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牢墙里的巴勒斯坦
QQ咨询:

牢墙里的巴勒斯坦

  • 作者:(美)吉米·卡特 郭仲德
  • 出版社:西北大学出版社
  • ISBN:9787560423999
  • 出版日期:2007年11月01日
  • 页数:161
  • 定价:¥26.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继2005年出版《我们濒危的价值观:美国道德危机》之后,2006年卡特又出版了本书——《牢墙内的巴勒斯坦》(英文原名:Palestine Peace Not Apartheid),在美国社会引起更强烈的反响。
    在书中,卡特讲述了中东历史和他个人与该区域主要政治人物打交道的经历,其中透露出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卡特曾以总统身份促成埃以和约,长期介入中东事务,并在2005年应邀前往巴勒斯坦观察选举,因此对中东流血冲突的根源、以阿长期对峙的症结、巴勒斯坦人面临的困境以及目前这些问题的解决,有非常深入的认识。
    卡特坦言,美国政府近七年没有在中东和平进程中发挥积极作用,以致情况不断恶化;以色列如果想达成持久和平,必须让巴勒斯坦人享有公平待遇和尊严。
    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以色列违反联合国决议,继续占领阿拉伯领土,压迫巴勒斯坦人,推行种族隔离制,不接受《国际和平路线图》,动乱的中东不会有持久的实质性的和平。
    本书内容翔实,条理明晰,书中表述的观点公正持平,非常具有说服力和启发性。作者殷切期望**的和平,其对受压迫者的同情,以及说真话的勇气,令人敬佩。
    文章节选
    第1章 和平前景
    无论是在担任公职期间,还是1980年离开**以来,我有个主要目标,就是促进以色列同其他中东国家的持久和平。许多人也有此愿望,大家的努力有时候交织在一起。到底目前的局面是怎样造成的,为实现中东和平与公正能够做些什么,必须做些什么,存在哪些障碍,这些问题都需要好好地研究。
    化解中东冲突的进程高潮迭起,一波三折,令人好奇不已的人物,比戏剧小说不遑多让;它又是近代*重要的政治和军事课题,其曲折处令人叹为观止。世界*动荡的区域首推中东,中东不安定一直对全球和平构成威胁,也是当前恐怖主义的温床,后者引起了美国人和其他国家公民高度关注,人们往往把这许多挑战简单化,实际上问题非常复杂,它们是古代、近代的宗教和政治的派生物。有许多问题需要考虑:
    和平的必要条件有哪些,今后存在哪些可能性,当事方已有哪些共识;能在共识的基础上建立安全的将来,到底是不动声色的外交,还是民间要求和谈的公开压力更有成功的希望;目前的情势继续下去,会有和平安定吗?难道要待情势不断恶化,爆发危机,当事方才有所行动,就算有美国全面支持,以色列的军事优势就一定能击溃阿拉伯激进分子?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对抗愈演愈烈,说不定哪**触发军事冲突动用到核武器。以色列拥有大量核武器和迅速投放能力,这是已知的事实;相信有些邻国也试图研制原子弹。如果和平毫无进展,当事方或出于绝望或行险侥幸,就可能触发这种你死我活的对抗。
    中东区域不和日深,阿拉伯人更加敌视以色列一美国联盟。伊拉克战争加剧穆斯林逊尼派同什叶派的冲突,也使伊朗的影响力大增。近来阿拉伯激进分子,包括哈马斯和真主党在内,不但出现生机,而且还能扩大影响,原因是他们被视为敢向占据巴勒斯坦的以色列挑战。由于��缺可行的和平倡议,各种矛盾进一步激化。
    中东情势令人极其沮丧,然其*大的希望在于:绝大多数人渴望和平的努力能取得成果,这包括*不为敌对方信任的叙利亚、以色列、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人在内。各方的言辞和要求或许寸步不让,但某些方面的想法显然是相同的,后者为和平进展提供了基础。同阿拉伯领导人私下讨论可以感受到和平之希望大大高过他们的公开言论。以色列国内许多人长期主张走温和路线,对此,邻国和美国鲜有所闻或者未见作出正确评价。
    妨碍和平的因素包括:有些以色列人想要巴勒斯坦土地;有些阿拉伯人不接受以色列这个邻国;巴勒斯坦方面没有以色列所能接受的明确和权威性的代言人;双方开列的繁琐的和谈先决条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崛起;美国近年未作持续努力,在国际法和以色列过去批准的协定的基础上谋求和平。
    尽管以巴纷争非得解决不可,但应该看到,和平努力不会自动运作,无法自我维持。美国忙于应付伊拉克、伊朗、朝鲜或其他战略问题,而此前同以色列谋和以及公平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阿拉伯领导人也不能再专心致志。许多阿拉伯政府面对新涌现的国内问题,需要全力以赴,这包括宗教认同的潮流,知识**日益升高的期望,中产**的兴起,对外国军队再度入侵的恐惧,对民主的向往等。这些政府渐渐想卸下巴勒斯坦这个重担。
    目前的情况固然乏善可陈,但领导人如能把握住已取得的进展,在过去协议的基础上进一步努力,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2002年,阿拉伯高峰会议的共同声明表示其愿意共同遵守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同在国际公认边界内的以色列媾和并建立正常关系。实际上,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已接受以色列**存在这个不争的事实,不再认为以色列国应当被消灭。另外,巴勒斯坦人*终有权在和平氛围下决定自己的主权前途,这一条几乎人人都接受。
    持续暴力是**要不得的,它往往瘫痪和平倡议,使仇恨有增无减,继续互相厮杀。一些巴勒斯坦人针对以色列的政治和军事占领,向以色列平民发动恐怖主义攻击,这种行径不但应受到道德谴责,而且在政治上只会造成相反的效果。这些卑怯行为招致广泛谴责,有损全体巴勒斯坦人的名声——对巴勒斯坦的事业,堪称自寻末路。令人鼓舞的是,在那些为期短暂但和平和正义的确在望的时候,暴力事件确实完全销声匿迹了。比如,在1978年《戴维营协定》时期,1991年巴勒斯坦应邀参加马德里会议以及几次巴勒斯坦选举期间,这种情形尤其明显。
    我们向来都知道,不能指望敌对双方主动解决纷争。中东区域仇恨和互不信任根深蒂固,各方自尊心非常强烈,谁也不会贸然提出邀请或者作出让步,原因是主动一方*终会被拒绝。因此,应当同当事方展开谈判,谋求它们彼此迁就,而且每方应享有公平代表权和自由参加讨论的权利。双方需要相互让步,把理想、意识形态诉求与实际可行的计划区别开来。尽管有些极端分子持有异议,但大多数以色列人认识到要建立囊括西岸全部、戈兰高地、部分黎巴嫩和部分约旦的大卫*国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大多数巴勒斯坦人已不得不接受以色列国永远不会从地图上消失的事实。谈判的*后结果如何,当事双方都无法预测,谁也不能强加于对方。任何*后解决办法,必须为双方自愿接受。
    和谈必须从美国得到大力支持,*好也要有联合国、欧盟和俄国代表参与。美国领导人从前的表现是客观持平、不偏不倚的,为实现中东和平,人们也要求美国领导人这样做。但近年来,美国领导人却不以为然。美国如果想再度扮演这个重要角色,应当不偏袒、前后一贯、坚定不移,热诚地充当受双方信任的参与人、争端双方共同的伙伴,而不是偏向其中任何一方。美国有时不免会对这方或那方倾斜,但长期来说,华盛顿方面应当再次扮演诚信的中间人角色。
    在谈判曙光初露时,美国就应当同其他富国向当事方提供必要的政治和经济奖励,以巩固当事方彼此间的初期谅解。激进分子和极端分子肯定要破坏得来不易的局面,美国应当帮助主和派挡住他们的攻势。
    *基本的三个前提如下:
    1.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所有其他邻国必须接受以色列在公认边界内生存和安然生活的权利。
    2.用炸弹、火箭、暗杀或其他暴力行为杀害在以色列、巴勒斯坦和黎巴嫩境内的平民都是不容许的。
    3.巴勒斯坦人应当能够在国际法规定的属于他们的领土上过着有尊严的安然生活,对巴勒斯坦边界的调整必须通过同以色列富有诚意的谈判达成。
    *近在加沙,以色列和黎巴嫩间爆发的暴力又一次有力地证明了缔结全面和平协定的必要性。关于以黎战争,美国大概是从头到尾一直支持以色列的**国家,而战事历久不息,阿拉伯国家逐渐都站到激进团体的一边。大多数其他国家人民强烈谴责以色列滥轰滥炸造成平民伤亡,亦痛惜哈马斯和真主党故意向以色列挑衅。
    归根到底,中东各民族的观点、冤屈、目标和冀求都不相同。以色列始终是关键所在,它是仇恨、不容忍和流血的旋风**。不受征服的以色列民族仍然在尝试决定将来方向、国家特性、国土疆界、如何同邻国相互迁就以及在何种条件下可尊重巴勒斯坦合法权利,怎样决定,还不单单是以色列内部事务,它涉及基本上持敌对态度的阿拉伯人,因此难上加难。许多以色列人同邻国人民一样渴求过着比较正常的生活。可是,伊朗和一些阿拉伯偏激分子的威胁言论,在所占领土和以色列境内的恐怖主义攻击,使以色列人对邻国不信任和保持疏离。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指犹太人被大屠杀是“神话”,呼吁消灭以色列或者把它从中东迁回欧洲,这些言辞*为极端和惹人反感。
    阿拉伯人必须承认以色列存在的现实,而以色列人也得接受巴勒斯坦建国,其领土就是联合国决议及过去各项和平协定规定属于他们的领土的剩余部分。国际法普遍承认的巴勒斯坦人权应当受到保护,这包括自决、言论自由、待遇平等、免受长期军事统治、未经审判不得监禁、家人团聚的权利、房地产所有权不受侵犯、非交战人员安然生活的权利。
    《圣经》记载上帝的子民首度自相杀害,耶和华问凶手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么。”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创世纪》4:9—11)。今天在阿拉伯人、犹太人和基督徒内流动着的仍是上帝选民之父亚伯拉罕的血液,为了争夺这位中东尊崇的族长的嫡系地位,各方不惜血溅**。迄今牺牲性命不计其数。地上的血仍向耶和华哀告——苦苦地渴求着和平。
    有个方案在世界这个独特的小角落可实现公正与和平。它既符合国际法和美国政府行之有年的政策,也得到大多数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赞同,而且与以前缔结(可是后来被背弃)的各项协定相一致。下文要探讨的就是这个和平构想。
    第2章 **访问以色列(1973年)
    我曾经访问过以色列好几次,而且同以色列内外的犹太人就现状和未来展望进行讨论。这些犹太人代表了各种不同的观点,立场相当坚定,对以色列政府及其政策一直非常关注。我当总统期间和离任以后,了解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事实上,我在出任总统以前,就同伊扎克·拉宾、摩西·达杨、戈尔达·梅厄、阿巴·埃班和其他以色列领导人建立了私人关系,尽量了解关于以色列的一切,包括它所面对的政治和军事挑战。以色列给我不可磨灭的印象大多是这段时期留下的。我想细述一下这段早期经验。
    我刚开始了解以色列的时候,以色列国民对前途充满乐观和信心。在以色列建国初期,阿拉伯国家频频发动进攻,以色列看来岌岌可危。可是,1967年的战争证实,以色列军队的实力是阿拉伯邻国望尘莫及的。那年,以色列空军摧毁众多敌机,陆军西征加沙,北取戈兰高地,东逼约旦河,囊括西岸,南下西奈半岛,直达苏伊士运河。伊扎克·拉宾将军是因这场战争而成名的英雄。在我当佐治亚州州长时,以色列为了加强同美国领导人的关系,派拉宾来访问。我向他请教中东的军事和政治关系,他很乐意回答,并且邀请我早日访问以色列。
    我自童年起学习《圣经》,后来讲授《圣经》20年,对**心仪已久。我和妻子罗莎琳于是在1973年接受了拉宾的邀请。为准备这趟旅程,我俩熟读地图,研习以色列古代和近代史。短短10天的行程如何安排,相当费思量。一方面我想尽情畅游基督教圣迹、圣所,另一方面也愿意拨出时间为我今后的政治生涯做些准备,其时,我正在认真地计划竞选总统职位,而我的心愿只有少数*亲近的朋友知道。
    我们首先拜访了梅厄总理。会谈片刻后,她说我们有7天的时间到处参观,给我们配备了一辆旧的奔驰旅行车和司机,要上哪儿由我们自己决定,而行程的后3天,她会安排我们听取以色列安全问题、它同其他中东国家关系的机密汇报。她想我们临走前再见她一次,以便回答任何问题,并就以色列政府的信息做个总结。
    司机吉奥拉·阿维达尔是位年轻学生,父亲是外交官,其见闻广博。他给我一本初级希伯来文手册,旅途中一路学习,逐渐能辨识路标。这本小册子我还保留着,上面写满沿途参观的札记。我还保存着他给我的地图,该地图不但在以色列与西岸、加沙之间没有标示“绿线”,而且把戈兰高地的一大部分和西奈半岛全部划人以色列版图。当时有些偏激分子不想归还所占领土,但领导人的普遍态度是暂不归还土地以待日后换取和平与安全。官方给我做汇报时,从未提及早日撤退,但也没说计划**占据。
    前3天在耶城内及附近参观,早上摸黑出门,在其他游客出现以前欣赏耶城的晨姿,同时也体会一下两千年前耶稣在同一街道漫步的感觉。我们参观面包师傅用长杆把面团送进大灶洞烘焙,在小店喝茶、啜咖啡,观看小贩陈列货物、预备做买卖。我同那些对《圣经》记载的大卫城进行挖掘工作的考古学家聊了好一会儿。他们说历代遗砾使街道不断增厚,平均每百年增厚一英尺。我们开始明白为什么在耶城、伯利恒、希布伦、杰里科所见圣址完全出人意料,圣址部分埋于地下,狭窄、俗丽、非常商业化,不是想像中的粗粝拙朴。只有走到旷地,望见橄榄山、园地坟场、迦南、卡尔梅勒山、加利利海、布道山、迦百农、贝塞斯达和约旦河,才感觉到眼前也许就是圣经故事发生年代的景观。
    我们每到一地,吉奥拉即向主人家介绍我俩是梅厄总理和拉宾将军的宾客,对方都会殷勤招待,热心回答我们的问题。拿撒勒之游*令人愉快而且获益匪浅。我们参观了告讯教堂和地下住所——据说耶稣当年居住的就是这类地方。穆斯林教徒市长、基督教徒副市长和拿撒勒的犹太市长设午宴款待,气氛热闹,在场的还有他们的亲朋。主菜是一道烧烤全羊。这顿饭吃了好几个小时,吃掉的羊肉惊人得多,外加水果、蔬菜、烤饼以及用手指沾来吃的浓汁炖肉。我记得席间谈到所有一切想得到的话题,边谈边敬酒,长桌当中几瓶尊尼获加——红方威士忌不久就一扫而空,接着再喝中东常见的浓黑咖啡。
    我们对拿撒勒官员大力促进旅游业和经济增长感到好奇,于是在午后去了新城。新城的建立是为源源不绝的苏联新移民提供栖身之所。移民家庭迁入新公寓时,墙上的油漆仍未干透。当时的计划是再建三千户供今后移民居住。以色列在1967年战争取得胜利后,移民人数就开始增加,我们到访的当年达到高峰。市长说拿撒勒大都会附近有百家工厂,新旧居民都能找到活儿。
    ……
    目录
    译者序
    中东大事记
    地图一 今日中东
    地图二 联合国分治计划1947年
    地图三 以色列1949-1967年
    第1章 和平前景
    第2章 **访问以色列(1973年)
    第3章 我当总统期间1977*1981年
    地图四 以色列1967-1982年
    第4章 主要角色
    地图五 以色列1982-2006年
    第5章 其他邻国
    第6章 里根时代(1981-1989年)
    第7章 走访巴勒斯坦
    第8章 老布什时代
    第9章 奥斯陆协定
    第10章 1996年巴勒斯坦选举
    第11章 克林顿的和平努力
    地图六 克林顿建议(2000年)
    地图七 沙龙计划2002年
    第12章 小布什时代
    第13章 日内瓦倡议
    地图八 日内瓦倡议2003年
    第14章 2005年巴勒斯坦选举
    第15章 2006年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选举
    第16章 牢墙
    地图九 巴勒斯坦人被包围状态2006年
    总结
    附录1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242号决议(1967年)
    附录2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338号决议(1973年)
    附录3 《戴维营协定》(1978年)
    附录4 埃及-以色列和平条约框架(1978年)
    附录5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465决议(1980年)
    附录6 阿拉伯和平倡议(2002年)
    附录7 以色列对路线图的回应(2003年5月25日)
    编辑推荐语
    今天在阿拉伯人,犹太人和基督徒体内流动着的仍是上帝选民之父亚伯拉罕的血液。为了争夺这位中东尊崇的族长的嫡系地位,各方不惜血溅**,迄今牺牲性命不计其数。
    摘自卡特著《亚伯拉罕之血》
    卡特阐述了一个简单却极难付诸实践的道理。
    ——在危机、冲突和动荡面前,政治家们要敢于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正视现实;要敢于挑战既得利益者和得罪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要善于了解元声的多数的愿望和倾向,善于利用互相尊重和以人为本的政治和外交技巧,勇于化解和解决矛盾。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