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民国娼妓
QQ咨询:
有路璐璐:

民国娼妓

  • 作者:中国文史出版社
  • 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 ISBN:9787503452048
  • 出版日期:2014年09月01日
  • 页数:299
  • 定价:¥42.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本书主要描写了民国时期京城的八大胡同、上海滩 十里洋场、江宁的秦淮河畔、广珠的珠江河畔四个地区发生在妓院的娼妓故事,全面立体地展现出民国时期妓业的真实面貌。 民国娼妓_中国文史出版社_中国文史出版社_
    文章节选
    赛金花迷倒洪状元
    在漫长的中国封建社会里,“三教九流”一词常常挂在人们的嘴边,它是对人的社会地位和职业划分的等级。据相关资料解释:三教:指儒教、道教和佛教,其地位以儒教为先,道教次之,佛教为后。九流指儒家、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这排序的先后顺序亦是地位的高低的层级,很是讲究的。
    民间的“九流”又有自己的内容,按传统分法又可分为上九流、中九流和下九流。上九流是:**佛祖二流天,三流皇上四流官,五流阁老六宰相,七进(进士)八举(举人)九解元。中九流是指:**秀才二流医,三流丹青(画家)四流皮(皮影),五流弹唱六流金(卜卦算命),七僧八道九棋琴。下九流乃是:**高台(奴仆)二流吹(管乐),三流马戏四流推(剃头),五流池子六搓背,七修(修脚)八配(陪祭)九娼妓。











    传奇名妓赛金花











    这里讲述这位奇女子的故事,不事猎奇,不作演义,试图将在历史风烟深处闪烁着幽丽光芒的真实的赛金花还原给读者。
    赛金花本姓赵,名云飞,原籍安徽黟县,1872年生于一个士绅家庭。母亲病逝后,因避战乱随父亲移居到苏州落户。13岁时因家境贫穷无以为生,��祖母卖到“花船”为妓。她在一个叫金云仙的妓女带领下,**次当了清倌,到苏州河上的花船“出条子”,即出面迎客。那一晚,她和金云仙一连串了十几家花船,初出茅庐,收获不菲。她后来回忆说:“当时每一个清倌的条子是给四块银元,这次金云仙借着我,凭空赚了好几十元。”
    “清倌”是指未“开苞”的处女,只陪客,不留宿。妓女只有到了14岁或16岁以上才可开怀接客。嫖客要想拿到初夜权得花大价钱,方可尝鲜。当嫖客把钱掏干净后,老鸨要妓女烧纸,意思是丈夫已死,为其烧纸送终,然后妓女再去接别的客人,可以无牵无挂了。有了这番经历之后的妓女,便叫做“浑倌”,也叫“红倌”。而赛金花那时只在花船上陪客而已,唱唱小曲、昆腔。她特别形容这种花船:“这时候,苏州花船很多,都在仓桥一带,往来于闾门虎丘之间。这种船都是双开门的,四面有玻璃窗,外边周围带栏杆,彩绘很精致,船里也够宽敞,能摆下两桌筵席。一切布置讲究极了,挂着许多华灯,还有用茉莉花插成的花篮,桌椅全是红木和花梨嵌大理石的。”
    花船上有种种规矩,比如是谁叫的条子谁出钱,姑娘就坐在谁身边;姑娘陪客可以喝茶、吃水果点心,但不准喝酒;姑娘离船时,要把给的条子钱里的一块钱压在茶盘下面,是给下人的分成,叫做“坐舱钱”。等下人来收拾桌子时,把钱拿起来向船板上一丢,当啷一声,便喊“某小姐赏”,外面就齐声大嚷着“谢谢”,语音颇为动听。
    15岁时,赛金花被拐卖到上海。她体态玲珑,肤色姣好,姿容卓然,楚楚动人,开始了卖笑生涯,花名叫傅彩云,随的是鸨母的姓。因苏州有位名妓叫“金花”,时人乃送其绰号“赛金花”,奉承其妓艺高超。那时,上海风气大开,上层社会有的人开始学习英语。赛金花为了赚洋人的钱,也请人教读英文,这就使她更显得与众不同了。
    光绪年间,状元出身的兵部左侍郎洪钧,奉旨将要出使德国。出国前夕,其属下为讨好巴结他,请他游沪,又招来妓女赛金花宥酒伺宿。洪状元见赛金花甚为欢喜,一夜下来竟收不住脚,于是频频照会,以至二人难舍难分。赛金花会说些洋话,更受洪状元器重,遂有纳之为妾之意,而赛金花自然求之不得。洪状元的属下集两千元将赛赎出。时年,洪状元49岁,赛金花15岁。赛金花缠小脚,小个儿,小眼,小嘴,不肥不瘦,面如瓜子,脸若桃花,两条欲蹙不蹙的蛾眉,一双似开非开的凤眼,真有说不尽的风姿绰约。
    1889年的正月十四,洪钧把赛金花迎娶进门,正儿八经地举办了热热闹闹的婚礼。老牛吃嫩草,自然让洪钧得意。关于婚礼,赛金花自己说:“婚礼很庄重,坐的是绿呢大轿,前面打着红色状元纱灯,仪仗甚多,好不气派。”











    赛金花青春照











    洪钧家中有两房太太,大太太是南京人,其父是京城高官陆润庠之女,生有一个儿子;二太太是扬州人,婚后无出。现在迎娶进门的却是一名妓女,惹得家人非议汹汹。
    洪状元就要出使德国了。他的元配夫人年老体衰,又是缠的小脚,不敢远涉重洋。这事只好让名分不正的赛金花相伴出洋了。这对老夫少妻在德国柏林度过了四年幸福欢乐的时光。每有外交宴会、社交,赛金花学着洋人的样子均与洪同往。赛金花在此期间也学会了一些常用的德语,结识了不少德国上层名流。在一次宴会上,她认识了一位德国陆军军官瓦德西,瓦德西赞誉赛金花是东方美人,推崇备至。赛金花还到过日内瓦、圣彼得堡等地,使她大开了眼界。她也曾经有过得到俾斯麦首相、德国国王和皇后接见并合影留念的荣光,但大多数时间里,她只是在**里消磨时光。有一个丫鬟,帮她梳头打扮,陪她说话。即使是洪大使要在家中设宴请客,她大多时间也只是在厨房里帮忙而已。
    四年后的1892年,洪钧因年老应诏回国,仍任兵部左侍郎。不幸的是,回国后的第二年(1893年),洪状元因病去世。赛金花因是小妾没有名分,又是妓女出身,被洪家人劝离,不容再踏进洪家门。赛金花送洪钧灵船刚刚到苏州(洪钧的的老家),棺材先停靠在接官亭处,还没有到家门,她就被迫离船,去了上海。在上海,她生下了洪钧的遗腹子,仅仅活了十一个月就不幸夭折了,这使赛金花的精神倍受打击。洪钧留给赛金花的五万块钱,分文也没有落在她的手里,而被洪钧家人(其族弟洪銮)私吞了。
    不久,赛金花来到北京刑部街,开设她的“金花班”。第二年,她因虐待妓女而入狱,随后被勒令遣送老家。赛金花含悲忍痛,再次返回十里洋场的上海,重张艳帜,在其“书寓”挂起 “状元夫人赵梦鸾”的招牌,招揽嫖客,生意红火,车马盈门。
    1898年夏天,赛金花“转战”天津,她的状元夫人的**也就亮到了天津。她不但亲自出马,还招募了一批年轻漂亮的妓女,正式在江岔口胡同组成了南方风味的“金花班”,自己当起了鸨母。其间,赛金花结识了一位要人、户部尚书杨立山。杨立山把赛金花带到京城,金花班底也同往,住在李铁拐斜街的鸿升客栈内营业。不久,又移到陕西巷北口设立“赛寓”。赛金花把上海花界的时尚也带到了保守的北京,她成了京城一位知名妓女,艳帜所指,当者披靡。赛金花常穿男装,结发辫,头戴草帽,足蹬缎靴,别有一股男子英气,她与客人“拜把子”,称兄道弟,时人称之为“赛二爷”。不料,天有不测风云。1900年8月13日夜,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城。

    “赛二爷”的功德
    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城。义和团奋勇抵抗,没有武器就用石块打,可那八万清兵却不战而逃。侵略军终于突进北京城,这些标榜为“世界上*文明的人”的强盗,特许军队公开抢劫三日,即8月16日至18日。这三天里,联军纷纷进入皇宫、颐和园及民宅,大肆烧杀掳掠,入室强奸,无恶不作。尤其英军、印度兵*为凶恶。将所抢之物堆于**大屋内,累日拍卖,依军阶高低加以分赃。三天之后,继之以私人抢劫,各国联军官兵恶狼般地四处搜索,见物必取,见色必辱,毫无顾忌。致使京中百姓惨遭祸害。











    八国联军在北京施暴的留影











    因德国公使克林德被义和团杀死,引起德人仇恨,在永定门至东交民巷一带,残杀无辜商民以报复。但对女人杀得相对较少,留下来进行施暴。同治帝的岳父崇绮的妻、妾、女、媳也遭此厄运,老少十人被几十名联军官兵公开奸污后,被迫自尽。安徽巡抚福润的九十老母被强盗剥光侮辱,用皮鞭折磨死。德国兵在大街上公开轮奸女性,并将受害者抛入火中。英国兵和印度兵将一民女捆绑发泄后,又将其凌迟处死。甚至砍掉女性的小脚和乳房,其无耻兽行超出常人想象。
    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在联军入城前夜逃往西安。当时有民谣道:

    西太后,真不赖,
    腿儿长,跑得快,
    长安一住把国卖。
    赔钱数不清,
    卖地好大块。

    9月,新任联军统帅——德国陆军元帅瓦德西来华上任,此时京城大抢劫已近余声。**,一帮德兵闯进赛金花寓处骚扰,赛金花用德语向他们问话。德兵很是吃惊。赛金花由此知道了联军统帅竟然是瓦德西,驻在南海仪鸾殿内(怀仁堂),乃决定前去拜访。此时北京城的情形,有人形容道:“四十万人齐俯首,北京无一是男儿!”弱国之民,手无寸铁,面对洋枪洋炮的血腥屠杀,除了作板上肉任人宰割,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赛金花一介女流,不顾危险,仗义挺身,前去说服瓦德西收敛野蛮行径。











    赛金花与德国元帅瓦德西














    瓦德西欣然接见赛金花的来访,还问了她自德国归来后的生活情况。赛金花要求他约束联军不要再杀害无辜百姓。她说:“西方诸国系文明之邦,尤不得出此妄举,失掉名誉。”在赛金花的自传中,她说:“那天,一直待到天黑,我要回家了,瓦德西很舍不得叫我走,千叮咛,万嘱咐,希望我能够常常来他营里,又亲自送出老多远,我俩才握手而别。从此以后,差不多每天都派人接我,到他营里一待就是多半天,很少有间断的日子。”瓦德西下令制止德军暴行,由此,北京商民始得安稳。
    赛金花留在瓦德西处与之同居。在二人相处的三四个月里,他俩常骑马并行于北京街头,市民见之,皆尊称她“赛二爷”,或道:“给赛二爷请安!”赛笑而纳之。许多人拿着名片、提着礼品来见她,甚至那些王公**也纡尊降贵来找她,不是拜她认干娘,就是拜她叫师姐,送她马匹的人也很多,据说当时她曾经拥有四匹名马,三匹都是一色纯青骒马,后一匹是小高丽的骡子。
    我国学者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经在德国发现瓦德西卫兵的日记,在这本日记中查到了瓦德西与赛金花在北京城交往的记述。在赛金花自传中关于她和瓦德西的交往,也都是比较真实可靠的。
    德国公使克林德被害之后,慈禧太后被迫钦派醇亲王载沣,亲自赴德国大皇帝面前,代表大清国皇帝暨**赔礼道歉,并为克林德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在其被害处立碑纪念,列叙清皇帝惋惜不幸之词,以拉丁、德、汉各文字书其上。对此结果各国俱已同意,独有克林德夫人不甘罢休,提出种种无理要求,并以此阻挠辛丑条约不能签订。
    赛金花受李鸿章之托,找到了瓦德西通融辛丑条约的签订。瓦德西对她说:“我这里好说,唯克林德夫人那里不好办。”赛金花遂请瓦德西搭桥,她要亲自去找克林德夫人当一回说客。在赛金花的传记中,她详细叙述了她和克林德夫人见面的情景:“我见着了她,她对我的态度还很和蔼,先讲了旁的闲话,然后我便缓缓地向她解释说:‘公使之死乃是拳匪不慎为之,非由西太后唆使为之。太后不在宫中,外界世乱,怎么能知道这件事呢?此是**实情,断非有意设计。为人立碑,是我国*大*高之礼遇,无有再逾此荣耀者’。”赛金花解释至再,夫人始不反对,辛丑条约得以签订,这是她的第二大功劳。
    赛金花出面保护民众的义举名噪京城,经各报纸渲染,赛之功绩更是广为人知。慈禧回宫,赛金花也在接驾的人群里。慈禧见群臣接驾中有一陌生女子便问她是何人。有人将赛金花所做义事讲给慈禧听。慈禧遂留其在宫中伺事。后来因其是妓女出身而备受他人歧视,赛辞而出宫。

    孤苦无依 赛金花之死
    赛金花从宫中出来颇感失意。为了生存,她在北京买了两名妓女,再张艳帜。许多人慕赛金花美名,前来捧场。尤其一些**社会的人士前来结识者络绎不绝。有的为留宿嫖妓,有的不为嫖妓,仅为慕名。不觉中两年过去了,赛金花已是31岁,在妓界算是年龄比较大的人了。那一年,她花了一千二百两银子买了一个武清县的姑娘,以为是个雏儿,没想到早在家里有相好的,进了她的金花班后思念旧人,吞金自杀,而导致了一场官司,赛金花被判了虐待妓女罪,坐了一段时间的牢,*后被赶出京城,第二次被遣送原籍。她做梦也不会知道,这样的结局,是洪钧的那位老亲家陆润庠,串通好了刑部正堂孙家鼐,让她有口难辩,吃了个哑巴亏。
    赛金花回籍不久,在上海重操旧业,虽年龄渐老,昨日黄花,但昔日名声还在,***异地开张,生意依然不错。不过,来的客人大多并不是为了欣赏她日益消褪的花容月貌,或抚摸她那皱纹渐起的肉体,而更多的是消费和摩挲她的历史传奇了。其间她结识了参议员兼江西民政厅长的魏斯炅(jiǒng),二人于民国七年(1918)六月在上海结婚,赛时年47岁,魏45岁。证婚人是李烈钧。婚后回北京居住。











    赛金花与魏斯炅结婚照

















    真是人事难料,祸不单行。1922年,魏斯炅突然病逝。同年,赛金花的母亲也在苏州去世。双重打击之下的赛金花流干了眼泪。她被迫离开魏家,带着一直跟着她的保姆顾妈,搬到了北京一条叫做居仁里的小胡同的一所小院。那是靠近天桥的贫民窟。赛金花的日子如江河日下,八大胡同彻底抛弃了她。这位苦命的女人由此看破红尘,信了佛教。
    转眼十多年过去,饱经人世沧桑、遍尝人生酸甜苦辣的赛金花已经步入了老年。她老年无依,靠典当变卖度着清贫的日子,后来甚至要靠人施舍助济才可维持下去。她深居简出,沉默寡言,几乎与外界隔绝。在这个狭窄的小院里打发着惨淡的时光,每天念佛诵经,此外还养了三只巴儿狗,两只猫,以此来消散孤独。她看上去面庞黝黑,眼睑深坠,青灰色旗袍长不到足踝,很少更换。她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1933年《 大公报》记者访问她时,她说她的租房钱是14.4元,所在区里为她免掉了房捐,减轻了一点生活负担。她与女仆每月领20元的生活费,苦得很。旧存的字画、首饰已全部卖完……
    赛金花的生活窘况见诸报端后,引起社会人士的同情。曾驻比利时代办公使的谢寿康、中法大学教授陈锦,发起并组织了一个“赛会”,为赛金花募集款项。名流张竟生来京时闻其窘境,说她对社会民众有过贡献,乃呼吁国内人士广为捐助。张竟生本人回上海后,将募到的25元善款寄到北京赛的手中。赛感激涕零,复函云:

    张先生台赐:日前奉读来函,很使我感念万分!阁下足算是热心之人,替我这样尽力,使我多么感佩啊!我现在的境遇不很好,老迈残颜,不堪言状,只是闭门隐度时日。请替我暂且谢谢帮助我的几位先生。所寄25元现已完全收到,请放心吧。敬祝文麒。魏赵云飞拜。

    此后不断有人踏进她那扇褪色、紧闭的小门。院中两棵葡萄架每年都果实累累。几只洁白可爱的西洋小狗逡巡左右。每每有人来访,辄以茶果饷客,赠葡萄盈筐。画家徐悲鸿曾赠她四副马图,她将其中一幅转赠有恩于她的王青芳先生,另三幅捐助赈灾了。刘半农写的《赛金花本事》,还没有完成,就暴病而亡了。这事一提起来就令赛金花伤心落泪,后来书是面世了,销路也很好,可她没有得到实惠。她的老家也已经没有什么人���,只剩下一个弟妇。赛金花母亲的尸骨还寄厝在江苏义园里,每每想起,赛金花就落泪不止。


























    1936年11月4日,一个隆冬的夜晚,赛金花走完了她65年的曲折人生,死在了她在北京的寓所里。她患的是腹泻症,屡治屡犯,以至命丧。一代名花就这样凄凉地走了,她的身边没有亲人,唯有相随多年的老仆在侧。在她自知病笃无日时,常唤她的义子“二兴”不止。二兴是顾妈所生,可二兴此时远在上海,不能尽义子之孝。顾妈啼泣哀诉道:“愿代二兴尽孝子之礼!”赛闻言更是感激泪流,哽咽不止……
    在赛金花水米不进时,那几只小狗亦不觅食,卧其身侧茫然不动。临终,她忽然狂笑几声,说:“阿弥陀佛……观音菩萨……洪状元来迎我了!”言毕气绝。
    赛金花的悲惨命运,正是旧中国千百万妓女们的真实写照,也是那些处在社会*底层的所谓“下九流”们的必然归宿。她临终的幻境,正是她对美好生活的表达和诉求!她虽为地位*卑微的一名妓女,却有着名媛闺秀都没有的传奇。
    天明,来这里巡查的一个叫普玉的片警,听见了顾妈的哭声,才走进小院,看到了这样凄惨的情景。女仆去报丧,邻人闻讯而来。普玉先通知了报社,接电话的是当时《立言报》的编辑吴宗祜。《立言报》立刻停机改版,以*快的速度发出了**新闻。很快,全北京城都知道了赛金花悲惨死亡的消息。赛金花再次走进了北京人的视野,而这一次已由八大胡同变成了居仁里,身份从一个传奇人物转为一个饥寒而死的孤老太太。
    第二日,区长王玉树亲赴社会局,拜访钱仲英秘书长及科长袁祚禅,提议组织“赛金花助葬筹备处”,又到几所学校商讨劝募之事。时有商会会长孙晋卿联合商绅多人,筹洋百元,购棺木一口。梁家园的鹤年堂棺材铺掌柜一听死者是赛金花,只收了半价,寿衣全份奉送。北京各界人士闻其死讯后惋惜不已,人们犹记她对一方市民的功德。
    赛金花生前未能葬母,引为憾事。有人说应代其完成遗愿,将其母运来一并安葬。众以为然。对于墓碑碑文的书写,有五六人争相为之。*后亲日派汉奸潘毓桂,以势压人,独自决定自己来写。赛金花墓*后建在陶然亭慈悲庵东北侧的香冢和鹦鹉冢以北的锦秋墩上。墓为大理石砌成,碑为花岗岩,高近两米。也算气派。
    1952年,北京市政府将赛金花墓及墓碑一并迁出万安公墓,其墓碑今存于慈悲庵的石刻陈列室中。
    目录
    第1章 阅尽世态 传奇名妓赛金花
    赛金花迷倒洪状元
    “赛二爷”
    的功德
    孤苦无依
    赛金花之死
    第2章 寄情知音 高怀惠心小凤仙
    八大胡同的妓女
    高山流水知音情
    小凤仙的归宿
    第3章 风流才子 小班任情袁克文
    “清呤小班”的红颜知己
    妓女送葬奇观
    第4章 千古奇闻 阉、妓离婚案
    太监娶妻
    幽默风趣宣判书
    第5章 花案丑闻 政客嫖客皮条客
    性贿赂
    花案丑闻满京城
    性贿赂
    二次花案惊武汉
    第6章 家道没落 王爷格格惨为妓
    满族旗民的兴衰
    王爷家没落
    女儿讨生为妓
    第7章 失贞操 亲父逼女当妓女
    无意捉奸
    身遭奸计
    第8章 乱世恶梦 三等妓院悲怜女
    恶夫卖妻
    妓院访谈
    第9章 不堪丑陋 七等妓院黄土坑
    北平的烟花柳巷
    妓女的苦诉
    第10章 逃难讨生 专事美军洋窑子
    色欲上海摊
    第11章 人世无常 红颜名妓似落花
    妓界花魁林黛玉
    嫣然百媚落花去
    第12章 浮生如梦 堪叹红颜求一醉
    才女不幸而有幸 风月场上遇知音
    堪叹浮生如一梦
    第13章 浮华招祸 花国总理谋杀案
    “花国总理”王莲英
    王莲英被害真相
    第14章 逐水流情 长三堂子女先生
    灯红酒绿“四马路”
    书寓
    从献艺到献身
    长三堂子花事规矩
    第15章 香巢偎红 幺二堂子花春堂
    香巢“花春堂”
    鼙鼓声中香暖帐
    第16章 肮脏交易 下等娼妓花客栈
    柳月的“台基”
    “花客栈”的坑骗交易
    第17章 猫捉老鼠 警、妓上演街头剧
    妓界之坏“花烟间”
    警察街头抓“野鸡”
    第18章 舞姿翩翩 佳丽香艳上海滩
    跳舞热
    浮华红绿舞女泪
    第19章 沪上淘金 外国堂子洋妓女
    东洋妓女
    白俄妓女
    编辑推荐语
    一个故事就是一段段鲜活的历史,一庄庄往事购成了一幅幅沉重的图景。本书作者以严肃的态度,在占有可靠资料的前提下,对那些过往的岁月和人物进行了客观描述,再现出昨天的苦难与贫穷衍生出的已不愿再被提起的故事。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