把农民赶了出来,拉美**也是失地的农民之后进了城,进了贫民窟等,都是这个过程。
    ……
    目录
    **篇 民 生
    中国房价只涨不跌?——童大焕、陈宝存全面解读中国房价走势 /
    老有所依养老金——茅于轼、曹保印养老金双轨制 /
    百姓用水危机重重——汪永晨、王圣瑞谈水污染与用水** /
    樊纲:经济人生——破解收入差距与经济转型迷局 /

    第二篇 改 革
    改革是*大共识——滕泰、石述思纵议十八届三中全会 /
    解析“李克强经济学”——张军、徐立凡谈经济改革新局面 /
    中国改革再出发——解读三中全会新精神 /
    改革的未竟之路——纵议院走近中山大学 /

    第三篇 教 育
    迎战毕业“拼爹”赛——周孝正、石述思剖析世上*难毕业季 /
    中国人的理性与公共舆论——邱震海、胡锡进辩论网络谣言、自由等话题 /
    今天我们该如何爱国——章文、王志安谈爱国教育与爱国方式 /
    移民潮再袭中国——胡星斗、杨佩昌盘点中国精英出走原因 /
    编辑推荐语
    纵议国际天下大事,关注社会民生热点,解读文化娱乐现象。
    “纵议院”邀请社会名人、知名学者作客凤凰网,针对时事热点,围绕事件展开深层次的讨论交锋,以挖掘事件中的冲突效果或深层含义,找出事件根源与本质;或邀请事件当事人,还原事件真相,解读背后的深层逻辑。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