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操盘手的伊甸园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忠实、柳建伟、著名评论家雷达、金牌编剧高满堂、王宛平、陈枰联袂推荐 王朔、石康、冯唐之后又一位“新京派”小说顽主——方向 
QQ咨询:
有路璐璐:

操盘手的伊甸园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忠实、柳建伟、著名评论家雷达、金牌编剧高满堂、王宛平、陈枰联袂推荐 王朔、石康、冯唐之后又一位“新京派”小说顽主——方向 

  • 作者:方向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 ISBN:9787506379557
  • 出版日期:2015年05月01日
  • 页数:346
  • 定价:¥32.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06379557
    • 作者
    • 页数
      346
    • 出版时间
      2015年05月01日
    • 定价
      ¥32.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黄金炒家夏克明是金融圈的怪才,他纵情酒色、放浪形骸,以与地下炒金公司疯狂对赌为生计,身家过亿。国企总裁牛守礼慕名而来,他见证了夏克明点石成金的操盘功夫,处心积虑地以名利和义气为诱饵,将夏克明当做他的印钞机。夏克明约会初恋情人米安琪,无意中发现自己竟然得了失忆症。噩梦之后,夏克明出现了幻视症状,疯狂地举刀自戕。年轻漂亮的女医生柯小薇精心呵护夏克明,历尽艰辛帮他找回了失去的那段童年记忆,他的病症逐渐好转。 牛守礼因夏克明桀骜不驯不肯听命于自己,暗设陷阱,骗得夏克明倾家荡产。绝望的夏克明彻底恢复了记忆,新仇旧恨他要一起算,就此走上了一条绝路。夏克明煞费苦心地伪装成精神病人,面对老警察睿智犀利的审视,他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操盘手的伊甸园》故事酣畅淋漓,给人一种蹦极般惊心动魄的快感和冲击力。
    文章节选
    **章设局

    走出电梯间,楼层低矮,夏克明顿感压抑。他跟着姚珍爱向右拐。
    头顶上,石棉天花板已显暗旧,方方正正地嵌在铝条框中。透过磨砂的塑料隔罩,白炽灯管散发出无精打采的光芒。远处墙上狭小的灯箱,灰蒙蒙的好似墨镜黯然无光。及至近前,才看出“**出口”的字样。
    刚走过卫生间,从天花板凹陷的灯罩里传来镇流器“吱吱”的噪音,头上的灯管扑闪几下,黑了。夏克明仿佛得到不详的暗示,猛地回头,扫了眼身后空空荡荡的楼道。
    他们经过几扇黑洞洞的公司玻璃门,来不及定睛细看,已匆匆擦身而过。
    姚珍爱黑色锥形的鞋跟细细长长,敲击着豆绿色玻化砖地面,发出暧昧撩人的勾魂声,回响在寂静的楼道里,清脆异常。她的臀部被短裙紧裹,左右左地凸显,夏克明涌起猛踹一脚的歹意。
    姚珍爱停住脚步,在拐角处的门禁上输入四个号码,猛地推玻璃门,门只轻微地颤悠了一下。她“咝”地吸了口气,夏克明皱起眉头。
    “我是来做爱的,可不是来做贼的。”
    他的目光离开门禁,借着楼道的光线,探头朝内细看,只见迎门的背景墙上“装饰工程公司”几个金字。
    门锁发出的声音像人急促的轻咳。姚珍爱果断地推开玻璃门,夏克明侧身跟进去,转身合上门。远处,闪出个保安,身穿灰色制服犹如出土的兵马俑,戳在那里注视着他们。
    黑暗中,姚珍爱的影子向前快速移动。
    “这是哪儿?开灯啊!”夏克明感觉自己好似走进黑黢黢的洞穴,影影绰绰中随着她停下脚步。姚珍爱在漆皮黑包里悉悉索索地摸着。
    当夏克明沐浴在一片光亮中的时候,眼前是个俗不可耐的铜鼎,摆放在宽大的老板台正中。椭圆型绿悠悠的玻璃镶嵌在圆鼎的肚脐上,好似丑八怪脸上的眉心痣。
    姚珍爱面色潮红,双眼亮晶晶的,白嫩的细手为自己脸颊扇着微风,又在轻拢发梢间,飘送给他一个带着笑意的眼神,黑包顺手扔在磨砂的黄色牛皮沙发上。
    “这是哪儿?”夏克明又问了一遍。
    “你猜猜?”姚珍爱轻轻撩起裙摆,坐到沙发上,显得格外娇小。露出挑逗的神情,故意避而不答,存心拨弄着夏克明的好奇心。
    一米见方的“钟馗捉鬼”图镶在棕色木框里,实拍拍地紧贴墙壁悬于沙发之上。钟馗捋着黑楂楂乱糟糟的胡子注视着夏克明。他感到的肾上腺分泌被有效**。姚珍爱侧身仰头,对着钟馗露出厌恶的神情。
    “这他妈是哪儿?塑料的!”夏克明掂掂手里的铜鼎,虽然硕大,但屁轻屁轻的。
    姚珍爱起身,走到大班台后面,从抽屉里翻出个粉色避孕套,“天然橡胶的,比比大小!”
    “问你呢,这是哪儿?”夏克明有点动气了。
    “办公室,我老公的。”随着她的回答,扔过来的避孕套掉进了铜鼎中。
    “我靠,太刺激了!”夏克明一屁股坐在身前的黑色扶手椅里。
    “害怕了?”姚珍爱绕过大班台,踩着一字步,缓缓地贴上来,双手托起夏克明冷峭的脸颊,黑丝袜包裹的大腿插入他的两腿之间。
    “我不怕,我肾怕。”夏克明一手环抱着她的细腰,一手揉捏着姚珍爱胸部挺拔滚圆的肉弧。她灼热逼人的双唇压了上来。
    “咣当”一声异响,姚珍爱忽地直起身子,夏克明从她的上衣里抽出手也迅即站立,硬硬地推开她。俩人对视了瞬间,夏克明的眼珠转动了两下,凝神静气分辨着刚刚惊扰之声的音源。
    “是隔壁?”夏克明说。
    姚珍爱脸色泛白,抻平上衣,轻轻滑步到房门前,门缝开启了一道黑线。
    夏克明猛地拉开门,推开姚珍爱,站到门外。他还未看清眼前的一切,一团黑影蹿到面前,小腹被凶狠地猛踹了一脚,身体似被迎空抛起的石块,瞬间失重。尖利的痛感似电流激射全身。
    夏克明张开双手,向后快步跌去,身后的大班台硬硬地顶住他的后腰,忍住被桌沿硌得火烧火燎的疼,勉强起身站稳。
    惊恐中,长着豹眼的小个子走进光亮里,朝他逼过来,夏克明趁着姚珍爱上前阻挡小个子的间隙,强忍剧痛,快速调整位置,站到沙发前。
    “龟孙出来,外面宽敞!”小个子大吼道,拨拉开姚珍爱,自己先退了出去。
    “我老公。”姚珍爱看着夏克明,嘴里咕噜着。
    夏克明迟疑片刻,攥紧拳头跟了出去。
    “朋友,开开灯,商量个说法行吗?”夏克明盯着眼前只到自己下巴的小个子。
    “打你龟孙,就是说法!”
    夏克明挡开近至鼻尖的直拳,右下巴袭来的剧痛却覆盖了全部的知觉。他摔倒在地,脑袋里像装了四个螺旋桨,嗡嗡作响。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闷响,眼眶肯定被踢爆了。他紧紧抓住*后一线尚存的意识。
    “跑!快跑啊!”
    是姚珍爱的喊声。夏克明借着屁股上挨了一脚的助力向前扑去,奋然起身,踉踉跄跄的奔逃。门好像变换了位置,已近在咫尺,他却怎么也拉不开,眯着眼努力细看,操他妈!不是门,是门,是一个展示柜的大玻璃门。
    身后重重的脚步声裹挟着高跟鞋的声音,相互间杂沓缠绕。
    “你怎么这样啊?算了!”
    “靠类(你)娘了!”
    夏克明瞥见楼道里惨白的光芒。他磕磕绊绊地扑过去,重重拍击墙上的开关,夺门而出。
    身后传出姚珍爱的叫喊声,和小个子带着河南口音的咒骂。

    屋顶垂下的灯泡罩在锥形的塑料筒里。夏克明和曹剑两个脑袋投下黑黑的阴影,在狼藉的小餐桌上晃来晃去,间或又落到地面上。
    “不要上网钓女人,你偏不听。”曹剑的眼珠子被酒精烧的又红又亮,伸手按住盘中的稻香村熏鸡,又狠狠地撕下*后一个鸡腿。吐出舌头,舔舔油亮的鸡皮,嘴里吧叽两声,咽下口水。
    “网络不是好东西,再过二三十年,危害大了去了。那是地球公开的档案馆。彼此间,没遮没挡,一目了然。”曹剑嘴里嚼着肉,含混不清地说:“男女生交朋友,双方家长上网互相搜索,我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女生老妈当年是破鞋,风骚艳照百看不厌;男生老爸以权谋私搞破鞋,一桩桩、一件件,引人入胜……”
    曹剑端起酒盅,被自己逗得浑身乱颤,眼睛里水汪汪的,左耳朵上的小肉瘤泛出鲜红的血色。
    夏克明一言不语。此时,他突然觉着右侧的上槽牙被姚珍爱的老公打松了。小心翼翼地用舌尖轻轻顶顶,真的有点活动,心中骤然一紧。再顶顶左边的槽牙,似乎也有点松动,再顶顶右边的,好像又不动了。
    曹建举杯示意,夏克明没搭理他,夹起一粒油炸花生放到嘴里,右槽牙毫不费力地将颗粒碾成花生碎。紧接着被一杯白酒送入肚中,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曹建依旧坐在对面喋喋不休。
    “你也够怂的,让一小矮人给揍成烂酸梨了,要是我,把胳膊伸直了,让丫跳,跳起来都够不着。不过这小矮人倒真是位壮士,把我多年的夙愿实现了,当年上中学,要有人这么臭扁你一顿,立马在东城美术馆一带就玩响了。”
    “你丫喝高了吧?”夏克明将酒盅重重地蹾在桌上,用手按按右眼眶上的纱布包。昨晚上绽开的皮肉被五针缝合在一起,从分裂到闭合时时感到袭来的锥痛和刺刺的痒。
    “我喝点话多,但都是实话,你好色,胎里带的。小学我就看出来了。你二年级转学过来,我靠,没两天就和咱班那几个三道杠、二道杠的小丫头腻上了,一到课间,好嘛,原来挺文静的小女孩让你追的满楼道乱跑,那叫疯。
    有一次,在楼梯口,我看见你被那几个小女孩摁在楼下拐角滚成一团,哥们的心都碎了。什么是嫉妒?什么是恨?那一刻全懂了。”
    曹剑痛苦地皱着眉头,伸长脖子拱出个酒嗝,搓搓血红的兔眼,“你丫其实长得也一般,真一般。小时候胡同里的大人都说你眼睛长得好看,其实眼皮还没我双呢!嘴唇到挺男人的,但一看就是色鬼!我一米七五,你一米七四,比我还矮……”曹剑醉眼朦胧中用手愤恨地拿捏着一厘米的分寸,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夏克明,除了这破一居室,你还有别的房子吧?”曹剑指着他大声质问。
    “我给老太太买了个房,有时住在那边,怎么了?”
    曹剑瞪着一对血红的兔眼审视着他,“我知道,你发财了,截长补短三鸡俩鸭地玩着。鱼翅鲍鱼不请我吃,拘在这破一居弄点小菜糊弄哥们,我去洒洒水。”
    “你丫才玩鸭呐,出去吐!”夏克明探身一把攥紧曹剑的衣领子拽向房门。屋门撞开的同时,俩人看见楼下老张头踟蹰欲离的窘状。
    “多大岁数了?好奇心还这么强?”曹剑喷出满嘴的酒气。夏克明死死拽住他的脖领,曹剑迤逦歪斜地挣脱着,粗脖红脸地大吼大叫。
    “听一次贼话易,一辈子扒黑门听贼话难。老,老……”
    枯枯瘦瘦的老张头被呛得咧着干瘪的嘴直眨巴眼。
    “今屋,屋里没破鞋,您去买张毛片看看……”曹剑咝咝哑哑没完没了地说着。
    “你妈找不到你,给我打电话说她快死了,让你回去看看,不孝的玩意,嘬死吧!”老张头留意地看着夏克明的眼眶。
    夏克明松开手,曹建忽地趴倒在老张头身上,
    “这酒味!……”老张头两只干枝似的胳膊立刻胡乱地推搡起来。
    曹剑从深喉处舒畅地“哇”了一声,恶臭蔓延弥散,老张头绝望地大叫:“不孝的玩意!”枯树乱摇,疯似地捶打曹剑,反被曹剑更加紧紧地抱住。
    夏克明看着老张头背上大片的污渍,贴满了胃部深加工后色彩斑斓的渣渣沫沫,幸灾乐祸地大喊:“本朝以孝治天下,没有不孝的玩意,都是不孝的奴才。”
    目录
    **章 设局
    第二章 花祭
    第三章 黑白道
    第四章 底牌
    第五章 红尘颠倒
    第六章 开炉练金
    第七章 意乱情迷
    第八章 梦魇伊甸园
    第九章 崩溃
    第十章 暗门之恨
    第十一章 记忆碎片
    第十二章 裂变
    第十三章 经典谋杀
    第十四章 和自己恋爱
    第十五章 心因性失忆
    第十六章 猫鼠争上游
    第十七章 撕裂旧爱
    第十八章 心灵捕手
    第十九章 夜半惊魂
    第二十章 情到深处
    第二十一章 跳入陷阱
    ……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