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日落终结(两届埃德加·爱伦·坡大奖得主 美国侦探小说史上的传奇作家 被誉为“犯罪小说家中的福克纳”? 本作品荣获英国犯罪作家协会金匕首奖) 午夜文库 詹姆斯·李·伯克系列 
QQ咨询:
有路璐璐:

日落终结(两届埃德加·爱伦·坡大奖得主 美国侦探小说史上的传奇作家 被誉为“犯罪小说家中的福克纳”? 本作品荣获英国犯罪作家协会金匕首奖) 午夜文库 詹姆斯·李·伯克系列 

  • 作者:(美)伯克
  •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 ISBN:9787513315425
  • 出版日期:2014年10月01日
  • 页数:347
  • 定价:¥29.00
  • 猜你也喜欢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几十年前。一名叫弗兰的工人**在新伊伯利亚被害,却没有一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这桩悬案成了所有伊伯利亚人的原罪。警探戴夫·罗比乔克思决心找出当年杀害弗兰的凶手,洗清这片土地上的罪恶。
    在调查过程中,戴夫发现此案涉及的势力盘根错节——当地*有权势的政客家族、国际贩毒组织、沉疴难愈的种族冲突……罪恶之手甚至攫住了弗兰兄妹,让他们的光辉事业染上污点。
    戴夫不顾停职的威胁,继续调查。就在即将接近真相的时候,他被绑架了……
    文章节选
    1
    这样的黎明景象,我这辈子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越南,一枚“弹跳贝蒂”从夜间小路上的泥地里蹿出,一道道火光像动物的触须,扭曲着绕过我的双腿;另一次要再早几年,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富兰克林城外,我和父亲发现了一个劳工组织头目的尸体,尸体的手腕和脚踝被人用三点五英寸长的钉子钉在仓房的一面墙上,摆出钉在十字架上的形态。
    太阳就要从远处海湾的地平线下喷薄而出,此时,昨晚整夜吹着海浪、掀起层层浪花的风突然停了。天空呈现像抛过光的骨器一般又白又亮的纹理,所有颜色仿佛都从空气中抽走了。水鸟在我身后的半空中俯冲、滑翔,而后腾空飞入雾霭。波浪平息了,海面变成一张起伏的白铁皮,黄貂鱼那皮革质感的脊背在水中打出一个个水涡。
    东方的地平线上聚集了一排雨云,太阳本该像裹着薄纱的蛋黄一样破水而出,但这种景象没有出现。太阳的红光沿着地平线向上隆起,呈蘑菇状,而后升入空中形成一个十字,十字的**燃烧着,那火焰像是要变成人的模样,水面映出殷红的血色。
    也许这离奇的黎明光色仅仅是一种巧合,与梅根·弗兰回到新伊伯利亚毫无联系。她就像我们隐藏在告解室里的罪孽,让我们良心不安,甚至更糟——她重新激起了我们的嫉妒。
    但我心里明白,这不是巧合。下面的事实同样不是巧合:那个被钉死在仓房墙上的人就是梅根的父亲;在新伊伯利亚以南十五英里的地方,梅根本人正在我家码头上的鱼饵店里等着我;与此同时,我和我的老搭档克莱特斯·普赛尔关掉了小艇的发动机,一路从风信子丛中滑过,卷起的团团泥浆像船尾下面的黄油漆一样颜色鲜亮。克莱特斯来自新奥尔良**区,曾和我在谋杀侦查组共事。
    外面下着毛毛细雨。梅根身穿橙色真丝衬衫和宽松的卡其长裤,脚上穿着凉鞋,头上那顶滑稽的草帽上有斑斑点点的雨痕。在阴霾天气的衬托下,她的头发呈暗红色,脸上灿烂的笑容让人看了心里刺痛。
    克莱特斯站在船舷上,看看梅根,撅了撅嘴。“哇。”他轻声说。
    她那双眼睛很少见,那种眼神在你眼睛上稍作停留,便让你觉得她在真心邀你进入她所生活的神秘世界,不管你的感觉正确与否。在女人中,如此天赋真的很难得。
    “我在哪儿见过她。”克莱特斯说着,准备从船头上下来。
    “上周的《新闻周刊》杂志。”我说。
    “正是。她得了普利策奖还是什么的。有张她的照片,人悬在直升机外面。”口香糖在他嘴里啪地响了一下。
    那张照片曾出现在封面上。她身穿T恤衫和迷彩裤,脖子上挂着胸牌,手腕上缠着相机带子,头发在英国直升机的强烈气流下飞舞,衣服紧贴在身上。而直升机下方,从塞尔维亚装甲车上升起红黑两色混杂的烟柱。
    但我也记得另外一个梅根:多年前那个莽撞、冒失的孤儿,与哥哥一起,一次次从路易斯安那和科罗拉多州的收养所逃跑。长大后终于融入替人摘苹果、收小麦的流动大军。他们的父亲生前是世界产业工人组织的激进成员,曾耗费毕生精力,试图将这些人组织起来。
    我从船头跨上码头,径自走向我的皮卡,想将拖船车沿停船坡往后倒一点儿。我并非有意不讲礼貌。我非常敬重弗兰兄妹,但他们的生活已成为吸纳社会不满的容器,接近这个容器、与他们做朋友,是要付出代价的。
    “见到我不高兴吗,斯特里克① ?”她说。
    “怎么会呢?你怎么样,梅根?”
    她看看我身后的克莱特斯·普赛尔。他已经将靠码头一侧的船帮拉到防撞的橡胶轮胎上,正从船尾卸下冰箱和钓鱼竿。克莱特斯粗壮的臂膀和那消火栓般的脖子晒得红红的,都脱皮了。弯腰搬动冰箱时,他的夏威夷衬衫从背部崩开了。他朝我们咧嘴笑笑,耸了耸肩。
    “那人一定是从爱尔兰海峡出来的。”她说。
    “你又不钓鱼,梅根。来这儿是为了工作吧?”
    “你知道库尔·布里茨·布鲁萨尔是什么人吗?”她问。
    “入室盗窃的窃贼,一个小偷而已。”
    “他说你们区监狱是个粪坑,还说狱长是虐待狂。”
    “原来的狱长走了。我在休假。新来的家伙我还不太了解。”
    “库尔·布里茨说,犯人被胶带封住嘴巴,铐在椅子上,屁股下满是自己的粪便。美国司法部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监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和治安官去说吧,梅根。现在我不当班。”
    “典型的新伊伯利亚。践踏人性。”
    “回头见。”我说着朝皮卡走去。雨下大了,冰冷的雨水敲打着鱼饵店的铁皮屋顶。
    “库尔·布里茨说你为人正直。他现在因为背地里告了狱长的状,被关了一级禁闭。我会告诉他你现在不当班。”她说。
    “杀死你父亲的不是这个镇子。”
    “没错,他们只不过是把我和我哥哥送进了孤儿院,让我们的双膝把里面的地板跪得油光发亮。告诉你那位爱尔兰朋友,他长得真帅。欢迎来我们家做客,斯特里克。”她说着便穿过土路,走到停在我家车道树下面的车旁边。
    码头上,克莱特斯将碎冰、听装饮料和斑鳟从冰箱里倒出来。鳟鱼躺在木板上,看起来冻得硬邦邦的。
    “在伊伯利亚的区监狱,有犯人被胶带封住嘴巴、铐在椅子上,你听说过这回事吗?”我问。
    “你们刚才就是在说这个?也许她应该调查一下,这些家伙为什么被弄到那里面去。”
    “她说你很帅。”
    “她说了吗?”他沿那条路看过去,她的车顺着水湾堤坝行驶,在橡树的树荫下渐渐消失了。他啪的一下打开一听百威,轻轻扔给我一听胡椒博士,咧嘴笑了笑,左侧眉毛上方的疤痕贴着额头被拉平了。
    * * *
    监狱看守曾在海军陆战队执行过抓捕和押送犯人的任务,至今仍留着锅盖头。他身材瘦削,但浑身肌肉匀称,走起路来腰板挺直,步伐很有节奏,仿佛身在阅兵场。他打开过道尽头那间囚室,给库尔·布里茨·布鲁萨尔的手脚戴上镣铐,然后用一只手把他押送到探视室门口。我就等在那里。
    “你觉得他会攻击你吗?”我说。
    “他管不住这张嘴,别的没什么。”
    我们进了探视室,看守随即关上门。库尔·布里茨看上去就像倒进囚服里的两百磅黑色软巧克力。他眼角下垂,头顶光秃秃的,还涂了油,像铜质小号一样闪闪发亮,像个职业拳击手。很难相信他是个破窗入室的大盗,坐过四次牢。
    “听说他们在关你禁闭,库尔·布里茨,不过你的记录里可没写。”我说。
    “那你说隔离算什么?”
    “看守说,关禁闭是你自找的。”
    他的手腕被铐在腰间的铁链上,动弹不得。他在椅子上挪了挪身子,眼睛瞥向一边,盯着门。
    “我在安哥拉的J营待过。这里比那儿还要糟糕。看守用枪逼着一个小伙子给他吹箫。”他说。
    “我不想让你不快,库尔·布里茨,不过这不是你的做事风格。”
    “指什么?”
    “你不会向上面告发任何人,你不是那种人,即使对方是个坏看守。”
    他的眼珠在眼眶里来来回回转个不停,然后把鼻子在肩膀上蹭了蹭。
    “我栽在这批录像机上了,整整一卡车。真要命,我把这车货从位于莱克查尔斯的贾科诺家的仓库里偷了出来。我需要跟自己的麻烦保持一点儿距离,比方说,去马萨诸塞州的群岛避一避。懂我的意思吗?”
    “像是有点儿道理。”
    “不,你不懂。贾科诺一家和纽约的一帮家伙搅在一起,他们刻录电影,每周可能有十万个拷贝。所以说,他们大量购买录像机,都是折扣价,由库尔·布里茨午夜供应公司供货,明白吗?”
    “你一直把贾科诺自家的东西重新卖给他们?你简直是行业标杆,布里茨。”
    他微微笑了笑。那双眼角下垂的眼睛很特别,像猎犬的眼睛,给他脸上罩了一层忧郁的神情。他摇了摇头。
    “你还没弄明白,罗比乔克斯。这帮家伙里面没人够聪明。他们开始复制从香港弄来的功夫片,这些功夫片背后的投资来自几个很坏的家伙。听说过三合会吗?”
    “我们是在说白粉吗?”
    “做电影是他们用来洗钱的幌子,我的好伙计。”
    我掏出名片,在背面写上我家和鱼饵店的电话号码,然后趴在桌子上,将名片塞进他的衬衫口袋。
    “在里面小心挨揍,布里茨,尤其注意刚才那个锅盖头。”
    “你去见见那个狱长。五点以后容易逮着他。访客都走了以后,他喜欢加班。”
    梅根的哥哥西斯科在长沼边上有个家,就在洛雷维尔南边。房子只有一层,西印度群岛的建筑风格,布局零乱,大而无用。屋外的橡树遮天蔽日,架空的回廊很宽敞,绿色的百叶窗上装着排风扇,屋檐下挂着芒草篮。西斯科和他的朋友都是电影界的,随着季节更替,他们在这里来来去去,去湿地射猎野鸭,在海湾垂钓大海鲢和斑鳟。这些人性格乐观,地理环境和社会文化对他们来说仅供游乐休闲之用。对于我们这座长沼边上的小甘蔗镇,他们在草坪上举办的华丽晚会已成为一种传奇。我们只能站在路上,透过他家地产周围的加州桂、杜鹃花和香蕉树远远眺望里面的美景。
    我从来就没搞懂过西斯科这人。他和他妹妹一样出色,而且由于父亲的基因,两人都长得很好看。他那双红棕色的眼睛望着你的眼睛时,似乎能钻进你的灵魂,搜寻他需要的东西——也许是他垂涎的却又无法界定的东西。这一刻过去以后,他的注意力会像微风中的气球一样飘然而去。
    他曾经在圣华金挖过排水沟、打理过果园,*终来到好莱坞,成为流落街头、泡在城市图书馆里看书的流浪儿。当他发现,自己那张英俊的脸以及身上蕴藏的潜能足以让他跻身片场时,他惊呆了。他先做了临时演员,后来成为特技演员。
    没过多久,他便意识到,自己不仅比为其做替身的演员更勇敢,还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聪明。他与人合作写了五年剧本,与两位越战老兵一起成立了独立制片公司,拍摄了一部反映移民农场工人生活的低成本电影,在法国和意大利获了奖。
    他之后的一部电影在美国各地影院全线上映。
    如今,西斯科在日落大道有间办公室,在宝马山花园有个家。他已完全融入了那充满绿树鲜花和海边阳光的神奇世界,这是健康和财富的象征,是南加利福尼亚独有的馈赠。
    从州际公路下来的时候已是星期天傍晚,我沿着砾石小路朝他家走廊驶去。蓝绿相间的圣奥古斯丁草坪散发着一种化学肥料的气味,喷水器在橡树和松树之间不停转动。房屋那一侧,西斯科在院子里的双杠上锻炼,裸露的手臂和肩膀上满是鼓鼓的肌肉,青筋清晰可见,晚霞透过水湾边的柏树,照在他的皮肤上。
    每次都是这样,西斯科既彬彬有礼,又热情好客,但他的方式让你感到此人不过是很有修养,而非出于本性,不是平易近人,而是难以接近。
    “梅根?她不在,她有事飞去新奥尔良了。我能帮你什么忙吗?”没等我回答,他又说,“快进屋吧。我要喝点儿冷的。这个夏天你们大家都好吗?”
    客厅里的家具都是白色的,地上铺着草席,吊扇的茶褐色木质叶片在头顶上方呼呼转着。他没穿衬衫,赤脚站在小酒吧旁,给一只高脚杯斟上柯林斯酒,加入碎冰和樱桃。绿色宽松裤腰上方的体毛像一缕缕红色金属丝,紧贴在肚皮上。
    “我来这儿是为了区监狱的一名囚犯,一个名叫库尔·布里茨·布鲁萨尔的家伙。”我说。
    他从杯子里喝了一口,眼神木然。“有什么话要我转告她吗?”他问。
    “这家伙可能在监狱里受到虐待,不过我觉得他真正的问题与新奥尔良的白人团伙成员有关。无论如何,请她给我打个电话。”
    “库尔·布里茨·布鲁萨尔。这名字不错。”
    “你也许会把它用到电影里,是吗?”
    “说不准。”他笑了笑。
    一面墙上挂着西斯科的电影剧照。另一面墙上挂着梅根职业生涯中里程碑式的照片:一条危地马拉的水沟,凹凸不平、布满平民尸体;非洲儿童憔悴瘦弱的脸蛋,上面爬满绿头苍蝇;被困在沙袋后面的法国士兵,头顶掠过被迫击炮弹炸飞的泥土。
    奇怪的是,那张标志其职业生涯的开端、刊登在《生活》杂志上的彩色照片,却摆在这组照片下面的一个角落。照片摄于密西西比河畔一道排雨沟的洞口。照片里的人物是一个穿着新奥尔良市监狱斜纹粗布囚服的黑人,粗壮魁梧,囚服上满是污渍。他冲出黑暗,来到清新的空气中,双手伸向太阳,仿佛在向它的能量与力量致敬。但是,一颗从步枪里射出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喉咙,飞旋的子弹带着一片血雾。他歪扭的嘴巴张着,像是正在经历性高潮。
    另一张照片上有五个穿制服的警察,他们低头俯视那具萎缩得已经无法辨识的尸体。照片前景是一个穿便服的人,他留着平头,满脸笑容,直视镜头,手里拿着啃掉一块的红苹果,白色的缺口清晰可见。
    “在想什么呢?”西斯科问。
    “这两张照片摆放的位置很不起眼。”我说。
    “这家伙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为我和梅根,我们俩。”他说。
    “你们俩?”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是她的助手,就站在排水管道里面。我听到那些警察说,把他拿去喂狗倒是不错。听我说,你以为只在好莱坞才有内幕交易吗?警察获得了嘉奖。那个黑人强奸了一个十六岁的白人少女。而我呢,则把他的照片挂在这幢价值七十万美元的屋子里。**吃亏的是那个女高中生。”
    “我明白了。我想我该走了。”
    透过法式落地玻璃门,我看到一个大约五十岁的人来到走廊上,他穿着卡其布短裤,趿拉着拖鞋,衬衫扣子没扣,露出凹陷的胸部。他拿着杂志在躺椅上坐下,点了一支雪茄。
    “那位是比利·霍尔钦纳。想见见他吗?”西斯科问。
    “他是什么人?”
    “大约七年前,罗马教皇来参观摄影棚,比利竟然问他有没有剧本。你稍等。”
    我想阻止他,但没来得及。西斯科非得去请求那人,要把我介绍给他,好像压根儿没想过这样做很唐突。我看到他弯腰对那个叫霍尔钦纳的人低声说了什么,霍尔钦纳则喷出一口烟,双眼木然。然后,西斯科直起身子回到屋里,手掌在身体两侧笨拙地翻着,眼睛尴尬地瞥向一边。
    “比利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片子。电影处于前期准备状态,他有点儿紧张。”他想挤出一丝笑容。
    “你今天气色真好,西斯科。”
    “喝点儿橙汁,吃点儿麦芽,再来三英里的冲浪运动。这就是我的全部生活。”
    “告诉梅根,没见到她真是遗憾。”
    “比利的事我很抱歉。他人不错,就是有点儿古怪。”
    “你了解盗版电影拷贝吗?”
    “是的,这让电影业损失很多钱。这与布鲁萨尔那家伙有关系吗?”
    “你说对了。”
    我走出正门的时候,坐在躺椅上的那个人已经关掉了捕蚊器。他跷起腿,若有所思地抽着雪茄。我可以感觉到他正仔细打量着我。我朝他点点头,但他没回应。雪茄发着光,像阴暗处烧红的煤炭。 ……
    编辑推荐语
    《日落终结》金匕首奖获奖作品
    影响整整一代欧美作家的活传奇——詹姆斯·李·伯克代表作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